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91章 第九十一章
 
从那天以后, 宋唐开始了每□□九晚五去博物馆工作的生活,丹青阁门口贴了告示,说店主有事开门时间未定, 有事可以打电话。

其实打电话来的人很少,都是之前在宋唐这里买过练习书法的纸笔的家长, 听说他有事, 干脆一次性拿了足够几个月用的纸, 之后再也没人打电话过来。

宋唐觉得日子好像回到了在安市时的样子, 每天按时起床, 洗漱,出门上班,工作, 下班, 在天擦黑时回到家, 规律而且普通。

他唯一担心的, 是十月不知道能不能适应一只猫在家的生活,毕竟对它来讲,以前可以活动的范围是丹青阁附近的整条街道, 而现在却只有一个客厅,实在太小了。

莫听云给他买了监控, 专门用来看十月的, “你多看看它, 要是觉得不对劲就抱去给我爸妈呗,他们天天都在店里,等你忙完了再接回来。”

反正不可能再让它重新回去流浪, 这也太伤猫了。

宋唐于是有点后悔, “早知道不该那么轻率地就收养它, 万一抑郁了怎么办?”

莫听云唉地叹口气,“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今天不知明天事,养都养了,就好好养呗,又不是没有解决办法,现在的困难只不过是一时的。”

说着她招呼宋唐:“快来拼猫爬架啦!你觉得我一个人搞得来这个吗?!”

宋唐走过去,结果说明书看了起来,边看边嘀咕:“好好的买这么贵的猫爬架,它要是不玩就浪费了,我看它更喜欢纸箱,真是败家仔,你也是,慈母多败儿。”

顿了顿,又哼了声,“怎么不见你给我买这么贵的礼物,给猫买倒积极。”

前面都还好,后面这句简直就像是打翻了厨房的陈醋瓶子,丝丝缕缕的酸气开始往外飘。

莫听云抿抿唇,没忍住笑出来,凑过去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脸,哄道:“你也有的,回头我给你买一个,放你房间给你爬。”

“啧,你想干嘛?”宋唐乜她一眼,撇着嘴角,“我卖身不卖艺的,你买了也不用。”

莫听云愣了一下,随即搡他一下,笑个不停。

十月蹲在旁边的纸箱里,露出个小脑袋来,好奇地看着他们,耳朵动来动去。

猫爬架拼装好之后,放在阳台的窗边,莫听云把十月从纸箱里抱出来放上去,它犹豫了一下,然后在上面趴了下来,脸贴着玻璃往外看。

因为要养猫,宋唐叫人来封了阳台,把原来的阳台门给拆了,整个客厅瞬间又变宽敞了许多。

时间渐晚,宋唐想到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亲热了,于是热情地挽留莫听云留下来。

他亲着她的耳朵,用手指卷着她的头发玩,低声跟她商量,“富婆今天给个机会,让我卖一卖身?”

莫听云眨眨眼睛,坏笑着用手指戳戳他心口,“你跟我说说你有什么才艺,我考虑考虑。”

她的话让宋唐忍不住轻笑出声,他的笑声里含着一丝模糊的情愫,她还来不及分辨,就觉察到灼热的气息在靠近。

耳朵忍不住动了动,莫听云有点想缩。

却偏偏被宋唐一把扣住了腰,手臂越收越紧,他干燥的掌心隔着衣服贴在她的腰上,嗓音低沉诱惑:“我当然有能让你快乐的才艺,所以今晚留下来,好不好?”

在男女这点事上,莫听云向来没什么主意,也没什么自制力,很容易就被宋唐蛊惑了。

“好……”

音节还未落地,就已经被宋唐夺去声音。

柔软的唇舌相碰,在一瞬间点燃爱意和激情,触电一般的感觉从嘴唇和舌尖丰富的感觉神经末梢向大脑和全身传递蔓延,肾上腺素极速分泌,他们能听见彼此越来越快的心跳,能感觉到周围的气温正在迅速攀升。

他的手指沿着莫听云的脖颈曲线缓慢下移,不时划着圈,慢条斯理的,就像画画那样,提前想好怎么布局构图,留下最美的痕迹。

莫听云渐渐被他带入到无人之境,眼前只有他的影子,连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充满了他的味道,他的每一个亲吻,每一次注视,都充满了欣赏,让她觉得自己被珍视。

贴身的打底衫已经被推起,但莫听云却并没有觉得凉,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热烘烘的,熏熏然如在云端。

就在宋唐的头越来越往下的时候,一声困惑的低鸣在身边响起。

“呜……喵?”

这一声宛如惊雷,让莫听云瞬间便从意识迷离中惊醒过来,脊背霎时间绷紧起来,用力推了一下宋唐的头。

宋唐正亲得投入呢,突然被推了一下不说,还发现怀里人突然就变得僵硬起来,顿时一愣。

抬头才发现十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猫爬架上跳下来了,正蹲在沙发边上,满脸疑惑地看着两位家长。

宋唐:“……”

他闭了闭眼,心里再次后悔养猫。

“宋唐……”莫听云细细的声音传来,含羞带怯,又显得格外赧然。

他干脆从莫听云身上起来,先是亲了一下她的眼睛,然后弯腰将她抱起,往卧室走去。

关上卧室门的那一刻,他回头,对跟过来的十月嘘了声,“小朋友快去睡觉,现在到家长时间了。”

莫听云听见,忍不住又一阵脸上发烧,扭过脸往他怀里埋了埋脸。

都这样了,莫听云当然就不可能扫兴地说什么要走的话,干脆也不管第二天还要上班,任由拉着宋唐胡天胡地直到半夜才睡下。

这就导致第二天果然真的迟到了几分钟,到办公室时交班都已经开始了,徐秋白震惊地看过来,莫听云顿时讪讪。

不过,这只是平淡生活里一点让人愉悦的点缀,总的来讲,他们的日子还是过得相当有规律的,即便亲密,也充分考虑到了第二天是不是还有工作,会早一点睡,宋唐在索取时也会相当克制。

时间一晃就到了十一月中旬,在经历过几次冷空气南下以后,容城的天气已经冷下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气冷了的缘故,十月非常适应室内的生活,天天睡大觉,猫爬架上睡,地板上睡,沙发上睡,一天大半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脂肪在睡梦中囤积,变得越来越圆润。

“十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特别胖。”莫听云抱着它,一边给它剪指甲,一边跟它说话,“你不会就是第十个吧?”

十月喵了声,抬头看她一下,继续乖巧地被她抱在怀里。

给猫剪完指甲之后,莫听云去画室找宋唐。

他最近越来越忙了,白天在博物馆修复古画,晚上回来还要继续画画,莫听云觉得他实在辛苦,劝他休息休息。

他却笑着说:“画我喜欢的东西,就是在休息了。”

行吧,这世上就是有这种热爱工作到能享受工作把工作当乐趣的人,莫听云只能表示自己绵延不绝的佩服之情。

但是问他在画什么,又不肯讲,莫听云几次想打听,都被搪塞回来了,“画好了你就知道,提前知道会没有期待感。”

莫听云不知道这需要什么期待感,但他死都不肯说,只好放弃。

人生能有什么难事烦心事呢,只要肯放弃就好了啊。

莫听云翻着宋唐给的画册,问他在博物馆的工作顺不顺利,宋唐低头在画纸上勾着线,应道:“顺利啊,有什么不顺利的,我跟他们又没有利益冲突。”

宋唐去博物馆修复古画,拿的是外聘专家的钱,不参与他们馆内工作人员职称晋升之类的利益分配,当然事情就没那么多。

加上他会做人,从来不自己闷头干活,不仅教给他们一些自己琢磨出来的心得和窍门,还跟他们一起吃午饭闲聊,总之不让自己显得不合群,人缘自然就有了。

“有一个学徒做事特别踏实,人也机灵,说点什么都能举一反三,我很看好他。”

莫听云听了就笑,逗他:“你这是想收徒弟了?”

宋唐摇摇头,“收徒弟不敢,那要负责太多了,我最多从旁指导几句罢了,再说人家本来就有师傅,只不过住院去了,到时候还回来的,万一老师傅刚回来就发现自己徒弟没了,再被气回医院去,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而且真收了徒弟,你当师父的,不得帮徒弟争取点什么吗,这样一来,他跟大家就有利益冲突了,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自在就不好说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咯。”莫听云应道,把盘在贵妃榻上的腿放了下来。

她穿好鞋,把画册往旁边一放,起身就要走,“我要去睡了,你别忙这么晚。”

宋唐嗯了声,头也没抬。

莫听云在宋唐这边过夜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连周文秀都知道了,但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只是私底下嘱咐莫听云不要未婚先孕,那样不好看。

莫听云一点都不担心这个,宋唐比她还要小心,次次都会做好措施的,他听她说过很多人流的病例,到底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疏忽让她也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

没错,他们虽然没有明面上谈过,但已经默契地选择了暂时不要孩子,更不愿意因为意外怀孕而结婚。

莫听云最近几天偶尔会想,到底什么才是爱,她看书,有人说爱是念念不忘,她想了一下,没有呢,她很少会对宋唐念念不忘,倒是见到好玩的好吃的会跟他说一声。

还有人说爱是就算不开心也还是想和对方在一起,这就更没有了,莫听云不开心的时候只想躲起来自己待着,因为她不能确定自己的脾气会不会让别人遭殃。

而且,如果两个人待在一起不开心,为什么要待在一起呢?不难受不别扭么?

她搞不清楚,但又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她愿意一辈子这样过下去。

而且她感觉宋唐对这种生活也很接受良好,就愈发心安理得下来。

她东想西想,没多久便睡着了,宋唐回房的时候,看见她睡在床中间,卷着全部的被子,像一只蚕蛹似的,不由得笑了笑。

他伸手扯了一下被子,莫听云很快便松开被子,往旁边翻了个身,他常睡的那一边床铺便空了出来,他轻手轻脚地上床,刚躺下,莫听云就挤了过来。

宋唐抱着她,暖乎乎的,一股淡淡的玫瑰香钻进胸腔里,他舒出口气,蹭蹭她的头顶,又把人往身边搂了搂。

日子便这么平淡地过着,时间在一天比一天的气温里过得飞快,到了年底,各种检查就来了。

这天下午医保局的督导组过来检查病历,在办公室坐了一下午,试图找出什么问题来。

可是能让他们检查的,肯定是已经整理过的病历,就算有问题,也只是无伤大雅的小错误。

大家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就是办公室安静得紧。

等差不多下班的时候,医保局的走了,邓主任进来,跟莫听云说:“你那个血性腹水的患者,来讨论一下手术方案。”

这个患者八年前就经常腹胀,没有重视,直到一年前出现月经期上腹痛,痛连肋下及背部,去检查,当地医院说有腹水,放过两次腹水,都是血性的,但奇怪的是,没有找到瘤细胞。

后来又做过腹腔镜下多点活检,盆腹腔的情况一团糟,各种粘连带包裹,试验性抗结核治疗一年多,每隔一两个月就要抽一次腹水,腹水呈褐色。

这回到了一附院这边,徐秋白从门诊收上来的,因为病情比较复杂,就跟邓主任汇报了一下,决定给患者做剖腹探查,取个病理看看怎么回事,今天要确定手术方案。

定好手术方案,又跟患者和家属做了术前谈话,确定明天下午做手术,莫听云终于下班了。

这会儿已经是晚上□□点,宋唐来接她,车上放着本地的新闻广播,听主播报道了一则凶杀案,莫听云想起读书时的一件事来。

扭头对宋唐道:“我大二那年的冬天,隔壁学校有个女生,她的闺蜜去找她玩,因为期末了,她去上课划重点,闺蜜就出去自己走走,结果就再没回来,后来过了两三天,有人在大学城的中心湖边上发现一具浮尸,才知道她被人杀了。”

宋唐有些惊讶,“……为什么?仇杀?”

“不是。”莫听云摇摇头,“那个女生是外地学校的,过来找闺蜜玩而已,哪有什么仇人,是那个杀她的男人,因为网购……他是卖家还是买家我不记得了,反正就是跟发生了争执,很生气,跑出来刚好路过中心湖,看到女生,恶向胆边生,激情杀人泄愤罢了。”

“……这么变态?”宋唐愣了愣,搞不懂怎么会有这种人。

莫听云耸耸肩,说了个更让他无语的,“我们学校以前有个师姐,下夜班的时候搭地铁回去,刚进地铁站就被报复社会的拿刀捅了,立马送回一附院,都没救回来。”

宋唐听了一阵害怕,“最近年末了,做坏事的人又开始多了,你出入要小心点,别落单。”

莫听云倒是不在意,毕竟她知道的这些事已经是陈年旧事,过去都五六年了。

但还是点点头,应了声好,然后问宋唐的车什么时候限行。

“明天就限行。”宋唐耸耸肩,“要不然明天我来接你怎么样?反正博物馆离你这边挺近的。”

莫听云点了一下,“我可以啊,不过明天手术日,比较忙哦,说不定你要等很久。”

“没事,晚了的话我们就吃了宵夜再回去。”宋唐笑笑,又叹口气,“我们多久没有一起去吃宵夜了?”

莫听云对他翻白眼,“还好说,你看看你,白天在博物馆当修理工就算了,晚上还要画画,能有空吃宵夜就见鬼咯。”

宋唐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笑着认了句错,再次提出明天去吃宵夜的约会请求。

莫听云想了三秒钟就点头应好,难得能二人世界,就先委屈一下猫儿子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