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我收房租养你啊 >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莫听云从医生办公室回来病房, 宋唐已经挂了电话。

他一手握着手机,眉头蹙着,像是在考虑什么要紧的事, 又像是在忍耐什么。

莫听云见状好奇道:“你在想什么?遇到什么难事了吗,嗯……比如你在博物馆的画怎么了?”

宋唐摇摇头, “画很好,就是大家吐槽这幅画是不是有点不吉利, 怎么先后两个接手它的人都进医院了。”

“啊这……”

莫听云听了一愣, 本来想说只是意外,但是随即又想到看过的那些在博物馆发生的故事, 顿时忍不住咽咽口水。

“……不、不会是真的吧?”

宋唐闻声看向她, 见她眼睛睁得溜圆, 目光闪烁,不由得失笑,“怎么可能,大家就是开玩笑的。”

顿了顿, 又调侃她:“我以为经过这么多年红旗下的教育,你又是医生, 应该是个坚定的无神论唯物主义者了,没想到你居然会信这个?”

莫听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抬手蹭蹭鼻子,讪笑了两声。

但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又觉得有点不服气,嘟囔道:“你出去问问外面的医生护士, 他们敢不敢说今天不忙, 就会发现不是我一个人这样好吗……”

他们在上班的时候, 特别是值班, “旺仔牛奶不敢喝,芒果和火龙果都不要吃,闲和不忙不能随便挂在嘴边,一说一个准。”

宋唐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讲究,觉得新奇,追问:“为什么?”

“旺仔就是旺啊,芒果的芒和很忙的忙同音,火龙果有火哎,谁想自己值班红红火火啊?!”

莫听云回答得超级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宋唐听得满头黑线,想笑,又不敢笑,怕扯了伤口。

最后也只能给她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莫医生,谐音梗要扣钱的。”

莫听云抿抿唇,哼哼两声,又问他刚才到底在想什么。

宋唐把叶为先说的事当笑话给她讲,听说网友都知道这件事了,莫听云愣了一下,连忙打开手机上微博,看见热搜榜的尾巴上果然挂着一条跟他有关的词条。

不过tag居然是洛栖翰墨丹青,她愣了愣,这跟洛栖又有什么关系?

好奇心驱使她点进了词条,看到最热门的一条微博,是洛栖转发的某大v的粉丝投稿,投稿人说自己是容城大学美术系的学生,昨晚和闺蜜一起去夜市吃宵夜,遇到了歹徒持刀行凶,并且真的伤了人,她离得近,所以认出了这是宋唐,也就是“翰墨丹青”本人,当时场面很混乱,她很担心丹青老师的安危,所以拜托博主能帮忙一下官方,问问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洛栖很早就和宋唐合作过很多次,之前还一起上过热搜,她的老粉对“翰墨丹青”这个账号可不陌生,立刻就有人告诉了洛栖,于是洛栖发了条微博,问宋唐是否平安。

莫听云看完之后,退出微博,进去微信,发现有好多条未读消息,除了曾菲的,还有洛栖和叶留白苏梨他们。

她赶紧一一回复,告知他们宋唐平安无事,只是受了伤,过段时间就会好了,人也精神,并无大碍。

回复完之后,又看宋唐,见他在打电话,听到他叫了声爸,明白了,宋拓打来的。

这是宋唐离开安市回容城之后,父子俩第一次直接通话,不知道是不是拉不下脸,还是父子俩都挺犟,打过招呼之后便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来。

过了半天,宋唐才首先打破沉默,“……你找我有事?”

“能有什么事。”电话那头,宋拓闷闷的应了声,找理由,“还不就是你爷爷,听说你受伤了,非让我打电话问问你怎么样。”

宋唐嗯了声,“没事,你……你让他别担心,过几天就出院了。”

“我说也是,年轻人受点伤好得快,他偏不信。”宋拓松了口气,声音大了起来,“就这样吧,我还得去忙。”

宋唐又嗯了声,听见那头有人喊:“宋队,你快看看这个玉佩,好像一个跳舞的小人,是不是昨天挖出来的那组的?”

刚听到这里,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几声嘟嘟声,切断了宋唐的好奇心。

他撇撇嘴,单手操作着手机界面,找到安市家里阿姨的电话,然后拨了过去。

阿姨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觉得很惊讶,问是不是有什么事,宋唐当然说没有,然后问了几句老爷子在做什么身体怎么样的话。

阿姨笑道:“宋教授身体好着呢,最近他书稿不是交了吗,就天天去学校图书馆溜达,好着呢,你不用担心。”

宋唐眉头一挑,又说了几句,很快就挂断电话。

莫听云好奇地问:“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我爸打电话问我伤怎么样,说是我爷爷问的。”宋唐扯了一下嘴角,哼了声,“我爷爷什么都不知道,阿姨说他天天去图书馆开心着呢。”

“……啊?”

莫听云有点茫然地张了张嘴,怎么当爸爸的关心儿子,还要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她挠挠头,心想可能是个人性格不同的缘故吧。

她没什么资格去评判长辈,于是伸手跟宋唐要他的手机,“我看看你微博,是不是很多人给你发信息,我看到洛栖转了微博问你是不是平安,已经上热搜了。”

宋唐一愣,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真的全网都知道了?”

莫听云点点头嗯了声,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他,然后忍不住笑了声,“这个世界很小,对不对?”

要不然怎么竟然这么巧,偏偏遇到能认出他的人?

宋唐无可奈何,把手机递给她,然后用手背盖着眼睛,不停地叹气,“怎么会闹得这么大?”

“这件事肯定会有媒体关注的。”莫听云实话实说,点开了他的微博私信,“哇,好多信息,都是问你怎么样的,要怎么回复?”

宋唐放下手,睁眼看着天花板,好半天没说话。

莫听云给他出主意:“我帮你拍个报平安的视频发上去?”

让大家看见他好好的醒着,应该就不会担心了吧?

宋唐还没做好决定,莫听云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一眼来电显示,“没有备注的,不知道是谁。”

说着把手机递了过去。

宋唐接起来,竟然是某个国庆画展时采访过他的媒体记者打来的,顿时就觉得有点无语。

看见他刚接起电话就神色一顿,莫听云顿时好奇起来,急忙凑过去,支起耳朵,光明正大地当着宋唐的面偷听起来。

宋唐被她这动作闹得哭笑不得,想拍拍她头,另一边手又不方便,只能拿眼神白她一下。

然后莫听云就听见电话那头的女声问:“宋老师你是真的遇到袭击了吗,是意外还是对方蓄意报复?”

宋唐无语地反问:“你觉得如果这是蓄意报复,会是谁干的?”

他觉得自己在当今画坛没仇家!

对方笑了一下,“宋老师说得是,我也觉得是意外,不知道宋老师知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这么做?我听说是对方想要报复社会,是这样的吗?”

宋唐道:“我早上醒了以后,忙着换病房,还有给亲友报平安,暂时还不了解这些内情,你可以问问有关部门。”

“好的,谢谢宋老师。”对方道了声谢,又继续,“最后一个问题,从网友爆料来看,您当时是和一位女士在一起,是您女朋友吗?”

莫听云听见,立刻扭脸去看宋唐。

宋唐觉得很无语,怎么这种时候也要关心八卦,是关心八卦吧?

但除了应是,他也不能应别的啊,“你觉得这么晚了,我不是和女朋友在一起,还会是谁呢?”

等他应完,那边就立刻笑了声,又道:“真的最后一个问题,您女朋友没事吧?”

宋唐:“……她也平安,谢谢关心。”

到这里通话就结束了,莫听云实在忍不住,趴他被子上哈哈哈地笑出声来。

宋唐把手机放一边,伸手推推她肩膀,“别笑了,这被子细菌多不多,你这样趴着也不怕脏?”

莫听云直起身来,忍住笑,反驳道:“如果这被子按照规定流程消毒过,说不定比你平时在家盖的被子还干净。”

宋唐:“……”你胡说!

这通采访让宋唐意识到,还是很有必要亲自出面报平安的,省得到时候消息传来传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成样子了。

莫听云点头道:“那我先打电话问问派出所,不知道他们那边查出什么没有。”

她打电话过去,表明身份后问起昨晚那个人,“他有没有说为什么这么做啊?”

派出所的民警同志告诉他,犯罪嫌疑人才十六岁,是某某学校高二的学生,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跟家长发生了严重争执,才一时头脑发热跑了出来。

“他跑出来,拿刀做什么?”莫听云觉得很奇怪。

民警解释道:“他说,父母骂他的时候,说杀人犯都比他强,他就想让他们看看,是不是杀人犯都比他强。”

莫听云听得满脸茫然:“啊这……”

“是不是他跟父母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啊?”她想了想,问道。

民警应了声是,告诉她,这个孩子的父母从小就对他特别严厉,要求他每次考试一定要考到前三名,不然就会惩罚他,打骂就不说了,还会让他脱光衣服在门口罚站,总之,他们家信奉的教育理念就是棍棒底下出人才,如果达不到家长的要求,轻则遭受猪都比你强之类的辱骂,重则被皮带、电线和竹鞭打,还要下跪认错。

“所以这孩子的心里状态就很不对。”民警叹了口气,道,“他还让我问你们,要不要起诉他?”

莫听云都挺傻了,头皮一阵一阵地发麻,十六岁的大男生了啊,还被家长这样羞辱对待,他的自尊心怎么受得了,简直就像是把他的脸皮和脊梁骨都踩在泥地里一样。

她沉默了片刻,道:“……这个我要问一下我男朋友才能做决定。”

民警哎了声,跟她说:“这孩子说希望你们能告他,让他爸妈赔你们钱,他觉得坐牢都比在家里强,你说这……”

莫听云了解完情况就把电话挂了,半晌没说话,歪着头,有点想不通似的。

宋唐喊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赶紧把这些信息告诉他,然后问:“你的意思是什么?”

“十六岁了,可以负刑事责任了。”宋唐微微阖着眼,声音很淡,“我同情他的遭遇,但这并不是他可以行凶的理由,今天是我没死,但我要是死了呢?他毁掉的不止两个家庭。”

“他既然觉得坐牢都比在家面对父母好,那就随他吧。”

宋唐其实一早就打算提起附带的民事诉讼,总不能他受了伤躺在这儿,一点赔偿都没有吧?

莫听云嗯了声,想起正事,拍拍他床沿,“我来帮你拍视频,还是你口述我来写?”

“视频吧。”宋唐想了想,答应道。

他的腹部还有伤口,不太方便坐起来,只能躺着扭脸看向床边的莫听云。

莫听云打开手机录像功能,然后对他比了个“ok”的手势。

“大家好,我是翰墨丹青,昨天晚上……”

他的声音很平缓,像是在讲一件极为普通的事,甚至还能感觉到他声音里的笑意,莫听云听着心里原本还残余的担忧忽然就没了。

她安静地看着镜头里的他,听见他说了句:“至于我的伤,要问问比较专业的人,应该不会影响我以后画画,对吧莫医生?”

“……啊?”

莫听云抬头看向他,愣了一下,赶紧点点头,“嗯嗯,我问了医生,说没问题的,不会留什么后遗症,毕竟你的伤在右下腹,没有重要器官,手臂上的伤口虽然看起来可怕,但也没有伤到神经,不会影响你日后活动的。”

宋唐点点头,朝她笑了一下,然后对着镜头继续道:“我们都很平安,谢谢大家的关心,更多这件事的后续,请大家关注官方通报吧。”

视频录制好以后,莫听云也不会剪辑什么的,直接就发上去了,还要特别注明:【这里是代班发微博的小莫~】

画风跟宋唐自己发微博的时候就很不一样,知道宋唐平安无事的粉丝们纷纷来逗她,在评论区里问她各种问题:

“小莫跟丹青老师是怎么认识的呀?”

“你们谁追的谁啊?”

人类爱凑热闹的天性刻在基因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关心莫听云和宋唐这点私事的,特别是当洛栖也被吸引过来以后,这条报平安的微博立刻就被顶上了热门。

宋唐知道以后一阵无语,何德何能,何德何能,不花钱就能上热搜,他觉得心里很慌。

倒是莫听云玩得很高兴,她账号没粉丝的嘛,何曾感受过这种热闹氛围,捧着手机恨不得每条都回复人家。

拿不准的还要问宋唐:“我可以跟他们说我们小时候的事吗,你会不会觉得出糗?”

宋唐头一别,“……随你。”

然后莫听云就曝光了她和宋唐小时候的很多趣事,不知道别人感觉如何,洛栖表示看得很开心,后来还特地打电话来调侃过宋唐。

等宋唐拿回自己的手机,发现私信里躺着不少一模一样的信息:“丹青老师,以后多让你女朋友替你上微博,好不好,答应我?”

宋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