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这天下午莫听云都是在美术馆度过的, 她第一次看到那幅《莫医生》的实物图。

虽然仍然惊讶于画中人像的逼真,但因为看过宋唐其他的作品,倒没有像第一次看到他画时那么震惊了。

她问宋唐:“展览结束后, 这些画会还给你吗?”

“会送去拍卖。”宋唐道,“一开始师兄是打算将这批画分别捐赠给不同的博物馆, 后来又改了主意, 决定送去慈善拍卖,将拍卖所得捐给专门资助女童的基金项目。”

莫听云哦了声,又指了指那幅《莫医生》,有点着急地看着他问:“那这幅呢?也送去拍卖么, 我可以买下来吗?”

宋唐看她一眼, 挑着眉笑了笑:“怎么, 不愿意让别人收藏你的画像?”

莫听云蹭蹭鼻子, 诚实地点点头,“让人观赏我可以接受, 但是被别人收藏,我老觉得……怪怪的。”

这是她自己的原因,倒和其他什么别的都没关系。

宋唐点点头, 笑着继续问道:“那如果不是个人收藏,而是机构收藏呢?”

莫听云一愣:“……啊?什么意思啊?”

“就是说……”他伸长了手臂,将她的肩膀搂过去,和她一起看着面前这幅画像,“师兄的意思, 是把这幅画捐赠给京市美术学院,作为学院的馆藏, 我答应了, 你觉得呢?”

原来是这样, 莫听云恍然大悟,又不太敢信,于是反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不是骗我的?”

宋唐失笑,“谁会那种事来骗你。”

莫听云闻言哇的一声惊呼:“这么厉害吗,我要进博物馆了吗?”

“学校的艺术馆而已。”宋唐更觉得好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没舍得用力,就是蹭蹭。

莫听云这会儿心情相当美丽,没有计较他对自己动手动脚,连连点头道:“也很厉害了,以后是不是会很多人去参观,然后看到我的画像?”

对于这幅画作用的技巧多么厉害,又表达了什么样的主题,她完全不在意,唯一在意的,是这幅画的主人公是她本人。

宋唐也点点头,“是这样没错,特别是每年毕业季,学院都会在那里举办毕业作品展,很多人会去参观,还有去参加毕业典礼的家长亲友,也都会进去看看。”

莫听云忍不住笑起来,眼睛都快看不见了,“不错不错,挺好的。”

宋唐没想到她这样就觉得高兴了,一时间既惊讶,又觉得好笑。

到了傍晚,方锦绣来电话,他们四个离开美术馆去和她会合,到了才发现,除了叶为先和方锦绣夫妻,还有洛栖。

“我明天就要去外地工作了,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请你吃饭了,刚好去电视台谈合作遇到方副台长,她跟我说今晚你们约了一起吃饭,我就厚着脸皮跟来了。”她笑眯眯地向莫听云解释道。

莫听云刚哦了声,就听方锦绣笑道:“洛小姐这是给我戴高帽呢,明明是我特地请她来的。”

洛栖闻言笑起来,转头去和她说话,言谈之间将自己摆在方锦绣之下,虽然态度不卑不亢,但也格外谦虚谨慎,似乎关系相当生疏。

莫听云觉得有点奇怪,悄悄问宋唐:“洛栖姐和嫂子以前不认识的吗?”

宋唐压低声音道:“不算熟,嫂子在台里是副台长,管的是新闻中心,业务上跟洛栖没什么来往,加上洛栖以前跟着蔡总,也不会到蔡家那边去,所以交情一般。”

不过以后洛栖离开蔡润生,什么都要靠自己了,方锦绣这边的关系,要是能借今天这顿饭搭上并且维护好,以后自有好处。

“她也很不容易。”莫听云嘟囔了一句,叹了口气。

宋唐刚要说话,就听叶为先喊他们:“你俩说什么悄悄话这么认真,也说给大家听听呗?”

莫听云微微一愣,立刻看向宋唐,希望他来解决问题。

宋唐笑了笑,“没说什么,就是说了下我想养猫的事,我不是开了个店么,最近有只小猫老是过来要吃的,喂了几天都熟了,我就想要不干脆把它养在店里算了,问阿云答不答应呢。”

简直就是胡说八道,莫听云一怔,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啊呀,这个人胡扯的功夫还挺厉害的嘛。

不过说起来还真有只猫,也不知道出来之前宋唐给没给人家留够猫粮,要是不够,该去哪里找吃的啊,它还那么小只,要是打不过那些大猫该怎么办?

正想着,就听方锦绣叫她小云,帮宋唐说情:“要是不排斥,就养着呗,他们这些画画的,就好观察点什么,画出来才有那种灵气。”

莫听云点点头,应道:“这个看宋唐的意思,我是没什么意见的,我家里还养着一只小狗呢。”

方锦绣闻言点点头,“我家也是,养了只金毛,都五岁多了,你家的呢?”

“是只史格宾犬,叫三月,特别可爱。”莫听云笑着应道,听洛栖接着说起自己养的两只布偶猫。

之前宋唐和莫听云说悄悄话的事就这么过去了。

没过多久,倒是苏梨和叶留白那里闹出了动静,苏梨不知怎么的把面前的汤碗打翻了。

大家立刻看过去,方锦绣和叶为先关切地问道:“阿梨怎么了?”

苏梨抬起脸来,莫听云发现她难得的面色苍白,像是有些惊慌失措没了主意,不由得有些奇怪。

这两天的相处,苏梨表现出了和同龄人不一样的成熟,她还以为没什么事能让这孩子失态呢。

“我……”她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转头慌乱地看一眼叶留白。

叶留白替她把面前的狼藉擦干净,又让服务员来换了一套碗碟,然后劝她:“要不然咱们就说了吧,她问你是信得过你,可是我们也是小孩子,没经历过这种事,不如问问大人们?”

像是朋友或者同学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问题,大家继续关切地看着他们。

苏梨抿了抿唇,苦恼地道:“我的室友开学就进了学校模特队,这个假期模特队有活动的工作,她就跟着去了,工作结束后被对长叫去跟合作方那边的人一起吃饭,一直被灌酒,她醉了之后就被人送去了房间,然后……”

醒来之后她发现当时坐她旁边的一个文化公司的什么总正躺在她身边,见她醒了也一脸震惊,说昨晚他喝醉了走错房间,没开灯,以为她是合作方给她找的小姐,云云。

她赤/身/裸/体,身体的不适和床边扔着的避孕套,都在说着一个事实,她被性侵了。她很害怕,不过是一个才读大学的孩子,哪里会想到自己竟然遇见这么可怕的事,她根本不敢告诉任何人。

但是她心里又很煎熬,于是来问苏梨,酒后乱性,要不要报警?

苏梨也没经历过这种事,虽然这种事在他们这个圈子里绝对不是什么稀罕事,但她本人没经历过啊,突然身边人遇到这种事来问她主意,她当然会慌乱。

方锦绣听了只皱眉头:“你同学当时怎么不报警?”

苏梨老实应道:“她说害怕别人知道了看不起她,说她闲话。”

这也是事实,受害者有罪论、荡/妇/羞辱,屡见不鲜。

“你同学现在什么想法?要不要报警,或者走法律途径?”叶为先问道。

苏梨抿抿唇,“……我问问她吧。”

方锦绣点头嘱咐道:“问问清楚吧,问清楚了才好确定怎么帮她,问到了告诉我们大人,你们两个小孩子不要轻易插手,一个不小心,容易落个里外不是人。”

万一到时候帮人帮到对方怨上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苏梨乖巧地点点头,继续给朋友发信息,这边方锦绣他们已经讨论起“酒后乱性”这个话题了。

洛栖说:“以前我挺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有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特别流行一个套路,第一章就是男女主角酒后乱性,然后女主角就怀孕了,带球跑之类的。”

方锦绣笑了声:“以前的偶像剧也有这样的情节啊,其实艺术有时候也是来源于生活嘛。”

说着又去看叶为先,“老叶以前是不是有个朋友就是,出去喝酒,跟一位红颜知己睡了,让老婆知道之后闹得天翻地覆的,还说什么就是酒后乱性,自己也不是故意的。”

他们说的时候,莫听云和宋唐都没怎么吭声,一个安静地吃菜,一个安静地剥虾。

主要是心虚,他们昨晚也算是酒后乱性。

不过今晚主要是请他们俩吃饭的,方锦绣不可能让莫听云觉得被冷落了,很快就cue她,“小云,你是做医生的,对酒后乱性这件事,医学上有没有什么说法?”

莫听云被问到,再不能沉默,只好笑笑,加入了闲聊之中,“也没什么特别的说法吧,就是现在大家都知道的知识点啊,如果男性真的喝醉了,醉到无法控制自己行为的那种地步,是没有办法勃/起的,更不可能完成性/行为。”

“如果他喝了酒,还能跟人上床并且成功了,那说明他没有真的烂醉如泥,顶多就是喝多了点,但他绝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什么我喝多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之类的,都是借口,他就是喝酒之后胆子大了又不想负责而已。”

“喝醉和勃/起只能二选一,小说和电视剧都是假的。”

大家听完之后都说这就是个伪命题罢了,然后又叫叶留白和苏梨:“听见了吗你们两个小朋友?出门在外要好好保护自己,离开手里的饮料不要再喝,有分歧要好好沟通,不要自己跑出去试图借酒消愁,出去的时候就互相报告行踪确认安全……”

方锦绣趁机对两个孩子进行安全教育,洛栖和叶为先说起有个电影圈的导演朋友想请他帮忙提个影片名的字,饭桌上氛围很是热闹融洽。

宋唐倒有点不自在,特别是听莫听云说到“他绝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句话时,忍不住想起自己昨晚的趁人之危,然后一阵接一阵地感到心虚。

莫听云这时却举着筷子悄悄靠过来,贴着他的耳朵,小小声地告诉他:“不过宋唐你和那些人不一样,我知道的,别担心,我们会很好的。”

宋唐一怔,下意识地转脸看向他,目光格外复杂,就像是他乱糟糟的心事。

终究还是担心的,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并不光明磊落,甚至算不上道德。

虽然莫听云没有说会怪他,甚至还和他确定了恋爱关系,但是他知道,这是他的侥幸,也是因为他的强求。

莫听云只不过是,恰好没有喜欢的人,才会这么容易被他说动,说白了,他就是占了先来的便宜。

可是现在,他迎上莫听云带着笑意的眼睛,内心的担忧突然就慢慢散开了许多,随之而来的是澎湃的感动。

他甚至有点想哭,他的莫小云啊,怎么能这么好。

他嘴角轻轻抿着,用湿毛巾把手擦干净了,然后趁大家不注意,一把将莫听云的一边手扯到桌底下,和她十指紧扣,用力的握住。

然后点点头,望着她,忍不住轻笑:“当然,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

莫听云笑起来,眼睛弯成一对小月牙,嗯嗯两声,“宋唐,我想吃那个蟹。”

你懂的,快点干活,工具人要有工具人的觉悟。

宋唐又轻笑,松开了她的手,然后转了一下桌子,取下一个清蒸大闸蟹,一边听他们闲聊,一边帮莫听云剔着蟹肉,剔出来之后,装在小碟子里,放一点蟹醋,然后再放到他的手边。

这样的动作自然是引人侧目的,只是看他们一个动手一个动嘴配合得极其自然的模样,又都没好意思大惊小怪。

晚上吃完饭没坐多久就散了,第二天莫听云和宋唐去买特产,下午就搭飞机回了容城。

莫听云是直接回莫家的,进门就看见两位老太太在钳田螺屁股,说晚上吃炒田螺,她连忙放下行李跑过去帮忙。

一边帮忙,一边又问:“我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你妈出去见朋友了,就是你那个儿子要跟你相亲的王阿姨咯。”周外婆应道。

“啊这……”

莫听云登时心虚起来,又有点着急,盼着她妈快点回来,祈祷她还没和人家定下吃饭的时间。

就这样一直等到傍晚,周文秀回来了。

一进门就见她家那个祖宗噔噔噔地跑过来,大声地叫她:“哎呀,妈你怎么才回来啊?我都等你半天了!”

周文秀见她这样,忍不住直皱眉,“你都多大了,马上就能结婚的年岁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亏我还跟你王阿姨夸你听话又稳重。”

她一提王阿姨,莫听云的表情就更加急躁了,忙问道:“你没跟王阿姨约什么时候吃饭吧?”

周文秀点点头,“约了啊,等周末嘛,你上班晚上总是很晚下班……”

她话没说完,就被莫听云打断了,“别别别,你快跟王阿姨说,我不相亲了。”

周文秀一愣,随即瞪着眼生气起来,“你说什么?你怎么回事啊,说相亲的是你,现在反悔的又是你,你是不是故意搞我心态啊你这个死孩子?!”

莫听云觉得自己冤枉死了,顾不得什么循序渐进做好铺垫,直通通地就甩出一句:“我都跟宋唐谈恋爱了,还相什么亲呐!”

话刚落地,在屋子里的每个人都立刻看向她,人人都是震惊失语的模样。

周文秀更是:“???”

只有什么都不懂的三月觉得好玩,绕着他们身边跑了两圈,然后:“汪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