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阿云, 你先去洗澡,我去取一下快递。”

宋唐从厨房出来,跟莫听云说了一句, 就匆匆出了门, 没多久, 抱着一个又发又沉的纸箱上来。

莫听云放下手机, 跑过去看, “这是什么?”

“连史纸。”宋唐应道, 一边拆箱子, 一边给她解释, “像我买的这个古法连史纸要纯手工制作,工艺复杂独特,光工序就七十二道,从砍竹、制料、碓料、捞纸、焙纸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完成。”[1]

莫听云惊讶极了, “啊?不能用其他纸么?”

“能啊,但它最合适。”宋唐笑着应道,“它的吸水性和韧性都很好, 表面细腻光滑, 在古籍修复裱糊的过程中不容易损坏,而且它很薄, 这样修复完之后就不会太厚,更有利于存放。”

说着又有点可惜地摇摇头, “这种纸特产于福建,我学书画修复的时候, 家里头用龙岩连城县姑田镇美玉堂的连史纸是用得最多的, 不过听说没什么年轻人愿意学这门手艺了, 说不定哪天我就用不上喽。”

莫听云忍不住哇了声:“这么麻烦, 不能用机器替代么?”

“你是说机器连史纸?”宋唐一边检查着东西有没有破损和漏发,一边应莫听云的话,“也有,不过这种纸生产出现得比较晚,加了化学物质,颜色比较黄,清末民初才被用来印书。”[2]

莫听云眨眨眼,“呃……不是啊,我是说现在,能不能用机器生产出跟你买的这个一样的纸?”

宋唐这才明白她的意思,恍然大悟嘚哦了声,然后笑眯眯地摇摇头,“不能,如果能成为机制纸,那连史纸的制造工艺就不会成为非遗了,都说它‘百年不褪色,千年不变黄’,有纸寿千年之称,是机制纸无法取代的。”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社会发展得太快,人心浮躁,已经没什么人愿意去学这种枯燥艰深而且挣不到什么钱的手艺了,未来有一天,或许它和其他很多类似的手艺一起,都会彻底失传,成为书籍里的记载。

宋唐忍不住叹了口气,莫听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以为他真是在担心以后用不上这种纸了,连忙拍拍他的头。

安慰道:“不打紧的,我们有钱,现在多买一点,屯起来,以后就不怕没得用了,我们专门买个仓库来储存它们啊!”

宋唐被她的话逗乐了,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捏捏她的脸,“你可真是个富婆哟!”

又笑着逗她:“既然你这么有钱,那我就不努力了,躺在家里专门吃软饭吧,可以么?”

莫听云一听就知道自己闹笑话了,顿时脸红起来,抿着唇横他一眼,哼了声,“你想得美!那样你会变胖变丑,我立马一脚蹬了你!”

宋唐这下笑得更厉害了,干脆站起来,硬是捧住她的脸凑过来啵了一口,又使劲揉揉她的脸,咬着牙道:“你敢?我把你绑在家里关起来,看你还怎么蹬了我。”

莫听云大惊失色,一把推开他,“……宋唐你这个臭变态!”

说完转身就跑进了卧室,关门的时候还听见他压抑不住的愉悦笑声从门缝里钻进来,听得莫听云耳朵都烫了。

她洗完澡,湿着头发去看宋唐在做什么。

宋唐不在画室,而是在储藏室里整理东西,这里似乎经过特殊处理,还安装了除湿系统,可以保持最大程度的干燥,有利于保存宋唐用的各种绘画纸张和颜料。

他收拾得差不多了,一回头,就看见门框边上探出来一个小脑袋,莫听云笑嘻嘻地问他:“你忙完了吗?”

“差不多。”他点点头,有点无奈地白她一眼,“怎么又不吹头发,快回房去,小心着凉。”

窗外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秋雨,十月份的容城,渐渐从炎热的夏天走进一场秋雨一场寒的秋冬时节。

莫听云哦了声,倒也乖觉,拿到手机之后就乖乖回卧室了。

宋唐跟在她后面进来,拿走了她手里的电吹风。

“现在怎么办,下雨了,猫崽子会淋到的吧?”呼呼的热风里,莫听云发出了担忧的询问。

宋唐说了句不用担心,“我发信息给隔壁文印店的老板了,拜托他过去看看。”

莫听云哦了声,叹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宋唐都快帮她吹完头发了,她忽然间说了句:“你考虑过收养它吗?”

“……它?”宋唐愣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你是说猫崽子?”

莫听云嗯了声,他就问:“怎么突然想到要不要收养它这个问题?”

“养在家里,它就不用怕日晒雨淋饿肚子了啊。”莫听云应得理所当然,她就是这样想的。

宋唐沉吟片刻,“可是它不一定愿意被人豢养在家里,说不定更喜欢外面世界的自由自在。”

莫听云往脸上抹护肤品,香香的,一边抹一边反驳他,“你也说是说不定咯,它都没进来过,怎么能确定它不喜欢被养在家里,说不定喜欢呢?”

宋唐想了想,发现反驳不了她的话,干脆就嗯了声。

隔了会儿,莫听云擦完脸,开始涂身体乳了,看见她白皙的双手抚摸上她笔直匀称的小腿,并且越来越往上,宋唐下意识地别开眼。

“养在家里的话,还要防着它去画室捣乱,阳台的绿植也不能留这么多,活动空间也不大。”

怎么说都觉得不像是一件好事,宋唐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本能地觉得自由惯了的猫崽不会喜欢。

莫听云之前只是心血来潮地提议一下罢了,并没有想得这么多,闻言也没接话,只张着手让他闻自己手上的身体乳:“怎么样,香不香,玫瑰花味道的。”

宋唐低头把脸贴过来,鼻尖碰到了她的手心,看起来很认真的闻了闻,然后一脸正经地道:“嗯,腌入味儿了。”

莫听云立马缩回手,瞪他:“你好讨厌!”

宋唐听了就笑,凑脸过去要亲她,被她一下就躲开,还挥挥手满脸嫌弃,“走开走开,你没洗澡,脏死了。”

宋唐哪管这个,径直抓着人亲了一通,然后在她的抱怨声里进了浴室。

等他从浴室出来,看见莫听云戴着耳机坐在床边看ipad,他以为她是在看剧,凑过去一看,发现居然是一场报告会。

不由得惊讶,调侃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勤快,太阳从西边出来啦?”

莫听云暂停了视频,摘下耳机,哼了声,“科室群里分享了,我才随便看看而已。”

她说完,把平板往旁边一放,转身滚进他怀里。

宋唐紧接着跟上来,覆上她的背,她整个人都被他圈在了怀里,抱得严严实实的。

她挣扎了两下,没挣开,只能讷讷地说了句:“宋唐,你好像老鼠抱着一颗花生米啊。”

宋唐一噎,觉得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

他一口咬在莫听云的肩膀上,含糊着威胁她:“我今晚不想动你,不过你要是觉得无聊了睡不着,尽管招我。”

莫听云哎呀一声,身子是不敢动了,嘴巴却没闲着,脱口就是一句:“不是吧不是吧,宋唐你还没到三十岁,男性/功能就开始退化了吗?”

这下可真的是捅马蜂窝了,莫听云就觉得吧,以后睡觉还是得穿那种上衣加裤子的套装睡衣,穿睡裙也太好脱了!

她都没来得及撤回说过的话就被扑倒了。

她渐渐支持不住,整个人软得像一根面条,还是从水里刚捞出来的,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是湿哒哒的,睁着眼,连哼唧两声都觉得累。

可是意识又无比清醒,一点都不困,阖上眼皮的时候,她能清晰的感知到宋唐对她做的每一个小动作,并且下意识地给出反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缘故,在床事一道上,他们意外地合拍。

临近午夜时分,云收雨歇,宋唐抱莫听云去洗了澡回来,又帮她重新涂了一遍身体乳,然后抱着她,俩人躲在被窝里说悄悄话。

莫听云想起国庆去京市,参加叶留白的成人晚宴时,洛栖跟她说过的一件事,问宋唐:“我听洛栖姐说你入股了动画公司,是真的么?”

“你说五色未来?”宋唐的指尖在她的脊骨上点了几下,嗯了声,“是我一个很熟的学弟开的,那个时候他想创业,启动资金不太够,来找我借钱,刚好我卖了几幅画,手里有点闲钱,就都投给他了,占了点干股。”

当时他也没想到这个公司真的能发展起来,“这一行太难做了,每年都有不少小公司要么倒闭要么难以为继,谁能想到国风在这几年突然就火了呢。”

宋唐的学弟跟他是同专业的,他们这个专业出来的学生,该有的历史文化素养绝对都有,加上招揽的的确都是人才,做出来的作品的确不错,又有宋唐和方锦绣之间的关系,适当的时候稍稍提几句,让人知道他和五色未来的关系,自然会有人愿意合作。

“要不说多个朋友多条路,朝中有人好办事呢。”莫听云听了,忍不住啧啧两声。

“大家互利互惠罢了。”宋唐笑笑,没有解释太多。

莫听云哼了声,“难怪洛栖姐让我查你私房钱,原来真的挣了不少。”

“哪里用这么麻烦,回头我把卡给你,你给我弄个副卡,我的进账出账你以后就能实时掌握了。”

笑声从他喉间滚出来,连同灼热的鼻息一起,扑在她的颈边,烧红了一片原本雪白的肌肤。

“谁要你的卡,我有我自己的。”

莫听云下意识地躲,却偏偏钻进了他的怀里,被他紧紧抱住。

她想推开他,可是还没动手,就听见宋唐忽然低声说了句:“阿云,我真的很开心。”

说完叹了口气,把脸埋进了她的颈窝里。

莫听云的手立刻顿住,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说这种话,于是只能讷讷地嗯了声。

宋唐似乎根本不需要她的应答,径自自说自话,“但是我也很害怕,很怕这只不过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阿云,我什么都没有……或者说,我有的你都有,我便只有一个人,你要吗?”

他声音嗡嗡地说着话,低头蹭了蹭她的肩,莫听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竟然觉得被他蹭过的地方有点凉。

她不敢问他怎么了,只是小声地应了句:“要的啊,不是早就要你了么?”

宋唐抬起头来,和她四目相对,看清她眼里的茫然,宋唐忽然间又觉得无奈多过忐忑了。

他伸手摸了一下莫听云的脸,换了个问题问她:“阿云,你今天有没有比昨天多喜欢我一点?”

莫听云眨眨眼睛,脸上表情还是没变,“……啊?我觉得我今天像昨天一样喜欢你啊,有区别吗?”

宋唐更觉得无奈了,“你啊……”

算了算了,只要她在自己身边,纠结这些做什么,爱不爱的,得靠做。

宋唐叹口气,低头亲了一下她的鼻子,问起明天的安排。

“明天下午再回去。”莫听云都想好了,“我早上想睡懒觉,还有把视频看完。”

顿了顿,她又问:“对了,你早上还是要去看猫?”

宋唐嗯了声,她就道:“那我跟你一起去。”

“不是要睡懒觉?”宋唐惊讶,故意逗她,“我早上去的哦,你可能起不来,还是说懒觉和猫,你二选一?”

人生到处都是选择题,莫听云觉得做人太难了。

但她最后还是选了猫,“我要去问问它,说不定它愿意跟我回来呢,那样以后就不用出去看了。”

宋唐觉得她真搞笑,忍不住直接笑出来,然后叹口气,“还会有别的流浪猫,你能带多少个回来?”

莫听云沉默了一下,哼哼两声,“我可以挑我喜欢的带回来,其他的留在店里。”

莫富婆表示,她有钱,可以让它们吃一辈子饱饱的猫粮!

聊到这里,其实莫听云已经开始困了,她在宋唐的怀里扭了几下身子,含含糊糊地说了句晚安。

宋唐拍着她的背,毫无情/欲地和她拥抱,像交颈的鸳鸯。

床头台灯亮光熄灭的那一刻,他忽然又觉得还是不甘心,小声地在她耳边问了句:“阿云,你会不会离开我?”

莫听云意识迷迷糊糊的,听见了也只能是下意识回应:“不会。”

宋唐心里一松,又问了句:“那要是有人跟你抢我,你会怎么做?”

“让他去死!”莫听云应了句,哼唧一声,彻底睡着了。

宋唐这下才是真的满意了,抱着她的手再度收紧,让她贴在自己怀里,觉得心里有个地方正在被慢慢地填满,充实到让他想喟叹出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