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53章 第五十三章
 
宋唐迷迷糊糊地醒来, 接了莫听云的电话,听到她中气十足地告诉他她就在他们小区门口,顿时就沉默了。

半晌才深吸一口气, 建议她:“要不然你上来坐坐吧, 我刚起来, 还没……”

洗漱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莫听云一口打断,“不用, 你慢慢来就好, 我懒得上去了,就在车里等你呀~”

说到最后, 尾音都荡漾起来, 还嘿嘿笑了几声, 宋唐合理怀疑这人在憋什么坏主意。

他叹口气,“行吧,你等我二十分钟。”

“去叭去叭,我等你哈!”

说完那边电话就挂断了, 宋唐放下手机,抬手搓了搓脸, 起身整理好被子。

洗漱过后换好衣服, 再从楼上下来,走到小区门口,恰好花了二十分钟,不多不少。

隔着一段距离,他看到小区门口对面的树下停着莫听云那辆熟悉的车子, 她趴在车窗上, 仰着一张干干净净白生生的小脸, 在看墙上的探出头的树枝。

早上还只是温热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照下来,落在车身上,像是斑驳的时光被揉碎了,明晃晃的跌落在她的脸上。

安安静静的,带着岁月静好的暖意,宋唐想起小时候的夏天,她来找他玩,也是这样等在院子外面,一个人,等多久都不会不耐烦。

他心里忽然咯噔一下,塌下去软软的一小块,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蔓延开来。

他慢下了脚步,慢吞吞的靠近门口。

莫听云原本在看树叶,数着一根树枝上有几片叶子,怎么都数不过来,回过神后定睛一看,就看见穿着一身白加黑休闲装的宋唐提着个袋子走出来了。

她眼睛滴溜一转,立刻就转身坐直了身子,等他走近了,就扶着方向盘清清嗓子,冲他飞了个媚眼:“帅哥,去哪儿啊,要不要搭便车?”

好家伙,搁这儿学人家吊儿郎当二世祖泡妞呢!

宋唐眉头忍不住一皱,露出个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

半晌才哭笑不得地拍了一下她的车门,“开门,哥哥我要去找包/养我的富婆。”

莫听云被他的话噎了一下,一边开了副驾驶的锁,一边啧了声,“宋唐哥哥,你是怎么做到被包/养还这么理直气壮的?”

她话音刚落,副驾驶的门就“咔”一下应声而开,宋唐坐了进来,拉过安全带后觑她一眼,大言不惭:“凭我长得好看。”

莫听云:“……”早上的你怎么会如此不要脸?

她侧头瞥他,视线落在他拿进车里的袋子上,袋子是个正方形,里头……

她好奇的探头去看,看见是一个画框,忍不住好奇:“这是什么?”

“画。”宋唐应道,问她,“你要不要先看看?”

莫听云点点头,“好啊。这是你给我妈的生日礼物?”

今天是周文秀的生日,他特地准备的画,莫听云便默认是送给她的生日贺礼了。

但宋唐却摇摇头,“这是给你的。”

莫听云一愣,“……给我的?”

宋唐嗯了声,示意她:“你拿出来看看就知道了,是你的单人肖像画。”

莫听云的好奇心被他勾了起来,立刻就将画框拿了出来,看清画上的内容,又突然一愣。

画纸上的年轻女郎安睡在躺椅上,脚趾头悠闲自在地翘着,身旁是高高的货柜,门外跑过一只橘猫,屋外艳阳高照,阳光滑过树梢,落下一片荫凉的阴影。

这是某一天她下夜班之后去丹青阁找他,然后在那边午休时的情景。

莫听云有些怔怔地看了半晌,“你、你怎么会画这个……”

“因为很动人。”宋唐望着她的目光柔软中带着笑意,“阿云,你给了我灵感。”

莫听云心里一跳,情不自禁地眨了眨眼,觉得说这句话的时候宋唐哪里怪怪的。

但她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宋唐就接着道:“阿云,有件事我想征求一下你的同意。”

她抬眼和他对上视线,啊了声。

“我还画了另一幅你的肖像,打算送去国庆画展,你愿意么?”

他的声音很平静,带着诚恳的问询,莫听云却忽然间回不过神来,“……啊、啊?我的……肖像?拿去画展?”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画中的模特,甚至于有一天能出现在画展上,这这这……

“会不会……给你丢人?”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宋唐,表情中带有强烈的不安。

这反应倒是让宋唐愣了愣,随即回过神来,伸手想摸摸她的头安抚一下,却碰到她的花苞头,只好轻轻地捏了两下她的头上那个包。

笑道:“怎么会,莫小云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了,主要是这次画展有一个主题是关于各行各业人士的,莫医生,你不介意吧?”

他这声“莫医生”一出,莫听云就反应过来了,“你画的是我穿白大褂?”

“你看,人太聪明了就没有惊喜了。”宋唐双手一摊,做无奈状。

言下之意就是被莫听云说中了。

莫听云登时好奇起来,“什么样儿的?能让我先看看吗?求求你啦,让我先看看再送去展览吧!”

说完眼巴巴地瞅着他,眼神bulingbuling地像有光。

宋唐被她看得心里一颤,下意识就挪开眼去,“……下次吧,下次你去我家,再给你看。”

然后顿了顿,又继续:“现在时间不早了,你不是还要去买礼物么?”

“哦哦,对对对。”莫听云闻言立刻点头,“咱们还得去吃早饭。”

说着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他:“吃什么啊,小笼包还是牛肉面?”

问完也没等宋唐应声,就自己回答了自己,“还是牛肉面吧,我昨天吃了小笼包了。”

宋唐被她的自问自答逗笑了,“随你喜欢。”

他说完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紧盯着前面的路况,忍不住笑了一声。

车开去了市区一家开了几十年的老字号面馆,进去之后宋唐让莫听云先去找位置坐好,“放心吧,我知道你想吃什么,牛肉面加一份卤牛肉,再要一个香菇菜包,对不对?”

小的时候每个周末周文秀都会带她来这里吃一次早餐,往往会把他也捎带上,她的习惯他全知道。

莫听云点点头,递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转身高高兴兴地走了。

黑色的雪纺连衣裙上有大朵的白花图案,腰封将她的腰肢束得细细的,走起路来摇曳生姿。

宋唐多看了两眼,这才转身去柜台点餐。

等了十几分钟才取到面,他端着托盘去找莫听云,看见她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垂着眼和人打电话:

“她喂母乳吗?如果不喂,通常产后三个月就来月经了,最快有一个半月就来的,要是纯母乳喂养,那大多数三到六个月之内都不会来月经,产后九到十八个月之内会来吧,要是混合喂养,会来得早一点,喂母乳的妈妈一般断奶之后一两个月就来了。”

“出血?你看看她量有多少咯,量多的可能是月经,少的可能是不规则出血……哎呀,最靠谱的就是等一个月,这个月来了,下个月又来,那就肯定是月经了嘛。”

“不管月经恢没恢复,只要恢复性生活了,最适合的避孕方式就是用避孕套,不注意的话,喏,产科门诊经常有生产完不到半年又来医院的新妈妈……吃药?她不喂奶了吗?”

叽叽咕咕地说了一大通,察觉到他来了,就抬头朝他笑笑,弯弯眼睛,自觉地去抽桌上筷子筒里的筷子。

等她挂了电话,宋唐才问道:“工作上的事?”

莫听云摇摇头,“我学生,帮刚生产完的亲戚问的。”

闻言宋唐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伸手将桌面上的辣椒罐拿过来,给自己的面加了点辣,又问她要不要。

莫听云摇摇头,把多要的那份卤牛肉一分为二,一半放进自己碗里,一半夹给宋唐。

宋唐的手顿了顿,然后适应良好地接受了她的好意。

牛肉面的汤很烫,莫听云舀了一勺才吹了两下就张嘴要喝,一不小心就被烫得一哆嗦,“嗷~”

“你慢点啊,要不要紧?”宋唐连忙放下筷子,伸手要去掰她的脸,被她侧脸躲了一下,又立刻反应过来,颇有些讪讪地缩回手,“我去给你买个冰牛奶。”

说完起身就往外走,走得很急,莫听云看着他的背影,愣了愣,随即又若有所思起来。

面馆对面就是一个专门卖牛奶的奶站,宋唐买了两瓶鲜奶,回来之后拧开一瓶递给她,“喝吧。”

莫听云乖巧地点点头,喝了两口鲜奶,然后低头认真地吃面,吃到一半又停下来,拿过一个香菇菜包,三四口就吃完了,然后喝口面汤把面包顺下去,继续吃面。

全程安静得很,宋唐也没有跟她说话,但她就老是觉得今天哪里怪怪的。

主要是宋唐怪怪的。她心里有些嘀咕,偷偷抬头瞟他一眼,觉得很疑惑。

可是这一看,又什么都看不出来,感觉他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莫听云突然就怀疑是自己的问题,看错了。

所以最后什么都没说,就低头认真吃面,老面馆能存活几十年,肯定有它的道理,面算不上特别好,但汤是真的好喝,牛肉也卤得好,酱香丝丝入扣,她吃碗面之后又捧着碗喝了一大口汤。

“啊——嗝儿——”

“吃饱了?”宋唐看她打了个饱嗝,就问了句,视线在她白皙修长的脖颈和形状优美的锁骨处飞快掠过。

她今天带了一根金项链,坠子是一只和田白玉雕的玉兔,兔眼处镶嵌着一颗小小的红宝石,兔耳朵是金的,红眼睛的小兔子,看着活泼又可爱。

他没忍住,问了句:“你的项链……是不是还有一对配套的耳饰?”

咦?他怎么会注意这个?

莫听云有点疑惑,但还是点点头,“是啊,还有一对一样的耳钉,你怎么知道的?”

“感觉。”他应了声,又笑了一下,“吃好了,咱们该走了吧,不然时间要来不及了。”

莫听云连忙应好,起身跟他一前一后出了面馆的大门,然后听到他说了句:“走,我们去看莫小云破财。”

莫听云:“……”你礼貌吗?

她刚才真的感觉错了,宋唐哪里有不对劲,这不是对劲得很吗!

要去的金饰店离面馆不很远,开车再开二十分钟就到了,一进去,就有热情的导购迎上来,问他们:“请问两位要看什么?我们新出了对戒……”

“不好意思,我们想看看手镯,送给长辈的那种。”莫听云连忙打断道。

她面上笑眯眯,心里却暗暗吐槽,对戒对戒,她和宋唐看起来像是来买对戒的吗?这个导购是不是新来的,也太离谱了叭!

导购闹了个乌龙,有点不好意思地尬笑了一下,连忙低头去看柜台,给她介绍符合她要求的镯子。

现今金价不低,加上首饰设计、工费、品牌溢价等等成本,凑到一起,一只四十克的古法黄金手镯要价近两万三,足足是莫听云两个多的工资。

但这是送给亲妈的,她就是心里滴血也得忍着,还给自己找理由:“这个手镯很好看对吧,宋唐?”

“磨砂哑光的呢,看起来就很低调大气,哎,还刻了朵莲花,也很好看,对吧宋唐?”

宋唐看她一副我心疼得快要忍不住掉眼泪了的模样,实在有点忍不住,噗嗤笑了声,“……对,很漂亮。”

见他也说漂亮,莫听云扁扁嘴,真的快要哭了,“两万多块啊,能不漂亮么,钱都漂亮!”

“哈——”宋唐发出一声短促的笑声,然后在她谴责的目光里又收回来,然后清清嗓子,装作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视线。

对导购小姐指了指旁边一条莲花吊坠的金项链道:“替我把这条项链包起来。”

导购小姐见又有一单生意,笑得脸都开花了,“好的,请稍等。”

莫听云倒是愣了一下,“……你买金项链做什么?送给谁啊?”

这丫头是不是傻,宋唐叹了口气,“你傻啊,阿姨生日我什么表示都没有,以后我还能进你家门么?”

莫听云明白过来,哦哦两声,喃喃说了句:“可是金子好贵的……”

宋唐嘴角一抽,“放心,我这个项链还不到五千块,没你的贵。”

莫听云:“……”呜呜呜我的心好痛!

等买好了礼物,已经是上午快十一点了,周文秀打电话来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莫听云一面应着快了快了,一面催宋唐上车。

两边离得远,莫听云就是开得再快,回到家也已经十一点半了,隔着铁门都能听见里面传出来的一阵阵笑声。

莫听云忍不住咋舌,对宋唐道:“看来我妈请了不少姐妹来做客。”

宋唐点点头,和她一前一后地进了门,小狗三月摇着尾巴跑过来蹭蹭莫听云,宋唐朝它伸手,它就也给他抱。

小家伙记性真好,宋唐忍不住笑了声。

还没松开三月呢,就听见一个陌生的大嗓门从屋里哟了声出来,“文秀,你家阿云带男朋友回来给你过生了哎!”

莫听云:“?”

宋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