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宋唐板着脸刷牙洗脸完毕, 把毛巾扔进脏衣篮的那一刻,他又看见了莫听云的贴身衣物。

顿时脸上一片火烧似的热起来。

实在是太尴尬了,这样猝不及防地和一件小裤裤面对面, 尤其是,小裤裤的主人,是他的小青梅。

他又一次真切的意识到,莫小云真的真的真的是个大姑娘了, 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嚷着要妈妈给她买有草莓的小裤裤的小朋友了。

这个认知让他感慨的同时, 更多的是尴尬和难以言说的羞赧。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看到这样的东西。

不会长针眼吧?他突然想到,然后心里一慌。

可是……

衣服当然可以由家政阿姨来洗,可是,这毕竟是莫听云的贴身衣物,让别人来收拾, 是不是不太好?

他站在盥洗台前犹豫万分, 怎么都抬不动脚离开这里。

他在心里不断挣扎, 一会儿觉得要是自己帮忙搓了,莫听云知道后会不高兴,一会儿又想,她凭什么不高兴,老子给她洗内裤了,这世界上还没有第二个女性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好吗!

思考了足足十分钟, 甚至已经在心里打好草稿怎么应对莫听云可能会说的话, 这才猛地一击掌,这活儿, 他干了!

当他真的决定要帮莫听云搓贴身衣物, 就不会再犹豫或者羞涩, 他并不是什么都没见过的人, 当年跟随老师学习油画,也曾上过人体素描课。

专业的美术模特赤身裸体,在规定的地方摆着规定的动作,甚至可以一动不动几个小时,他一开始觉得不敢看,可是老师却告诉他,只要你的心是干净的,便不存在什么淫/秽。

他始终觉得,人总是美的,稚嫩咿呀的小婴孩是美的,鲜妍活泼的少男少女是美的,性感风韵的成熟男女也是美的,周折在家庭和工作中以至于发福的妇人同样是美的……

所有一切,是造物主与时间给予世人的馈赠,一个人的美丑,不应该以外表来定义,而应该是心。

“但是莫小云的确是跟别人都不一样的。”他一边搓着手里柔软的小块布料,一边忍不住嘀咕出声。

这是他怎么劝自己都没办法否认的事实,他怎么可能把莫听云和他画过的模特等同起来?

搓洗完了莫听云内衣裤,他晾了起来,然后看看其他衣服,也不用等家政阿姨来洗了,他自己就能扔洗衣机里去。

宽敞的阳台上第一次有女性的衣服出现,宋唐仰起头,看见莫听云那件t恤衫和自己的衬衫挨在一块,发现她的比自己的小好多,顿觉新奇。

男人与女人,每一样对比,似乎都能有很有趣的发现。

莫听云直到进了休息室的洗手间,才突然想起自己落下了什么。

她开车的时候,一面在心里庆幸幸好今天是周日,一面给前一天值班的同事杨墨打电话,“我起晚了,现在还在路上,可能要晚点到,你多等我一会儿。”

杨墨应了声行,又嘱咐她:“慢点开车,反正今天周日,晚点也没事儿。”

一路急行车飞速到医院,莫听云着急忙慌地闯出电梯,向更衣室跑去,然后拿着洗漱用品出来。

恰好碰见杨墨和徐秋白从办公室出来。

“哟,这是脸都没洗就跑来啦?”徐秋白一愣,忍不住笑出声来。

莫听云很不好意思地干笑一声,“这不是起太晚了么,昨晚住得也远,怕来太晚了。”

“着什么急啊,今天主任又不来。”徐秋白觉得有点无语,“你先去洗脸,我们去查房。”

“一会儿我就来。”莫听云应了句,赶紧进了休息室。

刷牙的时候她看着镜子,在心里吐槽自己居然一点都不认床,睡得那么死,以至于根本没听见闹钟的声音。

然后又想起自己的化妆包落宋唐家了,顿时叹气,紧接着她又皱了皱眉,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没拿?

她认真想了一下,终于在吐出一口漱口水的时候想起来来,昨天换下的衣服!

衣服还在脏衣篮里,按照脱衣顺序,最后一件是……

她一愣,随即吓得又回过神来,含在嘴里的水咕咚一下,咽了下去。

卧槽!不是吧,这样的话,宋唐起来去刷牙洗脸只要一弯腰就会看见她的内衣裤???

不是吧不是吧,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在心里哀叹,不知道宋唐会不会真的看见了自己的贴身衣物,但又觉得看到的几率很大,哪怕不是在脏衣篮里看见,也会是在阳台上看见,这就……

啊!!!

让她以后怎么见宋唐!!!

太丢脸了,简直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她的一世英名,竟然毁在自己的贴身衣物之上,她昨晚就不该在他家留宿!!!

莫听云觉得这件事实在太让人尴尬又丢脸了,而且还十分震撼她的心,以至于她洗完脸之后完全没有心思管自己的脸,就这样素着脸周身沮丧气息满满的出来了。

直到查完房回来,她还是这样一副情绪低落的模样。

徐秋白留意到了她的不对劲,关切了句:“怎么了,怎么拉着个脸,是心情不好?身体不舒服?”

她摇摇头,语气沉重:“没有,我做了一件错事,感觉自己已经社死了,以后都不用出现在那个人面前了。”

呜呜呜,她实在太惨了!

徐秋白一愣,“……嘎?什么事啊,说来听听?”

说是不可能说的,死都不会说的,莫听云紧紧闭着嘴,一脸警惕又悲愤地使劲摇摇头,“我不要!”

她的脸孔都涨红起来,一看就是有什么秘密,这下不仅徐秋白好奇了,连云莉她们都满脸期待地看过来,希望她说说发生了什么。

莫听云:“……”

气氛瞬间有点诡异的凝固,不过幸好这段时间非常短暂,同事的电话解救了她。

周日门诊班的同事因为临时有急事,需要离开两个小时,打电话过来拜托她,问她可以不可以帮忙。

要是平时,莫听云指定要犹豫再犹豫,并且希望对方找徐秋白帮忙,但今天不一样,她立刻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起身夺门而出。

到了门诊,同事还调侃她:“我今天真是走大运了,居然碰上你这么勤快的时候,真是神奇。”

莫听云干笑了几声,蹭蹭鼻子,没好意思说什么。

周末的门诊人很多,一方面是周末开放的诊室没有工作日多,另一方面也是很多人工作忙碌,如果不是必要,很可能只有周末才会有空来看病。

她刚坐下,就见外头突然闯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她挥动着手里的挂号单,唰啦啦地响,嚷嚷道:“医生,医生,先给我看,我赶时间!”

莫听云接过她的挂号单,转头问跟门诊的实习生:“这个……陈桂香,是多少号?”

学生看了一下挂号系统,回答道:“32号。”

“32号?”莫听云凑过去看一眼电脑上叫号系统的界面,“前面的都没来?”

现在才早上九点多,还没看几个病人呢,怎么也不可能轮到32号了,除非前面的都还没来。

可是这怎么可能,莫听云只是抬头朝外面喊了一句:“10号刘云云来了没有?”

立刻就有一个年轻腼腆的女生过来了,“医生,我是10号。”

门外的走廊上立刻响起呼叫“刘云云请到妇科诊室3就诊”的电子女声。

先前闯进来的那个阿姨立刻就嚷嚷起来,“我先来的,你要先给我看!”

光说的还不行,伸手往旁边一推,真正轮到该看诊的那位,被她一把推到了门边去,撞了一下门框,整个人皱着眉往后缩。

但她还是好声好气地解释了一句:“阿姨,这是按挂号来的,要你前面的人都没来,才会给你先看的啊。”

那阿姨回头瞪她一眼,凶巴巴地质问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我先来这里的!”

“可是我的号在前面,而且我已经来了。”

“哎,你懂不懂尊老爱幼啊,你爸妈怎么教你的?”

“我不是……”

眼看着就要吵起来,这种场面莫听云也见过不少,有的时候某些人就是仗着自己年纪大,肆意插队或者抢座位,如果被他们抢的是年轻人,他们就倚老卖老,年轻人往往息事宁人就让了,可要是对方跟他们一样,那可就要看谁声音高了。

有的时候,他们是在比赛谁不要脸,这就是所谓的坏人变老了的其中一种表现。

莫听云心情本来就不是很爽,这会儿更不耐烦看她们打嘴仗了,干脆大声道:“别吵了!按照挂号来,谁的号在前面就谁先看,再吵就出去,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紧盯着那位阿姨,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眼神比较凶,对方立刻就怂了,缩缩脖子,小声辩解了一句:“可是我有急事赶时间。”

“你赶时间,别人就不赶时间吗,我还赶时间呢!”莫听云没什么好气,把挂号单塞回去给她,接着招呼另一个人,声音缓和不少,“刘云云是吧,进来吧。”

莫听云在门诊一坐就是两个小时,等同事回来换下她,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她这时候回到办公室,大家早就不记得她之前的那些事了。

她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气。

“我们中午吃什么?”她转而关心起更重要的事。

云莉说她和龙珍妮要吃轻食沙拉,莫听云好奇地看了一下她们要点的那个店,然后哇一声,“这么贵,五六十一份,都是什么生菜西蓝花和鸡蛋,看起来就不好吃。”

“还有烟熏牛肉、北极甜虾和紫薯玉米,粗粮比较健康。”云莉连忙道解释,而且轻食沙拉本来就因为时兴,卖得贵。

莫听云看着图片直撇嘴,“不行,这太没味道了,我得吃肉,徐姐姐你吃肉不?”

徐秋白点点头,“吃啊,不吃怎么有力气干活,我跟她们小姑娘不同,不那么在意身材了,反正我家那个早就已经不是我男神了。”

莫听云一副赞同的模样,“我也不是很在意身材,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

小尾音轻飘飘的,有些荡漾。

徐秋白逗她:“那你也不怕你男神嫌弃?”

莫听云又撇撇嘴,“我哪里有男神,哦,不对,我有男神,我的男神姓贺。”

办公室里其他人听到她这句话都笑了起来,那哪儿是她一个人的男神,简直就是所有医学生的男神。

莫听云中午点了份黑椒鸡排饭,每一口都是嫩滑多汁的鸡腿肉,配上黑椒汁微辣的口感,吃完之后再喝一杯冰拿铁,她觉得值班日简直完美。

如果宋唐没有在下午给她发信息的话。

苹果糖:【你化妆包落我家了,是到时候你上家来拿,还是怎么说?】

莫听云一看到这个就想起浴室脏衣篮里的衣服,瞬间心虚,连忙回复他:【你拿去店里,我明天下班去拿。】

宋唐回了她一个“ok”的表情包。

她看了之后有点心里蠢蠢欲动,试探着问了一句他今天有没有请家政阿姨上门做卫生——她知道的,宋唐每个周末会有一天请阿姨上门,昨天他们吃火锅了,今天请阿姨恰好。

那边宋唐回复说家政阿姨早上来过,早就干完活走了,莫听云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衣服应该是阿姨帮忙扔进洗衣机了,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她这样安慰着自己,想要松口气,结果屏幕上又跳出来一句:“阿姨今天看到阳台上晾的衣服,居然问我是不是带女朋友回来了[汗]”

莫听云那口气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憋得她有一瞬间想背过气去,这人绝逼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阿姨来的时候衣服已经晾在阳台了,那衣服是谁洗的还用问么!

这一瞬间莫听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尴尬到了极点,脚趾头抓着地,都可以抠出别墅加泳池来了,根本不敢再回复宋唐任何一句话。

这尼玛要怎么接,怎么接都很奇怪好吧!

她只能回了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的表情包,然后怂怂的送上谢谢两个字。

太特么操蛋了,这个社死现场,不在当事人面前,胜在当事人面前。

她爸都没给她搓过贴身衣服,好家伙,宋唐赶在她爸前头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宋唐却像是毫不在意这件事,甚至还回了句:“莫小云,你长大了啊。”

莫听云一愣,觉得这话怪别扭的,但是隔着手机,她又不肯持续性落在下峰,于是点开对话框,看了半天,回了句:“我寻思着你也不是我爸,长没长大跟你有什么关系。”

苹果糖:【还是有点关系的,我回想起了一件童年趣事,你曾是会哭着叫阿姨给你买印有草莓图案的小裤裤的孩子,现在终于长大了,可喜可贺。】

莫听云:“……”我靠!你怎么还记得这件事?!我当时哭得真的有这么响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