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时间还算早, 晚上十点半左右,但宴会应当在慢慢进入尾声,窗外突然响起接连的“嘭嘭”声, 夜幕当中炸开绚烂的烟火。

烟火的光亮透过玻璃, 将室内的光线照亮了一瞬,宋唐低头的时候,恰好看见莫听云脸上闪烁的水光。

到处都是她委屈巴巴的啜泣声,宋唐听了心揪得慌。

“阿云, 别哭了。”他迁就地弯着身子,任由她拽着自己的领带,一手撑在床上, 一手还托着她的后脑勺。

莫听云喝多了酒,整个人显得尤其情绪化, 她一边哭,一边把眼泪和融了的化妆品往他身上抹,原本干爽的白衬衫,慢慢就变得色彩斑驳起来。

宋唐低头匆匆看了一眼, 立刻又别开视线, 实在是没眼看,等明天……

非得让莫小云赔钱不可!

他想到这里,心里升腾起一股甜蜜的无奈来, 扶着她后脑勺的手干脆下移,搂住她的腰。

然后一使劲, 就将她托了起来, 他趁势站直身子, 刚想把她放下地, 就听她嚷嚷道:“我不下来, 不下来!”

宋唐愣了一下,好声好气地问道:“那你要怎么样,就这么抱着,你当只脏兮兮的树袋熊?”

莫听云虽然醉了,但又还能和人对话,闻言立刻双脚一缩,盘住了他的腰。

女人匀称笔直的双腿扣在他的腰侧,裙摆往上缩起几寸,贴着他衣料的,是柔软光滑的皮肤,宋唐只觉得一股火苗灼烫着他的腰背,缓慢地吞噬着他的理智。

莫听云扭了扭身子,他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见她接着把脸往他怀里一贴,“我明明是考拉!”

宋唐被她逗乐了,几欲变质的气氛缓和了些许,他仰起脖子看向头顶酒店房间的灯带,笑出声来,“那你要一直当考拉,不洗脸,也不洗澡?”

她贴在他的怀里,不吭声。

宋唐用手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哄小孩一样,在床边转了两圈,“……阿云?”

莫听云在他怀里抬起头来,脸颊垫在他肩膀上,嘟囔着辩解道:“我洗过澡了的。”

她说的是下午去参加宴会之前的沐浴更衣。

宋唐嗯了声,声音更加温柔和缓起来,“那脸呢,你不洗吗?这样会不会变丑?”

莫听云又好一阵不吭声,直到宋唐再次叫了声她的名字,她才不情不愿地撇撇嘴,“……你不抱我去吗?”

声音软软的,带着哭腔,手里仍旧紧紧抓着他的领带,生怕他不见了似的。

宋唐看着她的模样,知道一方面是酒精的作用让她变得情绪化,另一方面则是蔡润生跟她说的话刺激了她,心里不由得暗恨蔡家两兄妹,跟搅屎棍似的,阴魂不散。

他抱着莫听云往浴室走,边走边叮嘱她:“不要动哦,掉下来我就把你扔这里。”

“……不许扔!”莫听云被他唬了一跳,立刻收拢双腿,把他的腰夹得更紧了,整个人都贴在他怀里,一动不敢动。

宋唐顿时浑身一僵,酥麻感从腰部向身体两端急剧扩散,她身上的酒香和香水的玫瑰香混杂在一起,像一张网向他扑过来。

他觉得自己像是已经成了猎人网里的猎物,逃不得,也退不得。

莫听云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只是觉得他的心跳有点不对劲,头动了动,贴过去他心口处认真听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有点迷惑不解,又低下头凑过去重新听。

等宋唐将她放在洗手台上坐好,她才满脸担忧地望着宋唐,眨眨眼睛,“……宋唐,你的心跳很快哦,是不是生病啦?”

宋唐被她问得一噎,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这不废话么,试问哪个正常的男人被自己喜欢女人投怀送抱能心跳不加快啊?

他干脆强行略过她的问题,“坐好,我给你擦脸。”

莫听云一听就高兴起来,闭上眼,扬起脸对着他,还踢了踢腿,“好呀~”

也不说到底哪个才是卸妆的东西。

洗手台上放着几个瓶瓶罐罐,两瓶是液体的,其中一瓶和另一瓶乳液的品牌名字一样,应该是配套的爽肤水,他选择了另一瓶水,用化妆棉沾着帮她把脸上已经没剩多少的化妆品擦干净。

然后给她用洗面奶,可是洗面奶得洗掉啊,他想让莫听云下来自己洗,“阿云……”

“我不,我不要自己洗!”莫听云头一别,都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拒绝了。

宋唐只好拿湿毛巾帮她多擦几次,中途不小心把她的裙摆都溅湿了也没办法。

洗干净脸,宋唐给她拍了点爽肤水,她说还要用精华,他就在黑色的玻璃瓶里吸了一管给她抹上,最后涂上乳液和面霜,都擦好了,莫听云抓着他的领带张开手,眼睛已经眯上了。

等把她抱回床上,宋唐才发现她的脸已经变得通红,摸了摸额头,不像是发热,看样子更像是彻底醉了。

他赶紧要去给她倒水,可还没直起身,就被她拽了回去,眼神都迷瞪了的人这会儿睁大了眼,朝他嚷嚷:“不许走不许走,你说不走的!”

“我给你倒水,不走。”宋唐温声应道,试图跟她讲道理。

莫听云安静下来,点点头,小鸡啄米,“……好哦。”

宋唐:“……”那你倒是撒手啊!

可是莫听云表示,什么都好商量,这件事不行。

于是宋唐只好又把她抱起来,让她圈在自己腰上,一起去倒水,水杯到了她手上,她手一挥,娇喝一声:“喝!今晚不醉不归!”

然后脖子一仰,咕咚咕咚,整杯水都下肚了,发出啊的一声长叹,然后噫了声,“……假酒来的,没味道。”

“噗嗤——”

宋唐实在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逗她:“喝完啦?喝完咱们去睡觉了?”

莫听云点点头,把杯子还给他,嘀嘀咕咕地跟他说:“这个不好喝,那个好喝,酸酸甜甜的,果汁一样。”

“是哪个酒?”宋唐心里一动,他倒要看看莫小云到底喝了哪种酒,怎么变成了这样。

莫听云一通乱七八糟的形容,宋唐听下来只提炼出了一个有用的点,杯子上插着把小小的纸伞。

宴会上的酒水都是经过精心安排的,细致到每一款酒都用同样的杯子做同样的造型,装饰有小纸伞的,宋唐印象里只有一款,zombie,僵尸。

用四种朗姆酒做基酒,其中还包括度数高达755度的151朗姆酒,调配出来的这款鸡尾酒颜色很好看,像橙汁,味道也跟莫听云描述的一样,酸甜可口,充满果香,但它的后劲十足,很容易就会醉。

难怪莫听云现在会这样,就是后劲上来了呗。

加上她之前和洛栖待在一起时还喝了别的酒,宋唐想想就头疼。

“下次不许喝这么多,知道么?”他叹口气,把人抱回床边,再次试图把她放下来。

依旧是不成的,莫听云迷迷糊糊的都能察觉到他要离开,下意识又拽了一下手里的领带,嘟囔道:“不走。”

宋唐低头,垂下的视线落在她拽着自己领带的手上,白皙的手背已经被领带勒出浅浅的红痕,愈发衬得其他地方白皙如玉。

他再抬头去看她的脸,只见她双目阖着,灵动的眸子被眼皮遮掩住了,眼尾却像是敷了一层胭脂,透着薄薄的红。

想起她平时总是笑盈盈的双眸,还有刚才她挂在他身上时感受得到的滑嫩肌肤,宋唐无端的觉得有几分口干舌燥,身上的温度也在慢慢升高。

他也喝了不少酒的,只是还在酒量范围之内,又忙着照顾她,这才没觉得不适。

但这会儿他却飘飘然起来了,莫听云黏在他身边,他手一伸,就把她揽进了怀里,腰肢柔软,馨香扑面,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漫步在云端。

莫听云从来都是对他不设防的,因为这一点,宋唐最近总是很挣扎,怕她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之后,会疏远和防备他,所以他不敢露出任何的痕迹。

可是喜欢一个人,又怎么能真的做到滴水不漏呢?

他对她的处处细致和周全,他看她的眼神,他下意识的很多小动作,无一不在告诉旁人,他对她是不一样的,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

蒙在鼓里的只有当事人莫听云,偏偏又是她亲手惯出了他的贪心和觊觎。

莫听云动了动,又睁开眼睛,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松了口气,像是确认他还在不在。

宋唐笑了一下,伸手捏捏她的脸,小声吐槽她:“你也就这一会儿会黏我,等你酒醒了,就不要我了。”

他自以为说得很小声,却不妨莫听云根本没睡着。

她听见他说的话了,睁开眼,蹭蹭他的下巴,咕哝着回应道:“要的,一直都要的,你别走。”

声音含含糊糊,又甜又软,宋唐莫名想起小时候,她在课堂上偷吃糖果,还要塞一颗给他,也是这样含糊着叫他:“宋唐,吃糖呀。”

许多年过去了,他其实已经不怎么爱吃糖果,总怕会坏牙齿,可是她却变成了一颗糖,让他甘心患上龋齿。

他笑着回蹭她,贴着她的额头,问道:“你真的不愿意我走?”

回应他的,是莫听云突然像树袋熊一样抱住他的动作,然后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她干脆地一翻身,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身上,用脸去拱他的脖子:“你是我的!”

滚烫的鼻息从他的衣领钻进去,莫听云还蹭开了他衬衫的两颗衣扣,柔软的嘴唇触碰到了他的喉结,她下意识地蹭了蹭。

宋唐被她的动作激得浑身一颤,脑海里霎时间出现一片空白,酥痒的感觉再次侵袭了他的全身。

他忍不住喘了一口气,“莫小云,别闹了。”

他的声音变得紧绷而隐忍,莫听云却觉得有趣,像是想到了玩具的开关,想看看这个玩具还有没有别的玩法。

于是她干脆舔了一口,轻轻的,小巧的舌尖一扫而过,还嘟囔了一句:“甲状腺在这里呢,不能咬……”

宋唐根本听不清她说的具体内容,只觉得毁天灭地的刺激从天而降,席卷他的全身,让他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闷哼。

莫听云觉得更有趣了,又伸舌头舔了一下,然后歪着头等他的反应。

这他妈谁顶得住,反正宋唐不能。

他所有的理智在这一刻彻底离他而去,莫听云没等到他像刚才那样发出声音,倒是视野忽然颠倒,她看见了屋顶的灯带。

“阿云,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隐忍的声音在她上方响起。

莫听云眨眨眼睛,反应迟钝,“……啊?哦……我在亲你呀。”

她说得认真,宋唐却一愣,“……你知道?”

“嗯嗯,亲你你就会发出声音。”莫听云高兴地抬起脖子,又想去亲他的脖子,“好听!”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宋唐:“……”

他走神了一瞬,莫听云却没有,她甚至因为弯起脖子也没够到他而干脆扯了一下手里的领带,将他的脖子强行拉向自己。

于是在宋唐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跟莫听云亲了个正着,柔软的唇瓣贴合在一起,彼此都是温暖又带着酒意的,酒气熏蒸着理智,让意识逐渐迷蒙。

让宋唐彻底失控的,是莫听云不仅没有放开他,还伸了舌头,沿着他的唇瓣轻轻转了一圈,然后嘬了一口,认真评价道:“好吃。”

跟个流氓一样,宋唐顿时忍不住害臊,有点气急败坏起来,掐住她的脸,“……莫小云,你再继续我就办了你!”

莫听云歪着头,没听懂他的意思,倒是眼巴巴地看着他,嘟嘟囔囔的问道:“还亲亲么?”

一双漂亮的杏眼布满水光,看着他时像是带着钩子,钩扯着他的灵魂,几经挣扎的理智终于宣告彻底崩塌。

低头吻上她的时候,宋唐在心里自暴自弃地想,就这样吧,不要再犹豫了,贪得这一晌欢愉,明天他可以为她去死。

哪怕等到天亮,她会生气,甚至会哭,他都不管了,他只想趁虚而入、趁人之危。

莫听云仿佛极其喜欢这种亲近,不自觉地热烈迎合着他,觉得这是一场极为有趣的游戏,学他的样子把舌头渡给他,又学他的动作去咬他的耳朵。

她的耳珠白皙圆润,宋唐咬上的时候动作顿了顿,最后问一遍:“阿云,你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

“在亲亲~”她甜腻地应道,在他怀里扭了扭,屈起膝盖,脚踩在了他的大腿上,不自觉地用脚趾去抠他腿上的肉。

硬邦邦的,抠不动,她有点嫌弃,停了下来,隔了一会儿,又一下一下地踩着,像猫儿踩奶一样。

真的是娇气极了,可宋唐看着她,又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去,以后去哪里都带着。

衣衫一件件从床上扔下来,掉在床边的地毯上,空气变得粘稠起来,十月天的夜里,原本气温已经有点凉,此刻却火热异常,羞得月亮都躲到了云层背后去。

这是莫听云和宋唐都从没有过的经验,大床轻轻摇晃着,难受到极致就是无上的喜悦。

尽管第一次的痛多过快活,但宋唐仍然觉得自己像是到达了仙境,他抱着莫听云,让她缩在自己怀里,很不确定地问她:“阿云,你真的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吗?”

莫听云虽然刚才痛得眼泪哗哗流,但这会儿她的脾气好极了,点点头:“知道呀,我们在杂交~”

宋唐:“???”

见他不吱声,莫听云以为自己说得不够清楚,补充解释:“你有的我没有,我有的你没有,我们是一对相对性状,结合的话就是杂交,产生的后代就是杂合子呀~”

宋唐继续:“???”

莫听云:“纯合子是我和我长得一样的东西结合产生的后代,我知道哒~”

宋唐:“……”哒你个头的哒,生物老师棺材板都被你气飞了!莫小云你怎么考上研究生的?别是收买了你导罢!

他还没震惊完,劳累加上醉酒的莫听云已经开始打哈欠了,“……我困。”

“睡吧,我抱你去洗澡。”他回过神来,为她的胡说八道觉得好笑,又爱极了她的古灵精怪,忍不住笑起来,低头吻在她汗湿的鬓边。

夜还长得很呢,纵然梦终究会醒,但此刻却可继续放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