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74章 第七十四章
 
莫听云这辈子第一次做春梦, 对象就是宋唐,内容极为活色生香,火辣到她都舍不得醒过来。

可是太阳从窗帘缝隙之间钻进来的时候, 她还是迷迷糊糊的恢复了一点神智, 梦里的一切也迅速撤退消失。

她觉得可惜极了,但又挽留不住,只好咂咂嘴表示遗憾,然后翻了个身, 习惯性地把腿往旁边一抬,架在……

咦,今天的枕头怎么这么硬, 不应该啊?

会不会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再踩踩,看是不是错觉。

哦, 不是啊,怎么回事啊这酒店,床品不及格啊!

她眯着眼,一边踩枕头, 一边在心里吐槽加叹气, 现在的酒店哟,收这么贵的房费,就不能给点匹配的服务吗?

她刚要叹气, 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幽幽传来:“莫小云,你再踩下去我腿就要断了, 以后你就要跟着一个瘸子。”

莫听云一愣, 残留的睡意刷地后退, 她睁开眼, 脖子扭向一边, 愣了愣,“……宋唐,你怎么在我这里?怎么进来的呀?”

脸上表情懵里懵懂的,一看就是没睡醒。

宋唐沉默了一瞬,思考了一下怎么叫醒她比较好,然后在她询问的目光里拉起被子,示意她钻头进去,“有些事我怕言语不能表达清楚,你还是自己看吧,眼见为实。”

莫听云:“???”

怎么一大早就说让人听不懂的话,吃了假药还是喝了假酒?

莫听云虽然觉得这人奇奇怪怪的,但又架不住好奇心切,于是真就没什么犹豫地往被子里一缩。

被子里光线没那么亮,倒是暖融融的,到处都是沐浴露的香味,莫听云适应了一下,勉强能看见点东西了,立马就觉得不对。

怎么没感觉到衣服?她疑惑地伸手在四周摸了摸,先是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再往旁边一伸,还是光秃秃的,不仅光秃秃,皮肤质感还不一样?

这这这……

莫听云第一个念头就是,我的天啊我变胖就算了,怎么皮肤还变差了?

紧接着她听见被子外头的宋唐又幽幽地说了句:“你看就行了,还要摸吗?摸的后果……我不敢保证啊。”

卧槽!这不是她的身子!是宋唐的!!!

莫听云霎时间就明白了过来,她和宋唐都是光着身子的,而且光着身子睡在一个被窝里!

震惊!害怕!不知所措!

她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尖叫:“啊——”

宋唐早就防着她突然尖叫了,当即手臂一屈,被子拉上来一点,然后往下一压,莫听云整个人就被罩在了被窝里面。

她的尖叫声也因此被消减不少,威力没那么大,宋唐忍不住松了口气,给自己点了个赞。

这可苦了莫听云,被窝里能是什么好地方啊,黑咕隆咚的不说,还憋屈闷热,空气不能流通,她的呼吸之间全都是沐浴露经过一夜发酵形成的暖香,和夹杂在其间陌生的男性味道。

这让莫听云又羞又恼,羞是因为她竟然和宋唐妖精打架了,看来昨晚那个梦未必全都是梦,恼是因为……

“宋唐你是想闷死我吗?!”她在被窝里嘶吼出声,伸手胡乱的扒拉着,摸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下意识就抓握上去。

刚要用力,就发现被子猛地被掀开,宋唐惊慌的声音传到耳边:“……阿云住手!不许捏!”

被子被掀开之后,光线就充足了,莫听云得以看清自己手里的物什,顿时忍不住脸红心跳起来。

“啊这……对不起对不起……”

她连忙松手道歉,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宋唐,把被子拉上来挡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室内的空气顿时就变了味道,尴尬在悄悄蔓延。

宋唐也很不好意思,他蹭蹭鼻子,脖子一转,就看见莫听云的长发正从背上滑落,散在枕边,暴露出她圆润滑腻的肩膀和大片的背部肌肤。

已经染上了羞怯的粉色,宋唐想起昨晚她眼尾染上的胭脂红,好像那甜腻的呻/吟就在耳边来回响起,让他忍不住心旌摇荡不已。

他情不自禁地俯身过去,伸手隔着被子抱住了莫听云,感觉到她浑身一僵,便低头吻了上去。

轻浅的吻从耳尖向后,蔓延过脖颈,最后落在肩膀上,每个动作都彰显着他的心猿意马。

莫听云错愕之下反应不及,她没想到都已经酒醒了,宋唐竟然还能对她做这种事。

这一愣神的功夫,再等回过神,她就已经被宋唐拖带进了情/事的深渊里,根本来不及反抗。

宋唐从后面慢慢地进来时,她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无措,和前所未有的刺激,以及她羞于承认的期待。

这样复杂的情绪瞬间压垮了她的理智,原本撑在床铺上的手臂一抬,被他抓住,整个人就软了下去,然后被他翻了个面,趴在床上,感觉后背有泰山压顶。

这是她不敢仔细想象的姿势。

可是她又实在忍不住,哼哼唧唧地说了句:“宋唐,你怎么这么重哇……”

说完她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顿时一囧。

但她还是听到了他没忍住发出来的哧哧笑声,整个人都羞得快要缩成虾米,“……闭嘴!”

他又笑,一面笑还一面耸着腰,像是在挑衅似的。

莫听云什么都没来得及再多说,只惦记叫他:“宋唐,套、套……”

妖精打架可以,但她不想因此怀孕,进而面临一系列必定会脱离掌控的事。

事后,宋唐趴在她的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她的背,“阿云,你整个人都变成粉红色的了。”

声音都已经沙哑,还带着餮足后的性感,莫听云听了耳朵一麻,讷讷地接了句:“……你压到我头发了。”

空气里弥漫着散不去的石楠花味道,莫听云读书的时候,曾经因为好奇,特地跑去学校的药王山上闻过石楠花,那时只觉得不好闻,没想到会这样让人脸红。

她垂着眼,不太好意思去看宋唐,脑海一片茫然,心里也没个主意,不知道这件事要怎么过去。

就当是一场意外?成年男女,酒后乱性,不是什么稀罕事,又不必对方负责,爽完就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一拍两散。

这个想法刚刚形成,又被她自己否定了。

如果是陌生人,当然是这样最合适,但这个人是宋唐,就行不通了,除非她打算以后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那怎么办呢?怎么样才能让这件事过去呢?

莫听云不知道,她只是后悔,果然啊,肉不是那么容易吃的,有可能会塞牙。

“莫小云,你怎么这么个表情?”

宋唐忽然翻了个身,侧躺着用手撑住额角,微微居高临下地望着平躺在床上的莫听云,打量着她在懊悔和苦恼之间来回变化的脸色。

心里不由得一突,危机感立马升了起来。

他撑着额角的手放了下来,恰好扶在莫听云的发际线旁,头往下耷拉,搁在她的肩窝里,叫了她一声:“阿云。”

莫听云微微回过神,啊了声,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一看就是心不在焉敷衍都懒得敷衍他的样子,宋唐腹诽,然后用一种宝宝委屈但宝宝坚强的语气问她:“是不是我做的不好,你不满意,所以不打算负责,准备白嫖我?”

莫听云基本没见他示过弱,忽然间被他这么一问,先是一惊,随即无比心虚,她目光闪烁地为自己开脱:“也不能这样说……什么白嫖不白嫖负责不负责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成年人做事不该负责任吗?”宋唐打断她的话,反问道。

嘴里说着委屈的话,被子底下的手掌已经悄悄摸上了她的腰。

莫听云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他的手,俏脸绯红,用力瞪了他一眼,“你够了啊!”

顿了顿,她干脆破罐子破摔算了,“你要是答应我做完这一次就不提这事儿了,我就放开你。”

她这话一出口,都不用她拦,宋唐自己就把手缩回去了。

翻了个身躺平,和她肩并肩地看着天花板,冷哼了声,“你想得美,我只跟我女朋友做,你要做我女朋友吗?”

莫听云不妨会突然从他口中听到女朋友这三个字,一时间愣住,许久都没回过神来。

房间里的空气安静了下去,有点向死寂发展的征兆,沉闷得很。

宋唐问完以后就等她的回答,等啊等,始终不见她说话,原本火热滚烫的心渐渐就开始发凉,一阵阵的,慢慢变成绝望。

正当他以为莫听云会拒绝他的时候,她说话了,“宋唐,我不懂。”

“我得喜欢你,才能做你女朋友吧?”莫听云总觉得,女朋友这个词,不仅亲密,还意味着一份责任。

确定男女恋爱关系,是要对彼此有爱和欣赏,有和对方走进一段需要用责任心来维护的稳定关系的愿望,是一件需要郑重考虑和得有仪式感的事。

而不是像他们这样,打完一炮,然后问一句要做我女朋友吗,就可以的事。

她无疑是欣赏宋唐的,并且将他看做生命里一个十分特殊而且重要的存在,可是爱情,也有吗?

宋唐扭头去看她,正好和她四目相对,清晰地捕捉到她眼里流淌的疑惑。

“阿云。”他轻轻地开口,嘴角微微翘了上去,望着她的目光柔和坚定,目不转睛的,“刚才你开心吗?”

莫听云一愣,脸忍不住更红了,她抿着唇,说开心,好像有点羞,说不开心,假话又说不出口,只好涨红着脸不吱声。

宋唐就看懂她意思了,低低地笑出声来,笑声几不可闻,可是室内太安静了,依旧传进了莫听云的耳朵里,酥酥麻麻地蔓延到心底。

“那你平时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吗?”他又接着问,“我们一起出去玩,一起去找好吃的,待在一起斗嘴,你开心吗?”

开心吗?自然是开心的,莫听云想,如果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时光不开心,那她和谁在一起玩,都不会开心了。

她点点头,嗯了声,老老实实地应道:“开心的。”

宋唐闻言就笑,好似她是在夸奖她,真诚地向她道谢:“谢谢阿云的肯定,我会再接再厉。”

“……哦哦,好的好的。”莫听云傻乎乎的,讷讷应了两声。

宋唐见状实在忍不住,转身就亲了过去,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上,最后止于唇舌。

然后他才问:“讨厌吗?我这样亲你。”

莫听云顺着他的问题,在心里反复来回地思考,然后得出的答案是:“……呃、不讨厌。”

顿了顿,她眨了一下眼,有点不好意思,“就是……你亲得太重了,我觉得有点疼……”

宋唐从善如流地认错:“抱歉,业务不熟练,我会多学习的。”

莫听云闻言又讷讷:“……好、好的。”

她目光闪烁慌乱又怯生生的模样实在有趣极了,宋唐以前从来没见过她能羞涩成这样,心里痒得厉害,差点想继续按着她亲个够,可惜付诸行动之前又想起他们之间还有很重要的问题没有解决,只能遗憾作罢。

“阿云,你说,我们在一起那么开心,要是以后不能一起吃吃喝喝出去玩了,你会遗憾吗?”

他把手垫在脑后,扭头看她一眼,一副要和她谈心的模样。

莫听云也没多想,毕竟她这时候什么主意也没有,只好听他的呗。

她想都没想地点点头,“会啊,会特别遗憾。”

宋唐点点头,叹口气,“是啊,如果我们没在一起,那以后就会分别和别人在一起,我们就会渐渐以另一个人为重,互相疏远,慢慢就散了。”

“……可是人都是这样的,就像读高中会和初中同学断联,读大学会和高中同学生疏。”莫听云抓着被子,喃喃地说着,可是声音却听起来很沮丧。

宋唐又点点头,“所以如果我们在一起,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对吧?”

知道他的意思,莫听云选择嘟嘟嘴巴不接茬。

他也不强求莫听云一定要回答他的问题,也安静了一会儿,才忽然又问:“莫小云,你怕我以后过得不好么?吃不上饭,被人骗之类的?”

莫听云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就会抠手边能找到的东西,这会儿正在抠被子封边的线,闻言动作一顿。

然后点点头嗯了声,“怕啊,我想你过得好,越好越好。”

她觉得自己日子过挺好的,不愁吃穿没有烦恼,所以宋唐出现的时候,连曾菲的手术费都凑不齐,她就特别担心,担心他以后吃不上饭。

宋唐叹口气,“我也担心你被人欺负了,女人很不容易的,你看我姐……哦对了,她又谈恋爱了,你知道么?”

莫听云的注意力被转移了些许,惊讶道:“是么,什么时候的事?”

“有好一段时间了。”宋唐告诉她,“你记不记得上次咱们去水上乐园她没去?就那段时间,她出去散心,路上遇到一个男的,跟她互相拿错了行李箱,换回箱子的时候留了联系方式,没几天俩人就谈上了。”

莫听云说了句真有缘分,又问:“那她现在开心么,状态怎么样?”

“好多了,只要新欢够好,旧恋情当然会成为过去。”宋唐笑了一下,又叹口气,半真半假地吐槽道,“我姐都有新男朋友了,我呢,什么都没有,莫小云,你心真狠。”

莫听云讷讷,又不敢接话了。

宋唐也没抓着这点不放,隔了一会儿,他又说话了:“莫小云,你说,我要是和别的人在一起,比如蔡二,你觉得怎么样?”

他故意这样说的,想试试莫听云的反应,莫听云一听果然就急了,“不行,你不要和她在一起!”

宋唐心里一喜,“为什么?因为你不喜欢我和别人在一起?”

是吃醋了吗?

他眼巴巴地想着,莫听云却翻了个身,满脸正色地趴在他身边,跟他说:“因为他们兄妹俩对感情都不认真,哪里有感情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呢,她今天可以许诺我钱财让我把你介绍给她,明天就可以把同样的手段用到别人身上,那样你怎么办?”

宋唐心里一热,虽然这不是他最想听到的答案,却依旧踩中了他心底最柔软的位置。

他伸手捧住莫听云的脸,笑吟吟地看着她,眉目温柔得像是能滴水,“是啊,怎么办呢?就只好去投奔你了啊,求你保护我,叫我不要挨饿。”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出声来。

“看来是我的例子举得不对。”他重新说道,“换一个人,她什么都好,也很适合我,我们在一起了,你会怎么样?”

莫听云重新躺了回去,抓着被子,眉头皱了起来。

会怎么样呢?她想,应该会难受,然后祝福吧,她想要他过得好,如果有一个人可以让他开心快活,她其实应该高兴吧?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宋唐,引来他一阵无奈苦笑,“可是我不想你难过,也不想自己难过。”

他重新侧身对着她的脸,低声认真地剖析着自己的内心:“阿云,那天我听说你和阿姨说要去相亲,心里就很不舒服,第二天我就改了行程来京市,可是来了以后我又想你。”

“我就想,如果你离开我了,和别人在一起,我肯定特别难过,因为那样,我就失去你了,为什么你宁愿和别人在一起,都不考虑考虑我呢?我觉得你不公平,于是我又有点生气。”

“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一起长大,双方知根知底,我跟你家里人都相处得好,这样家庭矛盾就会少很多,我们也互相了解,相处得很自在,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回忆,在一起从来不会没话聊,我们那么默契,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所以我就想,这个假期结束之后一定要告诉你,要拦着你不让你去相亲,要不然昨晚我也不敢对你……”

“阿云。”他的头低下来,亲了一口她的耳珠,低着声音央求道,“反正我们已经这样了,不在一起,平时见面会尴尬吧?不如试试,你觉得怎么样?”

他今天一个人这么努力地说了这么多,最后甚至打算出卖色相,说的全都是他们如何如何应该在一起。

偏偏莫听云真的听进去了,思路全被他带着跑,听完之后点点头,“……对不起啊,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她说的是相亲那个事,没想到他会不高兴。

宋唐顿时沉默,他是想听这个吗?相不相亲本来就是她的自由,她没事道什么歉?

真是气死他了!!!

莫听云微阖着眼,没发现他的脸色不对劲,按着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下去,“可是在一起……我也不知道好不好,我不确定我对你是不是那种喜欢,我怕我只是依赖和习惯了你在我身边,那样对你是不是不公平?”

她问得认认真真,说完抬起眼来看他。

总算是说到他想听的了,宋唐笑了起来,“我们可以交给时间,如果有一个人比我对你更好,你觉得你爱上她了,我就放你去寻找爱情,怎么样?”

呸!不可能!到死都不可能!宋唐心里恨恨地想,绝对不可能有这个人出现,要是有,他就打地鼠把他给拍回去!

莫听云听了倒大受震动,你们艺术家的思想现在都这么开放的吗?!

“啊这……”她张口结舌,同时又很好奇,“真要是有一天,我跟人跑了,你会怎么做?”

宋唐微微一笑,“我不会做什么,毕竟留不住你,是我的魅力不够,对你还不够好。”

他这样一说,莫听云霎时间心痛起来,连忙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不是的,宋唐你最好了!”

宋唐蹭蹭她的头发,在心里无声地笑起来,语气相当隐忍:“所以你答应了是吗?”

“嗯嗯嗯!答应的!”莫听云顾不上许多了,连声应道,就算应完之后觉得自己还是冲动了,也没有反悔的意思。

宋唐于是低头吻上她的耳朵,轻轻地嘬了两下,感受到和她肌肤相贴的温度,被子底下的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莫听云不停地躲,可怜兮兮地求饶:“……不要吧,我们待会儿还要出去呢,我都还没看过你的画。”

宋唐一想也是,于是强忍着身体的变化收回了手,“行吧,我们起床,女朋友大人。”

莫听云眨眨眼,脸马上又红了起来,可是心里又冒出来一点新鲜的喜悦,她张开手,自然地朝他撒娇:“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