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确定关系后宋唐第一次上莫家, 其实一切都很顺利,莫听云以为的老丈人为难毛脚女婿并没有发生。

毕竟宋唐也是莫文斌从小看着长大的么,还真就没想过要为难他。

倒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是真的, 周文秀回来的时候, 提着大包小包的菜, 宋唐赶紧去帮忙,她一边把东西给他,一边抱怨莫听云:“阿云这个懒虫哦,还不如你勤快。”

莫听云正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手机,认认真真的研究游戏攻略,不仅要看,还要算, 闻言抬头看一眼她, 撇撇嘴。

“我会懒,当然是因为你们都勤快啊, 我要是不懒,怎么凸显你们勤快?”

一副理直气壮到你们还得谢谢我的表情,宋唐看了忍不住抿着唇朝她挤挤眼,都说了, 夸自己还是莫小云会夸。

这样一对比,就显得宋唐实在是个老实又勤快的好孩子,你说周文秀能不喜欢他么!

等进了厨房,东西刚放下, 周文秀就忙不迭地打发他出去, “小宋你别在这儿了, 油烟重, 来, 端水果出去跟阿云玩儿去。”

宋唐端着一盘哈密瓜又出来了,等他坐下,莫听云立刻挪过去挨着他,小声问道:“我妈夸你了吧?”

他眉头动了动,“你怎么知道?”

“你脸上写着呢,左边一个高,右边一个兴。”莫听云啧啧了两声,又忍不住自夸起来,“你得感谢我晓得吧?都是我衬托得好,我妈才越来越喜欢你。”

宋唐觉得这人实在太可乐了,忍不住把头靠在她肩膀上一直闷闷地笑,笑了半天才停下来,把一块哈密瓜喂到她嘴边,“是是是,多谢莫小云同学的仗义相助,这是我给您的谢礼,您笑纳。”

莫听云得意洋洋,张口吃掉那块瓜,然后让他帮忙抽卡。

她向来觉得宋唐手气十分欧,于是万分期待他能帮自己抽中这次新出的卡,双手合十紧张兮兮地看着他的手。

那双手修长如玉,平日里都是执着画笔和拿着刷子的,这会儿谨慎又谨慎地按照她说的点着抽卡的按钮。

十连抽,无事发生,莫听云有点震惊,“……啊?今天你也运气不好?”

二十连抽,无事发生,莫听云更加震惊了,“不是吧?!你还是那个欧皇吗?!”

三十连抽,四十连抽,五十连抽……直到一百抽,仍旧是无事发生,莫听云的感觉已经从震惊到无语,再到害怕,最后心痛到要滴血。

“我白花花的银子哇!”她把手机从宋唐手里抢过来,一脚踹他大腿上,满脸都是可怜兮兮中掺杂着怒气冲冲的表情,“滚!要你何用!你再也不是我爱的那个欧皇了呜呜呜!”

宋唐:“……”哦豁,没想到我会因为抽卡没抽中而失宠于莫富婆。

莫听云觉得自己太惨了,跑去微博的游戏超话发帖控诉了一番狗比游戏公司杀熟,退出的时候,又想到宋唐之前说过微博不到她的事,心里一动,干脆地跑去关注了他。

关注完了也没有告诉他,继续玩手机,最初的伤心过后,她已经开始去翻游戏同人作品了。

宋唐也在看手机,微博提醒他多了一个新粉丝,点进去,发现新粉丝的昵称叫“不想上班的莫小云”,来自微博搜索。

他忍不住低头笑了一下,毫不犹豫地点下了关注按钮,还用问么,这肯定就是坐他旁边的那个人啊。

宋唐颇好奇地翻着莫听云的微博,发现除了转发抽奖和游戏相关,就是翻来覆去的各种吐槽:

“我为什么明天要值班,难受:)”

“值一次班老十岁是真的!学医催人老,你们能不能不要生病不要来医院呜呜呜,我想睡觉= =”

“值最夜的班,用最贵的护肤品。”

“为什么明天会有学术讲座要参加,不能不去吗?不能。”

“为什么人要上班?上班才有五险一金可以拿,太难了。”

“其实我身边有些人上班是因为不上班的话不知道炫富给谁看,我就不这样,毕竟没人有空会看我炫富,所以为什么今天不仅要收病人,还要去参加学术讲座?”

“年会就不能在本地开吗?为什么要去外省?”

“为什么要用刷学分来绑架我去学术报告厅?”

“我只想拥有一笔合法的意外之财,并不想上班,但是为了社保,我只能忍受,为什么还没有交够十五年?”

“怎么这么多检查?我就光应付检查不用干别的了呗?今晚又要加班呗?”

“盘点科室资产,发现我们还挺有钱的,虽然不少仪器是坏的,但毕竟曾经拥有[狗头]”

“十五年后,我一定要退休!拿着退休金,穿着人字拖,开着小电动,到处去收租,收完租就回自己家的小卖部边吃零食边喝茶!一定!”

诸如此类,除了转发,没有一条正经的原创医学科普,如果看得不仔细,根本不知道博主居然是个医生。

宋唐看得十分可乐,一度没忍住笑出声来,莫听云在一旁死亡凝视地盯了他半天,不想去费劲删自己的微博,于是选择以牙还牙,准备也笑话笑话他。

结果宋唐的微博让她大失所望,除了各种绘画相关,就是各种转发的大事件,一点日常趣事都没有。

于是她笃定宋唐还有另一个小号,“快把你小号告诉我,我要关注!”

宋唐顿时一愣,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放下,就掺杂上了忐忑,变得有点沉默。

莫听云见状立刻噘起嘴哼了声,“你是不是在小号有很多秘密,所以才不肯告诉我?”

说完又立刻叉腰,“我真是看错你了,原来你是这样儿的!”

看起来既委屈又生气,宋唐看着她,心里一软,叹了口气,伸手拉了一下她的手,“不是,是……那个小号很久没用了,没什么可看的。”

“但我就是想看。”莫听云扭头看着他,神色认真,“你看了那么多我的事,我也想看看你的,没问题吧?”

是没问题,宋唐点点头,只是他的过去乏善可陈,甚至还有不少负能量,恐怕并不会让她看得开心。

他刚想说什么,就听莫文斌从厨房出来喊他们:“阿云,小宋,去外婆家叫老太太他们回来吃饭。”

几位老爷子老太太今天恰好都在家,又不愿意被莫文斌逮住跟他下棋,早就跑到隔壁周家去打麻将了。

莫听云忙哦了声,起身穿上拖鞋就哒哒哒地跑出门,过了一会儿回来,大家就开始张罗着吃饭,关于宋唐小号的事就这样被暂时搁置了。

吃完晚饭,时间已经不早,莫听云和宋唐要回去,莫听云开车,先是送他回到广南新村,然后才回了芳草园那边自己的住处。

“等我明天,哦不,后天下夜班再来找你呀!”

她笑嘻嘻的,之前没要到她小号的不愉快似乎已经烟消云散,宋唐笑着点头嗯了声,心里却升起一抹愧疚。

想了想,在看着莫听云的车开走以后,他还是掏出手机,打开微博,切换到小号,关注了莫听云。

然后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小号关注你了。”

发完之后又退出聊天页面,回到微博,切换回大号,然后上了楼。

莫听云直到洗完澡又做完晚间护肤,坐到床上准备玩会儿手机就睡了,才看见宋唐发给她的信息,立马跑去微博。

宋唐的小号只有一个关注人,也只有一个粉丝,就是莫听云,昵称是一串数字,头像是一片灰色,似乎从申请以后就没有改过。

最新一条微博更新于去年的七月,“自斟生日酒,闲理去年诗。新的一岁,我想要有些改变,不再困于当下。”

莫听云觉得这句话给她一种终于解脱了的感觉,有点奇怪,于是迫不及待地往下翻。

“总是听人说浪费学的专业这样的话,其实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么说,主要是我不想干了。”

“山中岁月长,最近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外出勘探,走在山地上的时候,有时候我觉得心里很安静,甚至觉得这样继续下去也不错,但是有时候又觉得不甘心,老是想起小时候的事,不知道容城变成什么样了。”

“今天是妈妈的祭日,如果她还活着,应该才五十岁,她二十五岁就生了我,却死在三十五岁那年最好的阳光里,我想她,总是想。”

“我想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的一切太枯燥了,日复一日的调查、勘探、发掘,我感受不到他们的乐趣,或者说,不想去感受,但是今天挖出了一套很精美的漆器妆奁盒,我还是很高兴的。”

“太阳很好,今天有重大发现,我开心了两个小时,终止于宋研究员叫我去做饭。”

“初步确定,这是一座规模很大、保存完好、随葬器物很丰富的大型彩绘石室墓,墓主人是一位汉代诸侯王,竟然没有被盗掘,实在太罕见了,听说当地政府决定,发掘结束后,会对墓室进行原址保护,并建设博物馆,挺好的。”

“冯老师今天让我去帮忙修复一幅清代的仕女图,其实我可以临摹出一幅一模一样的图。老师之前临过《十二月令》,我没临完他就走了,人生无常。”

“今晚活动,大家问如果能穿越回到过去,会对以前的自己说什么。我想了想,应该会对自己说,你可以试试再坚持坚持,说不定他们就同意你去美术学院了呢?”

“挖土太累了,我真后悔。人不能太高调,容易被盯上。蔡二简直是个傻逼疯婆子,艹,等我查到她的那些事再说。”

“画展终于筹备好了,但我没告诉爷爷和宋研究员,说了有什么用呢,他们并不乐于见我做这些事。”

“把卖画的钱投了学弟的创业项目,打水漂亏了也没关系,我想看到别人可以追逐自己梦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毫无束缚的样子。”

“终于等到毕业这天,我太累了。”

“大学的课程就这些?无聊。”

“老师,我想学美术。”

“为什么做父母不用考试?”

“我凭什么听你的,就因为你是我爸?呸!”

宋唐的小号里,保留的微博不过三百多条,莫听云看到的,大部分是那些他在发掘工地工作的日常,情绪起起伏伏,平淡多于快乐,中间夹杂着迷茫和纠结反复的心路历程。

再往后,是一些他在读书时发的,觉得课程无聊平淡,中间有几条篇幅长一点的,说的是某位老师讲的哪方面让他受益匪浅,又或者是某某老师的某个观点他并不认同。

最后的一些,是他与父亲之间难以和解的过去,充满了少年人不被认可、被父权压制的愤怒和无奈,他尖锐,却又茫然,不知道出口在哪里,他以为长大就会好,可是却被困在那里许多年。

莫听云忽然间觉得心疼起来,在她可以肆无忌惮享受青春,选择自己想读的专业和想做的工作时,宋唐却在跟父亲争执和拉扯,他的理想不被尊重,他的少年时光如此充满了愤懑与无奈。

可是凭什么呢?他明明有那么好的天赋,也有了启蒙老师,去读美术学院,成为画家,不也很好么?

她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非要将自己的人生理想强加在孩子身上,难道孩子不应该是一个独立的有思考能力的个体吗?

她怔怔地想了半天,回过神来,突然觉得脸上湿湿的,抬手抹了一把,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竟然哭了。

愣了一下,随即心里蔓延开无数的委屈,她忍了忍,发现忍不了,于是拨通了宋唐的电话。

已经是凌晨一点,宋唐已经睡了,忽然间听见手机铃声响起,他立刻就睁开了眼,从床头上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愣。

“阿云?这么晚了你还不睡么,明天……”

他话没问完,就听见莫听云叫了声宋唐,然后哇地哭了出来,“呜呜呜宋唐……”

宋唐顿时就着急起来,掀开被子就下了地,“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先别哭,跟我好好说,是不是出事了?”

他开了卧室的灯,明亮的灯光驱走黑暗,却赶不走他心头的焦灼。

莫听云啜泣着应道:“没、没有事……呜呜呜……”

“没事?”宋唐觉得奇怪,“没事你怎么哭成这样,做噩梦了?”

早知道就留她下来,这样就算做噩梦了,他也能立刻抱住她安慰几句,而不是只能像现在这样,隔着手机担忧。

莫听云又呜咽两声,哭哒哒地说了句:“宋唐……我以后、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

宋唐一愣,怎么,她的噩梦还跟他有关系?

他忍不住问道:“你梦见我什么了?不会是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才没有!”莫听云立刻反驳,又吸吸鼻子,抽噎两声,“我看了你的小号,你爸爸……你爸爸怎么这样哇?”

“他干嘛不让你去学美术?”

“每天挖土是不是很累啊?”

“你干嘛不早点跑回来啊?要是没工作没饭吃,我可以养你的呀?”

她哭唧唧地说了许多话,宋唐终于听明白,她是因为看了他小号里发的微博才这样,不由得一阵苦笑。

“早知道就不要给你看了。”他叹口气,温声哄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都好了啊,我不是回来吃你软饭了么?”

莫听云呜呜地又哭了几声,再次向他许诺:“宋唐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的,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保证不拦你!”

“好啊,谢谢阿云。”宋唐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通过电波传到她耳边,酥酥麻麻的,“那我下次帮你抽卡,再无事发生,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满以为莫听云会毫不犹豫地应好,谁知她顿时就犹豫了,“……要不然、下次你别抽了吧?”

宋唐:“……”你说对我好,结果抽卡都不让我抽了???

他想着就觉得哭笑不得,看看床头闹钟的时间,哄她道:“明天还要上班,我给你讲故事,你快点睡好不好?”

莫听云忙嗯了声,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我可以自己睡的,不是小孩子了。”

“没关系,大朋友也可以听故事。”宋唐笑着应了句,然后开始讲故事,“一块八毛七,就这么些钱,其中六毛是一分一分的铜板……”

欧亨利的短篇小说《麦琪的礼物》,宋唐特别喜欢,看过很多遍,不需要看原文也能讲个八/九不离十。

只是还没讲到一半,那边就传来了莫听云均匀的呼吸声,她已经睡着了。

宋唐停了下来,轻轻笑了笑,说了声:“晚安,莫小云。”

也谢谢你,在这个凌晨送给我的礼物,你的心疼和这辈子都会对我好的保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