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58章 第五十八章
 
莫听云对洛栖的事好奇起来, 总觉得宋唐话里有话。

而且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很不对劲,有感慨,也有庆幸, 但她想不明白, 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

于是她问:“我可以问你洛小姐的事吗?”

人不在跟前了,她的称呼立马从直呼其名变成“洛小姐”,不像是为刚才的事赌气, 而是因为生疏。

也对,她们才第一次见面,宋唐笑了一下, 放在她头顶还没拿开的手又拍了拍。

“有什么不可以, 你早晚会知道,不,只要你去网上搜一下, 就可能知道一切, 有些看起来很假的传闻, 其实就是真的。”

莫听云眨巴眨巴眼睛, 动了动, 向他那边靠了靠, 和他膝盖碰着膝盖,“是么, 你详细说说?”

这么晚了, 她竟然也不困, 兴头头地要听八卦, 明天还要继续正常上班, 上午手术下午门诊。

宋唐想到这里, 忽然心虚又愧疚, 唉,都怪他。

见他突然沉默,莫听云就伸手推了他一把,瞪着眼,“说还是不说,给个准话,不然我心里惦记着睡不着。”

宋唐顿时哭笑不得,低声道:“其实很简单,洛栖和她……那位,跟正常的男女关系不一样,男方应该不会承认这个孩子,而且他们极有可能会分手,所以这个孩子如果出生,就是私生子。”

“洛栖小的时候家庭条件很好,初中的时候他爸爸被发现出轨,在外有一对私生子女,但是她父亲是入赘的,为了家产不愿意离婚,母亲因此抑郁而终,小三母子母女三人登堂入室,对她并不好,所以她绝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是个私生子。”

“哪怕会舍不得,但就像她自己说的,她自私,所以以己为重,无论如何,她都是会做这个手术,除非……那个人亲自出来阻止她。”

原来是这样的原因,莫听云做恍然大悟状,“难怪她给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

宋唐有些诧异,望着她,目带询问。

“就是之前她说要在我们这儿做手术,我不是问她为什么不去私人医院么。”莫听云解释道,“明明去私人医院就行了,没这么多限制,而且人少,不是刚好符合她要保密的要求么?”

但是洛栖不愿意,莫听云点点头,十分肯定地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她应该是既怕被狗仔拍到,又想被狗仔拍到,要是闹上了热搜,被那个人看到,万一就来阻止她了呢?”

当然,要是没上热搜,就恰好省了自己在粉丝面前人设崩塌的麻烦。

宋唐听了她的解释,沉默了一下,然后夸她:“阿云真是聪明。”

莫听云随即有点得意,又问道:“为什么说他们的关系跟正常男女关系不一样,怎么不一样?是金主和金丝雀吗,还是别的什么?”

宋唐点点头,又摇摇头,“那个人的确是她的金主,签过合同的那种,但是他们在和对方在一起之后,都只有彼此,男方也没有女朋友没有结婚,对她的定位只是女伴,不过传言说男方最近被家里长辈安排,频繁接触其他家的千金,可能好事将近。”

“那洛小姐怎么办?”莫听云吃惊地睁大了眼,“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在一起算了,反正也没有第二个人,而且歌坛天后,大明星哎,当老婆当儿媳妇不是很有排面吗?”

“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想就好了。”宋唐歪了歪身子,望着她笑,这就是莫小云啊,明明见过最复杂的故事,想法依旧直接到近乎于天真。

但她又很清醒,点点头哦了声,“也对,说不定人家富贵豪门,看不上娱乐圈的人呢。”

“是,所以洛栖应该也是准备要放弃了。”宋唐应道。

莫听云这时就叹口气,“那还真是不要生这个孩子比较好,生下来容易,养好却很难,洛小姐这样的身份,要他名正言顺的见光都很难,还是算了吧,万一小孩以后懂事了,知道这些事,有心理阴影怎么办。”

她说:“活着的人最重要。”

这是宋唐今晚第二次听见这句话,第一次听到,是她们那位徐主任说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到了自己远在安市的父亲和祖父。

距离他和父亲宋拓吵崩了回到容城,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可是他们还一次电话都没有通过,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尤其是爷爷,他身体今年已经不如从前,有没有不舒服,他也不知道。

最初的争执已经过去,现在想想,他也有不对的地方,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但多少应该尽一尽为人子孙的责任,哪怕是他们不接他的电话,起码他也关心过了。

如果他们死了……

他刚想到这里,耳边忽然传来莫听云的说话声:“……你回去吧,在这里等着也没用,离天亮还得好久呢,洛小姐有助理在照顾就够了。”

她说完,站了起来,“我也该去写术后病历了。”

宋唐顺势回过神来,坐在那里仰头看着她,灯光照在脸上,他忍不住眯了眯眼,有点无奈地勾了勾嘴唇,“不行啊,出不去的。”

“我们来的时候,是开着小路租的车,被狗仔跟上了,我要是现在就出去,肯定就会被发现。”

莫听云眉头一皱,问道:“……那你明天再出去,也还是会被发现啊!”

宋唐闻言就直勾勾地看着她,眼睛发亮,似笑非笑的,“明天你也要下班回去啊,顺便载我们出去嘛。”

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莫听云立刻双手叉腰,瞪着他,“可是我明天要到晚上六七点才能下班啊!”

“没关系,我们可以等的。”宋唐应道,“等洛栖在京市现身,这边的狗仔自然就散了,到时候再把车还回给租车行。”

说完见莫听云还瞪着他,想了想,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往她胳膊上一勾,晃了一下,然后又歪歪头,难得软声求情,“好不好嘛,阿云?”

他故意放柔了声线,声音又刻意放轻放缓,说完之后拿眼巴巴的目光看着她,抿着唇——全都是凭记忆学的她的模样。

于是莫听云听见他这样轻柔的声音,再被他这样一看,整个人立刻身子一僵,鸡皮疙瘩立刻就从头到脚蔓延全身!

啊,这个男人居然还会撒娇?!!

撒什么娇,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这样卖萌!!!

以为这样她就会妥协吗?!!

是的,她会:)

她鼓起脸,使劲甩着手,抱怨他:“你真的好烦人!就会给我找事情,哪里有地方给你睡嘛!难道你要去会议室睡吗?”

“我可以在这里坐坐……”

“闭嘴!”莫听云哼了声,拿着手机就开始拨号,“蒙哥,今天是不是你值班啊?你们心电图室有没有人睡,借张床给我行不行,我朋友过来了又回不去……男的男的……真的呀,好好好,我现在就带他过去。”

她打电话的时候,宋唐就这样看着她,耳朵尖都是红的,心里不住地想笑。

果然莫小云自己的套路,连她自己都受不住。

挂了电话,莫听云朝他扬扬下巴,努努嘴,“走吧,带你去睡觉。”

宋唐笑盈盈地起身,跟着她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开玩笑地问她:“去哪儿,不会是让我去睡楼道吧?”

莫听云哼哼两声,“让你去睡医疗垃圾桶!”

宋唐:“……”莫小云好狠的心。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说得热闹,引来了值班护士的好奇,接连探头看了他们好几次。

从妇产科楼出来,往门诊楼走去,穿过一段很安静的、只有他们的脚步声的小路,头顶昏黄的路灯光洒下来,在地上拖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宋唐故意走慢一点,落后她两步,就看见地上两道影子重叠到一起,她的影子完全被他的覆盖住,那道影子便显得愈发长了。

“阿云。”他心里有些得意,打破了安静,“你看我们的影子,多亏我长得高,不然影子哪有这么长。”

莫听云低头一看,无语极了,“……宋唐你这个幼稚鬼!”

他听了也不恼,眯着眼无声笑了起来。

进到门诊楼,再从侧门横穿过去,就是专门做检查的那栋楼,上到三楼,看见牌子上写着心功能科,莫听云带着他往那边走。

莫听云一边目不斜视地走在前面,一边给同事打电话,宋唐侧头看着每个房间门口挂着的牌子,心电图室、24小时动态心电图监测……每个房间都有对应的门牌。

一直走到值班休息室门前,门开着,一位戴着眼镜胖胖的男医生伸头出来,睡眼惺忪地跟他们打招呼,“小莫你来啦。”

“宋唐,这是我师兄,你叫蒙哥就行。”莫听云说着,又对蒙医生道,“这是我朋友宋唐,跟你蹭一晚。”

蒙医生哎了声,“没有一晚了,就几个小时,马上天就亮了,你们也是走运,今晚值班的一线是个女学生,她睡心电图室了,我这儿空一张床,要不然就得你去睡心电图室了。”

宋唐这才知道里头还有这种缘故。

深更半夜的也不可能寒暄闲聊,莫听云交代宋唐:“天亮起来了就过去找我,吃了早饭再走,知道么?”

宋唐乖巧地点点头。

她又对蒙医生道谢:“多谢蒙哥了,改天请你吃饭。”

“行了,你回去吧,人在我这儿你放心。”蒙医生朝她挥挥手,看她转身走了,就招呼宋唐,“进去吧,哎呀别看啦,等明天起来你可以去看个够。”

说完又乐呵呵地笑了两声,跟他套交情:“你叫宋tang,哪个tang?糖果的糖?”

宋唐呃了声,“……唐朝的唐。”

“哦哦,我叫你小宋吧,可以么?”蒙医生连连点头,又道,“你睡上铺行么?我胖,爬上爬下不太方便,嘿嘿。”

宋唐连忙点点头,听他又问:“你是小莫她男朋友吧?没见过你呢,你们怎么认识的?”

宋唐持续地在心里发送省略号,解释道:“我跟阿云是朋友,从小一起长大的。”

蒙医生也不知道信还是没信,哦哦了几声,又问:“那你这么晚来医院做什么,看急诊啊?”

这位蒙医生好八卦,宋唐心里嘀咕,但还是耐心温声解释道:“我送一位外地过来的女性朋友过来看病,在阿云她们那儿住院,明天还要做检查,我得帮忙,我又没车,所以就先不回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蒙医生又哦哦几声,坐回床上,正在他还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宋唐看了过去,见他接起来,应了句:“好,马上出。”

然后他又站起来,对宋唐说道:“小宋啊,你上去关灯睡觉吧,我去出个报告再回来。”

宋唐点头应了声好,之后和莫听云聊微信,才知道心电图室医生值班就是这样的,其他科室自己做了心电图也好,他们派人去做了急查床边心电图也罢,上传到系统之后,都要立刻出报告的。

他又想起莫听云刚刚做完手术,还要去写手术记录,就觉得原来他们值班真的很辛苦。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迷糊中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他也没醒,继续睡着,等睁开眼清醒过来,已经上午快八点了。

蒙医生刚醒,跟他打了声招呼,说以后有机会一起吃饭云云,然后带上门出去了,宋唐就自己起身,把被子叠好,空调关了,这才离开休息室。

他沿着楼梯下来,看到清晨的医院挂号大厅,到处都是人,特别是很多老人,外头已经有了太阳,天空亮堂堂的。

回到妇产科楼的三楼,他要去找莫听云,却发现医生办公室的门口站着好几个医生,都堵在那里,里面在开会。

有位女医生以为他是患者家属,解释道:“现在在交班,找医生的话等一下再过来。”

他点点头,道了声谢,转身往外走,又在昨晚坐过的地方坐了下来。

坐了没一会儿,就看见一群医生成群结队地出来,三三两两地进入不同病房,没过多久又出来,进入下一间病房。

早查房开始了。

他看见莫听云跟在她主任后面,和两个同事并肩走着,后面再跟几个人,都抱着病历夹,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

这是他以前没见过的,但是觉得有趣的场面,于是留心观察着。

直到莫听云查完房回来,他才和她打上一声招呼,莫听云让他去吃早饭,“洛小姐还没能做手术呢,早晨刚抽了血,我给她拉了个心电图,取了妇检的标本,她还得自个儿去做胸片和b超呢,等结果出来一切正常,才能安排她手术。”

宋唐哦了声,“那她什么时候去做检查?”

莫听云应道:“其实现在就可以去排队,她做的那个b超也不用憋尿。”

“我去看看她吧。”宋唐想了想道,“好人做到底嘛。”

莫听云点点头,“也行,要不然你去她那边吃早饭?安静,我让护士今天别进去她那间屋子,就给挂了个生理盐水。”

宋唐答应了,莫听云就进休息室去把他的那份早餐拿出来,宋唐接过,问她早上什么工作,她道:“开医嘱啊,一会儿十点我得去手术室,今天是我们的手术日。”

“平时都这么忙?”他又问。

莫听云事多,已经不耐烦应付他,嗯嗯了两声,“我得忙去了,有话咱们回去再说吧?”

宋唐闻言连忙道歉:“抱歉,耽误你时间了。”

“哎呀,自己人,这么多礼做什么。”莫听云咕哝了一句,挥挥手就大步地走了。

宋唐提着早餐,走在病区的走廊里,边走边看着墙上的宣传挂画,都是些没什么意思的名言警句,连张名人照片都没有,挺没趣的,他看了几幅就没兴趣了。

莫听云早上忙,下午也忙,洛栖的结果到中午才全部出来,她赶着大中午的帮洛栖做了手术,大概花去半个多小时,结束时是下午一点四十分。

“珍妮,她在观察室观察,你仔细看看,有事记得叫我。”交代完之后,又叫了个熟悉的护士,让人家帮忙照顾一下洛栖。

结果洛栖被认出来了,莫听云直嘀咕,脸色差成鬼模样都能认出来,看来洛栖是真红。

只好央求人家保密,“而且这是工作制度,不能暴露患者隐私,晓得吧。”

护士连连点头,向她保证:“知道知道,就冲你请我吃过的零食,我也肯定帮你们遮掩住。”

莫听云拍拍她肩膀,“好姐妹!明天请你喝奶茶!”

“okk啦!”对方冲她比划一个手势。

打点好病房的事,莫听云又回办公室去补留观病历,接着赶在两点的时候一边啃着干巴巴的面包一边去门诊,全程没有来得及跟宋唐说上一句话。

于是她一直到晚上差不多七点,从门诊回来之后,才知道宋唐陪洛栖去排队做胸片被路人无意中拍到了照片,还因此上了热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