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52章 第五十二章
 
晚上八点半, 妇产科楼三楼的医生办公室灯火通明,又相当安静,桌上散乱地放着各种没用过的检查单、医嘱单和打废的病历纸。

32床明天就要做人流手术,她是瘢痕子宫, 出现危险的可能性比普通患者要稍微高一点。

莫听云让她在自己旁边坐下, 笑道:“我跟你讲讲明天的手术方案。”

她点点头就坐下了, 丈夫守在她旁边,和她手握着手,她依赖地靠在丈夫身上,看得出来夫妻感情很好。

莫听云才说了几句,原本正认真听着的病人忽然间身子一歪,就这样倒在了丈夫怀里。

莫听云:“!!!”

她愣了愣,随即立刻回过神来, 一下就从椅子上蹦起来, “怎么了, 快快快, 送抢救室!”

外头的值班护士和徐秋白听到动静立刻就冲了进来, 云莉跑了出去, 不到一分钟就推着一架平车回来了。

患者丈夫将她拦腰抱起,放在了平车上, 几个人飞速地将她推进了距离办公室最近的抢救病房。

“呼吸还有吗?”

“有。”

徐秋白上前,用了点力气拍拍她,唤了好几声,她才慢悠悠的转醒。

莫听云接过云莉递过来的电子血压计, 弯腰将袖套套在了患者胳膊上。

意外来得猝不及防, 手术方案当时就没跟他们说完, 现在看来, 只能暂时搁置了。

她必须查明突发昏厥的原因,否则手术没办法做。一来这样的情况,麻醉医生是不可能给她做麻醉的,二来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她们也不可能给她做普通的人流,因为手术过程中她很可能会因为疼痛刺激而诱发其他问题,说不定这个问题会要了她的命。

莫听云和徐秋白赌不起,患者和家属同样赌不起。

莫听云问:“以前发生过类似情况吗?”

患者点点头,“有过,就是突然觉得头有点晕,然后人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过一会儿又自己好了。”

莫听云接着问:“那你们有没有去医院检查过,医生怎么说的?”

夫妻俩都摇摇头,说因为过去就发生了两三次,而且间隔了一段时间,加上她有低血糖,就以为是低血糖犯了,没想过去检查。

行吧,这也是个理由,莫听云叹了口气。

“主任,得请神内过来会诊看看吧?”她转头问徐秋白。

徐秋白眉头蹙着,点了点头,“再请心内的看看。”

心内科和神内科的二线都来看过了,给的意见很统一:先完善相关检查。毕竟再牛的医生也不是神医,没办法看一眼病人就知道怎么回事,还是得结合检查结果。

于是莫听云开出了一张接一张检查单,包括24小时动态心电图、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脑电图、头颅mri等等,光是检查,就预约到了下一个周三以后,这还算快的了。

明天手术的计划就此夭折,手术时间往后推延,连能不能做手术莫听云都不是很敢打包票了。

“你们就只能先住院配合检查了,咱们早点做完检查,找出昏厥的原因,才好给你做手术。”

病人和家属都不解,“医生,这个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不会是得了什么大病吧?”

“现在还不知道,要看检查结果。”莫听云解释道,“如果检查结果都没问题,我们就可以马上安排手术了。”

她安抚了夫妻俩几句,又让护士过来把他们送回普通病房,临走时还嘱咐她要记得洗头,“不然头太油会影响脑电图的检查结果的,咱们别因为这点疏忽耽误了时间。”

俩人连连点头,神色已经没有一开始时那么轻松了。

莫听云也没有办法,只能再次安抚了几句,这才离开病房。

可是回到办公室刚坐下没几分钟,icu来电话了,值班医生告诉她:“莫医生,你们刚才送来的那个病人,盆腔引流管到现在已经引流出了三百多毫升的液体,血性的,看着很新鲜,你们赶紧来看看吧。”

莫听云一听,心里顿时一咯噔,咕咚咚的往下沉。

为什么她会觉得不好呢?

因为一般来讲,患者手术完成,关腹之前,医生会在患者体内放置一根引流管,目的是为了引流腹腔盆腔里面残留的血液或者其他液体,如果万一还有出血,血液就会顺着引流管流出来,能够迅速引起医生的注意,还能缓解压迫情况,过几天确定没有出血,伤口愈合也稳定了,就可以拔管。

绝大多数情况,这根引流管都没什么动静的,或者紧紧引流出很少的血液。

但今天不一样了,像icu值班医生告诉莫听云的那样,手术结束送进icu才一个小时出头,就已经引流出三百多毫升的血性液体,而且颜色比较红,看着就是新鲜的,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个患者现在体内还有出血!

莫听云觉得头都大了,又不敢耽搁,连忙跟徐秋白说了一下情况,俩人急急忙忙赶去icu。

她们到的时候,icu的值班医生已经在让人过来准备输血抗休克了,“抽了个急查的血常规,心率一直都偏快,120左右。”

徐秋白的脸色不是很好,眉头紧紧皱着,“这说不定得重新开肚子啊,里面恐怕还有出血。”

莫听云和其他人都点点头,各自在心里有些话不好说出来,都已经在怀疑是刚才缝合没缝合好,或者还有别的出血点没有找到。

总之,可以肯定的是,刚才的手术她们没有完全解决问题。

莫听云觉得有点难堪。

icu医生建议道:“要不然我们再做个b超,看看肚子里的情况再说?”

徐秋白点点头,“可以,小莫先叫b超过来,我让手术室准备手术。”

她抿着唇,面色凝重,看得出来压力也很大,毕竟刚才那台手术,她是主刀,承担主要责任。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b超医生推着床旁b超那个大机子赶来了,这一看,所有人都惊呆了。

患者竟然是脾破裂出血!

可是问题来了,第一次手术之前,他们也给患者做了b超,完全没看到脾破裂的迹象啊?!

而且莫听云也记得,当时术中真的没有发现她的脾脏上有出血点!

为什么会在宫外孕破裂手术结束之后才出现脾破裂,谁也说不清楚,顿时都懵在了原地。

短暂的震惊之后,icu医生意识到这不是他和妇科能搞定的了,赶紧打电话叫外科过来会诊。

“这太他妈扯淡了!”徐秋白罕见地骂了句粗话,“居然是宫外孕破裂合并脾破裂?!这咱们得倒了多少辈子的霉才遇到这种事啊???”

莫听云听了连连点头,可不么,病人倒霉,她们也倒霉。

本来宫外孕破裂就不是什么大概率事件,脾破裂也不常见,二者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更是少有!

她觉得,自己兴许可以发表论文了:)

外科医生来了之后,了解病情,重新又跟家属沟通过一次,然后将病人推进了手术室。

莫听云和徐秋白回了办公室,但心情始终无法放松下来,老是惦记着那边的情况。

“徐姐,你说她怎么就会脾破裂了呢?”

“……这我哪知道,一会儿问问外科。”

俩人就这样一直挂着心,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妇科病区平安无事,十点半左右的时候,徐秋白和莫听云去晚查房了一次,回来之后,莫听云说要去手术室洗澡。

反正她手上还穿着洗手衣,“我还得去洗个头。”

徐秋白有点惊讶问道:“这么晚了你还洗头?”

“明天我妈生日,下了班我得去买礼物,买完得马上回家,没时间回去洗了。”莫听云一边应,一边拿了钥匙就走了。

碰巧的是,她在手术室遇到刚下手术的外科医生,一把拉住人家,打听刚才那个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外科医生:“真的是脾破裂,摘了脾脏之后缝合血管,血就止住了。”

莫听云问:“你们有没有多检查几遍?”

“当然啊,来来回回整个腹腔盆腔探查了好几次,确定真的没有别的地方出血了,我们才敢关腹,太他妈诡异了这个。”

“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啊?”

“哦,刚才icu的老刘打电话过来,说又盘问了一次她老公,他想起来三天前患者在家里跟小孩儿玩游戏,不小心在桌子那儿撞了一下左胸,当时觉得有点疼,不过没在意,可能就是那个时候闹的,当时就有问题了,但没立刻破裂,拖到今天才出现症状,或者是当时就有破裂了,不过伤口很小,出血很缓慢,到今天才扩大,都有可能。”

莫听云都惊呆了,“……就这?”

她就轻轻撞了一下左胸,就把脾脏给撞破啦?她怎么这么不敢信呐?

外科医生望着她,双手一摊,“有可能啊,你知道的,脾脏很脆弱的啊,跟豆腐差不多。”

运气这种事,向来都是很难说得准的。

莫听云回妇科之后,在值班房一边吹头发,一边把外科医生说的话告诉徐秋白,在她脸上看到了自己刚才的同款震惊。

但无论如何,这场算得上开局惊心动魄,中途惊心动魄加虚惊一场的手术,总算是有了个好的结果,终于落下帷幕。

接下来的一夜风平浪静,虽然不时被护士叫醒处理病区患者的突发情况,但却没有急诊患者,徐秋白又体贴,到底还是让莫听云睡了个好觉。

天亮之后她起来,先点了早饭,然后去查房,看过一圈患者,确定没什么问题了,就回来写交班记录。

忙完也快八点了,徐秋白和云莉她们陆续起来,莫听云将下个月的排班表贴到墙边的白板上,转身去洗脸。

顺便还化了个妆,烂番茄色的口红衬得她气色极好,格外的唇红齿白,明眸善睐,再梳个花苞头,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朝气满满,刚进办公室就被徐秋白吹了声口哨。

“可以啊,小莫这样打扮起来,认真是我们妇产科一枝花了,怎么样,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吧?”

莫听云听了眨眨眼,慢吞吞地应道:“徐姐,你也不用对我这么好吧?”

“哎呀,自己人,对你好是应该的,讲真的,要不要?”徐秋白面上笑吟吟的,眼里的神色倒很认真。

莫听云连忙摇摇头,“不了不了,我不着急。”

因她还有其他事,所以没等接班的同事过来,徐秋白就让她先走了,早餐都没吃,直接出了医院直奔广南新村。

前两天因为台风的关系,容城下了场大雨,现在气温还没立刻恢复到盛夏,早晨的空气微微地凉,她把车窗摇下来,让风徐徐地吹进来,十分舒服。

那么早,又是周末,路上车少得很,她的车速便一下子提高到市区范围内允许的最高,一路风驰电掣地进了广南新村。

也没进人家小区,就在门口,给宋唐打电话,声音雀跃又响亮:“宋唐!快起来!我在你们小区门口,来带你去吃早餐啊!”

早上九点整还在床上迷糊的宋唐登时就被吓得清醒了过来,好家伙,这是莫小云最早下夜班的一次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