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莫医生, 这边,又要麻烦你了。”

“没事儿,病人现在怎么样?”

莫听云一边和急诊医生说话, 一边去看病人,见病人面色苍白,满头大汗地蜷缩在急诊门口的平车上,一动不敢动。

穿着一件睡裙, 皱巴巴的,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男人, 说是她男朋友,正满脸着急和愧疚。

莫听云问这是怎么弄的,对方应道:“我们晚上喝了点酒,就睡了,之后她说有点肚子疼,我以为是做的时候没注意弄伤了……过了一会儿又说好了, 就没在意……”

顿了顿,他继续道:“后来过了没多久, 她说肚子还是痛, 就去厕所,结果刚出来,就晕倒了, 我赶紧送她过来。”

“还是痛,她有说怎么痛吗?”

“说是坠坠的痛, 闷闷的不舒服。”

莫听云点点头, 扭头问正在给患者测血压的护士:“血压和心率怎么样?”

“血压86/47mmhg, 心率110。”

莫听云听完之后, 心里大致有了判断方向, 又点点头,“先给她开放静脉通道。”

接着她向病人询问起病史,本来想问得详细些,但患者已经痛得说不上话来了,根本不耐烦回答她。

莫听云挑了些重点来问,“平时月经正不正常,有没有停经?”

患者摇摇头,说月经一直都挺规律的,莫听云检查了一下,也没发现她有阴/道出血,便在心里排除了宫外孕的可能。

然后又问:“最近一次月经什么时候?”

病人声音低弱地报了个日期,莫听云算了一下周期,发现距离她下一次月经还有一周多。

黄体破裂四个字立刻出现在莫听云的怀疑名单上。

但是明确诊断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莫听云让人取来了穿刺包,在患者的□□后穹隆抽出了不凝血,急诊b超也提示患者腹腔内有大量液体,不用怀疑,这液体就是血液,接着患者来时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尿hcg阴性,进一步排除宫外孕可能,血常规提示患者处于失血状态。

“黄体破裂和腹腔内出血,准备急诊手术。”莫听云果断下达指令。

一般来讲,来月经之前的七到十天,是黄体囊肿的形成期,囊肿越大,破裂风险越高,而且黄体囊肿的韧性和韧性较差,像跑跳、冲刺和同房之类的运动剧烈都很可能使囊肿破裂。

结合患者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同房时黄体囊肿有了破裂,然后有少量血液进入了腹腔,刺激了腹膜,于是产生了后来的坠痛感,接着去厕所,蹲坑的时候一使劲,本来就破了一点的黄体囊肿直接就受压被挤破了,造成了大出血。

下达了手术指令后,莫听云一边通知手术室安排手术,一边跟输血科报备,说患者出血比较多,可能靠自体血回输不太够,弄不好还要去取血,让他们提前备血。

然后又打电话给徐秋白,等她从住院部赶到急诊,莫听云正在跟患者和她男友做术前谈话。

术前谈话不是得签字么,病人自己颤颤巍巍地签了字,疼得都说不出话来,面色苍白,口唇发绀,看着就可怜。

莫听云又问:“家属来了么?还有个全麻的授权委托书需要家属签字。”

病人摇摇头,莫听云一下就急了,“怎么没告诉家里人啊?是没告诉,还是还没来到?”

病人还是摇摇头。

莫听云看向她男友,问怎么回事,她男友就回答:“她家长出差了,来不了,就没说。”

“来不了也得通知啊!这可是要命的事!”莫听云说了句,“那没办法了,授权委托书只能你这个男朋友来签了。”

患者男朋友问道:“这个委托书是做什么的?”

莫听云解释道:“意思就是,一会儿要是手术过程中有什么意外情况,需要做决定的时候,得受委托人来拿主意,也就是你。”

患者男朋友一愣,正准备接笔的手立刻就缩了回去。

他摇摇头,嗫嚅着道:“不行,医生,这个风险太大了,我怕做不好,我……我不敢签……还、还是通知她家长吧……”

面对承担风险和责任时,害怕是人类正常的反应,但面临手术的是和他同床共枕的女友,他居然这样退缩,莫听云顿时就急了起来。

“现在就算通知她家长,她家长出差在外地,要赶回来最快也是明早啊,真拖那个时候,你女朋友都凉了!”

“不……太什么了,我不行的……”

淦!男人怎么可以说自己不行!

莫听云都快裂开了,看他坚持不签字,她都不敢去看躺在那儿的病人,这女孩儿心里得绝望成什么样儿啊!

“主任,要不然……”她急忙扭头去看徐秋白。

徐秋白在打电话,电话那头是行政总值班,说明情况之后,行政总值班又跟院里沟通,最后直接授权给了徐秋白。

也就是说,让徐秋白先签字让病人去做手术,等家属来了再补签,总之,救命要紧。

于是病人就从绿色通道送去了手术室,上台之后,一进去,视野里血糊糊的,能看见的除了血还是血,除此之外啥也看不见。

只能先清理积血,她们艰难地在左侧卵巢上包裹着许多血块,将这些血块都清理出来之后,终于在卵巢上看到了一个大概15cm长的口子,正在汩汩地往外冒血。

这得亏是来了医院,得亏医院还对家属不肯签字做手术有应对的策略,不然要真等到明天,这人怕是都见不到太阳。

清理完积血和血块,进行了止血和卵巢修补,打扫完战场之后,患者被送回病房,整台手术历时两小时十五分。

出来之后,莫听云去找患者男朋友了解详细病史,因为写病历要用。

通过患者男友的讲述,莫听云得知,这对小情侣是高中同学,大学之后去了不同城市读书,最近放暑假了回来,难得见面,大家都很高兴,今天出去玩了一天,待到傍晚吃完饭也都没回家,找了个酒店开房。

年轻男女,干柴烈火,酒店房间的灯光一般也有点昏暗,不会亮如白昼,朦朦胧胧的很暧昧,一下就刺激了两个小年轻的情绪,立马就开始办事。

同房的过程中,因为激动,有些动作就比较激烈,当时女孩儿就说有点痛,但不重,就提醒了男友一下,男友力气就放轻了一点,又坚持了几下,这下女孩儿觉得还是痛,就喊了停。

停下来之后没多久,女孩儿觉得这痛缓解了,没事儿了,于是就拒绝了男友上医院看看的提议,觉得可能睡一觉就好了,于是俩人歇下。

“没过多久她就觉得肚子又有点疼,以为是想上大号,就去厕所,结果蹲了没多久,她就觉得肚子更疼了。”

“我见她一直没出来,就去敲门叫她,她开门出来,还没说话,就咕咚一下晕倒了,我就打了120送过来医院。”

男生说话的时候,一直低头看着地面,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沮丧更多,最后只问了女孩儿好不好。

莫听云说挺好的,手术顺利,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他就讷讷地点点头,“……那就好。”

莫听云看他这样,本来还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转身就回了办公室去写病历。

办公室里徐秋白正跟云莉她们说着这件事,小声道:“你们找男朋友啊,一定要擦亮双眼,一样的事儿,就有病人的男朋友肯签字,跑前跑后的筹医药费不说,还特别配合医生的治疗。”

“要是连手术签字都不敢,那以后你遇到什么危险,他敢他肯救你的概率就低得多。”

要不怎么说手术室门前见人性呢。

莫听云把病历夹放下来,自己开始噼里啪啦写首程,边写边说:“要是我,这回保准分手,太让人伤心了。”

徐秋白嗐了声,“也不一定,要是那姑娘心太软,也可能原谅他,人嘛,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多。”

“可这疤也太疼了。”莫听云吐槽道,“刚他不肯签字的时候,我都没敢扭头去看那姑娘的反应。”

这边讨论了几句这个患者的事,莫听云的首程写好了,云莉花了两三分钟把入院记录填好,徐秋白招呼她们:“走吧,咱们抓紧时间睡觉去。”

几个人先后起身,椅子发出一阵哗啦啦的和地板的摩擦声,陆续地进了值班房后,办公室这边就安静了下来。

莫听云去刷牙洗脸出来,听见云莉和龙珍妮在讨论什么去玩儿的事,就随口问了句:“你们这是商量去哪儿玩啊?”

“我有点想去水上世界,因为有优惠。”云莉应道,又有点遗憾地耸耸肩,“不过珍妮去过了,我们在找别的地方。”

“水上世界有优惠,什么优惠啊?”莫听云好奇。

龙珍妮笑着给她解释:“公众号啊,有购票优惠,现在只要99一个人。”

莫听云一听,来了兴趣,“这么便宜?链接发我看看。”

刚好下周是难得的黄金班,不出去玩实在有些浪费。

她刚在床上躺下,就收到了龙珍妮发给她的公众号链接,点开一看,还真是现在暑期优惠,99/人,在一看文章的介绍,发现可以玩的项目还挺多的。

顿时兴趣就更强烈了,她反手就发去了朋友圈。

没一会儿就收到了好几条评论,有人说自己刚去完什么什么项目很好玩,还有人说一定要留到晚上,夜景超美,又有人提醒她那边买冰淇淋可以抽奖,诸如此类。

只有宋唐的评论是:“所以莫小云你要跟我一起去补上错过的小学毕业游吗?”

小学毕业游啊……

莫听云看到这几个字,不免有些感慨。

他们念三四年级的时候,同村的几个姐姐小学毕业,欢天喜地的一起出去玩,还不是普通意义的去逛街什么的,而是她们自己搭车,去隔壁市玩,四天三夜。

那时候莫听云看着她们背着旅行包从院子外走过去,嘻嘻哈哈很兴奋的模样,心里别提多羡慕了,毕竟她独自出门去过的地方,暂时还只是附近的几条街,在外面过夜那更是从来没有过的。

小的时候就特别想快点长大,好可以去做大人才做的事,可以夜不归宿,可以和朋友独自出门远行,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如此自由,如此令人向往。

宋唐知道她羡慕人家可以出去玩,就安慰她说:“等我们六年级毕业,也像她们一样出去玩好了,我们早晚都会六年级的,你再等等。”

可是后来,他们等到了六年级,等到了小学毕业,却没等到他们约好的毕业旅行。

因为那个时候的宋唐,已经被宋拓带去了安市,他们也已经失联。

莫听云回复他:“没想到你还记得。”

宋唐:“我当然记得,很多事我都记得。怎么样,去不去?”

莫听云:“去!当然去!我现在就订票!”

可是在订票之前,她又记起曾菲,脑子一热就忙发信息去问曾菲周末要不要一起去水上世界玩。

信息发出去了才想起来,已经凌晨一点了,人家早就该睡了,她的信息简直就是骚扰。

顿时心里有些惭愧。

但她没想到的是,曾菲竟然还没有睡,她看到信息,又去看看莫听云那条朋友圈下方她和自家表弟的对话,心念顿时一转。

曾菲:【我周末有事要去外地一趟,阿云你和宋唐玩得开心啊[笑脸]】

她就不去凑热闹了,让两个小朋友独自出游,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吧。

莫听云倒有些失望,毕竟嘛,去玩总归是人多才好玩的。

但曾菲姐有事,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啦。

于是她订了两张周六的门前,然后告诉宋唐:“本来我想订三张票,和曾菲姐一起去的,结果她有事要去外地,就只好我们俩去啦。”

宋唐看到消息之后有点惊讶,怎么这么晚了一个两个都没睡,莫听云是值班,没睡很正常,怎么表姐也没睡?

他发了个信息给曾菲,问她周末有什么事,起初曾菲语焉不详,后来却被他套出了话来,其实没什么事,就是临时决定出去转转。

宋唐对这个“临时”感到有点奇怪,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但想了想,没想到什么不对劲,也只好作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