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对于在宋唐这里留宿的事, 莫听云的态度事半推半就。

半推半就地点头,又半推半就地进了他卧室的浴室,最后半推半就地和他倒在一张床上。

宋唐仰面倒在床上, 让莫听云还包着头发就趴在他身上,笑吟吟地捏她的脸,调侃道:“至少我说什么来着,让你把那套衣服留在我这里, 万一以后用得上, 你偏不肯,说什么怕我女朋友知道了心里膈应。”

“哎哟, 我采访一下我女朋友,你膈应你自己的衣服吗?”

说完他就先笑得不行了,胸口起起伏伏的, 满脸的得意, 感觉如果不是还抱着人,就能在床上打滚了。

莫听云觉得有点赧然,这谁能想到以后的事啊,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宋唐的女朋友,才第二次留宿, 身份就已然完全转变。

从前她来, 只是个客人, 今后她来, 就已经算女主人了。

“……这我也没想到啊, 我又不是编剧, 看不到后面的剧本, 你别笑了!”她嘟囔着反驳, 噘噘嘴, 有点恼怒地瞪着他。

“好好好,我不笑。”宋唐伸手在嘴上比划一下,表示自己嘴巴已经拉上拉链了,然后又捏捏她噘起来的嘴,逗她,“还噘着啊?都能挂油壶了,以后叫你莫油壶吧?”

“姓宋的你是不是想死?!”莫听云觉得这人实在太讨厌了,干脆伸手掐住他脖子,晃了晃,瞪大眼睛做狰狞状。

她觉得自己肯定很可怕,宋唐看了倒觉得可爱,按着她的脖子就把人往跟前凑,硬是接连亲了好几下。

莫听云被亲得脸红,不停地躲闪推搡着他的胸膛,“……放开我!你这个……呜呜呜……臭流氓!”

到底是才在一起没几天,从无话不谈的至交好友,跨步成为亲密无间的恋人,就算他们看着相处得非常自在,其实也还是有点不同的。

看着莫听云在自己怀里挣扎了一会儿,宋唐总算满足了心里那点不能告诉她的恶趣味,松开手放她起来。

她刚坐起来,头上包着头发的毛巾就掉了下来,还未干透的浓密长发卷曲着滑落,铺满她的肩头。

“我帮你吹头发?”他伸手摸了摸她头发,笑着问道。

莫听云点点头,红着脸抬起下巴,“那还不快去,等什么呐?”

宋唐失笑着摇摇头,转身去了浴室。

没一会儿又回来,招呼她坐过来,耐着性子一点一点的帮她吹着头发,一边吹一边和她闲聊:

“明天要补班,后天呢?”

“后天休息呀。”

“你不用值班么?”

“我周一值班……哎,这样好哎,这样我下下个班是周五,周六下夜班,勉强算休周末了。”

“会不会很忙?”

“还好,就那样……对了,你上次要补的书补完了吗?”

那次宋唐收到的一大包破书页,分门别类之后,发现竟然是两本民国时期出版的书法作品,之后他就投入到了修补书籍的工作中,已经过了两月了。

“一本修复得差不多了,还有一本没开始。”宋唐应道,问她要不要看。

莫听云摇摇头,抬起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太晚了,我们早点睡啊?”

她就不信,宋唐留她下来就是单纯的盖被子睡个觉,如果是以前还有可能,现在么……

大家都成年了,别那么天真好吧。

她话音刚落,就感觉身后一个宽阔温暖的胸膛贴了过来,另一道心跳声在耳边方法,她忍不住又下意识地偏了一下头。

她的反应让宋唐失笑,一声轻笑从他喉中滚出来,“不是要早睡么,你躲什么?”

“没、没躲……”她讷讷地反驳,即便脊背僵硬,也还是壮起胆子扭着脖子往后看了一眼。

“真的吗,那我们睡觉了?”她还没看清宋唐的脸,就觉得他温热的吐息再次靠近。

近在咫尺的一张脸生得棱角分明,蕴含着笑意,眼尾微微地上挑着,漆黑的瞳仁里只有一个小小的她。

她看见那个小小的自己点了点头。

“好……”

“好”字被宋唐含进了嘴里,连同话尾的余音一起,悉数湮没于他的唇舌之间。

他的手也没有老实,紧紧钳住莫听云的腰肢,不停地收紧,莫听云被他禁锢在身前,先是觉得有点不舒服,随即发现自己的微阖的牙关已经被他的舌头不容拒绝地撬开了。

嬉戏,追逐,打闹,她仿佛回到了很多很多年前还小的时候,她和宋唐在一起玩,他总是迁就她,可是遇到家长三令五申不准她做的事,他就会特别坚持的带她回去。

闹也没有用,索性她就不闹了,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

她放弃逃开宋唐控制的想法,整个人都变得温顺柔软起来,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感知着彼此不断攀升的体温,纠缠厮磨带来的颤栗让人兴奋到颤抖,多巴胺极速地分泌,沿着每一根神经传到四肢百骸。

莫听云觉得自己开始飘起来了,像踩在云端一样,宋唐的手指根根分明地从她脊背一点点向下,时而轻扣,时而紧拥。

莫听云觉得自己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他的手指上,紧张又期待,而这种感觉,就像是她在面对一场极为重要的手术,那么激动人心,让人期待接下来的一切。

突然变得急促的鼻息盖过了微不可闻的水声,但距离的拉进却让他们听见彼此如擂鼓的心跳,接着传来“卟叽卟叽”的水声,莫听云听见,一时间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明知这是正常的,她和宋唐都很快乐,可还是忍不住觉得羞涩,躲又躲不掉,只能让自己努力适应他的节奏。

可是她太难了,根本适应不了,宋唐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她摸不清他的规律,最后呜呜地哭了出来。

宋唐愣了一下,停下来捧住她的脸,仔细的端详她的表情,然后失笑不已,“……傻子,你哭什么?”

“你、你太坏了……呜呜呜……”莫听云耍赖地蹬着腿儿,控诉他,“我难受你也不给我……滚!老娘不跟你好了!”

“呜呜呜,宋唐你个王八蛋——”

宋唐也觉得自己很难,伺候吧,祖宗觉得他磨叽,弄得她难受,不伺候吧,祖宗觉得他没良心拿她当工具人,她还是难受。

可是最难受的,明明就是他啊!

但能怎么办,自己家的祖宗自己受着呗,她去为难别人他也不乐意啊。

他叹口气,伸手扣住她的手,和她十指交握,低头吻了吻她发红的眼尾。

她呜咽着挣扎,可是平时总是沉稳温和的男人此刻耐心已经告罄,扣着她的手,伏在她耳边声音喑哑着道:“阿云,你给我乖一点。”

睡前喷上的香水已经散去最初的棱角,温柔的暖香让人心醉神迷,宋唐觉得,自己仿佛在一丛盛开的玫瑰花树里,到处都是花香,诱他深入和不知疲倦地索取。

莫听云早就撑不住了,她觉得自己真累啊,做一天一夜的手术也没这不到两个小时的妖精打架累。

她眼睛都睁不开了,浑身湿哒哒的,动都动不了,趴在床上背对着宋唐平复情绪。

宋唐靠过来,理了理她额角汗水和热气濡湿的鬓发,低头轻轻地啄着她的肩膀,“阿云。”

“……嗯?”她身上还泛着淡淡的粉,嗓子早就哑了,人也有点蔫,看起来疲惫至极。

被窝里,宋唐的手臂横过来放在她腰上,不断地收紧着,愉悦的笑声从他喉间溢出。

他似乎并不是想和莫听云说话,只是低低的叫她:“我的阿云。”

莫听云又嗯了声,上下眼皮开始打架,很快就跌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七点整,闹钟准时响起,宋唐先醒,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按停闹钟。

可是刚伸手,他就想到了莫听云,哦,莫小云今天还要上班。

他认命地叹口气,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眼睛扭头一看,发现莫听云整个人都蜷在被子里,勾着脖子的睡姿像猫一样,仔细听听,小呼噜若隐若现的,仿佛根本没听见闹钟的声音。

宋唐失笑着凑过去,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睛,就这么一个动作,倒把莫听云弄醒了。

“嗯……”

她动了动,把头睡正,眼皮往上抬了抬,没抬起来,眼睛只出现了一条缝,马上又闭紧了,显然还是困极。

宋唐闷声笑起来,伸手捏住她的鼻子,“快起来了,还有一个小时你就要迟到了。”

莫听云听见他的声音,伸手推开他的手,拉起被子蒙住头,哭唧唧地委屈极了,“我累!我不想去上班!”

“不行啊,快点起来,你不会真的想迟到吧?”宋唐弯腰把自己的衣服从地上捡起来,穿好后又去捡她的,“到时候工资扣没了,你社保怎么办,欠费?”

莫听云躲在被子里,气得直踢被子,“……都怪你!你讨厌死了!要不是你,我早就起来了!”

宋唐闻言蹭蹭鼻子,觉得颇心虚,可是又不是很服气,怎么着,她没爽是吧?

“你不要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好不好,明明是你本身就想赖床。”他一边吐槽,一边干脆地掀开了她的被子。

被他猝不及防地掀了被子,莫听云不由得惊呼,连忙翻个背对着他,环抱着肩膀恼羞成怒,“……宋唐!你太过分了!”

哪有人一言不合就掀被子的,她什么都没穿好不好!!!

宋唐做了错事,却一点都不心虚,伸手就去拉她胳膊,一边拉扯还一边笑道:“你身上哪里我没看过?放心,我不动你,快伸手来穿衣服好去刷牙洗脸了。”

莫听云被他拉着坐起来,睡衣套她身上,纽扣系好之后,他又道:“我先去看看冰箱有什么吃的,吃了早饭再走。”

莫听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拖着脚步往洗手间走去。

宋唐去了厨房,打开冰箱看了一圈,昨天买的麻薯还有剩的,从便利店买的鸡蛋三明治也还有一个,他都拿了出来,再拿了一盒牛奶,一起放进微波炉加热。

莫听云动作很快,赶在七点二十分之前洗漱完毕,甚至还化了个淡妆,但是没涂口红,出来之后往餐桌边一坐,伸手就拿吃的。

吃了半个三明治才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吃,宋唐还在倒腾咖啡机。桌上除了她面前的餐盘和牛奶杯,再也没有别的食物了。

顿时有些愣,“……你不吃早饭吗?”

“我一会儿出去吃。”宋唐慢吞吞地应道,把研磨好的咖啡粉放上咖啡机。

莫听云闻言啧了声,咬下去一大口三明治,含糊不清地嘟囔道:“我嫉妒你,太嫉妒你了!”

“做人要心胸宽广一点,我都没说其实我很想去睡个回笼觉。”宋唐叹口气,往咖啡杯里加奶泡。

莫听云:“……”最讨厌这种人!

莫听云吃完早饭头发都没梳就出门了,宋唐送她到电梯门口,看她下去了,这才转身回屋。

广南新村离青浦分院不算远,加上时间还不到八点,路上没有堵车,莫听云开得快一点,赶在七点五十左右进到更衣室。

一进去就看见一个人穿着件有帽子的短袖背对着她,顿时一愣,“这位……怎么穿有帽子的衣服来上班啊?”

对方听见声音转头过来,有点沮丧地低着头,“莫老师,我到了医院才想起来自己穿了件帽衫……”

莫听云认出来是科室新来的实习生,哎哟一声,“那你来不及回去换了,帽子一定藏在白大褂里啊,别让护士长和主任看见了,要挨骂的。”

顿了顿,又问:“住得远不远?不远的话中午休息赶紧回去换一件。”

学生连忙点头应好。

之后进了办公室,还真的有人发现这孩子的脖子后面隆起一团的,觉得好奇,故意跑过去拍拍人家,“你怎么背上长了个包袱?”

学生幽幽地回答道:“……那是我的帽子。”

大家听了都笑起来,趁机教育各自带的实习生,“千万不要穿帽衫来上班啊,不符合工作规定,护长见到要挨骂的。”

莫听云一边听大家说笑,一边低头签医嘱单。

杨丹去门诊了,她带的学生负责开医嘱,开完之后打印出来交给莫听云,“云姐,签一下字?”

莫听云接过来,听见办公室门被敲了两下,下意识地抬头去看,见到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请问,莫医生是哪位?”

满办公室医生里就莫听云一个姓莫。

她应了声我就是,还没得及问对方是哪位找她什么事,手机就响了,接起来一听,徐秋白从门诊打上来的。

“小莫,有个阴/道/闭锁的小姑娘过来了,你收一下。”

莫听云应了声好,挂断电话,看向办公室门口,发现中年女人的手别在身后,正紧紧拽着一个比她矮一头的小女孩。

她躲在母亲的身后,低着头,莫听云看不清她的模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