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第二天宋唐就去了京市, 走之前没有特地告诉莫听云,落地以后也没有报平安。

还是莫听云工作到中午,休息吃饭时想起他来, 发信息去问,才知道他已经平安落地。

她抱怨他不给自己报平安,他便老老实实地道歉, 说自己忘了。

莫听云觉得有点奇怪, 毕竟宋唐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疏忽,每次他去哪里,都会跟她说一声的。

可是这次却没有。

这样的反常让莫听云诧异,但是又想不出他这样做的理由,最后好像真的只有“忘了”这个解释才是合理的。

她抓抓头发,叹口气,收回散漫的思绪,去听徐秋白和杨丹说今天下午的手术, 这是她们九月份的最后一次值班。

吃完午饭,龙珍妮和实习生拿着鉴定手册和抄写的大病历来找她签字, 她一边批改一边跟龙珍妮讲话:“大家的出科考试成绩登记上了么?”

“明天才考出科考呢。”学生的出科考试都是医教科统一组织的机考, 比以前在科室自己出题打印来拿回去做什么的,要正规严谨得多。

莫听云哦哦两声,开玩笑道:“好好考啊, 不及格要扣钱的。”

龙珍妮点头,“一定一定, 毕竟扣一千块还要补考,太惨了。”

“下个月你们去哪个科?”莫听云笑了几下, 又问。

龙珍妮应道:“去外二科。”

“外二, 泌尿咯?”莫听云点了一下头, 又问,“师弟呢,下个科去哪儿?”

实习生应道:“去儿科。”

莫听云鼓励了他几句考研的事,接着有下个月过来的学生来报到,她又赶紧接收转科条、登记信息,然后把人家拉进科室教学群,告诉她具体安排情况会提前在群里通知,毕竟国庆假期也要值班嘛。

这天值班倒十分平安,一直都没有什么很特别的病例出现,下午的手术也都是子宫肌瘤的择期手术。

“我都不敢信,居然这么平静。”徐秋白在手术台上感慨了一句。

莫听云和杨丹顿时就笑了,“别这样讲,万一待会儿马上来一个急诊的,怎么办?”

徐秋白摇摇头,“我的直觉告诉我,今天不会有这样的意外,你们信我,我第六感还行的。”

说着又问:“你们俩国庆打算去哪儿玩啊?”

杨丹哎了声,语气有点不好意思,“我跟男朋友说好了,他跟我回去见见我爸妈。”

这台手术相当顺利,没有什么意外情况,大家都很放松,闻言都很有心情地恭喜她,麻醉医生还问要不要买钻戒,她看到有一款很好看的克拉钻。

杨丹抬头看她一眼,隔着口罩都能让人感觉到她的无语,“姐姐,你体谅一下小老百姓没这么钱好吧,还得还房贷呢,一个月一万多!”

“我俩工资加起来一个月还不到三万!”

莫听云听到这里,脱口而出一句:“这么惨的吗?”

手术室里霎时间静了静,随即先后响起一声接一声的“噗嗤噗嗤”声,连主刀的徐秋白都忍不住笑了声。

杨丹吐槽她:“你可闭嘴吧,你这种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家伙,以为人人都像你,有几套大屋等着收租吗?!”

说着又很生气,忿忿不平道:“你们说我家怎么就没拆迁呢?要是我家拆迁了,我有千万身家傍身,还用上班?”

莫听云眼睛眨了眨,实话实说:“还是要上的,万一坐吃山空怎么办,我们村好多人,现在虽然有钱了,但班还是照样上的,在菜市场卖菜的都有,还有的在小公司做前台文员,什么活都不干的也有,但我爸妈说那是不对的,叫我不要学。”

杨丹就是举个例子而已,倒没想到她回答得这么认真,一时险些失语。

徐秋白和麻醉医生听得笑死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杨丹有被凡到。”

杨丹:“……”呵:)

莫听云又眨眨眼,有点不明所以,她的话哪里不对吗,三观正到不得了好吧?!

这台手术做到后半程,徐秋白和她们说起以前遇到过的一件有意思的事。

那个时候徐秋白还在产科组,有一天出门诊,来了个女的,戴着大大的墨镜,长卷发,烈焰红唇,看起来特别好看,一来就拿出几张报告。

徐秋白看完她带来的检查报告,告诉她,你怀孕了,孩子大概三个月左右。

女人说:“我知道啊,我就是知道自己怀孕了才来的,医生你帮我算算,这孩子到底哪天怀上的?”

徐秋白跟她说,这个时间的推断,一般都是推断到大概的时间段,精确不到具体哪天,没办法算。

女人不干,非得要她给个准确的日子,“医生你算算嘛,算我求你了,这个对我真的特别重要!”

“女士,这个具体日期是真的推不出来的,只能给你估算到大概哪几天,你要具体某一天,这真的超出我的知识范围了。”

徐秋白耐着性子给对方解释了好半天,然后给她圈出了几天时间,告诉她,她的孩子应该就是在这几天中的某一天怀上的。

“她也不是不讲理,听了我的解释就明白了,可能是看我比较耐心吧,就跟我说了她为什么这么想知道是具体哪天怀上的孩子。”

徐秋白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因为手术结束了。

手术结束有结束的事要做,要打扫战场,清点物品,将患者送去观察室,诸如此类,但大家显然还惦记着徐秋白没说完的故事。

“徐姐,先别走啊,还没说完呢!”

“是啊,她为什么非得纠结这个日期啊,是不是吃了药,抗生素什么的,怕影响胎儿健康?”

“也可能喝了酒,怕对孩子有影响?”

大家各种猜测,徐秋白站在手术室门口,微微一笑,看了眼几个跟台的规培生。

把人家看得浑身一激灵,不是吧,主任又要提问了吗?!

其实并没有,徐秋白很爽快地说出了谜底,“我说的可能的那几天,她分别和三个男人上过床,一个是她老公,另外两个都是她的情人,而且是一对亲兄弟,她得确认日子,如果是老公的就留下,如果不是,就打掉。”

这个答案把莫听云她们都听傻眼了,在场的姑娘里,除了麻醉医生和刚才的两位护士,都是未婚女青年,其中还有莫听云这种母胎单身狗。

跟这个理由一对比,抗生素什么的,简直弱爆了!

莫听云甚至颇有点羡慕地评价道:“我还一个都没有呢,人家就有三个了,哇,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杨丹:“……”

就在莫听云吃瓜羡慕别人有性生活的时候,宋唐早已经到了京市,顺利入住香山庄园,这里是叶为先妻子方锦绣娘家的产业,在几天后,叶为先和方锦绣将在这里为独子举办盛大隆重的成人礼。

“你不是说三十号才过来,怎么突然今天就来了?”叶为先晃了晃手指上夹着的香烟,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宋唐抿了一下唇,“……原来是这么打算的。”

按照原计划,他还打算明天等莫听云下门诊后一起去吃悦云轩呢,现在不照样搁浅了。

叶为先倒也没问他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了主意,问道:“到时候小白的成人礼晚宴,你要不要女伴,要的话我给你找一个?”

“找谁?”宋唐坐在套间的沙发里,往后一靠,抱着胳膊,“不是你的学生就是嫂子家的哪个姐姐妹妹,算了吧,万一像那次那样沾上点什么,我……”

“我怎么跟莫小云交代”这句话,才刚起了个头,就被他立刻掐断。

他抿了抿唇,心里很不自在,虽然只是一句差点就脱口而出的话,却让他在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一个人呢?为什么会想到要向她解释?为什么会怕她误会?

宋唐忽然间意识到,他对莫听云的感情,是超出了所谓发小、好友、玩伴之类的定义的,不是说这样的感情之下不会生出独占欲,而是那种独占欲不会强烈到听说她要去相亲就会不高兴。

感情的变质其实并不难理解,这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

一个画家,钟情于自己的灵感缪斯;

一个男人,爱慕于自己的青梅竹马。

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说出去甚至可能被传为佳话。

但他仍然不敢确定,这份感情,是出于占有欲,还是真心的爱慕,如果是前者,对莫听云来讲,十分不公平。

她还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宋唐忍不住叹气,想起那晚周文秀跟她说相亲,她答应时满脸平静,没有排斥,也没有很期待。

就是那种“哦,你们都说好,那我就见见吧”的感觉。

一旦他把她扯进来,让她懂得了爱情是什么东西,而他又发觉自己对她其实并不是爱情,那她怎么办?

朋友可以进位成为恋人,但恋人后退却很难成为朋友。

他的面色凝重,叶为先以为他是想起了旧事,忍不住为自己辩解,“我那个时候不知道蔡二是看上你了,要不然怎么也不可能同意她给你当女伴啊!”

叶为先说的是旧事。

那个时候宋唐刚刚大学毕业,恩师杨淮严先生还在世,觉得他的水平足以办一场个人画展了,于是将这件事委托给叶为先,想让他帮忙筹办一下。

这也是老师对弟子的一份心意,叶为先作为大师兄,义不容辞地答应了。

事情办得很顺利,宋唐的个人画展如期在京市举办,那一年他正式声名鹊起,以新秀之姿一跃进入画坛众位前辈视线之中,特别是他的代表作《地宫守护者》,将考古工作者的工作场景描绘得真切非常,宛若真人,更是被认为有杨淮严当年的风范,备受赞赏。

如果不是他的女伴蔡家二小姐公然高调示爱,而他严词拒绝的话,这场画展将会十分完美,而不是如今别人一提起,就沾了桃色。

后来蔡二小姐数次纠缠宋唐,想让他成为她的入幕之宾,并且扬言如果宋唐同意,她将介绍法国的著名画家让·埃尔给他认识,又许诺至少每年为他举办一次个展,还送豪宅豪车,跟富豪追求女明星一样追求他。

这让宋唐不胜其烦,也让宋唐老老实实地跟着考古队进了大西北边陲的山里,去挖土刨坑,当那真正的地宫守护者。

后来是叶为先的太太方锦绣帮他解决了蔡二小姐,蔡家即便有权有势,富贵泼天,但并不是一家独大只手遮天,方锦绣背后的方家也不遑多让,两家之间,总要给彼此留点面子。

加上方锦绣给她介绍了两个小鲜肉,又让她看看宋唐在工地待了几个月后晒得乌漆嘛黑的样子,她的兴趣立马转移了,这才算结束这场长达几个月的求爱闹剧。

后来宋唐慢慢白了回来,也不再想着办什么画展,反正画能卖出去,他不缺钱,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这句茨威格写法国断头皇后的话,放在那时被天赋、财富、声名砸中的宋唐身上,同样十分贴切。

想起这件糟心事,宋唐就忍不住直皱眉,“你别说这种这么……的话,到时候再来一次,我要被莫小云笑一辈子!”

这次他倒很顺利地就将莫听云的昵称说出口了。

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愣了愣,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在人前提及她的名字。

然后也有些赧然,觉得挺不好意思的,那种青春期时都没感受过的羞涩,竟然在今天体会到了。

叶为先觉得蛮惊讶,“……你说的这位……是谁?是不是之前你跟我说过?”

“好像是信息里提过……”他咕哝着应了声,又清清嗓子道,“你和嫂子也不用费心给我找女伴了,莫小云应该会过来,要是她来不了,我就自己出席。”

没听说过参加宴会非得带女伴的,怎么,单身狗不配参加宴会?

叶为先来了点兴趣,“我想起来了,是你那位一起长大的青梅,到时候一起吃饭,介绍给我和你嫂子认识啊?”

宋唐蹭蹭鼻子,没敢一口答应,含糊着道:“……再说吧,看她。”

这边师兄弟聊完,方锦绣带着儿子过来之后,又一起吃了顿接风宴,宋唐回到房间,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

他想了想,还是给莫听云打了个电话。

那边响了一会儿才被接起来,他刚喂了一声,就听见一道陌生的声音在说话:“云姐,不会真的是急诊吧?”

莫听云像是看了眼来电显示,才嗤了声,“特大喜讯,不是急诊,你可以放心睡了!”

宋唐听见,觉得挺好奇,她们今天值班这么早就能睡了?

这时电话那头的莫听云叫了声他的名字:“宋唐,你有什么事啊?”

“……没、也没什么事。”宋唐讷了一下,发现自己还真没什么非给她打电话不可的事,纯粹就是想跟她说说话,“我就是没事,想跟你聊天。”

莫听云哦了声,幽幽地应道:“宋唐,我这辈子都会记住你。”

宋唐一愣,直觉她语气跟这句话的内容不是很搭。

接着就听她继续说:“就是你这种跟我聊天到深夜的人,因为你,才让我熬夜晚睡,才导致我的黑眼圈变得那么重、皮肤也变得那么差!”

宋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