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莫听云要去的超市离医院比较远, 都去到郊区了,但大型的仓储超市一般都会选址在离市区远一点的地方。

这几年会员制的仓储超市陆续开了好几家,加上网络上各路美食博主生活博主的打卡测评分享, 着实很火,不过莫听云喜欢去,倒不是因为好奇。

而是因为仓储超市的东西一般都量大, 很符合她喜欢搞批发的购物习惯。

上了车, 宋唐还在扣安全带, 就见她从前面的抽屉里拿出一瓶香水来, 说了句:“我喷一点香香哦。”

说完也不管他答不答应, 拔开瓶盖就往面前的空气里摁了几下,然后立刻屏住呼吸把自己的脸怼过去。

接着就听见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在身边爆发出来。

“咳咳咳——”

“咳咳——你这、这是什么……香水,怎么这么, 咳咳——”

强烈冲鼻的香精味道扑面而来, 宋唐觉得有点熏眼睛,鼻子也直发痒,他别着头,使劲地咳嗽起来,“……怎么这么冲?你摁那么多下做什么, 不要钱啊?”

莫听云有自己的道理, 振振有词:“我都买了两年了还没用完,平均每天算下来, 就是不要钱了啊。”

宋唐抬手使劲揉了揉鼻子, 再度说了句:“前调太冲了,一股胡椒花椒的味道。”

“你等等, 等它这股劲散了以后, 会好闻的。”莫听云一面应着, 一面开了点车窗,让外面的自然风吹进来。

宋唐顿时就觉得好了许多,便好奇地看一眼还抓在她手里的香水瓶,透明的瓶子里装着像红酒一样颜色的液体。

“这支香水叫什么名字?”他有些好奇地问道。

“芦丹氏的柏林少女。”莫听云回答道,“它其实很好闻的,就是前面香味有点晕,主要是留香时间长一点,有时候我晚上用了,第二天起来闻自己还能闻到那种淡淡的玫瑰香哎。”

宋唐听了忍不住耸着肩膀笑出声来,“你怎么闻自己?我不信。”

莫听云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在逗她,见他不信,急忙保证道:“是真的,我没有骗你,大不了下次让你闻闻好了。”

嗯,下次她就揣着香水,去跟宋唐困觉,嘿嘿嘿。

车子已经开出医院大门,莫听云隔着车窗和值班的门卫打招呼:“莫医生下班啦?今天辛苦了!”

“您也辛苦了,明天见。”

宋唐转着方向盘,原本想逗她的话忽然间又觉得不合适说了,于是暂时作罢。

莫听云觉得有点无聊,打开了车载电台,交通广播的主持人正在说着市区的实时交通状况。

宋唐听了一会儿,道:“龙华大道那边堵车,我们绕一段路从十四中学那边走?”

“随你,反正是你开车。”莫听云低着头随口应道,反正自家车,也不用怕绕路被宰客。

一路上莫听云都低着头看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这么起劲,头也不抬,甚至好几次宋唐跟她说话她都没听见。

好不容易等莫听云从手机里回过神,他才佯装不满地道:“看什么呢这么认真,我跟你说话都听不见,哎哟我这个男朋友当得可真够失败的。”

莫听云眼睛一眨,啧了声,“干嘛阴阳怪气,这不是今天有大事发什么。”

顿了顿,她又继续道:“刚才领的那张传单你还记不记得?”

宋唐点点头,“记得啊,真是叹为观止,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位被称为白衣天使的医护人员。”

莫听云听了就笑,摇摇头:“那我告诉你某个科的主任特别会溜须拍马,某个医生在外面有情人,并且他老婆知道,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全职太太没有收入只能靠他,某位医生再婚三次,是个每次都会被女方骗走钱财的倒霉蛋,还有手术做得一塌糊涂还不如主治的正高,等等,你还会觉得医护人员都是天使吗?”

“啊这……”宋唐觉得震惊,斟酌半天,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干脆闭嘴。

莫听云扭头看一眼车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色,街边的路灯亮起来,远处高楼有霓虹闪烁,城市的夜晚总是绚丽又迷人。

可是行走在这华灯之下的人们,大多都没有闲心停下来看看这光彩夺目的美景,疲于奔命才是日常。

“白衣天使这个词,起初是赞美,后来经过宣传,慢慢成了医护工作者的代名词,也成了一道枷锁,你是医生,是天使哎,难道不应该是纯洁无暇大爱无私奉献自我的吗?”

她的声音轻轻地在车厢里响起,“可问题是,我们不是真的来自于天上的天使,而是活在现实世界里活生生的人,是人,就会有欲望,有缺点,有人正义无私,就有人自私自利,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市侩,老油条,混日子,任何其他行业会有的人,医护队伍里也会有,并且不会少到哪里去。”

“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做了这份工,就负责任地把自己的分内之事做好,有人为了糊口,有人为了实现理想和人生价值,哪个行业都一样的,实在算不得什么天使。”

“照这样说,警察叔叔们应该叫黑衣天使啊,嗯,刚好和我们黑白配了。”

宋唐静静地听完她的话,点点头,“我赞同你的说法,这只是一份普通的工作,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里普通的一员,但是——”

他一说但是,莫听云就忍不住轻轻啧了声,撇撇嘴,看看人家这话术!

先赞同你,再说出我可能和你不同的看法,这多让听的人觉得舒服,根本无法跟他对着干!

果然,接下来宋唐就道:“但其实有的行业还是不同的,医生、警察、军人,之所以会让大家更加尊敬,是因为你们的工作往往与生命有关,人总是敬畏生命的,也都怕死,所以对待你们感情上就是不同的。”

“尽管也有很多人会质疑司法程序是不是公正,医生是不是吃回扣是不是乱开药,但总的说来,还是正面的评价更多,你觉得呢?”

莫听云哦了声,“你这么一说,也是这么个理儿,就好像我妈以前对我班主任特别尊敬一样,老班一说要来家访,她就提前半天回来准备。”

她耸了耸肩,有点无奈,“我每次都吐槽她太隆重了,她就说我还小,什么都不懂。”

宋唐虽然觉得她的这个类比好像哪里怪怪的,但又不上来,而且配着她一脸煞有介事的表情,他甚至觉得她说得特别对。

见宋唐不吭声了,莫听云又好奇地问:“张主任这些事,你们艺术圈里有没有?说来听听啊?”

宋唐点点头,这下轮到他震撼莫听云三观了,“代笔和抄袭这种不用说了,很常见的,以前我们还有过一位很出名的前辈,带了个学生,发现学生的天赋比他高得多,于是萌生了让学生为自己代笔的想法。”

“然后他去和学生商量,许了很多承诺,什么以后一定会让他在画坛上拥有一席之地,卖的钱全都给他,诸如此类,但学生没同意,最后你知道他对学生做了什么吗?”

宋唐卖了个关子,放下一个鱼饵,莫听云这条美人鱼立马就上钩了,眨着眼睛眼巴巴地看他,催他快点讲,“后来呢,后来呢?”

宋唐对她的反应很满意,也没有继续卖关子,“他让他太太去勾引学生,他太太是继妻,当时才三十多岁,长得很美,那个学生恰好就是喜欢比自己大的成熟女性,很容易就上钩了,然后他就拿捏住学生跟师母通/奸的把柄,控制住学生,一直帮他画画,他最有名的一系列画作,其实都是学生画的。”

莫听云听了瞪大眼睛,觉得相当匪夷所思,“……他老婆脑子有问题?怎么会答应帮他去勾引学生?”

“这谁知道呢,兴许也有时代原因,夫为妻纲嘛。”宋唐摇摇头,无奈地笑了一下。

莫听云哦了声,“听你的意思,是旧时代的事?”

“大概五十多年前的事了。”宋唐想了想,应道。

莫听云又好奇:“那这件事后来是怎么被大家发现的?”

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红灯亮了,宋唐一边慢下车速,一边回忆道:“后来他太太和学生真的产生了感情,他知道之后,给学生下了砒/霜,并且对外界说是因为学生和自己太太的私情被他发现了,学生觉得愧对于他,所以才走上绝路,紧接着他太太就疯了,当时他太太已经怀孕,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让太太打掉孩子,而是生了下来,那个孩子生下来被扔到路边的垃圾桶,又被人捡回去养,等他长大到十几岁,因为遗传了生父出色的绘画天赋,被人收为学生,有机会接触到了亲生父母的旧事,才被揭发出来。”

“不过那个时候,始作俑者已经病重,临死前才对去调查的警方吐露实情,承认学生是他杀的,而他的太太,也早就因为疯病死了十几年了。”

莫听云听完这个故事,觉得唏嘘,“最可怜的是那个孩子,他是最无辜的。”

她又好奇那个孩子是谁,“你认不认识?”

宋唐扭头看了她一眼,笑着发动车子,慢悠悠地应道:“那个孩子啊……我认识,你也认识。”

她也认识?

莫听云听了一愣,到底是谁啊?她想着事,不由自主地就嘟起嘴来,眉头皱得紧紧的,宋唐扭头就看见她这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可真是想得很努力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考虑什么天大的事呢。

莫听云其实也没有想很久,因为符合宋唐“我认识你也认识”这个标准的,实在没几个人,而且这个人还要画坛沾边,那就更少了。

只有一个叶为先。

于是她再次感到震惊:“……你是说你叶师兄?”

宋唐点点头,“对,是有一次老师带我们去喝酒,他们俩喝多了,说谁谁的儿子得癌症死了为先你高兴不高兴,师兄说那真是太好了,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说的那个人,是某位画坛老前辈的长子,很好奇他们之间有什么纠葛,老师和师兄跟我讲了这件事,我才知道。”

而在那之前,宋唐对叶为先的过去,了解的只有他出身小城市的普通家庭,因为绘画天赋出众,被去采风的老师遇见,收为学生,又鼓励和支持他考到了京市。

这捡叶为先的经过,和捡他简直一毛一样,只不过最后结果略微有点不同,他并没有像叶为先那样能到京市读美术专业。

莫听云听完整件事的前前后后,除了发出哇的惊叹声,就没别的话能说了,因为实在不知道还说什么才能表达自己的震惊之情。

隔了好半晌,她才说了句:“完全看不出来哎。”

“都是陈年旧事,那些事他也没有亲身经历过,伤痛到底没那么重,再说了……”宋唐停顿了一下,把车停进车位里,熄火,“当下和未来才是最重要的,过去就该随风而逝。”

“好啦,下车吧!”

下了车,莫听云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多了,“赶紧赶紧,买完了好回去吃饭!”

说完一把拉起宋唐的手,拖着他一路小跑。

宋唐本来还想叫她停下来,可是想了想,又觉得算了,随她吧。

等莫听云出示了电子会员卡,俩人进了超市,拿到购物车后,先往熟食区走去。

可惜已经是晚上,有些热门产品已经销售一空,莫听云在冰柜前徘徊了许久,最后也没买到几样东西,不过,“哎,那边有部队锅、寿喜锅哎,回去放锅里一煮就能吃了,咱们买点儿?”

宋唐看了一眼她说的东西,问道:“你喜欢吃?”

“有点兴趣,不过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就不买。”自认为是一家之主的莫小云同学觉得自己特别民主,“吃饭嘛,要你喜欢我也喜欢的才能吃得开心咯。”

宋唐笑了起来,将两盒火锅材料放进购物车,慢悠悠地应道,“我没有不喜欢。”

顿了顿,又说:“我觉得你说得很对。”

莫听云闻言得意地笑笑。

买完生鲜,又折过去买点心,麻薯和提拉米苏蛋糕都买到了,然后莫听云又要去屯菜,一不小心就买上头,连土豆都拿了好几袋。

宋唐看着一袋好多个的土豆,心里一咯噔,不是吧,难道接下来要天天吃土豆?

他正犹豫怎么劝莫听云把多的放回去,就见她已经看了过来,“你这个表情……是觉得我买太多了吗?”

她的目光炯炯有神,宋唐其实挺不想违背她的决定,但为了自己的饮食愉悦度,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我觉得一袋就够了,买这么多,吃着很烦。”

“可是土豆能放啊,而且也很好吃。”莫听云试图辩解。

宋唐却立刻打断她:“你刚才说的,吃饭嘛,要你喜欢我也喜欢才吃得开心。”

莫听云闻言顿时扁嘴,嘟嘟囔囔地把多出来的土豆又放回去,还说着:“下次我再也不大度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东西都不让我买,难受。”

宋唐:“……”可是你享受的是购物过程,最后处理货品的,是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