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
 
晨光熹微, 手机闹钟在工作日的那个点照常响起,莫听云睁眼醒来,看都没看就滑动屏幕关了闹钟。

然后在床上翻个身, 映入眼帘的是宋唐露在被子外面的光/裸肩膀, 比她的颜色要深一点, 左边肩峰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他睡得很熟, 眉眼安静, 呼吸均匀, 睡相也比她要好太多。

莫听云趴在床上, 托着腮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又趴回床上,她想睡回笼觉来着,但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她想起昨晚睡着之前宋唐问的那两个问题。

“你会离开我吗?”

“如果有人和你抢我,你会怎么做?”

字字句句都是忐忑, 字里行间都是担忧,当时她困,着急睡觉, 只能凭借本能去回应他。

可是这会儿睡够了, 清醒了,再想他问的这些问题, 莫听云便觉得有点难受。

那种感觉并不是什么撕心裂肺的,甚至还不如她被小刀切到手, 就是闷闷的钝痛,像是不小心撞到桌角, 或者走路时不慎踢到门框, 痛感并不尖锐, 却会持续好一段时间。

为什么他会这样呢?莫听云想不太明白, 她并不知道在感情里先爱上的那一方注定会经历这样的感受。

她只是觉得,“我应该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她小声的嘟囔又了一句,“也不许你去找别人。”

说完抿着嘴,伸手摸了摸他的眉毛,然后用鼻子蹭了一下他的脸。

最后伸手抱住他,把头靠在他的肩膀边上。

怎么会离开他呢,世界这么大,人这么多,她觉得再也找不到另一个人像他这样,永远在迁就她,永远了解她,永远和她这么合拍。

莫听云阖着眼在心里想自己的事情,旁边的人依旧睡得安稳,看来她刚才的动作并没有惊醒他。

但躺着睡不着,又要保持不动,实在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莫听云接连翻了两次身以后,决定还是起来。

她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离开卧室,屋外一片静谧,风从阳台的方向吹进客厅,带进来一丝秋天的凉意。

宋唐醒的时候,想起来今天是休息日,昨天莫听云还说要睡懒觉,可是他伸手一摸,旁边的被窝早凉了。

他愣了一下,随即睁开眼找闹钟,上午九点,不禁有点惊讶,睡懒觉的居然是他?

“咦,你醒啦?”莫听云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里,膝盖上放着平板,一抬头,就见宋唐出来了。

“……嗯。”宋唐点点头,含糊的应了声,揉着眼睛向她走过去。

他抓抓头发,走过来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去看她。

莫听云没戴耳机,于是视频的声音放了出来,宋唐听了一小会儿,听见是在说什么胃肠道肿瘤的转移瘤,会转移到女性的卵巢里,莫听云听得很认真。

于是宋唐只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没有跟她说什么,转身去了厨房。

早餐很简单,架锅烧水,上气之后把速冻的核桃包放进蒸笼,盖上盖子蒸八分钟,再从冰箱里拿出一小块三文鱼,切好后挤点柠檬汁,撒点盐和黑胡椒粉腌制几分钟,吐司片上撒点马苏里拉芝士,再把三文鱼和牛油果片放上去,再撒点芝士和莳萝碎,放进烤箱烤六分钟。

核桃包和牛油果三文鱼烤吐司先后出炉,宋唐这里没什么豆浆这种东西,鲜奶倒是有,他给莫听云热了一杯,至于他自己,倒是煮了杯美式。

早饭上桌的时候,莫听云的视频也看完了,她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边,等着被投喂。

主动干活是不可能的,除非被逼到一定份上了。

“呐,地主婆,你的牛奶。”宋唐把牛奶杯放她面前,笑盈盈地逗她。

莫听云笑嘻嘻地点头,伸手摸了一下牛奶杯的把手,杯子很有意思,杯身上印了一只黑猫,猫的尾巴就是杯子把手。

一口牛奶一口面包,莫听云吃得很快,宋唐才吃到一半,她就已经吃完在一旁玩手机了。

因为要出去,莫听云吃完早饭还得去化妆,刚上完底妆该画眉毛的时候,宋唐进来了。

他靠在衣柜旁边,看着莫听云举着自己的小镜子站在床边化妆,忽然间便觉得有点愧疚。

“下午回来,给你买个梳妆台吧,化妆镜你上网买还是去商场买?”

他问完,又自己回答自己:“还是去商场买吧,能马上就用到。”

莫听云拿着镜子,闻言也没有说不用什么的,毕竟现在不买,以后也要买的。

“买那种自带化妆镜的桌子就好了啊。”她笑嘻嘻地应道,伸手在化妆包里找眉笔。

宋唐嗯了声,看着她的动作忽然间跃跃欲试,“我帮你画吧,我试试?”

莫听云的手停了下来,歪了一下头,“是哦,你观音图画的那么好看,应该画眉也可以?就是不知道,算不算大材小用了。”

“给你画眉怎么能说是大材小用,不是刚好么。”他笑着走过来,接过了她手里的眉笔。

这话捧得好,说得莫听云眼睛都弯了起来,显然十分愉悦。

宋唐之前没给任何人画过眉,真的上手了,才发现给真人画眉跟在画纸上画侍女的柳眉是不一样的,还得莫听云现场教他。

但是莫听云自己化妆就是个半桶水,教他明显也教不出什么来,说了半天他都没敢下手。

但是又不肯撒手,“我学么,不学怎么能会。”

莫听云:“……”

行吧,那就现学,看能不能现卖一回。

幸好现在往上很多美妆博主都出过化妆教程,莫听云只要搜一下画眉教程,就会出来很多视频。

宋唐看了两个,很快就掌握了方法,又开始跃跃欲试起来,“来来来,我们来试试。”

莫听云面上笑眯眯地应好,其实心里已经准备好重新化一遍底妆了。

阳光透过玻璃窗爬进来,早上温暖柔和的光线落在床边,莫听云坐在沙发上,面前是她的男人正弯腰,他用手指轻抬起她的下颌,日光落在他的背上,灰尘在光柱里漂浮。

她的男人,莫听云在心里念了一遍这四个字,忽然间便抿着嘴唇笑起来,笑意从她的眼底涌出来。

宋唐没有注意到,他的精神全部集中在她的眉毛上,莫听云的眉毛修过,眉形很适合她的脸,宋唐省了不少功夫。

他信心满满,一边画,还一边跟她说张敞画眉的典故:“据说张敞和他的妻子是青梅竹马,小的时候他们一起玩,张敞不小心砸伤了小姑娘的头,在眉毛那里留了疤,容貌有瑕,一直没能嫁出去,后来张敞就上门求娶,成婚以后,张敞每天都会先帮妻子画好眉再去上朝,这件事让御史知道了,就对汉宣帝弹劾他,说他‘张京兆眉怃’,翻译过来就是说张市长画得一手好眉毛,听起来就很不正经,没有威仪。”

“汉宣帝很重视这件事,特地叫他来问,他就回答说‘臣闻闺房之内,夫妇之私,有过于画眉者’,我听说闺房里更不正经的事都有,我这帮夫人画一下眉毛有什么不正经的,汉宣帝因为爱惜他的才能,没有特别责备他,不过……”

说到这里,宋唐捧着她的脸仔细看了看,“张敞也的确因此没能位极人臣,算是付出了比较严重的代价,不过后世提起张敞画眉,更多的用来比喻夫妻恩爱和睦。”[1]

顿了顿,他笑着松了口气,“画好了,我觉得不错,挺对称的,你看看行不行?回头我再练练,下次会画得更好。”

莫听云拿起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发现还真是不错,忍不住满意地点点头,赞许地看他一眼,“可以哦,不错不错,再接再励。”

说着她又准备画其他步骤,一边动手一边和宋唐说话:“你这个故事保真吗?”

宋唐被问得一愣,“……你指哪部分?”

这下莫听云也愣了,“啊这……你这个故事真假掺半?”

“嗯……”宋唐沉吟,“后面涉及到汉宣帝的部分应该是真的,前面……”

“他砸了人家姑娘头让人家眉毛留疤,是真是假?”莫听云就好奇这个,抬头眼巴巴地看着他,“他这么贼吗,把人家砸了,给自己留了个媳妇?”

宋唐听了她的说法,顿时哭笑不得,“……这部分是据说,也有别的说法,但大多数解释都认为,是张敞的妻子眉毛有缺陷,他才会这么做。”

莫听云撇撇嘴,又好奇:“为什么他给妻子画眉,会让他不能位极人臣?这不是人之常情么,人家夫妻恩爱,朝廷还管这个?”

“主要是他的行为受到了以班固为代表的东汉儒生集团的讥讽,认为他的作为不符合传统伦理。”宋唐解释道,“他们觉得张敞没有修养,就是所谓无威仪,当时认为这样的人是不配拥有大位的。”

莫听云听了就嘀咕:“还是现在好,我要是发个微博,说我男朋友给我画眉了,还画得特好,保准一大票人羡慕我。”

这就是时代不同了,对人的伦理要求也不同。

宋唐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发,问道:“所以你的微博账号是什么?关注我没有?你知不知道我昨天发微博,想你,又不到,有多尴尬?”

幸好没人觉得奇怪,不然真的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莫听云闻言眨眨眼,没吱声,对着镜子涂口红,看起来很不方便说话的样子。

宋唐见状哼了声,伸手捏了捏她的耳朵,转身出去了。

他出去之后没多久,莫听云也跟着出来了,卷曲的长发被高高束在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来,细小的碎发落在耳边。

他们一起出门,进了电梯之后,宋唐拉着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捉着她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然后闻到她手腕内侧散发出来的香味。

很纯正的玫瑰香,跟之前她喷在发尾的那种不太像,倒很像早前他们一起去水上乐园那次,他在她身上闻到的香味。

他挺喜欢这个香味的,忍不住又闻了一次。

这个动作让莫听云觉得脸红,她想说他几句来着,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于是只好抿着唇沉默。

幸好等出了电梯宋唐就正常起来,再没像刚才那样抓着她的手来闻,不然她真的怕他被人当成是变态。

他们去喂猫,看见猫还窝在屋檐下的纸箱里,倒没淋湿,看来昨晚它过得不错。

见到宋唐,它立刻喵喵叫起来,莫听云自告奋勇地去给它喂吃的,装了满满一盆,一直喊它:“吃啊,你吃啊,多吃点,要是吃累了你就歇会儿再吃。”

宋唐:“……”突然担心未来的孩子。

喂完猫,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在外头转了一圈,去吃饭,吃完饭快一点,俩人回到宋唐那儿,感觉什么事都不想做,顿时就觉得时间慢了起来。

莫听云后来说:“算了,去午睡吧,起来就回家吃饭去。”

宋唐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但有说不上来,只好答应了。

等午睡起来,俩人收拾一下,就回了莫家。

进门之前,莫听云道:“你不用担心我妈,但可能要担心一下我爸。”

只听说过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的,可没听说老丈人也会这样。

宋唐的脚步顿时变得忐忑起来。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莫文斌并没有为难宋唐的意思,见了人,立马招呼道:“小宋会下象棋么?”

宋唐点点头,“……会点儿。”

莫文斌立刻招招手,“快来,陪我下几盘棋。”

莫听云在一旁剥橙子,闻言立马哦哟一声,“臭棋篓子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

“这不是我未来女婿来了吗。”莫文斌看一眼宋唐,笑眯眯的,“反正今天也挺无聊的,除了吃就是睡,下下棋放松放松嘛。”

莫听云恍然大悟地哦了声,看一眼一无所知的宋唐,拍拍他肩膀,“小伙子,保重。”

宋唐觉得这话莫名其妙,但接下来他被莫文斌每步必悔棋的下棋风格弄得差点要吐血,却不得不忍着,终于明白莫听云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唐:“……”今天哪里无聊了,特么是太刺激了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