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时间稍稍前移, 莫听云和云莉还在急诊科的护士站写会诊记录时,120车扯着汽笛“哔卟哔卟”地从外面回来,拉回来一个急性腹痛的女患者。

女人躺在平车上,急诊的自动门一打开, 立刻就有人推着车跑进来, 车轱辘在地面上发出“咔咔”声。

分诊台的护士一个箭步蹿过去, 问:“怎么回事?”

跟车医生没应,只道:“赶紧给她量个血压。”

说完转身往办公室大步走去,找自己的上级,“海哥,拉回来一个不明原因腹痛的,你来看看。”

值班医生连忙扔下手里处理的病历,一边走一边问:“具体什么情况?”

“患者是突然发生腹痛, 还有呕吐, 我们到了现场之后量过血压, 112/50mmhg, 血糖正常, 患者本人也说不上她到底为什么就腹痛, 就先拉回来了。”

“这血压还行。”

值班医生一边点头,一边戴上手套, 走到患者躺着的平车边上,护士又汇报了一次刚测的血压和心率,却发现结果和跟车医生说的不一样,血压已经开始下降, 心率也有点快。

再一看病人, 正弓着身子像只虾米一样蜷缩在平车上, 捂着肚子, 不停地发出“嘶哈嘶哈”的呻/吟,脸色苍白到毫无血色,满脸都是密布的汗珠。

跟着来的家属是她的丈夫,还有五六岁大的儿子,都是满脸惶惶和恐惧。

值班医生顾不上这父子俩,赶紧叫护士:“快,送抢救室,上心电监护!再复测一次血压!”

然后又问跟着过来的出车医生,“你刚才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脸色怎么样?”

出车医生是急诊科的一线住院医,闻言脸色顿时凝重起来,“那个时候她脸色还可以,没这么白。”

患者现在脸色都是白的,可是出车的医生说她之前脸色还可以,那就说明这脸色是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急剧变化的。

他立刻扭头问患者丈夫:“你老婆平时有贫血吗?”

患者丈夫立刻摇头,回答得十分肯定,“没有,她平时身体很健康。”

脸色苍白,贫血貌,但平时没有贫血,所以她现在的贫血,是急性贫血。

值班医生和出车医生匆匆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沉重,这说明患者有出血,而且出血量很大!

出车医生点点头,转身去推过来移动心电图,要给患者拉一个心电图,可是患者因为腹痛蜷缩着,很不好做,只好让护士过来帮忙。

“给她多打一个留置针,打深静脉的。”值班医生在一旁看着,忽然对另一位护士说了句。

直觉告诉他,患者上救护车后打的一个留置针根本不够,还需要再开放一条通道,搞不好待会需要更快更猛的补液——急诊人总是有着属于自己的危险雷/达。

第二个静脉通道刚打开,这边心电监护突然发出一声警报,患者的血压跌到了80/40mmhg!

低血容量性休克!

“快!立刻给她补液!”

“体格检查做了没有?”

“很难配合,她腹痛得厉害,一碰就咿呀乱叫,有压痛。”

“那肯定是腹痛引起的了。”

急诊最怕这种不明原因的腹痛,因为会引起腹痛的疾病太多,患者的病情又来得凶猛的情况下,根本不会留给医生足够的时间去一一鉴别诊断,搞不好等你诊断明确了,患者已经凉了几天了。

“海哥,患者出现意识模糊了!”

值班医生闻言,立刻上前,拍着患者肩膀问了几个问题,都是什么你叫什么名字你家里有什么人之类只要还清醒着就能回答的问题,却都无人应答。

患者只是嘴唇蠕动了几下,有气无力的。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血压太低,氧供不上大脑,处理不及时,下一步就是昏迷。

值班医生着急地喊当班的护士:“阿敏!给血库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调4个单位红细胞和800ml血浆过来!要快,我们在抢救!”

“那个谁……小罗,给病人抽急查血气,急查肝肾功、凝血……”

“给b超室打电话,要做个腹部的急查床边b超!”

下完口头医嘱,他又出来问患者丈夫:“她开始腹痛之前都发生了什么?什么时候开始的?之前有没有类似的情况?”

患者的丈夫万分着急,本来等在抢救室外面就心急如焚,乍一听医生这么多问题,顿时有点语无伦次:“她、她之前就说有点不舒服……对,前天,前天就说肚子有点隐隐作痛……刚才、刚才做晚饭的时候突然就说肚子痛得厉害,我看她冷汗直冒,就打了120……”

说完惴惴不安地问了句:“医生,我老婆没事吧?”

“现在情况不是很好,休克了,已经有生命危险。”值班医生一边说,一边递给他一张告病重的通知单。

他登时吓得六神无主,接过通知单的手使劲颤抖,另一只手紧紧抓着抱住自己腿的儿子的肩膀。

值班医生无暇安慰他们,开始向他询问患者的生活细节,试图从其中发现什么。

排除了胆囊结石胆管结石,加上患者没有发热,就排除了胆道感染的可能,患者饮食规律,又排出胰腺炎,根据患者的生活习惯和细节,一个个可能排除过去,最后落到了患者的性别上。

女性患者,还有妇产科方面的疾病会引起急性腹痛和腹部脏器出血。

值班医生问道:“你老婆的月经正常吗?”

患者丈夫一愣,随即立刻回过神来,点点头,“平时都正常,这个月已经迟了十天,我们本来说好明天去买试纸看看的,我们之前有备孕要二胎。”

值班医生一听,顿时汗流浃背,后脑勺都开始冒冷汗。

育龄期女性,月经推迟十天,腹痛,现在还腹痛到休克了,这他妈就是实习生,都应该先想到要排除宫外孕的情况!

他刚才都在问什么!!!

心里一边抱怨和后怕于自己的疏忽,一边赶紧给妇产科打电话,直接就打给了莫听云。

莫听云在去急诊的路上,听完了以上全过程,一进急诊的大门,立刻目标明确直奔抢救室。

进去就问:“情况怎么样,b超做了吗,尿妊娠试验做了吗?”

这时候,距离患者被送进抢救室,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患者补液将近2000ml,血压有所回升,莫听云来的时候,血压是88/56mmhg,这让他们都有所宽心。

“尿妊娠试验结果还没出来。”急诊医生回答道。

莫听云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包手套,拆开戴上之后,二话不说就去探查患者的下/体。

查了一会儿,她皱着眉头告诉急诊医生:“左侧附件摸着好像有肿块,的确是要考虑宫外孕的可能。”

顿了顿又问:“b超结果呢?”

“他们之前去肿瘤科做一个急查,说马上过来。”

“我催催。”莫听云点了一下头,摘掉一边手套,从衣兜里拿出手机来拨电话。

她打过电话之后没多久,b超医生推着笨重的移动b超机来了,她连忙道:“阴超镜头有吧?给她做个阴超。”

b超做完了,确定是宫外孕,但是,“看不到孕囊在哪里。”

莫听云点头,“确定是宫外孕就够了,送手术室吧,跟家属做术前谈话。”

患者需要急诊手术,大家兵分两路,急诊医生一边抗休克稳住患者的生命体征,一边跟家属谈话,签署一系列的手术文书,莫听云则一边联系手术室和血库,一边将情况汇报给徐秋白,再次跟家属解释病情。

为了安全起见,还报告了医务科,做好备案,因为患者是个孕妇,是个很特殊的群体,这么做说白了,就是为了防止病人万一没抢救回来之后的各种扯皮。

一切准备停当,患者送进了手术室。

患者被全身麻醉放倒之后,莫听云开的腹,她果断地单刀直入,剖开患者的腹部,一打开腹腔,所有人顿时就惊呆了,全部都是血,流动的,结块的。

冲洗干净之后,估计大概有3000ml左右,难怪休克一直无法纠正。

徐秋白找到了右侧输卵管上一个05mm的破裂口,依稀可见有新鲜血液在继续渗出,干脆就手脚麻利地切除了病灶,确认不再出血之后,清扫盆腔,留置引流管,关腹。

此时患者的血压已经慢慢稳定了,在100/60mmhg上下浮动。

虽然血已经止住,但毕竟是大出血,病情危重,从手术室出来之后就送去了icu,徐秋白出来跟家属交代了情况,就回了妇产科病房。

到目前为止,尽管很凶险,但在莫听云看来,这仍然是只是一台很常见的宫外孕破裂手术而已,这种手术老实讲,挺常见的。

于是她脚步相当轻快地回了办公室,这时才是晚上八点左右,她一边吃着云莉点的外卖,一边在手机上看宋唐发过来的几款车子的照片。

宋唐算是个行动派,他既然决定了要买车,又发现了莫听云的推荐不靠谱并且决定找专业的销售人员之后,他今天就出门去看车了。

也是看了一天,在预算范围之内找不到合心意的,不是担心车子本身的问题,就是担心要等太久,要知道预定一辆车要半年才能提的话,等着是很烦人的。

迫不得已提高了一点上限,然后去看了bmw。

莫听云:【所以你最后看中的是这个牌子?】

莫听云:【哪个系列?】

苹果糖:【原来想买430,但是要等半年,准备放弃,结果刚好有个订了425的买家不要了,我就去试了一下425,觉得也不错。】

苹果糖:【最关键是这台不用等那么久,下个月就可以提车。】

莫听云:【价格多少?加价没有?】

苹果糖:【加了两万,我三十八万七买的。】

莫听云:【价格还可以,长什么样子,有图片吗,我瞅瞅[让我康康jpg]】

苹果糖:【[图片][图片]】

宋唐发过来的两张图片,是一款蓝色的车子,官方管这个颜色叫极速蓝,其实有点雾霾蓝的感觉,看上去还可以。

莫听云问宋唐怎么会想到买这个牌子,宋唐回复道:“买菜车,everyday car,经用。”

理由很实际,比莫听云的什么可爱颜色漂亮听起来就靠谱多了。

莫听云:【行吧,祝贺你买到心仪的车了,记得以后要带我去兜风。】

莫听云:【对了,你还有钱吃饭吗?】

宋唐看到这个问题,哭笑不得的感觉又来了,可是这次他不像以前每次被莫听云误会经济拮据那样尴尬了。

而是非常放松且心安理得地跟她说:“还剩点买颜料的钱,包租婆你要支援一下我吗?”

莫听云回复得很快,是一个500块的红包:“拿去吃宵夜!”

宋唐顿时就乐了,收了红包,给她回了个拱手的表情包,顺便发给她一个链接,是网上推荐的一家小吃点,说他家的炸串很好吃。

苹果糖:【我发了一笔财,请你吃好吃的?】

莫听云:【……】

你的财是我给的,你清醒一点好吗?!!

聊到这里,莫听云的饭吃完了,她接下来要去跟白天收的那位要人流的患者做术前谈话,就和宋唐说自己要去忙了。

同时还约好明天等她下夜班之后一起去给周文秀买礼物,莫听云还顺便吐槽了一下现在的金价。

“云姐,32床过来了。”云莉叫了她一声。

莫听云一抬头,就看见患者和丈夫手拉手地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她笑了一下,“进来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