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早上九点, 宋唐从睡梦中自然醒来。

过去的几天他没怎么睡觉,昨晚吃完晚饭莫听云就回去了,送她出门后, 他就回卧室洗漱,然后沾枕头就立刻睡着。

尽管已经累成这样, 但睡了十一个小时之后, 他便已经完全恢复, 起床后觉得自己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到底还是年轻人,恢复能力强。

洗漱过后吃早饭,吃完就出门, 他昨天说给莫听云做什锦砂锅不是说着玩儿的,是真的要做。

他第一次吃到这道菜,是在去安市之后的第二个春节。

那一年腊月安市下属某个县发现一个新的唐代大墓,本来父亲宋拓带的那支队伍已经完成了上一个项目的野外发掘, 转回到室内考古,有的人已经准备回家过年了。

但挖出又一唐代墓葬的消息一经传来, 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取消了各自原本的计划,宋拓带着人, 冒着雪赶去了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发掘现场。

宋拓走的时候,嘱咐宋唐好好照顾爷爷, 老爷子宋开文支持儿子的工作, 表示自己一定会带好孙子。

可是过年之前,住家阿姨回去过节了,老爷子长年扑在自己的研究领域上, 经常都忘了吃饭, 衣食住行十分依赖阿姨, 要是阿姨不在呢,就出去随便对付几口,可过年那几天,外头哪有人做生意,幸好阿姨回去之前,替他们准备好了足够吃几天的饺子和菜,这才让俩人有口吃的。

宋唐那会儿还小,不会开火不会做饭,老爷子给什么就只能吃什么,饺子煮漏了也没辙。

可他委屈啊,要知道在容城的时候,虽然家里条件不宽裕,但母亲和奶奶总归是把他照顾得很好的,更何况还有莫小云这样要好到形影不离的小伙伴。

安市什么都没有,他只要一想到这点,就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有天中午他坐在楼底下的花圃旁边悄咪咪地哭,被楼下文学院张教授家的奶奶发现了,老太太来哄他,问他:“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啦,你跟奶奶讲,我去替你出气。”

老太太很温柔,是那种很传统的大家闺秀,说话轻声细语的,宋唐看着她,免不了想起自己的亲奶奶,眼泪掉得更凶了,张口就是:“奶奶,我饿。”

哎哟喂,这年头条件都不差了,居然还能把孩子饿着,老太太顿时心痛起来,一把拉起他,“走走走,回去,奶奶给你煮好吃的。”

吃的就是这一道什锦砂锅,也叫全家福,热腾腾的汤和菜,吃到最后再用汤拌一碗粉丝,小孩子吃得狼吞虎咽的,脸都红了。

后来为这事儿,宋老爷子再碰到张教授家老太太,就挨了一通怼,“老宋呀,你再忙也不能不管孩子呀,你得管他吃饱……”

把老爷子臊得一阵尴尬,但打那以后,宋唐就成了张家的常客,时不时地就被老太太叫去加餐,再后来他大了,能自己学做饭了,就跟老太太学了怎么做这道菜。

往年虽然和父亲之间关系算不上很和睦,碰到一起总是争吵与矛盾居多,但过年时,他仍然会做上一道全家福,至少在年夜饭的时候,如果他们同桌吃饭,是可以忍得住不争执的。

旧事回忆完毕,出租车停靠在容城最大的菜市场对面的马路边上,“先生,菜市场到了。”

宋唐付过车钱后下车,向马路对面走去。

菜市场里热闹得很,到处都人挤人,不少人是拖着小车来买菜的,宋唐跟着人群往里走。

他要做的什锦砂锅里有猪肉、鸡肉、猪肚、丸子和胡萝卜、青笋、香菇、蛋饺等等食材,需要买的东西不少。

“猪肚有吗,给我拿一个……肉给我切一块后臀尖上的,对……再来一块这块,做丸子用的,不用太多。”

“要帮忙打成肉馅吗?”

“不用不用,我回去自己剁就行。”

买了肉,又去买别的配菜,提着一大袋子东西出来,宋唐还要庆幸,幸好家里有鸡蛋了,不用他买一次。

出来还得等车,宋唐再一次想起了自己的买车计划,决定过两天到周末就去看车,不然出个门太麻烦了。

之前就不该听莫小云的,什么等过阵子再买,他现在等不了了。

这边宋唐在心里拼命刷弹幕吐槽,另一边,莫听云在早查房结束之后,就进了手术室。

一般来讲,医疗组都会有自己的主攻方向,专门收哪一类的患者,像徐秋白带的这一组,一般收的都是妇科常见疾病的患者,比如巧克力囊肿、子宫肌瘤这些,遇到肿瘤和内分泌疾病的患者,都会转介给其他组。

但凡事没有绝对,有时候她们也会收到肿瘤病人,比如今天这台手术的主角。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卵巢癌患者,在完成化疗之后,仅仅隔了九个月就复发,入院检查之后,考虑有淋巴转移。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和各项检查,反复地会诊和与患者及家属沟通之后,他们决定给患者进行手术。

一般来讲,复发型的卵巢癌,最好不要贸然手术,因为手术切除要求的程度甚至比第一次手术还要高,除非你有把握能够把复发的病灶切除干净。

徐秋白是没有的,她本身并不是专攻妇科肿瘤方向的医生。

但有的人可以。

莫听云还在总院时跟的师姐苏盈袖的导师杨敏荷教授,是妇科肿瘤方面鼎鼎有名的专家,七十多岁了,拿手术刀的手还是稳得一批,经她手起死回生的病例不知凡几。

这次手术的主刀,就是杨教授,徐秋白是一助,莫听云混了个二助的位置,去帮忙拉钩。

手术方案确定了莫听云才发现,这台手术已经远远超出了妇产科的领域,变成盆腹腔的一个综合性大手术。

上了台,莫听云左右一看,好家伙,泌尿外、肝胆外、妇产、普外,全都有人在这里,她都多久没见过这种阵仗了。

她惊叹的同时,明白这台手术的时间绝对短不了。

四个小时后,中午时间一点半,莫听云跟徐秋白说了句:“主任,我下午还有门诊。”

徐秋白微微一侧头,应了声:“去吧,叫杨丹下来。”

莫听云点点头,从台上下来了,等杨丹过来接班之后,她返回办公室,随便吃了几口饭,两点一到,她就带着云莉去了门诊。

刚坐下没多久,就来病人了。

一个十七岁的年轻女孩子,头发染成金色,烫成波浪卷,看起来有点枯黄,神色也恹恹的,莫听云刚让她坐下,她就说了句:“医生,我来查怀孕的,要做人流。”

莫听云点点头,照例是问诊,虽然惊讶于对方才十七岁就已经做过一次流产了,但她没多说什么,开了单子让她去做检查。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她回来了,让莫听云看结果的时候,和她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浓妆艳抹染着墨绿色指甲的中年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莫听云忽然间就想起来对方是谁了,她们去年就来过,那个时候这个女孩应该是十六岁,这位中年妇女自称是女孩的妈妈。

“医生,给她开药吧。”

这句话说得轻飘飘的,有一种满不在乎习以为常的感觉在里面,完全没有一位母亲应有的担心、气愤和心疼。

莫听云刚刚有点发散的思绪立刻被拉了回来,低头看了一眼病历本上的记录,说了句:“你做妈妈的,还是要管管小孩,还这么小,要爱惜自己身体。”

对方点点头,没什么诚意地嗯了声,催着她开药,因为周数还小,可以药物流产。

莫听云虽然觉得这当妈的有点怪怪的,但一看女孩自己也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再多的劝说都说不出口了。

等这对母女走了,云莉才小声说了句:“我觉得她们怪怪的。”

莫听云心里也这样想,但她没说出来,抬眼又去看下一个病人。

又看了几个病人,门诊暂时空闲了片刻,她抓紧时间上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遇到门诊一位护士,被她一把拉住,问道:“莫医生,刚才你门诊是不是来了个很年轻的小姑娘,她妈妈带来的?”

整个下午她门诊也就来了那么一个符合对方条件的病人。

于是她点点头,“是啊,怎么啦,你认识?”

护士眨眨眼,意味深长又遮遮掩掩地笑笑,“不认识,就是见过。”

一般来讲,某个人要是露出这样的神色,就是有瓜可吃,莫听云的好奇心霎时间被吊了起来。

“怎么回事,看你这样好像……有料快点爆,我还得回门诊呢。”

“哎呀,你别急,我跟你讲……”门诊护士拉着莫听云,低声嘀咕起来,“……那个女孩应该不是那个女人的亲女儿,妈妈就是妈妈,特殊行业的那个妈妈。”

原来这位护士两个月前有事去了一趟派出所,刚好碰到扫/黄队的人收工回来,拉了一串人,其中就有这位“妈妈”,“不知道为什么没进去,做这种事真是阴损,拉好女孩下水,下辈子生孩子都没□□!”

她骂了一句,也不管莫听云的表情怎么样,甩手就走了。

莫听云没想到会是这样,可好像又应该是这样,毕竟哪有亲生母亲会对女儿十七岁就打胎两次这种事这么漠不关心的,甚至给人一种过不了多久还会再来的感觉。

莫听云也不知道还说什么才好,兀自在心里感慨了几句,也回了诊室。

下午五点左右,进来一个病人,穿着合身的女士西服,还提着电脑包,一副职场精英白领丽人的派头。

坐下之后莫听云还没问对方哪儿不舒服呢,她的电话就响了,接起来就是一句去找黄总签字就可以云云,又交代自己在医院看病,有事晚上再说。

看起来晚上还要加班,莫听云在心里感慨真不容易,等对方挂了电话才笑着问道:“哪里不舒服?”

她从包里掏出一本病历,向莫听云说起自己的病情。

原来她在一年前的体检中就查出了子宫多发肌瘤,最大的有4cm,体检中心的医生让她定期复查,今年四月份的时候复查,最大的肌瘤已经7cm了,一年之内增长了3cm,这速度已经算是很快的了,并且这一年来她已经出现了尿频的症状。

莫听云听了之后问道:“那你怎么四月份的时候没来看呢?”

她回答道:“工作太忙了,哪有时间上医院呐。”

她说着苦笑了一下,像是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一样打开话匣子,“我大学毕业就来容城,到现在十七年了,为了能够在容城站稳脚跟,我拼命地工作,根本不想……要不是听说这病会导致不孕,我估计我还能忍忍,最近有个很重要的项目,我怕我要住院,这样项目就不归我了。”

职场对女性就是如此苛刻,你觉得你很重要,但你的老板总会有办法告诉你,不,你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随时随地有人可以顶替你的位置。

莫听云低头看了一眼她的年龄,“所以你最近是有备孕的计划?”

她摇摇头,“我还没有结婚,医生。”

莫听云微微一愣,随即连忙说了句抱歉。

她又摇摇头,“没事,我的目标就是争取明年能找到一个人结婚生子,其实我挺喜欢小孩的。”

“祝你成功。”莫听云点点头,又道,“你这种情况,肌瘤生长的速度比较迅速,还有尿频,建议你还是住院手术治疗为好,你觉得呢?”

“可以。”她点点头,神色淡淡,似乎还有点遗憾。

兴许是想到了那个很重要的项目吧,莫听云想。

她开了住院,“一应检查都等住院再做吧,这样可以进入医保报销。”

等她去缴费办手续,莫听云想了想今天收上去给值班医生的病人数量,摸了摸鼻子。

然后给留在住院部的龙珍妮打电话,“有个门诊病人,子宫多发肌瘤的,珍妮你收一下,按子宫肌瘤那套医嘱开检查就行。”

这边交代好之后,她又接着看了两个病人,六点半左右,病人全看完了,莫听云觉得挺高兴的,今天她和宋唐约好了在他家吃他做的什锦砂锅,能早下班当然好。

锁了诊室的门就回住院部,龙珍妮已经开好医嘱,首程也写完了,正在写入院记录,莫听云看坐下了一眼她写的首程,觉得没问题了,交代她写完就下班,然后自己就去了更衣室。

从更衣室出来,刚走到护士站,就听值班护士叫她:“莫医生,你16床不知道干什么突然哭起来,哭得好厉害!”

莫听云一懵,“我的16床?不是今天出院了吗,还没回去?”

“不是那个郑兰香啦,是你刚从门诊新收上来,子宫多发肌瘤的那个。”值班护士解释道。

莫听云知道是谁以后,又忍不住一愣,是她?

明明在门诊看她情绪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情绪崩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