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35章 第三十五章
 
妇科病区里病人多, 每个人又都多多少少有点不适,比如卵巢癌的患者突然觉得胸闷心慌,手术病人突然开始发热等等。

莫听云一整夜都睡不踏实, 一会儿要叫急查床边心电图,一会儿又起来补个医嘱,这样折腾一通下来,天已经亮了。

她干脆不再回值班房去, 去更衣室拿了洗漱用品进了洗手间,再出来已经清清爽爽, 脸上一丝油光都看不见。

徐秋白起来的时候,先是看见对面的下铺没人,只有被子拱成一团乱糟糟的,顿时想叹气。

“这个小莫,每次都不叠被子。”她一边嘀咕,一边顺手帮忙将被子叠好。

走出值班房之后往护士站那边一看, 就见莫听云正一手举着杯子,一手正在翻篮子里的化验单。

“刚才17床的血常规单子哪里去了, 我工号写错了, 改一下。”

值班护士笑她:“自己的工号还能写错啊?”

“忙昏头了呗。”她笑着应道,整个人都靠在护士站的边沿,穿着白色护士鞋的脚还轻轻抬起一边来, 晃了两下。

把检查单右下角的工号里那个“7”小心地改成“8”以后,莫听云觉得这张检查单可以不重新写, 松了口气, 一转身, 就看见徐秋白, “徐姐姐你起来啦, 要不要喝咖啡?”

徐秋白打了个哈欠,问道:“41床的胸闷心慌好点没有?”

41床就是半夜请急查心电图的那位卵巢癌患者,莫听云点点头,“我刚才去看,她说没事了。”

“那就好。”徐秋白舒了口气,往谈话室走去,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桌上摆着一壶刚泡好不久的咖啡,便过去倒了一杯。

周一早上的交班永远冗长沉闷,安静的办公室里除了莫听云一个人的声音,再无其他。

等她读完交班记录,办公室里出现了极为短暂的片刻寂静,然后是徐秋白的声音:“23床昨晚发烧、寒战,体温38c,用了药了,今早体温是371c,管床医生注意一下……”

她补充完交班,接下来才是主任讲评时间,邓主任讲的也不多,倒是说了一下昨天那台差点就闹成悬案的手术,讲得眉飞色舞的。

莫听云站在那儿,一边听一边伸手点点鼠标,查看自己管床的患者的检查结果回报,间或还因为太累了而侧侧身子把重心换到另一边脚上。

邓主任讲完这个病例之后,话音一转:“昨晚还有个黄体破裂大出血的手术,这是妇产科很常见的急诊危重症之一,小莫,你安排一下,给同学们做个小讲课。”

莫听云闻言忙点点头应了声好。

“那就这样,散会,该出门诊的出门诊,该查房的查房。”

这句话就像一道指令,让整个办公室的人全都动了起来,大家开始忙碌各自的工作。

出门诊的同事一边要往外走,还一边招呼自己的学生,谁去跟门诊,谁留在病房先处理医嘱和病人,安排得妥妥的。

要去查房的呢,像莫听云,就站在门口伸长了脖子找自己的两个学生,“小云,珍妮,拿病历,我们去查一下房。”

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个医用外科口罩,挂到脸上。

但也就喧闹忙乱这么一会儿,随着大家各自奔向自己的工作岗位,办公室又恢复了一贯的安静和井然有序。

莫听云查房到半路遇到了徐秋白,她身后跟着同治疗组的两个一线住院医,干脆就一起查房了。

等回到办公室,已经九点半过了,但今天是手术日,徐秋白有手术,“今天手术杨丹一助吧,小莫你不是要去总院看手术教学么,赶紧走吧。”

这是今天很重要的一件事,莫听云忙点头,“等我回来给大家讲这个手术怎么做。”

杨丹走过来拍拍她,“没事儿,手术录像会上传共享啊,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莫听云哦哦应了两声,伸手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

补病历的时候,莫听云听见昨天上门诊班的同事吐槽一个病人:“……我真是要被她气死,你们知道她的主诉是什么吗?说出来你们肯定也要气死!”

“人流术后2个月!”

另一个同事咦了声,好奇道:“她又来是干嘛的?”

同事没好气地应道:“来人流呗,还能干嘛!”

大家都纷纷发出惊叹,一般来讲,做完人流后,医生都会叮嘱病人,一个月内禁止性/生活哈,同事这个病人算不上听话,按照她停经的时间算,应该是刚好卡点满一个月,甚至有可能是还没满一个月就发生了无保护性的性/行为,除非她一发即中。

“你们说说,刚刚做完人流两个月,又来了,生不生气!要我是她妈,干脆就打断腿别出去了,不出门万事无忧!”

同事越说越生气,可是说完了又突然叹口气,神情有点颓然下来。

有很多时候,怀疑人生的感觉就是这么来的,自己做的到底值不值得,也不是没对那些病人讲过人流的危害,可是自己的苦口婆心终究成了她们的耳边风。

有人就安慰道:“看开点,我们只是治病的,救不了命。”

莫听云也晃晃脑袋,慢吞吞地感慨了一句:“等以后她们就知道啦,男人不爱她们,她们也不爱惜自己,只有我们妇产科医生最爱她们。”

话听起来略微有些刻薄,可是又好像没错,毕竟前辈们都教导她们,为病人开出的第一张药方应该是关爱。

莫听云处理完在架的病历,就下夜班了,直奔一附院的总院而去,到的时候,是十点过一刻。

她去门诊跟相熟的同事要了件白大褂,套上之后轻车熟路地往学术报告厅走去,进去坐下没多久,手术就准时开始了。

这台手术的患者,是一位孕31周的准妈妈和她肚子里被诊断为十二指肠闭锁的胎儿。

根据病程记录,患者在一个多月前产检时,发现胎儿可能患有隔疝,腹腔内的脏器进入到了胸腔,压迫了胎儿心肺的发育,主治医师是苏盈袖,当时建议他们终止妊娠,但因为患者本身是高龄生育,十分舍不得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于是在经过又一次咨询之后,决定等孩子出生以后再手术治疗隔疝。

但是麻烦的是,在患者和丈夫做出决定之后没多久,患者的身体出现了明显不适,最让人煎熬和担忧的,是她不能平躺,连睡觉都只能坐着,躺下就不舒服。

再到医院来检查,发现是羊水过多,在进一步的检查后发现,由于隔疝的发展,胎儿的胃和十二指肠已经完全进入到胸腔里面去了,而且胎儿的十二指肠也有闭锁,情况比他们之前知道的还要严重。

在和患者及家属进行沟通明确他们的意愿之后,院内院外组织了几次会诊,最后决定请江城医院新生儿外科的邢教授团队来容城,为患者的胎儿实行手术,这也是出于对胎儿月份还小,又由于畸形导致双肺发育不全的考虑。

“最好的结果就是,手术后胎儿能回到母体继续孕育,足月后再生产。”坐在莫听云旁边的一位主任低声给她解释道。

“风险会很大吧?”她听完之后下意识地问了句。

主任点点头,“羊水的流出和注入是最困难的,很容易就发生胎盘剥离,如果真的胎盘剥离了,就只能剪脐带,让胎儿早产,然后放进温箱。”

随着主任的低声讲解,学术报告厅的电视屏幕上,已经出现了手术室的景象,手术转播开始了。

这台手术的主刀医生除了邢教授,还有妇产科大科主任唐主任,带组主任刘殷殷是一助,另一位主任医师是二助,莫听云的师姐苏盈袖,也不过只是三助而已。

至于其他规培生、实习生,则是通通没能上台。

患者的腹腔被打开,剖宫也被划开,羊水流了出来,胎儿的头部取出,左旋,露出胎儿的左上腹,右手取出建立输液通道,腿和身子以下的部位仍然留在宫腔里保温。

术中发现,胎儿的隔肌完全缺失,胸腔位置已经被腹腔的脏器完全占据。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不仅手术室里气氛凝重紧张,就是在学术报告厅里观摩手术转播的人,也都是一脸严肃和紧张,谁也说不准这台手术的结果会怎么样。

前面每个步骤都很顺利,意外发生在胎儿结束手术要放回宫腔时。

莫听云看着电视屏幕上的图像,发现母体子宫的前壁有多条怒张的血管盘桓匍匐着,就像一颗颗地/雷,只要一不小心,哪怕只是动作稍微大了点,就有大出血的危险。

“而且子宫已经开始收缩了,现在将胎儿放回去的难度非常大。”坐她旁边的主任又低声解释了一句。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要强行将胎儿放回宫腔,将会对母体产生非常大的损伤。

莫听云想起当时苏盈袖说的话,忙道:“我听苏师姐说,她们估测胎儿已经达到两千克以上了,是不是可以考虑放温箱?”

“这个体重倒是具备了在温箱继续发育的条件,看综合评估吧。”

最后经过对产妇和胎儿的综合评估,为了安全起见,决定终止妊娠,将胎儿放入温箱继续发育,手术就此结束。

莫听云说不上这台手术是成功还是不成功,它毕竟达到了最开始的目的,治疗胎儿隔疝,缓解母亲的痛苦,保住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只是没有达到邢教授提出的最理想的那个结果。

手术结束,已经是中午一点多,莫听云在食堂吃了饭,然后开车去宋唐那儿。

宋唐早上到店里的时候,将莫听云的化妆包也带了过来,至于她的衣服……

原本也该带来给她的,只是出门之前,他忽然间又起了私心,多想了一下,万一以后她还会在他这儿留宿呢,有衣服在这儿岂不是方便?

这样一想,他就改了主意。

但莫听云明摆着是不领这个情的,她瞪了他一眼,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有了女朋友,她去你家,发现你家居然有我的衣服,就算你和我是好朋友,你说人家能信么?”

哪个普通朋友会把自己的换洗衣物放在异性朋友家里的?

反正要是她,非得翻脸不可,将心比心,莫听云觉得别人也差不多是自己这个反应。

所以啊,“为了你的家庭和睦,还是不要了吧,你给我拿过来呗……”

顿了顿,她又突然目光一闪,神情有点尴尬和难得的忸怩起来,连连摆着手道:“算了算了,我自己去拿……麻烦你洗就很什么了……还要你收就真的……我自己来,自己来。”

见她这样坚持,宋唐也只好答应,只是他又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了一句:“我觉得你是在杞人忧天,想太多了。”

他觉得她在自己家留宿的可能性比他找到女朋友的可能性大多了。

可是莫听云没听出来他的潜台词,哼了声,“胡说,我这叫未雨绸缪,把一切不安定因素扼杀在摇篮里!”

宋唐耸耸肩,没再试图反驳她的话。

店里有一张躺椅,原本是宋唐打算小憩的,刚拿出来,就放在货柜和货架之间的空地上。

莫听云昨晚睡得不好,这会儿下了班,精神松懈下来,看见躺椅之后整个人就有点犯困。

她揉了揉眼睛,然后打了个哈欠。

“昨天很忙?”宋唐好奇地打听道。

莫听云叹了口气,“是啊,下午到晚上有两个比较……麻烦的急诊手术,住院的病人也挺多小问题,根本不敢睡死,我还得做小讲课的课件。”

打工人真是太难了!!!

她叹口气,歪着头,有点沮丧的模样,宋唐忍不住笑了声,示意她,“那就……去睡一会儿?”

“……也行。”她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是睡不着的,但能闭目养神一下也好啊,就应承了宋唐的建议。

结果她倒是高估了自己,刚在躺椅上躺下没多一会儿,她就意识迷糊起来,没过多会儿功夫,就已经完全熟睡了。

宋唐坐在门口忘记看,看见她手里握着手机放在小腹上,睡得安安静静的,忍不住又笑了声。

莫小云啊,还是像小时候在幼儿园那样,嚷嚷着不要午睡的是她,睡得像小猪一样的也是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