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66章 第六十六章
 
让莫听云发出惊呼的, 是一幅名为《莫医生》的人物肖像。

国庆节当天早上十点,主题为“笔底春风”的国庆画展在京市美术馆拉开序幕,展览分为国画、水彩和油画几个部分, 每幅画旁边都有介绍的卡片,标注了画名称、作者,以及背景故事。

展览吸引了很多游客,也吸引了不少来采访的媒体。

叶为先作为这次展览的策展人,又是京市美术学院的教授,自然是各家媒体的主要采访对象,几乎是一露面就被围住了。

宋唐是跟他一块儿来的, 同行的还有叶为先的儿子叶留白, 见到这个架势,他立刻拉了一下小孩,“小白,我们先进去吧, 不用等你爸了。”

“唐哥,这不太好吧, 真不等我爸啊?他是个路痴, 一会儿找不到我们该怎么办?”

宋唐侧目,看见小孩军训以后晒黑了一层的脸上尽是真切的担忧, 不由得一哽, “……你真是想多了,在这里,你爸闭着眼都不会走错。”

开玩笑呢, 叶为先来这里跟逛自家后花园似的, 你见过有人在家逛花园能迷路的?

叶留白挠挠头, 笑了一下, 跟宋唐一起走了。

宋唐上回见到他,他还在读高中,读书辛苦得很,高高瘦瘦的,像一根竹竿,穿着旧校服,在校门口的快餐店里吃着便宜的盒饭,乖巧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来是个顶级豪门家庭出来的孩子。

不过宋唐也没觉得奇怪,毕竟他舅舅们家里哥哥姐姐都读的名校,基本都出去留学了,方锦绣说了,他要是不想出去,就得考上国内的顶尖名校,不然这件事没得商量。

人家小孩有喜欢的女同学呢,女同学是要留在国内的,他自然也不想出去,于是只好努力读书。

宋唐和叶为先夫妻俩聊起这件事的时候,都觉得他高中早恋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可以努力学习了嘛,要不是他排名稳在前五,我早就棒打鸳鸯了。”

当妈的有时候就是这么凶,宋唐忍不住撇嘴。

后来叶留白直到读高三,一年里宋唐一次都没来过京市,也就没再见过他,只知道他考上了清大,直到这次国庆,叶留白要办成年礼了。

“你跟你小女朋友,怎么样了?”宋唐有点好奇,跟他打听他的八卦。

叶留白有些腼腆地笑笑,小声道:“我妈说等十二月份,她满十八岁了,就跟她家商量,给我们订婚,她也同意了。”

宋唐顿时很惊讶,这会儿才知道原来女孩子是跟叶家住同一个别墅区的,那不就是跟方家住同一个别墅区?那能是什么普通人家的姑娘么?

“你小子可以啊。”他拍拍小伙子的肩膀,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抱回了哪家的公主,但这样的结合,天然的就会得到双方家长的支持,门当户对嘛。

俩人走进油画馆里,宋唐刚给叶留白介绍了几句自己送来参展的这组《容城八景》,就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的名字。

“宋唐老师,方便采访一下您吗?”

他回头一看,记者拿着话筒,后头大哥扛着摄像机,一看台标,央视的,便只好笑笑:“当然方便。”

余光瞥见叶为先也跟着进了油画馆,不用问,肯定是他让记者来采访自己的。

记者示意了一下摄像,然后单刀直入地开始对宋唐进行采访:“宋老师这次带来的作品是什么呢?”

“是一组风景画,名字是《容城八景》。”宋唐一面说,一面往身旁一指,介绍道,“我是在容城出生和长大的,小的时候就有容城八景了,今年我回容城定居,重新去看容城八景,才发现这八处代表景观已经和我小时候知道的不一样了。”

“其中有四处是近几年才入选的,比如这幅《科城新晖》,描绘的是容城高新技术开发区产业园的景色,以前可没有,还有这幅《塔耀容城》画的就是容城电视塔……”

介绍完每幅画之后,他又说:“城市发展得太快了,现在的容城八景,很可能过不了几年就又会更换一次,它们也是祖国飞速发展、腾飞复兴的见证之一吧。”

等他说完了,记者又问他除了这组作品还有没有带来别的,“听叶为先教授说,您还带来了一幅比较特别的画,是吗?”

宋唐听了就笑起来,指指另一边,“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这时除了央视的记者和摄像,已经有其他电视台和纸媒的记者也凑了过来,全都跟着他,往另一个展馆走去。

“这个展馆展出的作品,全部都描绘的是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们,所以主题又叫‘劳动最光荣’,比如这幅邓鸣伦老师的作品,画的是春天在田里插秧的农民,这幅是孟云老师的作品,画的是下乡扶贫的基层党员干部……”

他路过一副,就停一下,不用看旁边介绍信息的卡片,就能准确说出作者是谁,画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如数家珍。

等介绍了一整排以后,有记者按捺不住了,问他:“那宋老师您画的是什么?”

“是医生。”他微微一笑,在一幅画面前停下来,凝视着画中熟悉的脸孔,“医者,仁术也,博爱之心也。古来医道通仙道,半积阴功半养身。”

这是出自于明代医学家万全的《育婴秘诀》中关于医德的一段话,大意是教育医生要以人为本,要真诚,要有博爱之心。

画中的莫听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一身白大褂,戴着蓝色的口罩蓝色的一次性手术帽,正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女病人,眼神温和柔软,带着关切和认真,她的面前是电脑和病历本,不远处有一个保温杯,背后是摆放药品和检查器械的柜子和小推车,粉色的帘子从房顶垂落到地面上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半拉着,隐约可见检查床的一角。

妇产科的检查床和其他科室的不同,因为检查体位的关系,用的是专门的检查床,宋唐在画里只画出了一个脚踏,稍有阅历的观众应该是能明白的。

如果不明白,旁边的卡片上也写着,记者就问:“您画的是一位妇产科大夫,我看作品简介上说原型是您的朋友,愿意跟我们讲讲你们的故事吗?”

宋唐闻言眉头一跳,看着对方和其他人八卦兮兮的目光,很难不多想。

他有点无奈地笑笑:“这是我的好朋友。”

说完想了想,又补一句:“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妇产科医生。”

对的,虽然莫小云总是想当咸鱼,但这不妨碍她的专业和优秀。

然后他就停了下来,采访的记者们没想到他的故事如此简短,不由得纷纷陷入沉默,采访现场出现了一丝尴尬。

幸好叶为先及时赶到帮忙解围,邀请大家去看国画馆的作品,这才解除尴尬。

不过大家在走之前,还是有人问了那个问题:“宋老师,请问您这几年都没有再举办画展,和蔡二小姐当年对您的追求有关吗?您和蔡二小姐有来往吗?”

叶为先一听就无语了,盯着那个问话的记者就狠狠看了一眼,对方缩了缩,但还是很坚强地看向宋唐。

宋唐抿了抿唇,脸上的笑容丝毫没有改变,“当然不是,不办画展是因为觉得自己水平有待精进,至于蔡二小姐,我们关系不熟,当然不会有什么来往。”

他的姿态十分生疏,眼神和回答都非常坦荡,让人不由自主地去相信,事实就是他说的那样。

看来没什么八卦可挖,那就算了,诸位记者放过宋唐,向另一个展馆走去。

这一段当然不会出现在新闻联播上,而且新闻联播能给一个画展多长时间啊,能有个镜头就不错了,于是莫听云就只看到用自己做模特的那副画一闪而过。

但就是这样她也很高兴啦,手舞足蹈地跟家里人解释,“宋唐早就跟我说过,他画的就是我,你们看那副画的名字都跟我一个姓!”

周文秀本能地不相信,“不能够吧,你又不好看,怎么当模特啊?”

被质疑的莫听云:“???”

她怔愣沉默了一瞬,随即生气地撇撇嘴,哼声道:“画画又不是选美,还要求个个长得可以去选世界小姐吗?你看别人的也没有是美女啊!”

“而且我哪里不好看了,你是瞧不起我爸还是瞧不起你自己?我读书的时候也有人给我送情书的好吧,要不是你不同意,我早就早恋了!”

她气呼呼地放下筷子,开始翻手机相册,要找证据给大家看,结果找了半天没找到,才想起来宋唐当时说要保密,没让她先看。

于是立刻又给宋唐发信息,一边发一边嘟囔:“我一定要找到证据给你们看看!”

周文秀见她固执的样子,沉默了半晌,然后点点头,“……你说的基本是事实,但有一点不对,我没有不让你谈恋爱,你没喜欢上人家小男生,是因为你嫌弃人家考试考不过你,你不要推到我头上,好吗?”

莫听云闻言忍不住歪歪头,笑嘻嘻的,一脸怀疑,“是吗,是我自己的问题吗?”

看她这模样,一脸的吊儿郎当,周文秀忍了忍,这才没出手打孩子。

宋唐那边信息回复得很快,发过来两张照片,一张是画本身的照片,另一张是新闻联播里那幅画出现时的截图。

莫听云觉得这人真贴心,回了个么么哒的表情包,然后把这两张图放大展示给大家看:“快看!这就是证据!”

大家一看,哎呀,真是他们家阿云,就觉得很神奇,忍不住惊叹起来。

莫听云喜滋滋地带图发朋友圈:【抱着宋大画家的大腿,我也是上过新闻联播的人啦![图片][图片]】

很快下面就出现了一排点赞,大多数点赞的同事都不知道“宋大画家”是谁,调侃问她说是不是男朋友,她没办法每个人都回复一遍,于是在评论区写道:【统一回复:宋大画家是我的好朋友啦~】

嗯,一模一样的说辞,好朋友。

这三个字看得宋唐一阵眼晕加无语,傻姑娘还不知道呢吧,她的好朋友马上就要对她图谋不轨了:)

对宋唐的心思一无所知的莫听云,迎来了她在国庆假期的值班,因为跟同事杨沐桐换了班,她这次要连上48个小时的班。

急诊电话上来前的十几分钟,她正在跟她们治疗组新来的学生讲解怎么使用妇检的窥器。

因为在场都是女生,又都是学医的,她看一眼这位学生左手环指上亮闪闪的石头,问道:“许可,你结婚了是吗?”

新来的规培医生许可点点头,应了声是,莫听云就又问:“那你愿意躺上去,亲自体验一下吗?”

许可也不扭捏,点点头,上了检查床,莫听云戴上手套,拿了一个最小型号的窥器,道:“我们科的诊室都备有最小号的鸭嘴,还有一次性水性无菌润滑剂,对于年轻的刚有性/生活的年轻姑娘,她们可能会因为情绪紧张,而造成阴/道/壁也很紧张,就不好进去,我们可以更换小号的窥器和润滑液,让检查更顺利。”

“同样的,老年女性患者也一样,她们的阴/道/壁有些比较干燥,窥器强行进去的话很容易造成皮肤的损伤出血,也可以借助润滑剂。”

“在进行检查的时候,如果患者情绪比较紧张,医生的动作一定要轻,可以跟她说说话,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然后配合有技巧的动作,这样才能将阴/道检查的不适感降到最低。”

“有的时候你可以能觉得就痛一下,忍忍就过了,没所谓的,你觉得不要紧了,可病人却可能已经留下心理阴影了,我甚至见过有病人因为害怕这种疼痛,干脆就不做妇检,这对她们的健康没有好处,也不利于某些疾病的早期康复。”

她一面说,一面示范着动作,让许可亲身感受了一把检查是什么样子的,然后问:“你感觉怎么样,痛吗?”

许可躺在检查床上,有点不好意思,但闻言还是很大方的摇摇头,“没有感觉到痛。”

莫听云听了就微微笑起来,然后鼓励她们互相练习体格检查——对于没有性/生活的患者,通常采取腹部按压触诊的方法来进行检查。

这场相互学习才开始没多久,莫听云就接到急诊科打过来的电话,说有个阴/道大出血的患者,让她过去看看。

她连忙带着自己的两个学生去会诊,见到了这个病人,病人的表情还算镇定,听说是在家看电视,突然就一股暖流涌出来,沙发都红了,家里除了七岁的儿子没其他人,所以她是自己开车来的。

莫听云听了忍不住震惊:“你老公呢?没有来吗?”

她抿着唇摇摇头,“他出差了,还没回来,我妈在来的路上,应该一会儿就赶到。”

莫听云连忙让人把她送去手术室,叫了徐秋白过来,又叫了床旁b超,在手术做的全套检查,证实是宫外孕破裂出血。

她和徐秋白都觉得不可思议,宫外孕破裂难道不痛吗?可是却全程没听她呼痛,只是在跟莫听云说完自己母亲马上就到以后,她就说不出话来了,嘴唇都已经咬破了,溢着鲜血。

“她也算命大,都这样了还自己开车过来,居然还能捡回一条命。”

手术结束之后,她们靠在手术室门口的墙上,苦笑着对视一眼,摇头叹气。

这台来势汹汹又鲜血蔓延的手术,震住了第一天来妇产科上班的许可,她震惊了好久,还是觉得太过可怕。

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幸运的。

这台手术之后,再也没有这么紧急可怕的病人来了,倒是来了两个同房后出血的,经检查就是内壁擦伤,给了药,交代回去之后好好休息,下次别这么用力,就没事了。

这48个小时还算好过,莫听云全靠着放假去京市玩这个念头吊着自己,状态好到徐秋白都不敢相信。

“啧啧啧,你真的是勤快到我都不敢信,你是莫听云的双胞胎妹妹吧?你姐姐呢,没来上班吗?”

莫听云笑嘻嘻地回她:“是啊是啊,你认出来啦,我姐姐去度假了,过完节就回来!”

她的机票是四号中午的,下夜班之后匆匆回到自己住处,把换洗衣物往箱子里一塞,然后就去洗漱,出来收拾要带着走的护肤品和化妆品,刚收拾完,就接到宋唐的电话。

先是问她几点的飞机,得到答案后,又说:“我忘了告诉你,五号晚上我们要参加我师兄儿子的成人礼晚宴,你有合适的礼服和首饰么?”

“礼服?”莫听云一愣,“我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都用不上啊……”

她嘟囔了一句,然后又在衣柜里来回看了半天,“小黑裙倒是有一件,可以么?”

宋唐道:“你带上吧,到时候不合适我带你去买新的。”

莫听云哦了声,差点就说那我不带了,咱们去买新的吧!

但终究没说,挂了电话之后把自己喜欢的几件收拾装进小小的便携首饰盒里塞进行李箱,这就满心欢喜期待地准备出发了。

在京市落地已经是下午,她拿了行李箱,出来之后远远的就看见宋唐在等她,在一片接机的人群里,他穿着一身黑色,黑色的西裤皮鞋,黑色的衬衫,袖子卷到了手肘,身材颀长挺拔得格外引人注目。

“阿云,你来了!”

宋唐笑着看过来,招呼她,还想开了手臂,似乎是想和她来一个拥抱。

他们之间还从来没有这种表达喜悦的习惯,莫听云顿时有点犹豫,但是这时恰好旁边有不少久别重逢的人都在拥抱说笑,她便也迅速接受了这种礼节。

然后松开握着行李箱把手的手,踮着脚,欣然迎接他的怀抱,笑嘻嘻地大声和他道:“是啊是啊,宋唐,我来找你啦!我们去吃好吃的,去玩好玩的啊!”

快活得像一个独自出门旅行的孩子。

宋唐轻轻地和她抱了抱,伸手揉揉她的后脑勺,笑着低声回应她:“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