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59章 第五十九章
 
宋唐一直待在医院里, 起初是要陪洛栖去做检查,后来是想等莫听云一起回去。

莫听云一直很忙,上午匆匆见过一面, 之后就是中午她回来给洛栖做手术,手术完成之后, 他和小路在外面,见到她出来, 问了句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 观察两个小时,没什么不适就可以回病房了。”

她简单交代一句, 转身叫来她的学生和一位护士, 嘱咐他们多看看洛栖,然后又匆忙走了。

她说要去门诊了。

宋唐看着她匆忙的身影, 蓝色的洗手服, 头上还戴着蓝色的一次性手术帽, 脸上穿着一双已经泛黄的白色洞洞鞋,走起路来像一阵风似的。

她原来那么忙碌,就像一只停不下旋转的陀螺。

难怪休息日能吃了就睡睡醒了继续吃, 宋唐在这一刻完全解开迷惑, 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心疼。

呐,人世间,谁都有无奈,就像莫小云一直说自己要躺平要当咸鱼, 可是现实却容不得她这么做。

不过, 在医院待一天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无聊。

先是陪洛栖去做检查, 见识到了在医院排队有多么恐怖, 接着他大多数时候都在病区的等候椅上坐着, 看医生和护士在各个屋子进进出出,办公室、配药间、更衣室、病房,等等,仔细观察他们每个人的表情动作和说话的内容,比如:

“小x医生,你老师呢,xx床病人找她。”这是护士对实习医生说的。

“xx,你午睡起来怎么不叠被子,再这样跟主任说扣奖金了啊!”这是护长对某位医生说的。

“x医生,你下次要拿药能不能早一点开医嘱,我们下午拿药的时间是四点,我们工作那么多,总不能为了你一盒药特地再去一次药房吧?”这是护士对某位医生说的。

……

诸如此类,都是些不大不小的事,但宋唐没听过没见过,总觉得有趣,原来医生的工作也并不是时刻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总在抢救或者经历纠纷。

平淡,普通,偶尔经历起伏和刺激,也有牢骚,才是常态。

等莫听云下班的中途,宋唐也遇到好笑的事,上午他过来办公室找莫听云时碰上交班,有个把他认成患者家属的医生,他下午又见到了。

而且对方还记得他,过来热心的问:“你怎么坐在这里,是还在等哪位医生吗?”

宋唐忍不住笑了一下,点点头,“我在等莫医生。”

“莫医生啊,莫医生出门诊去了哦,刚才中午回来过,你没见到她吗?”对方又问。

宋唐嗯了声,“见到了,但她太忙,就没说话。”

“哦哦,那你有事的话就再等等吧,她六点多应该就下门诊了,不过如果病人多,会晚点也有可能。”对方一面解释,一面跑去护士站那里给他接了一杯水。

宋唐忙接过来,笑着向她道谢:“谢谢医生。”

她就说声不用谢,笑嘻嘻地又走了,过了没多久,拿着本病历夹出来,递给在护士站用电脑的护士。

宋唐看她,会忍不住去想,几年前的莫听云,是不是也是这副模样,还有点青涩,还不是现在这个陀螺一样的女医生。

晚上七点前后,莫听云从门诊回来了,去更衣室换了衣服,然后过去特需病房找洛栖她们。

“有人给你拿出院小结了么?”她问洛栖,出院医嘱是她中午开的,来的是下午四点半出院。

洛栖靠在床上,因为失血,面色有点白,但精神看起来还可以,闻言笑着点了一下头,“已经拿到了。”

又说:“要麻烦莫医生带我们出去了。”

莫听云随意地摆摆手,嘱咐道:“你们先收拾收拾吧,我回办公室拿东西,一会儿再过来。”

又让洛栖化妆,尽量地遮掩住脸色。

这个不用她说洛栖也会做的,只要她的脸色有点不对,就可能被媒体拍到写出花来,又要小道消息满天飞。

莫听云说完就要走,宋唐跟了上来,走到门口,递给她一个果篮,“下午小路去买的,结果大家都没吃,你拿去跟同事分了吧,别浪费。”

莫听云也没跟他客气,接过果篮笑眯眯地走了。

回到办公室,把果篮往桌上一放,同事问:“哪来的果篮,谁送的?”

“朋友送的。”莫听云应道,拿起一个芒果,笑嘻嘻地递给旁边一位同事,“要不要吃一个啊?”

同事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她,双手举起来交叉在她们之间,“达咩!值班不能吃芒果和旺仔牛奶!”

莫听云闻言哦哦了一声,“你今天值班啊,那火龙果你也不要吃哦,吃这个香蕉和苹果好了,还有啊,记得拜夜班之神,今天感觉好忙,我午饭就吃了一个面包。”

同事连连点头,“拜拜拜,一会儿就拜!”

杨丹在旁边喊了声天呀,“真是离大谱,我辛辛苦苦读了八年医,不是为了求神拜佛的!”

莫听云拿了根香蕉要往外走,走到门口又回头说了句:“那你别拜啊,值班的时候多吃点芒果,旺仔牛奶我柜子里有,到时候都给你喝,看看夜班之神来不来找你!”

这个世界的赢家是谐音梗:)

莫听云再去特需病房,进门就看见洛栖他们几个的状态有点不对劲,洛栖本人呈现一种相当焦虑的神态,不停地啃着指甲,眉头皱得紧紧的,偶尔看一眼让人,都是愧疚居多,小路在窗边打电话,一直应是,宋唐也是满脸都写着无语。

刚才还不是这样的,莫听云有点摸不着头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样?”

她本来还想开玩笑说是不是肚子饿了才这么烦躁,结果话没来得及说出口,只听见宋唐道:“阿云,洛栖来医院的事被发现了,上热搜了。”

莫听云哦了声,问道:“可是昨晚你们来的时候,不是说有狗仔跟着你们吗,那不是已经被发现了咩?”

“事情是这样的……”宋唐看着她叹了口气,一边打开手机让她看热搜话题里的内容,一边给她解释事情始末。

洛栖进入医院之后一直没出去,外面的狗仔本来就只是怀疑是她,不是十分确定,所以到中午就都散了,不然小路也不敢出去买什么水果。

他们都以为这事儿被遮掩过去了,谁知道到了傍晚,有一条很普通的微博被人发现并且顶上了热门。

有一个粉丝大几千的生活博主,今天刚好过来这边看病,因为拍胸片那儿排队的人很多嘛,就拍了个小视频分享到网上,目的是为了跟大家吐槽医院人多,结果却有个人评论说:“x姐,你视频里那个穿黑色运动装的女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洛栖啊?你今天遇到她了吗?”

博主对洛栖应该不熟悉,回复道:“没有啊,我怎么看不出来她像洛栖?叫号也没听到这个名字哎,要真是洛栖,会不会早就被其他人认出来了?”

想想也是,这么大一明星,怎么可能放着高端私立医院不去,而是浪费时间去公立医院和大家一起排队。

人家是博主和粉丝之间说说就算了,没想到带了洛栖的大名以后,这条微博就上了她的广场。广场资深粉丝多啊,很快就有人凭借视频里黑衣女子的小动作和坐姿之类的小细节,认出了这真的洛栖!

大明星真的去和大家一起排队做检查了!

可是为什么呢?

接着大家又认出了她的助理,视频里一闪而过的还有和洛栖站在一起的陌生男青年,他们很明显就认识,于是粉丝们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洛栖的男朋友。

与此同时,某娱乐周刊发文并配图,言之凿凿地说洛栖昨天下午就避开所有人低调现身容城,和一神秘男子会面,到了晚上他们又一起去了医院,直到今天中午都没有发现从医院离开。

加上营销号的大肆宣传,宋唐就这样成了洛栖的绯闻男友,粉丝们纷纷加入818行列,誓要将洛栖的男人扒出来让大家都认识认识,还有营销号已经开始总结“洛栖和她的那些男人们”这样的故事了。

“都怪我,连累了宋唐,还有你。”洛栖叹着气,靠在床头上满脸萎靡,嘴角挂着自嘲的笑,“想见的人没有来,倒是连累了无辜的人,我真是……蠢啊——”

她的尾音拖得长长的,似乎有些颤音。

莫听云和宋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转移话题,“我们现在就走,没问题吧?”

“洛栖直接去机场,回京市去,那里才是她的主场。”

“那她们怎么走?出去以后再叫个车?”

“是这么打算的。”

“……算了吧,我好人做到底,送你们去到机场得了。宋唐,我现在觉得你没车是真的麻烦了,你什么时候提车?”

闻言宋唐不由得失笑,“那时候劝我先别买车先把家底攒起来的是你,怎么现在催我提车的还是你?莫小云,你也太出尔反尔了吧?”

莫听云撇撇嘴,“今天的我已经不是昨天的我,我们都随岁月在改变,每一天都在砍去腐败、杀死愚蠢的昨天的自己,然后获得新生,不是吗?”

宋唐微微一笑,“说人话。”

“人话就是,我为我说过车不重要那样的话向你道歉!”她有点气急败坏,又有点懊恼,“虽然我当时说这句话是真心的,但我现在必须承认,车这个代步工具很重要,太重要了!你搞快点,把车提回来啊!”

她气咻咻的模样格外生动,倒是惹得在场另外三个人都笑出声来,原本显得沉重压抑的气氛瞬间就被打破,变得轻松起来。

就像漫天的乌云终于出现了一道裂口,露出天光的白。

莫听云叹气,“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呢,走吧走吧,我们先出去再说。”

她带他们上的,是医护专用的职工电梯,直接就到地下停车场,她的车停放在角落,走过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周围有人盯梢,想来是安全的。

离开医院时也不怕被发现,反正外面看不到车里的状况,加上她有通行证,一看就是本院职工,就算外面有狗仔蹲守,想来也没料到洛栖会坐她的车离开。

从青浦区分院到机场,要近两个小时,路上大家总会说话,不然就会显得有些尴尬。

洛栖又跟莫听云道谢,说等她有机会去京市,一定要找她,一起吃饭云云。

莫听云笑着应好,“有机会一定去京市找你玩呀。”

接着小路说了件事,昨天下午她们过来,是住在附近某家星级酒店的,小路叫了外卖,没多久接到外卖小哥的电话,先是说餐送到了放在大堂的专门区域,然后问:“冒昧问一下,你们住的这酒店,多少钱一天啊?”

小路说了个大概的范围,然后问他怎么了,小哥就很生气地说:“这个酒店大堂的人太不礼貌了,我下次要换自己的衣服来消费,让他们看看还敢不敢对我不礼貌!”

小路连忙安慰他,说要下去跟大堂的工作人员说说,让对方给他道歉,小哥倒说不用不用,还祝她用餐愉快,然后就走了。

外卖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可以算得上是最能忍气吞声的人群之一了,比起花时间和人争执,他们更愿意息事宁人,毕竟赶着送下一单,迟了客户就会抱怨会投诉,这样他们这段路就白跑了。

可是就这样,还能让他特地向小路询问酒店价格,打算用报复性消费来证明自己的尊严,可见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听完小路讲的是,宋唐的反应是觉得酒店的迎宾人员实在不行,“这是酒店的脸面,脸面都这样了,可见这酒店的服务态度不好,住着也不会舒服。”

莫听云的注意力却歪了歪,“说不定外卖小哥是想让他们看看自己家里的车子呢?”

大家都一愣,这是什么说法?

莫听云嗨呀一声,敲了一下键盘,“你们不知道吧,那一片地方送外卖的,很多都是拆迁户来的,就住附近啊,闲得很,找份工消遣一下,跟其他送外卖谋生的还是不同咯。”

宋唐:“……”我好像是个假的拆迁户。

洛栖&小路:“……”真的假的???

莫听云见他们都不说话了,知道他们不信,于是又举例说明,她知道的谁家的大叔就是白天送外卖晚上去喝茶,或者谁家的阿婆家里几栋楼在收租自己却在菜市场卖菜,还有谁家的姐姐白天都是开宝马去一个小公司当前台……

总而言之,“找份工打发时间,一直在家也会无聊嘛,不好显得太游手好闲的啦。”

啧啧啧,听听,这是人话吗?!

几个人就这样一路说话一路无语地到了机场,洛栖和小路进去之后,莫听云和宋唐才又转身上车回了市区。

回程时车里的气氛更加轻松自在,莫听云放起歌来,还是那些耳熟能详的老歌,全是那些年看过的台剧里面的。

宋唐因此说她是:“有些人年纪轻轻,其实已经是老歌皇太后。”

莫听云就嘻嘻哈哈地配合他:“小宋子,你要对哀家恭敬一点,不然把你流放去辛者库!”

宋唐听完白眼一翻,呵了她一脸。

等他们吃完可以称之为宵夜的晚饭,已经快到凌晨十二点,莫听云送宋唐回去的路上,洛栖已经在京市国际机场现身,微博上开始流传她接受采访的视频。

被问起她和视频里神秘男子的关系,她称彼此只是朋友,接着又被记者提问她为什么去医院,她就说是助理身体不适,毕竟当初她就是用的小路的身份证办的手续。

“看来她们已经商量好了应对的策略。”莫听云看了之后评价道。

宋唐点点头,却觉得这一步走得有点危险,“如果被人找到她的检查单,看到诊断,怎么办?”

他看过检查单,上面写的诊断是早孕。

莫听云觉得头痛,“其实她最好就是去高端私人医院,那里人少少,隐私保护起来比我们这些公立医院容易多了!”

真的是走了一步大大的臭棋!

宋唐苦笑着摇了一下头,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快就能结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