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
 
“莫小姐, 我们谈谈。”

这是大名鼎鼎的和熙集团现任总裁、蔡家大少蔡润生跟莫听云说的第二句话。

同时他也是高调追求过宋唐的蔡二小姐的亲哥哥,更是之前和宋唐一起作为洛栖的男友人选上了热搜的另一位绯闻对象。

洛栖肚子里的孩子的亲生父亲。

莫听云在短短的十几秒时间里,就将面前这个高傲的男人, 和自己掌握的数条信息一一对应了起来。

然后看着他, 镇定地笑笑, 问道:“蔡先生是想问,洛栖姐,哦不,洛小姐手术的事么?”

她的语气轻飘飘的,甚至还有点笑意。

这几乎是立刻就激怒了蔡润生, 他倏地看过来,眼睛里闪过一丝阴霾, “莫小姐, 你是不愿意告诉我么?”

“我告诉你,告诉你什么?”莫听云笑笑, “你既然能想到来问我这件事,就应该知道,我是洛栖姐的主治医生, 作为医生, 我有义务保护患者的隐私。”

“说句难听的, 你以什么身份、什么立场要求我告诉你洛栖姐就医的细节?”

“在我这里, 除了患者本人, 只有家属有权利来问我患者的病情, 当初她做手术,你没有出现, 那么你现在还来问什么呢?这根本改变不了事实, 不是吗?”

蔡润生听了她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沉默了半晌。

周围安静了下来,明亮的灯光从头顶倾泻而下,照在男人的脸上,莫听云发现他的脸色其实并不好。

精神萎靡,眼底青黑,眉心紧蹙,一副熬夜过度的模样。

半晌,他叹了口气,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声音终于放低了一点,脸上开始有了莫听云熟悉的那种恳求之色,“……我问过她,她不肯说……我只是想多关心关心她,她都不愿意。”

她突然间便不觉得这个男人有哪里可怕了,他跟其他普通男人没有任何区别,得到的时候不珍惜,失去了又可惜。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蔡先生,你听说过一句话吧?迟来的深情比草贱。”

她的语气不无怜悯,却是嘲讽和鄙夷更多,“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从前事事不作为,不能挽回以后又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到头来感动的是自己。”

莫听云从来不是为自己做的决定而后悔的性格,宋唐也不是,所以她一直挺无语这些事后反悔的人的。

“早知道今日,当初就不要做得那么绝啊,为什么不去看她?你知不知道她去公立医院,就是想……”

她说到这里,突然又停了下来,撇撇嘴,“算了,你还是去问她吧。”

莫听云说完就要走,可刚转身,就被蔡润生一把拉住了手腕,“……莫小姐,你等等!”

莫听云一怔,随即立刻用力甩脱他的钳制,目光警惕,“……你想做什么?”

蔡润生的面色并不好看,表情讪讪的,“我、我就是……我想知道,拜托你告诉我,可以吗?”

他的语气比之前更轻,神色也跟着变得落寞沮丧,他看起来很难过,莫听云想。

可惜她站的却是洛栖的立场。

面对蔡润生的低头,莫听云不为所动,但他拦着她不给走,又着实烦人,而且她其实也不想太得罪这位蔡总。

于是她点点头,“这样吧,我问问洛栖姐,她答应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事。”

这样就能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告诉他什么,就是她说了算了。

蔡润生犹豫了一瞬,点点头答应了。

莫听云立即拿出手机,先给宋唐打电话,跟他要洛栖的电话号码。

宋唐觉得奇怪,问道:“你要她电话做什么?”

“有事儿呗。”莫听云答应道,没跟他说实话,她下意识地不想让宋唐跟与蔡二小姐有关的人碰面。

宋唐还是疑惑,“你跟她才认识多久啊,能有什么事?”

莫听云胡诌着理由:“签名照啊,我同事托我帮忙要张签名照,我先问问她有没有。”

听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宋唐信以为真,哦了声,“我待会儿发给你,不过……你现在还在洗手间?”

莫听云抬头看一眼望着自己的蔡润生,含含糊糊地嗯了声。

宋唐呃了声,“……你在厕所跟洛栖打电话,是不是……不太好啊?”

听起来就很不礼貌的样子,明明可以回来以后当面问。

莫听云被他问烦了,啧一声,“你给不给,不给拉倒。”

她想起来了,明明可以问蔡润生要洛栖的电话号码,给宋唐打电话纯属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莫听云想到这里,有点心虚地看一眼蔡润生,果然就看见他看向自己的眼神……略复杂:)

莫听云:“……”

好在宋唐最后也没再继续问下去,挂电话之后,立刻就把洛栖的电话号码发到了她的手机上。

莫听云拨通洛栖的电话,表明身份以后,就只问了一句:“你愿意让他知道……他怎么离开这个世界的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天,洛栖似乎是在做心里挣扎,莫听云便静静地等着。

然后看见洗手间门口走出来一个穿着蓝色礼裙的女人。

她十分钟之前才给了对方布洛芬。

“哥。”

“你觉得怎么样,还是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医生?”

“没事了,我先回去……这位是……”

“莫小姐,是洛栖的主治医生。”

莫听云听见她和蔡润生的对话,不由得震惊,原来她就是蔡二小姐!

早知道她给她止痛药做什么?!!

痛死她算了啊!!!

她一面举着手机等洛栖的回答不敢催,一面又眼睁睁地看着蔡二跟蔡润生当着她面咬耳朵,并且蔡二临走看向她时,又用了那种看不起人的眼神。

莫听云顿时就心里拱起火来,干脆也狠狠地瞪了回去,用嘴型说了两个字:“晦气。”

妈的早知道就不要给她布洛芬了!她痛她的,关自己什么事!药片不要钱吗!!!

莫听云在心里骂了几遍之后,电话那边传来了洛栖的声音,“随意吧,既然他想知道,那就告诉他好了,让他早点死心也好。”

莫听云垂着眼睑,表情恢复到淡淡的模样,应了声好,挂了电话。

然后侧身对着蔡润生歪了歪头,拿眼角的余光睇他,“走吧,找个地方,我跟你讲。”

这就是答应了,蔡润生松了口气,嘴角勾出一抹笑来,又恢复一派风度翩翩的儒雅模样,“莫小姐,这边请。”

莫听云撇撇嘴,跟上他的脚步。

他们从侧门重新回到宴会厅,进去以后莫听云向四周张望了一圈,没有看见宋唐或者洛栖,只看见苏梨和她的小姐妹正在斜对角的位置玩自拍。

她跟在蔡润生的后面,走进宴会厅一边的阳台,厚厚的窗帘拉上了一半,遮挡住了大部分光线。

“介意我抽烟吗?”蔡润生和她一人占据着不算宽敞的阳台的一头,莫听云点点头,他的指尖很快就出现了一抹火星。

他夹着烟,放到嘴边,用力地吸了一口,吐出烟圈来。

莫听云视线里出现了一抹白雾,伴随着香烟那并不算让人愉快的味道。

她招手向侍者要了一杯酒,也没问是什么名字,只觉得酒看上去颜色不错,入口冰涼,感觉还算爽口,果味十足,酸甜度也很高,总之喝起来还不错,她也就不关心叫什么名字了。

嘬了一口酒,她主动问道:“蔡先生,你想知道什么?”

蔡润生又吸了一口烟,“……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吧。”

顿了顿,又问:“那个孩子……多大了?”

“十一周。”莫听云低头喝了一口酒,另一边手拿着手包,整个人很放松地靠在栏杆上,低笑一声,“我知道什么?其实我知道的,应该是最少的,但是……”

她抬眼看了一下蔡润生,收回了脸上最后一丝笑意,“我很愿意跟您聊聊人流手术是怎么做的,我对许多来我这里的患者和她们的家属都说过,既然您心里觉得您还是洛栖姐的家属,那也该听听,对吧?”

蔡润生点点头,又吸一口烟。

莫听云就又喝了一口酒,果香十足的酒液驱散了她鼻尖闻到的烟味,“洛栖姐来找到我的时候,是凌晨一点多那样,那天我值班,睡到半夜,被电话叫醒,她和宋唐一起来的,坐下就说要做人流,打掉这个孩子。”

“她给我看了她的检查单,胎儿已经11周了,您知道11周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孩子已经超过70天了,在临床上,孕妇停经小于49天时,可以通过服用药物终止妊娠,超过49天,就要做人工流产手术,这个手术通常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负压吸引,一种是钳刮术,这两种方法里,负压吸引的吸宫术比钳刮术要简单一点,对孕妇身体的损伤会相对小那么一丢丢。”

说到这里,她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小指指尾。

“一般来说,我们建议如果真的需要终止妊娠,最好在10周以内做负压吸引手术,因为超过10周以后,胚胎逐渐长大,胎盘形成,子宫开始慢慢变大,这时候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吸宫术了,而要用钳刮术。”

“钳刮术呢,就是做好消毒准备以后,打麻醉,局麻打在宫颈旁边,全麻就经静脉麻醉,然后用器械扩张宫颈,然后用小弯头卵圆钳伸进去破膜,等羊水处理干净以后,用弯卵圆钳深入宫腔确定好胎盘的位置,用卵圆钳夹住胎盘组织,一点点剥离,然后钳出来。”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低头喝了口酒,声音又变轻了一点,带着淡淡的悲悯,“当大部分胎盘组织被钳出来以后,胎儿就会被宫缩挤出,如果没能挤出,就要用卵圆钳把胎儿的各个部分钳夹出来。”

“最后会负压吸引宫腔,用刮匙刮子宫壁,确保没有残留,才能进入收尾工作,蔡先生,你刮过什么东西么,木瓜?西瓜?一圈圈的用匙羹去刮。”

她做了个刮东西的动作,看见蔡润生夹着香烟的手剧烈颤抖起来。

他抬起手,想要吸一口烟,却因为手颤抖得太厉害而把过滤嘴一直怼到下巴上。

慢慢的,他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那洛栖她……怎么样?”

“她选择了局麻,能感觉到我所有的动作,撑开,撕扯,剥离,钳取,然后刮匙像土匪一样,在她的子宫里搜刮血肉。”

莫听云实话实说,这些残忍的细节,她在面对宋唐的询问时,只说了还好两个字,却不吝于用最详细的语言,将每个步骤娓娓道来,“而且她的胎儿没有排干净,是我用钳子一点点夹出来的。”

这才是到目前为止,最狠的一句话。

蔡润生浑身颤抖着,脸孔苍白扭曲起来,他好像亲身经历了这一场疼痛,上身紧贴在栏杆上,低声呻/吟起来。

莫听云听见他的呜咽声,不知道他后没后悔,但想了想,还是告诉他:“其实那个时候,她应该是在等你的,如果你去了,对她说一句留下这个孩子,我刚才说的那些,全都不会发生。”

“不管是她选择了人流更多的公立医院,还是叫上宋唐这个男性朋友相陪,都是她对你的试探,她拼命地想引起你的注意,不惜把自己放在一个可能被曝光的位置,也自私地伤害朋友,只是为了刺激你,想看看自己在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那么点位置,可惜……”

可惜洛栖始终没有等到他出现。

蔡润生慢慢平静下来,又变得怔怔的,他想,那个时候他在做什么呢?

对了,听助理说她被人拍到去医院时,他是不在意的,他以为她只是在耍花招吸引他的注意,他们已经冷战很长时间了,他以为她是想要一个台阶下来。

于是他没在意,按照计划飞去德国谈项目,回来之后,她就被爆了热搜,那时他才知道,原来并不是像他想的那样,洛栖没有装病,没有耍花招,她只是……

放弃了一个孩子,也放弃了他。

莫听云歪着头,斜睨着他,忽然觉得没意思极了,她把酒都喝完了,啧了声,“我知道的都说完了,头有点晕,先要走了。”

她转身要走,蔡润生被香烟烧到手指的疼痛激得回过神来,叫住她:“莫小姐,还有一件事,我想问问你。”

莫听云停下来,疑惑地回头看他。

然后接着就听到一番让她怒火中烧的话,“你和宋唐是什么关系?如果是朋友,能不能帮我妹妹介绍一下,我妹妹仰慕它已久,这件事要是做成了,她愿意支付你一笔报酬。”

莫听云顿时气笑了,乜斜着眼冷哼一声,“蔡总,您堂堂公司总裁,怎么堕落到这种地步,要帮你亲妹妹拉皮条?”

她原本只是讽刺,没成想蔡润生却点头老实应了,“因为她答应给洛栖三个国际一线的时尚代言和其他资源,很多是我给不了的,也不是现在的洛栖能全部拿下的,但只要她能全部拿下,她就会成为新一代的巨星。”

“……原来蔡总也有力所不及的事啊?”莫听云沉默了一瞬,神色冷淡下来,充满了讽刺,“但关我什么事呢?合着我当工具人就算了,还什么好处都没有?凭什么?”

蔡润生抿了抿唇,“……你和洛栖是朋友不是吗?”

莫听云嗤笑出声,嘲讽之色更浓,“你有病?我和洛栖相处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24小时,而我和宋唐……你凭什么认为我会选择洛栖,真是笑话!”

她说着,想起蔡二在洗手间里还拿了她的药,一声谢都没有不说,居然还敢让她帮忙坑宋唐?

“我看你们姓蔡的,没一个是好人,也没一个是脑子正常的!”

她爆发出一声怒斥,随即晃了晃身子,觉得一阵阵地头晕,呼吸间酒精的味道变重起来。

坏了,不会是醉了吧?

妈的,都怪姓蔡的,要不是他非要跟她说话,她会喝错酒?没喝错酒,她会醉?

越想越气,越气越是恶向胆边生,更何况莫听云之前就因为蔡二对她的态度在心里拱火。

这时她的声音传进了宴会厅里,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正在和洛栖说话的宋唐。

他面色变了变,“……阿云现在和谁在一起?”

洛栖叹了口气,“应该是蔡润生那个王八蛋,他刚才找到阿云,要问我手术的事,我怀疑……她还碰上了蔡二。”

宋唐的面色更加急剧变化起来。

就在这时,阳台处突然发生了变故,大家都看过去,就看见蔡润生狼狈地从外面跌撞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面色通红头发有点蓬乱了的年轻女郎。

她举着一只高跟鞋,赤着双足,追打着蔡润生,口里还骂着:“谁稀罕你的钱,我家缺这点钱么,老娘有半条街等着收租,存在银行的金条拿出来能砸死你!轮得到你用钱来打发我?你是哪块小饼干哪个小喇叭在这里瞎逼逼?!”

兴许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阵仗,经验不足的蔡润生只能被动挨打和躲闪,边躲还要边试图解释:“莫小姐,你听我解释……”

酒意加怒意一起涌上头,火遮眼的莫听云当然是听不进去的,撞开来劝架的人要继续去追她,这又引来更多的人想拉住她,有人甚至抓住了她的裙子,想要把她往后扯。

终于赶过来的宋唐见状立刻大喝一声:“住手!你们都放开她!”

一面说,一面大步流星地走过去,伸手将莫听云拉过来,看一眼刚才拉扯她衣服的人,“蓝小姐?你扯她衣服做什么?蔡二让你干的?”

被点名的正好是蔡二小姐的狗腿子,闻言顿时讷讷,尴尬地往后面缩。

宋唐暂且没空理会她,只低头看看莫听云的脚,白生生的,两只脚拇趾还一翘一翘的,既尴尬,又胆大。

莫听云见到他,像是意识到自己做了丢脸的事,扁扁嘴,先告上一状,“宋唐!他让我把你让给他妹妹!他好坏的!要用钱收买我!”

“给你一千万,离开我蛾子!”她一面说,一面学着电视里的恶婆婆那种做派,“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什么货物,怎么可以买卖!”

蔡总:“……”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让你介绍,没赶你走啊!

宋唐听了不疑有他,顿时恼怒起来,皆因他印象里,蔡二就是这样一个可以为了一己私欲而不择手段的人。

他刚要开腔,就有旁人开始劝人大度:“蔡总不过是说说罢了,要是不愿意,拒绝就是,何必闹得这么难看,宋先生,你赶紧劝劝你朋友吧。”

宋唐闻言冷笑一声,直接怼过去:“劝什么劝,她又没有错。况且,我没资格说她不好,因为她维护的是我,你也没有资格说她不对,因为你不知道蔡先生和她说过什么,说不定你听了那些话也想这么干呢?”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这句话都说烂了,怎么还到处都有理中客。

怼完围观群众,宋唐又转眼看向蔡润生,态度前所未有的尖锐,比之几年前更甚。

但他还记得莫听云撒泼了,得收拾手尾,于是先道歉:“蔡先生,我家姑娘喝多了,多有冒犯,请您有怪勿怪,小孩子嘛。”

蔡润生苦笑,“……不不不,是我冒犯了。”

宋唐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不过我也很奇怪,今天这些事委实不像您的风格,要我说,您是关心则乱了,在我这里下功夫不会让您抱得美人归,您和洛栖的事,烦请私下解决,不要牵连其他无辜的人。”

紧接着语气一转,带上了威胁:“也请您转告蔡二小姐,别逼我,逼急了我让全天下都知道她私底下如何平易近人。”

“当然,您要是想对我做什么,我也是没办法的,谁叫您是蔡家大少呢,不过鼠有鼠路,只要您没把我弄死,就算我穷困潦倒吃不上饭了……”

话未说完,就听旁边的莫听云突然急急忙忙表白:“不会的不会的,你还有我呢,我收房租养你啊,不会吃不上饭的!”

宋唐剩下的话顿时被噎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下去,心口那股火烧火燎的气,也忽然咻的一下,泄了下去。

这是哪里来的小傻子?

哦,他带来的,宋唐忍不住叹气。

他闻到莫听云身上的酒味,实在没忍住,抬手一掌拍她腰上,咬牙切齿:“闭嘴!回去再跟你算账!”

说完弯腰找到她的鞋,拎在手里,然后伸手一抄她的膝盖,将她拦腰抱起,也不跟谁道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宴会厅。

回去自然就是回楼上的房间,宋唐刷了莫听云的房卡,进门后又一脚把门踢上,将她直接抱到床边。

刚放下人要起身,就发觉自己的领带被一只手死死攥住,他愣了愣,低头一看,发现莫听云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泪流了满面。

他登时一惊:“阿云?怎么了,怎么好好的还哭了呢?”

“宋唐……呜呜呜……”莫听云喝多了酒,神智根本就不清楚,闹起脾气来比平时更像小孩,一边哭一边往他怀里钻。

她用手把他的领带绕在自己手腕上,不肯让他走,“我不要把你让给别人!谁都不可以!你不要跟别人走,好不好?”

“呜呜呜——”

她哭得越来越厉害,越来越伤心,可是宋唐的那颗心啊,就像泡在了糖水里,突然就觉得甜蜜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