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宴会厅的一角设有餐台, 点心都格外精致,莫听云甚至看见有小熊模样的慕斯蛋糕。

她拿了一个,端着碟子刚转身, 就看见洛栖走了过来。

洛栖也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 不过和莫听云的款式不同, 如果说莫听云身上这件只是小诱惑小风情,那她身穿的这件深v大露背礼裙,则是将熟女的性感魅力展示得淋漓尽致,每走一步,都摇曳着惑人的美。

“洛小姐, 又见面了。”她笑着先开口和洛栖打了招呼,并且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洛栖的脸色。

她看起来神采奕奕, 和莫听云印象里的略微苍白不同, 今天她的脸孔气色极好,眉目舒展, 一颦一笑都是风情,应该是已经恢复过来了。

“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应该叫你莫医生才比较合适?”她走到莫听云面前,歪了一下头, 朝她眨眨眼。

莫听云闻言立刻笑起来, 从善如流地改口, “洛栖姐。”

顿了顿, 又关切地询问:“最近身体怎么样, 感觉还好吗?”

“很好。”洛栖点点头, 走过去取了一个碟子,也夹走一块小熊蛋糕, 笑着应道, “休息了一个月, 真的有效,我再开始工作的时候,觉得自己充满了活力。”

“后来我去医院复查了一次,一切都正常。”她说到这里,又有点不好意思地跟莫听云道歉,“那次的事,麻烦你们了,还连累了宋唐跟我上热搜,真的是……早知道就不做这种蠢事了。”

她摇头自嘲地笑笑,眉眼却没什么变化,看起来还是十分轻松自在。

于是莫听云便知道,她当初所求之事应该是没有如愿的,而她应当也已经快刀斩乱麻地了结了这件事。

“以后都会好的,谁年轻的时候没有做过傻事呢?”莫听云笑眯眯地应声,“前些天我妈还说我呢,我小时候就是眼光太高,看不上学习成绩比我差的,要不然我早恋一回,指不定已经嫁出去了。”

洛栖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要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宋大画家就该哭了。”

她可是知道的,宋唐和莫听云整个中学和大学时代都是分开的,也就今年才重逢。

想想吧,如果重逢之后发现自己对小青梅存了别的心思,偏偏人家又已经罗敷有夫,这该是怎么样的人间惨剧啊!

莫听云听了一愣,看一眼餐台另一边被别人叫住说话的男人,“……宋唐?关他什么事?”

洛栖抿唇轻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她要不要喝点什么,得到她的欣然应允后,招手叫来侍者,给她拿了一杯皇家基尔。

“这个度数不是很高,只有十几度。”洛栖把酒递给她,不忘叮嘱,“不过你不要喝太快,很容易上头的,在这种地方还是不要喝醉比较安全。”

莫听云点点头,看看手里的杯子,长柄郁金香杯,杯口往里收窄,经香槟和黑加仑利口酒调和的酒液颜色看起来像可乐,她喝了一口,觉得比香槟还好入口,甚至有点像汽水。

“我知道你为什么让我不要喝太快了。”她忍不住笑起来,摇摇头,“果然这世上有些东西看起来无害,实则……”

她眨眨眼,洛栖就也跟着笑起来,都懂都懂。

这时宋唐已经结束和友人的交谈,领着对方一起走过来,和洛栖打过招呼后,又介绍莫听云。

莫听云和对方打过招呼,视线重新放在宋唐脸上,笑得有点腼腆,“宋唐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好了,我在这里坐坐,跟洛栖姐说说话。”

友人方才的确叫宋唐一起去认识几位美院如今颇为崭露头角的年轻画家,好交流交流创作的心得体会,只是宋唐有些不放心莫听云。

她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他当她是小孩子,总怕她被人欺负了。

但其实莫听云可以很好的应对这样的场合才是,他想,他应该信任她的。

于是点点头,“我去那边和人说话,你有事就来找我,注意安全。”

莫听云点点头,认真应好,又听他拜托洛栖照顾他,都安排好了,这才跟朋友离开这里。

洛栖转身看着他走远了,才回头对莫听云笑道:“要是也能有一个人这么操心我就好了。”

莫听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好笑了笑,“会有的。”

她们坐的地方在宴会厅的角落,原本没什么人光顾的地方,因为洛栖在这里,不断有人过来打招呼,倒显得热闹起来。

送走一位过来打招呼的电视台的主持人,又迎来苏梨和她的小姐妹,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子,有的还在念高中,最大的一个也才大二,正是含苞待放最好年华的模样。

洛栖明显对她们要温柔和气得多,不仅给她们签名,还跟她们合照,大大方方的,有求必应。

苏梨坐在莫听云旁边歇脚,看着小伙伴们跟洛栖玩自拍,扭头跟莫听云咬耳朵:“云姐,你知道洛栖姐的事儿么?”

莫听云点点头,“知道一点。”

“那上次她上热搜……你也知道?”苏梨问道,手指头抠了抠她裙子上的亮片。

莫听云又点点头,苏梨见状露出一个有些生气,又有些遗憾的表情,声音更加压低了些许,“哼,蔡家活该,洛栖姐这么好的人他们都欺负。”

莫听云一愣,“……蔡家?”

这个姓,刚才好像也听到过?

她转头朝自己来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之前遇到的那几位扎堆议论宋唐的千金小姐已经散了。

“这个蔡家……是不是有个二小姐?”莫听云小声地向苏梨求证。

苏梨连连点头,伸手抓住莫听云的手,应道:“蔡二早几年的时候看上过唐哥,狠追了一阵,逼得唐哥又回安市去了,闹得很难看,还是方姨出面才调停的,这事儿我们别墅区里的都知道。”

说着面色微微一整,变得认真起来,“蔡二这个人,跟我差了十岁,所以我没跟她玩过,不过听家里的哥哥姐姐说,她很疯的,要是被她盯上了,不死也要脱层皮,她以前觊觎过唐哥没成功,现在见到你和唐哥在一起,说不定会来找你麻烦,你要小心点才好。”

“千万别落单,碰到她也别正面冲突。”苏梨刚说到这里,她的小伙伴就要走了,招呼她一起离开。

她便匆匆留给莫听云一句:“云姐,有事儿你就找我,或者找小白。”

莫听云点点头,安抚她道:“知道了,我会小心行事随机应变的。”

苏梨这才跟着小伙伴往另一边走去,跟来找她的叶留白会合,小情侣又打闹起来。

“麻烦给我一杯玛格丽特。”洛栖这时觉得渴了,招手叫来侍者,重新要了杯酒。

莫听云见状,也跟着要了一杯皇家基尔。

“少喝点,第几杯了?”洛栖问了句。

她眨眨眼睛,“第四杯,还好吧,没上头。”

见她的确面色无异,洛栖这才放心,她抬手将颈边的发丝拨回脑后,问莫听云:“刚才看你跟苏小姐咬耳朵,聊什么呢?”

“聊蔡家的事。”莫听云没有瞒她的意思,直言道,“听她说蔡二小姐追求过宋唐。”

洛栖哦了声,“是有这么回事,我第一次跟宋唐合作的时候,蔡润生就跟我提过,想让我给她和宋唐牵条线,她还请我吃过饭,想问宋唐的联系方式,我没搭理她。”

莫听云觉得奇怪极了,“宋唐就是个画画的,就算画的再好,长得再好看,也不至于让蔡二小姐惦记这么多年吧?”

看着她满是好奇,甚至还有点天真的双眼,洛栖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脸,嗓音愉悦:“当然不只是惦记美色啦,只有你才觉得宋唐是个普通画画的,这里的人可不像这么想。”

莫听云眨眨眼,“……怎么说?姐,你快给我讲讲,我到时候回去好跟我妈他们吹……呃、吹牛。”

吹逼这个词现在说出口不太合适,有损形象。

洛栖哈哈笑了两声,举着酒杯和她碰碰,娓娓道来地跟她解释道:“第一呢,他跟叶家方家的关系都很好,蔡家当时有一个很大的项目,想找方家一起干,方家大少没答应,蔡润生和蔡二希望通过宋唐,走走方三小姐的路子,因为方三小姐有方氏百分之五的股份,有权提出和蔡家合作,只要她肯出头,方氏怎么都会考虑一下这事儿。”

莫听云疑惑,“……可是、宋唐跟师兄关系好而已,让他找嫂子……呃、怪怪的。”

可能是在医院听过见过的伦理剧本不少,莫听云很容易就想歪了。

洛栖笑了声,“你是不是傻,宋唐跟叶教授关系好,叶教授跟方三小姐伉俪情深,吹枕头风你懂吧?”

莫听云:“……”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不起,我想多了。

她蹭蹭鼻子,有点不好意思,洛栖又咯咯笑了几声,然后继续道:“第二呢,宋唐也不仅仅是画家,他还入股了动画公司,五色未来这个公司你可以查一下,创始人听说是宋唐的学弟,前年他们制作的《古画游记》和《古墓奇缘》两部番剧上线,都挺出圈的,我还去配过音,钱给的很大方哦。”

顿了顿,她抿着唇不怀好意地笑笑,“要我说,你以后有机会,该好好查查他的家底,省得他背着你藏私房钱。”

莫听云正听八卦呢,忽然听到这么一句,愣了一下,随即脸孔上飞起一抹红云,“……哎、我查他私房钱……这关我什么事,不了不了。”

她霎时间就忸怩起来,但是目光却闪闪烁烁,内心升腾起一股隐秘的期待,她想知道,如果她去问,宋唐会告诉她么?

不过此刻更多的兴许是惊讶,她没想到宋唐出了丹青阁这个三天两头不开门的小破店之外,竟然还有别的副业。

洛栖见她这样,忍不住又笑起来。

不过才过了一瞬,她的笑声忽然又停了,莫听云抬眼,见她面无表情地盯着一个方向,便好奇地看过去,就见一位陌生的男士正向她们走来。

还没来得及跟洛栖打听这个人是谁,对方已经站在了她们面前。

三十出头的男人,一身看不出具体价值的高定西服,一手指间夹着酒杯长长的杯柄,一手抄在裤袋里,袖子上的帝王绿袖扣闪烁着幽冷的光。

他戴着一副金边眼睛,镜片后的眸子狭长,眼神锋利,有一种掩饰不住或者是懒得掩饰的高傲与骄矜。

“洛栖,我们谈谈。”连声音都是冷淡的。

莫听云对这人倒是不怕,她又不是没见过大领导,倒是挺好奇对方的身份,于是立刻看了一眼洛栖。

洛栖歪靠在椅背上,端着酒杯轻轻摇晃了两下,“蔡总,我们有什么好谈的,不是早就谈完了么?感情也好,利益也罢,已经分割清楚,还有什么可谈的?”

莫听云耳朵一动,八卦来啦?

她歪了歪头,看向男人,就见男人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目光冷淡得可以,“莫小姐,我要和洛栖单独谈谈。”

言下之意就是赶人走呗,莫听云撇撇嘴,站起身来。

刚要走,又没忍住脾气,实在是因为喝了酒人会胆子大点,她学男人的样子抬下巴,哼了声,阴阳怪气,“是该好好谈,先礼后兵嘛。”

看蔡总脸都黑了,她就笑眯眯地对洛栖道:“洛栖姐,我去一下洗手间。”

“注意安全。”洛栖朝她温柔地笑笑,伸手拍拍这个替自己出头的姑娘的肩膀。

莫听云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半道儿上还特地绕过去找宋唐,跟他报告行踪。

见她乖巧地站在面前,告诉自己她要去洗手间不会走丢的,宋唐突然间感到非常欣慰(?),没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手机拿着么,有事给我打电话。”

看她点了头,这才放她走,等人走了,难免被叶为先他们嘲笑几句,原来当年一声不吭就跟蔡二小姐刚起来的宋唐,也有这样唠叨又温柔的时候。

他应得很理所当然:“对不同的人,态度当然不一样。”

一个是会给他带来麻烦扰乱他生活的狗皮膏药,一个是一起长大相处愉快的青梅竹马,会差别对待不是很正常么?

莫听云顺着宴会厅墙上的指示标,一路左拐右拐,找到了女士洗手间。

旁边就是吸烟区,有两位男士正在抽烟闲聊,莫听云目不斜视地进了洗手间。

解决完个人问题出来,却发现原本除了她就没别人的洗手间里多了个人,仔细一看,这人她之前还见过。

就是议论宋唐的那几位千金小姐中的一位,穿着蓝色礼服裙的,在她看过去时表情很嫌弃的那位。

她捂着肚子,靠在洗手台边缘,涂了胭脂都掩饰不住脸色的苍白,额角冒出一层薄汗,看起来很难受。

这样的表现莫听云实在太熟悉了,出于一个医生的责任感,她关切地问了句:“这位小姐,你是肚子痛吗?”

对方应该没想到这里会有人,抬起头,看清说话的人是谁,她惊讶地睁大了眼,“你、你是……宋……”

“嗯,我是宋唐的朋友。”莫听云点点头,重复了一遍问题,“你是腹痛吗?”

她点点头,眉头紧紧皱起来,闷哼一声。

莫听云继续道:“我有带布洛芬,你需要吗?”

“……要。”她应了声,这声要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

但莫听云没有立刻把药给她,而是问道:“你是痛经吗?确定没有其他问题哦,比如有没有停经史?刚才吃了什么?”

对方一愣,随即有点愤怒地抬头瞪了她一眼,语气虚弱又戾气横生,“……你什么意思,不想给就滚出去!”

莫听云被她吼得一愣,然后回过神来,哼了声,“惯例了解情况而已,止痛药会掩盖身体的某些症状,如果你有停经史,那你有可能是宫外孕破裂啊,如果你是宫外孕,我给了你药,你吃了没用,还耽误了治疗,到时候你找我麻烦怎么办?”

说完耸耸肩,转身就去水龙头洗手,准备走人,“算了咯,反正你也不要,就不给你了,要是出了问题,我可负不起这责任。”

话音刚落,手洗好了,她甩了甩手上的水珠,下意识要往背后抹,又立刻反应过来这里不是医院,她穿的也不是白大褂,不能做这种动作。

淦!都怪刚才给人问了诊!

她撇撇嘴,转身就要走,还没等走呢,就被人厉声叫住,“你站住!把药给我!我就只是痛经而已!”

莫听云停下来,扭头看着她,问了句:“确定没有其他不舒服的症状?”

“没有没有没有!”对方叫了一声,然后痛得闷哼起来。

莫听云见她这样,继续撇撇嘴,一边从手包里拿出药片盒递过去,一边嘟囔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求人看病给药还对医生这么横的病人,啧啧啧。”

说着又好心提醒了一句,“如果你一直有痛经的毛病,以后可以在月经来潮前一天开始吃布洛芬,没有症状之后就立马停服,规范用药的话,是不会出现耐药的。”

她也不知道人家有没有吃布洛芬的习惯,惯例提醒罢了。

说完就走出了洗手间。

刚出来,就听见有人在吸烟区那儿叫她:“莫小姐,我们谈谈。”

这个句式好耳熟。

莫听云立马看过去,果然看到了刚才才见过的人,这次没有端酒了,不过姿态依旧是高高在上的睥睨模样。

她顿时无语:“……”咋,你这是跟洛栖谈完了还不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