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65章 嗑cp第六十五天
 
《漂泊都市》的拍摄还算顺利, 不知不觉薛蓝进组也已经有小半个月的时间了,她和同组演员也已经磨合的差不多了。

特别是黎宇,两人现在那是非常默契, 在拍摄现场只要有时间两人就会对戏, 毕竟两人都听看重这部戏的。

黎宇之前演得大多都是偶像剧,这部职场剧其实是他转型的尝试, 为此他在开机之前一直在上表演课。

还有一点,黎宇的团队和薛蓝这边很一致,就是在拍戏之间基本取消了他的其他商务活动,就安安心心扎进剧组里就行。

所以目标一致的两人, 只要是涉及到两人的对手戏, 那都是精益求精,每场戏感觉不太对的时候, 甚至还会要求重拍, 唐导在一旁看着也是无比欣慰。

有这么敬业负责任的男女主,他们这部戏何愁拍不好啊。

这天, 剧组拍的是一场马路边的戏份,导演组那边正在准备,薛蓝和黎宇站在路旁等戏。

薛蓝看了眼不远处几个举着手机的小姑娘, 对黎宇说:“瞧见没, 都是你的粉丝, 待会你可要好好表现,小心她们脱粉了哦。”

黎宇往路对面看了一眼,道:“你怎么就确定那是我的粉丝, 说不定是你的呢,所以,是你该加油吧。”

薛蓝却不以为然道:“怎么可能是我的粉丝啊, 那几个小姑娘一看年纪就不大,小姑娘都是喜欢帅哥的,你经纪人肯定给你看过你的粉丝构成数据吧,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年龄段的小姑娘比较多?”

这点黎宇倒是没法反驳,薛蓝说的没错,他本来就是拍偶像剧出身的演员,自然是这个年龄段的女友粉多一些。

“不过你放心,待会我会收敛点的,尽量不抢你的风头,怎么样,够义气了吧。”薛蓝笑呵呵地臭屁道。

黎宇也不遑多让,“不用,你抢不走的。”

两人的助理在一旁看得也是相当无语,他们只两位艺人也是绝了,一开始还互相谦虚,这混的更熟了些后,两人就开始不知道谦虚为何物了。

好家伙,不知从哪天开始,两人竟然开始‘攀比’了起来,每天都在卯足了劲要演好每场戏。

不得不说,演员之间偶尔也需要这样的‘攀比心’,至少导演每天看得都乐呵呵。

看样子快要拍了,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去对面让那几个粉丝把手机收了起来,她们都还挺配合的,二话没说就把手机塞进了包里。

工作人员处理完现场后,导演便喊两人过去拍戏了。

这一场要拍的是两人在路边争执的戏份,导演这边一喊开始,两人都迅速进入状态,开始了拍摄。

这场戏情绪起伏和动作幅度都比较大,来回拍了好几遍才过,两人拍完后,也是大大松了口气。

天色已经不早了,拍完这场戏后,导演也宣布收工了。

薛蓝冲着黎宇挑了挑眉,笑道:“表现不错嘛,超常发挥了哦,看样子偶像包袱还是挺重的。”

黎宇笑了笑,“确实是有点,第一次觉得有偶像包袱还是挺好的。”

至少为了面子能激励他超常发挥就是件好事啊。

此时,马路对面那几个小女生还在,他们看到剧组收工了,这才冲着他们这边喊道:“蓝蓝,我们是你的粉丝,你是最棒的,要继续加油哦!”

薛蓝:“……”

还真是她的粉丝啊!

黎宇也是一愣,他也没料到还有这样的反转,“合着我刚刚的偶像包袱白背了啊。”

薛蓝笑道:“也不算白背吧,总归也是激励你超常发挥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好事啊。”

这点黎宇很认同,不过随即想到什么,颇为感慨地说道:“不过,现在的小姑娘也开始喜欢漂亮小姑娘的啊,看样子我这转型是迫在眉睫了。”

薛蓝啼笑皆非,她严重怀疑黎宇话中有话,什么叫小姑娘也开始喜欢漂亮小姑娘了?

“没事,小伙子也很喜欢帅气小伙子,很公平的,你还有机会。”薛蓝顺口接道。

黎宇:“……”

既然知道是她的粉丝,薛蓝就没着急和黎宇离开,于是她带着张佳一起走了过去,准备去和那几个小姑娘打了个招呼。

每一份喜欢都是应该被尊重的,薛蓝也从来不会把粉丝的喜欢当成理所应当,所以,

几个小姑娘看到薛蓝走过来了,她们从来没想过竟然可以和偶像站的这么近,一时之间激动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薛蓝笑道:“要合照吗?”

几个小姑娘忙小鸡啄米一样地点着头,“要、要的。”

于是,薛蓝便让张佳给她们一起拍了张合照,然后,还每个人单独拍了一张。

在合照的过程中,薛蓝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们聊了起来,几个小姑娘也没这么紧张了。

薛蓝笑道:“刚刚我还以为你们是黎宇的粉丝呢,没想到你们是蓝莓啊。”

其中一个小姑娘看着薛蓝,犹犹豫豫地说道:“那个,蓝蓝,其实我是霖粉。”

听到这话,薛蓝先是愣了下,她是没料到她竟然是盛霖的粉丝,于是不由地看向其他几个小姑娘,她们不会都是霖粉吧。

其他几个小姑娘连忙摆了摆手,“蓝蓝,我们都是蓝莓,不是霖粉。”

薛蓝“哦”了一声,只是看到她们听到这姑娘是霖粉时没有惊讶,便知道她们私下里是认识的。

“你们是过来旅游的,还是家在这里啊?”薛蓝问。

一小姑娘回道:“我们家住在这里,正好在网上看到你在附近拍戏,正好碰见周末,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薛蓝点了点头,说道:“嗯,朋友之间有共同的爱好挺好的,但是不能耽误学习哦。”

刚刚拍照时,薛蓝知道她们还是高中生,于是才有这一交代。

几个小姑娘乖巧地点头应了下来,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因为追星耽误学业的。

“蓝蓝,其实我们之前并不是朋友,后来因为大家都喜欢你,慢慢才成为朋友的。”一小姑娘腼腆地说道。

那个霖粉小姑娘也说道:“我也是,我们都是一个学校的,但不同班级,以前都不认识,后来一次学校的活动上,知道她们是蓝莓后,我们一看是一家人,然后就成为了朋友。”

蓝莓和霖粉是粉圈的一大奇观了,平时各粉各的,遇到什么事时,两家粉丝又一家亲,互帮互助,倒也是非常和睦了。

“好,那请你们以后要继续相亲相爱哦。”薛蓝笑着说道。

几个小姑娘眉眼弯弯应道:“嗯嗯,蓝蓝你放心,不管是线上线下,我们蓝莓和霖粉相处的可好了呢。”

薛蓝和张佳回到酒店时正好赶上晚饭的点,张佳订的外卖正好到了,她们俩路过酒店大堂时顺便就提了上去。

电梯到底楼层,薛蓝迎面碰到了秦雯和她的助理,对方趾高气扬地从薛蓝身边走过,那傲慢的态度把张佳给气得不轻。

回到酒店房间后,张佳直接开骂了,“不是我说,秦雯她是不是有病,这整天天阴阳怪气的,看着不够膈应人的。”

对于秦雯这个情况,薛蓝也是挺无奈的,她一开始还以为对方会使阴招什么的,但谁知道这都开拍半个月,除了每次见面都阴阳怪气的外,她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过,也就像张佳说的那样,看着是怪膈应人的。

“别管她了,来,咱们还是赶快吃饭吧,为了她耽误咱们吃饭那可就不值当的了。”薛蓝说道。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薛蓝才不会为了秦雯这么个不值当的人生气。

“再说了,反正咱们每次见她也没什么好脸色,大家互相膈应呗,谁怕谁,指不定她这会也正生着气呢。”

而确实也如薛蓝所料,此时的秦雯也是气得不轻,她从电梯一路憋到车上,车门这才一关,她终于就忍不住了。

“你说她有什么了不起,刚刚竟然还敢这么对我,薛蓝,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秦雯在车子里气急败坏地发泄着,她的助理在一旁看着她欲言又止几次,也没敢开口劝。

终于当她平静了一些后,助理才让司机开车,顺便开口提醒了她两句。

“雯姐,钱哥让我提醒你一句,今天见到吴总可千万别再提薛蓝的事了,上次你已经惹吴总不高兴一次了,钱哥怕你再提会……”

钱哥是秦雯的经纪人,所以他的话秦雯还是能听进去一些的。

助理的话虽未说完,但秦雯却明白她话中的意思,所以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起来。

这也正是让秦雯生气的地方,助理口中的吴总正是秦雯背后的金主。

前段时间,秦雯试着在吴总面前提了一句和薛蓝不对付的事,谁知对方不仅没有为她出头之意,而是直接警告她不要惹事。

这可把秦雯气了个半死,但却又无能无力,她也不傻,知道吴总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不会为了她拿整个投资项目冒险。

可是即便如此,秦雯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别人不帮她,她自己也会有法子。

“林威那边联系的怎么样了,应该就是这两天就能进组吧。”秦雯问。

助理如实回道:“嗯,钱哥说已经安排了,明天就进组。”

听到这话,秦雯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那告诉林威,让他好好表现,别辜负我费力帮他争取到这个角色。”

林威是秦雯经纪人钱哥手下的另一名艺人,这人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却总能用花言巧语把一些女艺人骗的团团转,心甘情愿为其献身散财。

没错,秦雯就是准备让林威去追薛蓝,然后趁机毁了她!

毕竟在秦雯看来,既然薛蓝之前能为了李嘉阳做到那个地步,可见就是个恋爱脑,想必很容易就会上当的。

再说了,就算她不上当又怎样,据秦雯所知,林威可不是什么好鸟,下作的手段有一堆,下药趁机拍□□逼人就范的事他可没少做。

所以,只要林威盯上了薛蓝,那薛蓝就离完蛋不远了。

想到这些,秦雯心里就一阵爽快,似乎看到了薛蓝跌入尘埃的样子。

酒店房间里,薛蓝刚吃完晚饭,就接到了高聪的电话。

高聪开门见山道:“蓝蓝,《浮沉》剧组要举办庆功宴,给咱们发了邀请,你想不想去啊?”

薛蓝一愣,“《浮沉》要办庆功宴了啊,什么时候?”

高聪回道:“对啊,就在下周末,你要是想去的话,我明天就向剧组去给你请假,看导演能不能把下周末的戏份给调一下。”

“对了,我帮你问了,盛霖和时挚都会去。”高聪又补充道。

薛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还用他问嘛,两大主演不去,就请问这庆功宴还办个毛线啊。

不过,说实话,薛蓝倒是挺想去的,也能趁这个机会和时挚见一面啊。

提起这事,薛蓝觉得她和时挚这恋爱谈得就像网恋一样,每天也就晚上能视频聊会天,因为顾及她第二天还要拍戏,通常也不会聊得很久。

甚至因为有时候白天拍戏太累,聊着聊着她就睡着了。

时挚这些天倒是想来探班,但每次都被薛蓝给回绝了。

开玩笑,酒店人多口杂就算了,还有秦雯这个烦人精在,万一被她给碰到了,那才真的是麻烦。

“好,你去问问吧,如果唐导那边能把戏份调开,我还挺愿意去的,毕竟也好久没见大家了。”薛蓝说道。

上次和《浮沉》剧组的主创们见面还是在盛霖的演唱会上,确实挺久的了。

高聪回道:“切,你可得了吧,想见时挚就说想见时挚,拿其他人当什么幌子啊。”

薛蓝:“……”

烦人,看破不说破是种美德懂不懂!

挂上高聪的电话后,张佳也把外卖收拾好了,准备离开时顺便给扔了,只是在离开之前,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蓝蓝,我看了你的拍摄计划,后天不是有场吻戏要拍嘛,你待会和时挚打电话的时候,别忘了把这事报备一下哈。”张佳提醒道。

这是薛蓝在这部戏中的第一场吻戏,也是唯一一场不能借位的吻戏。

听到这话,薛蓝表情有些为难,“一定要报备嘛,其实大家都是演员,这种情况也应该都能想到吧。”

张佳恨铁不成钢道:“那能一样嘛,知道归知道,但报备归报备啊,你就想想,如果时挚拍吻戏没给你报备,然后你还是在网络上自己发现的,难道你就不会介意吗?”

“当然不……”薛蓝还想嘴硬的挣扎一下,但好像真的会介意,“好吧,那我待会委婉地和提一下。”

哎,可不要委婉地说嘛,薛蓝这些日子算是发现了,时挚就是个醋坛子,这也是她一开始不想报备的原因。

张佳离开后,薛蓝一个人心理建设了好一会,才给时挚打过去了视频邀请。

视频几乎是被秒接。

看着手机屏幕上时挚的脸,薛蓝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你怎么接这么快?”

时挚笑道:“刚刚你说回到酒店了,我就一直拿着手机。”

薛蓝一愣,所以说他一直在等着啊,一想到自己刚刚磨磨唧唧,她顿时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那个,刚刚高聪给我打电话,问我去不去参加《浮沉》庆功宴的事,所以耽搁了点时间。”薛蓝解释道。

时挚看着薛蓝的样子,心里不禁叹了口气,看样子下一次还是得延迟点再接通才行,不然她又要有心理负担了。

“嗯,那你庆功宴能来吗?”时挚期待地问道。

薛蓝摇了摇头,“还不知道,高聪说明天他去给我请假,如果导演给假的话,我就去。”

时挚点了点头,这回答也算在他的预料之中,薛蓝这部剧的拍摄时间比较紧,他一直也都是知道的。

“嗯,那你确定了给我发了消息。”时挚说。

薛蓝点了点头,“好,我这边有信了,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

时挚笑了笑,没说话。

薛蓝也没说什么,两人隔着屏幕,就这样对视了起来,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了

最后,还是薛蓝破防了,出声唤道:“时挚。”

时挚应道:“我在,怎么了?”

薛蓝努了努嘴,半响后,才委委屈屈地说道:“我,有点……想你了。”

看到薛蓝委屈样子,时挚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刺刺的疼。

他强忍着异样,尽量让自己平静:“嗯,我也想你了。”

薛蓝突然觉得自己谈恋爱之后好像变得这么矫情了,于是连忙转移了这个话题,两人又聊起了些日常。

最后,薛蓝当然也没有忘了张佳交代她的事。

薛蓝:“时挚,那个,我给你说件事呗。”

时挚轻点了点头:“好,你说。”

薛蓝:“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过两天要拍一场吻戏,导演说了不能借位,所以,我想着还是提前和你说一声。”

时挚那边明显一愣,半响后,才喃喃道:“拍吻戏啊,你们这部戏吻戏多吗?”

薛蓝连忙说道:“不多不多,不能借位的就这一场。”

时挚点了点头,没说话。

薛蓝忐忑问道:“那个,时挚,你要是真的介意,那我明天再找导演……”

“薛蓝,不用,”时挚打断了她,“……我不介意。”

挂上电话后,薛蓝愣愣地盯着手机,半响没回过神来。

不知为何,当时挚说出那句‘不介意’时,她心里竟然还莫名有些不舒服。

“哎,薛蓝,你果然是变矫情了啊!”

第二天一早,薛蓝正常来剧组拍戏。

唐导告诉她,下周末可以给她两天假,但那两天的戏份要给她提前拍了,所以接下里这周她要辛苦一些。

薛蓝自然是满口就答应了,只是当她转头拿出手机,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时挚时,却突然迟疑了。

哼,才不要这么早告诉他这个消息,中午再说吧。想到这,薛蓝便把手机收了起来,转身去拍戏了。

这天的戏份要比往常重一些,薛蓝从早上拍到了晚上八点多。

最后一场戏拍完后,唐导把薛蓝和黎宇叫了过来,嘱咐道:“明天那场吻戏,你们都没问题了吧。”

黎宇摇了摇头,说道:“唐导,虽然和兄弟接吻有点奇怪,但您放心吧,我能克服。”

薛蓝也拍了拍胸脯,说道:“兄弟你也放心,我明天保证不吃大蒜。”

唐导本来也就是象征性问两句,结果被两人这一插科打诨弄得哭笑不得。

“得了,想想也是,你们都是专业演员,我也是白操心了。”

薛蓝和黎宇笑呵呵地离开了,唐导看着两人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

哎,看样子他真的被上部戏搞得留下心理阴影了啊。

之前唐导有部戏,因为男女主非常排斥接吻戏,但却因剧情需要又不得不拍,结果硬生生一场戏拍了一天!

真的,现在想想唐导都忍不住头冒黑线。

薛蓝刚回到酒店房间,时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她看着手机不禁有些奇怪,按照他们这段时间的习惯,一般都是薛蓝忙完给时挚大电话的,难道是他有什么急事?

想到这,薛蓝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薛蓝有些焦急地问:“喂,是我,怎么了?”

时挚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没事,你收工了吗?”

薛蓝回道:“嗯,收工了,刚回到酒店房间。”

时挚轻“嗯”了一声,顿了顿,说道:“薛蓝,抱歉,我食言了。”

薛蓝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意思?你食言什么了?”

时挚叹了口气,道:“我,现在就在你酒店楼下。”

之前答应过她不会擅自来探班,但昨天在电话里听见薛蓝说想他了,这次他还是没忍住跑过来了。

看薛蓝没有回复,时挚不确定地问道:“还在吗,你生气了?”

薛蓝这才回过神来,“在,我,我没生气。”

她不仅没生气,还很开心。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有多想见到时挚。

而她之所以愣神的原因,竟然是在考虑要不要赶紧换身衣服、补个妆。

“那是你下来,还是我上去?”时挚问。

薛蓝想了想,回道:“你等我几分钟,我下去,我们剧组人员都住在这一层,人多口杂,不太方便。”

时挚轻“嗯”了声,回道:“我等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