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30章 第三十章
 
椰子鸡火锅除了要鸡肉够好, 蘸料也很重要,莫听云甚至觉得它是灵魂。

宋唐将装了椰子水的锅端到餐桌上,进进出出地将备好的竹荪和蟹味菇、玉米段、青菜还有豆腐端出来, 然后又进了厨房。

一边将焯过水的鸡肉捞起来洗干净,一边扭头去看还在剁沙姜末的莫听云。

听她说:“沙姜和小青橘最重要, 没有它们, 就等于这个蘸料没有灵魂。”

他轻笑了声,一边扯了张厨房纸把手,一边调侃她:“你懂得真多, 可见平时没少研究吃的。”

莫听云嘻嘻一笑,“谢谢夸奖。”

“没有夸你的意思。”宋唐嗤了声,端着鸡肉就走出了厨房,飘进来一句,“你动作快点,别肉都煮好了你蘸料还没调好。”

这怎么可能呢,莫听云哼了声,手脚麻利地将每个小青橘都一切为二。

料碟里放入沙姜、小米椒和香菜末, 倒入酱油, 再挤入小青橘汁, 莫听云抬头问他们:“你们要不要辣?”

曾菲说要,宋唐说不要,莫听云头一歪, 跑去厨房从她带来的东西里找出一罐黄灯笼辣椒酱, “要辣的自己加一点这个。”

说完手一伸,把碗递给对面的宋唐, “帮我打个汤。”

吃椰子鸡先喝汤, 好像大家都这么做, 慢慢就成了约定俗成的所谓正确吃法。

可能是买到的椰子比较小,宋唐足足用了两个椰子的水来煮这锅汤,汤汁浓郁清甜,上头飘着几颗枸杞。

喝完汤,莫听云开始吃肉,蘸料偏酸辣口,中和了肉里的清甜味,又还留有淡淡的椰子香,她啃了一块鸡腿肉,问宋唐道:“之前那几只团购的鸡,你都吃完啦?”

不然干嘛今天还要去菜市场买鸡?

宋唐从锅里捞了一勺肉进曾菲的碗里,应道:“这不是怕放坏了,我抓紧时间炖汤吃了么,哦,还熬成了高汤,冻成块放起来了,每天都吃鸡汤面,我快成……”

“成鸡啦?”莫听云最快,他还没说完,她就立刻接了上去。

宋唐手顿了顿,抬头翻她白眼,“就不许我成面条?”

“啊这……”

“咳咳咳——”

曾菲笑得直咳嗽,这俩人可太逗了,真有梗!

宋唐板着脸,又捞了一勺鸡肉,刚要递过去,莫听云就立刻捂住碗,“我不要你捞,我要自己找,自己找的才是想吃的,万一你给我捞了个鸡屁股呢?”

宋唐闻言立刻缩回手去,把肉放自己碗里,慢吞吞地应了句:“行,想吃鸡屁股是吧,晚上成全你。”

吵吵嚷嚷的,曾菲都不用说话,光他们俩就够热闹的了。

吃完午饭,莫听云歪在沙发上,一边玩游戏,一边和曾菲闲聊,说些网络上的八卦消息。

不过最近网络上风平浪静,什么瓜也没有,俩人的聊天很快又转到网购上:

“我最近看上一条裙子,款式很好看,我也挺喜欢的,就是有点担心。”

“担心什么?”

“它是网红店铺的,我看很多都说网红店铺容易踩雷,我怕这个。”

“踩雷就退换呗,实在不行就放衣物回收箱去送人,对了,衣服多少钱?”

“三千五。”

“啥玩意儿?现在网红店铺的衣服也这么贵了吗?那不如干脆去商场专卖店买好了。”

莫听云都惊得坐直身子了,催着曾菲把衣服链接发给她,让她也看看什么衣服这么贵。

刚打开微信,就看到她师姐苏盈袖发来的信息,问她,她昨天晚上发的那个朋友圈她可不可以借去发个微博,按她的说法,“主要是你姐夫没见过世面,他很想发微博装一下那个啥。”

莫听云:“???”

虽然觉得她师姐说的理由挺逗,但莫听云还是同意了她的做法,还对曾菲道:“说起来我师姐夫还帮了你,宋唐应该谢谢人家,我去问问他还有没有别的类似的画,拍给我师姐看看。”

说完腿一伸就从沙发下了地,光着脚跑去找人,“宋唐,宋唐你在哪儿啊?”

“画室,直接进来。”

听到他的声音,莫听云立刻脚下一顿,画室的门虚掩着,她手轻轻一推,门就发出一声“吱呀”的声响,应声而开。

画室很大,是宋唐打通了两个客卧布置起来的,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画框,都是他自己的画,窗边有画架和椅子,画架上的画还未完成,莫听云看不出画的是什么。

她视线一转,发现墙角有一处很别致的造景,一口水缸上立着假山,假山上有涓涓细流蜿蜒而下,水流经过了一座水榭,顺着山路流入缸里。

水缸旁边摆设着几个根雕作品,木制的花瓶里插着几支荷花,有的已经开了,有的还是花骨朵。

宋唐正站在花瓶前,擎着一支荷花,长长的花茎从他修长的手指缝隙里伸出,垂向地面。

周围很安静,一束午后的阳光从窗户外面落进来,有细微的浮尘在空气里肆意飞舞。

宋唐正在帮手上这朵荷花开花,莫听云觉得有点奇怪,“你这是要做什么?”

“做一点荷花茶。”他慢悠悠地应道。

莫听云一愣:“……哈?”

她好奇又疑惑地看着宋唐接下来的动作,将每一片花瓣都拨弄开,然后将茶叶倒入花心,再将花瓣逐片合拢,又放回花瓶里,“……这、这就好啦?”

“是啊,等一夜,茶叶吸收够了荷花的香味,明天再取出来泡茶就可以了。”

宋唐一边解释,一边指指她后面,问道:“你要参观一下这里么?”

莫听云转身,这才发现其实画室还兼做书房。

在画室的另一头,墙边竖着两个大书柜,书柜前摆着长条案和圈椅,案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旁边的窗台下方,放着一张小憩的贵妃榻。

地面错落有致地摆着其他的摆设。

“我会在这里画国画。”宋唐介绍道,又回身指指,“画油画的时候,我喜欢在那里。”

莫听云点点头,觉得在这里她连说话都不敢大声,“……挺、挺好的。”

“我也觉得不错。”宋唐很满意地点点头,从一旁的青花瓷大瓶里抽出来一卷画轴,递给她,“要看看么?”

没有艺术细胞的莫医生顿时受宠若惊,“我、我可以看吗?会不会看坏了呀?”

她背着手,不太敢接,自从知道宋唐一幅画能卖好几十万之后,她对他的画就有点……敬畏。

宋唐看着她这模样忍不住直乐,“你眼睛是刀子,看一眼给它剌一刀?”

莫听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声,咬着嘴唇,接过画卷,“那我拆了啊?”

宋唐点点头,“看看吧,要是喜欢,就送你。”

莫听云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手里的绳结已经拉开了,画纸哗啦一下,在她眼前展开来。

原来是一幅观音像,白衣飘飘的观音手持净瓶,高高在上,慈眉善目,悲天悯人,裙角轻轻飞扬,站在莲花台上,似有梵音流动。

画作的笔触细腻工整流畅,又蕴含着强烈的感情,观音的眉眼神采灵动,栩栩如生。

“真好看。”莫听云忍不住感慨了一句,扭头去看宋唐的脸,“这是不是就是那个……工笔画?”

宋唐眉头一挑,很是惊讶,又十分高兴,“你连这个都知道,真不错。”

莫听云嘟嘟嘴,“我也上过历史课的好吧。”

宋唐笑着点点头,“这是我画的第一幅观音像,你要是喜欢,就拿回去。”

顿了顿,看莫听云有要摇头的样子,立刻又接着道:“我记得你奶奶经常去南山寺烧香的,现在还去么?”

莫听云点头,“初一十五都去啊,她挺信佛的。”

“那这幅画送给她你觉得怎么样?”宋唐继续问道。

莫听云一下就被他带坑里了,点头道:“那她肯定很喜欢啊。”

于是就这样,她稀里糊涂的,替老太太收了宋唐一幅画。

后来才知道,曾有人以百万的高价向宋唐求购这一幅观音图,却被他婉言相拒,不过那已经是后话了。

宋唐将卷轴卷起来,这时才问道:“你刚才找我做什么?”

“哦,对对对。”莫听云回过神来,拍拍额头,“我想拍一些你的画,给我师姐康康。”

原来是这个,宋唐了然,随便一指,“你随便拍吧。”

“哦,对了,我要出去一趟,顺便把新鲜的菌子给周阿姨拿去,你要不要一起去?”

莫听云又愣一下,“……你是说我妈?”

宋唐点点头,“那你给我地址,你明天要上班,今晚不回家吧,干脆我给阿姨拿去得了,菌子太多,咱们吃不完。”

说着叹口气,“我可再也不想接连一周吃一模一样的东西了,我害怕。”

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人!

莫听云顿时摸摸鼻子,然后摇摇头,“我不去,我想待会儿跟曾菲姐一起看电影。”

“行,你们自己玩吧。”宋唐点头,拿着画卷转身出了画室,留下莫听云在这里东拍拍西拍拍,就纯粹是瞎拍。

宋唐出门其实没什么事,就是订的宣纸到了,他去签收一下,然后将鲜菌和画送去给周文秀。

周文秀也没想到他突然会来,忙从收银台后边出来,“小宋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有事儿?”

“阿云给的地址。”宋唐应着,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朋友送了好些鲜菌,味道都不错,给您拿些过来,还有幅画,给阿云的,阿云让我先拿给莫奶奶。”

三言两语,就把送画的事安在莫听云头上了。

周文秀对他的话丝毫不怀疑,“这个阿云,真是又懒出新境界了!”

宋唐忍不住抿了抿唇,眼角一弯。

“小宋你先别走,我给你拿点吃的回去。”周文秀转身扯了个塑料袋。

宋唐忙要阻拦,“别别别,你留着卖,我也不爱吃零食。”

“别拦我,你要这样阿姨生气了哈。”她眼睛一瞪,宋唐立刻就缩回了手。

周文秀在店里转了一圈,收拾出一大袋零食,然后又跑出去,到隔壁拿了一罐茉莉龙珠塞进袋子里,塞给宋唐。

然后跟他说:“你跟阿云好好玩,别吵架哈。”

宋唐一秒回到五岁,心里颇有点五味杂陈。

他眨眨眼睛,低头哎了声,“知道了,我先回去,到时候再去看您和叔叔。”

“哎,去吧去吧,开车小心哈!”

宋唐连忙点头,直到车子开出去老远,他还从后视镜里看到周文秀站在店门口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心里一酸。

往日里他总觉得自己长大了,已经不需要任何人的保护,特别是在父亲面前,他觉得自己终于不再是可以被轻易掌控的小孩,他自得又骄傲。

可是今天却忽然间觉得惆怅,他想好好看看那个还是小孩的自己,却发现怎么都看不清他的面容。

莫听云永远不知道他有多羡慕她,羡慕她可以在父母亲人的身边,永远做一个快乐的小孩。

“阿云,你妈妈给了好多……”

他刚进门就说话,却被曾菲嘘了声,“别叫她,睡着了。”

下午三四点的光景,客厅里阳光浮动,外头的树上有知了在叫唤,很容易让人想起年少时的光阴。

莫听云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睡着了,头歪在肩膀上,鼓着脸,眉心舒展着,看来睡得挺舒服。

宋唐跟曾菲示意自己去切西瓜,刚走到厨房门口,就听见曾菲说了句:“哎,你醒啦?”

他停下来转身一看,见莫听云果然醒了,正抬手揉眼睛,朝他看了一眼。

然后说:“宋唐,我饿了。”

宋唐沉默半晌,“……您这什么胃啊,睡一觉就肚子饿了?”

“嗯,我们什么时候吃下一顿?有没有松茸?”莫听云眨眨眼,期待地看着她。

宋唐:“……”我的天莫小云真的好难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