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66章 嗑cp第六十六天
 
挂上电话后, 薛蓝就在房间里开始换衣服,她现在身上还穿着今天拍戏时的衣服。

因为这部戏是现代剧,她一般收工后都懒得再换衣服, 直接穿着就回了酒店。

然后, 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薛蓝手忙脚乱地换了身衣服, 顺带着还补了个妆,便直接冲出了房间。

这让一旁的张佳看得啧啧称奇,哎,果然是女为悦己者容啊。

毕竟像薛蓝这种明知外面有狗仔都不会刻意化妆打扮的女艺人, 怕是也只有在见男朋友时才能看到她这样了吧。

薛蓝小跑着出了酒店大堂, 在离酒店不远的一个路口,找到了时挚的车。

上了车后, 车子直接驶离了酒店, 没多做停留。

薛蓝看着时挚,有些诧异地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时挚正在开车, 转头看了她一眼,轻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薛蓝莫名其妙,感觉他神秘兮兮的, 但也没多想, 总归不会给她卖了就行。

车子直接开到了一家私房菜馆门口, 这家菜馆私密性很高,两人进去后,直接被老板带进了一间包厢里。

私房菜馆的老板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子, 他很是熟络地和时挚说着话。

“小挚,这次又是过来工作啊,能待几天?”

听到私房菜馆老板对时挚的称呼, 薛蓝眼底闪过一抹意外之色,但她却没多问。

时挚态度显然也随意的多,“不是工作,这次是过来看女朋友的,待两天就回去。”

说罢,时挚就伸手揽过薛蓝,正式地介绍道:“李伯,这是我女朋友,薛蓝。”

李伯一听时挚的介绍,肉眼可见地激动了起来,“好,找女朋友了好啊,刚刚你们进门时我就想问来着,还怕唐突了人家姑娘。”

薛蓝也连忙礼貌地打招呼道:“李伯好。”

李伯笑得眼睛都快没有,“好好好,你们等着,今天李伯给你们做几个拿手菜尝尝。”

说罢,李伯转身就走出了包间,还不忘把包间的门给关上。

薛蓝有点懵,扭头看向时挚,“李伯是你家里的长辈?”

时挚微微颔首,“嗯,李伯以前是我家的管家,我父母去世后,也都是李伯一直在照顾我。”

“后来我进了娱乐圈后,李伯就来到这里开了间私房菜馆,这里是他的老家,李伯的儿女也都在这里,要不是为了照顾我,他早都想要回来了。”

听他这么稀疏平常地说出父母去世的话,薛蓝心头一滞,有点酸酸的。

她想象不到,李伯离开后,时挚再次变成独身一人时是什么感受,应该是很难受很难受的吧。

想到这,她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揽住时挚的腰,仰着头看向他,“以后你有我,我陪着你。”

时挚愣了一下,眉眼间不禁染上丝轻柔。

他伸手双手紧紧回抱着怀里的人儿,低声道:“好,有你就够了。”

话落,时挚突然俯下身,堵住了薛蓝的双唇。

这次的吻和之前几次都不一样,时挚像是发了狠一样,把这些天来的思念全宣泄在这个吻里。

两人接吻时,他更是双手紧紧搂住薛蓝,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一样。

半响后,一吻结束,薛蓝粗粗地喘着气,感觉从嘴唇一直麻到心脏,是种完全形容不出来的感觉。

她忍不住瞪了时挚一眼,娇嗔道:“亲够了没有,还不快放开我,待会李伯进来了多尴尬。”

时挚像是耍无赖一样,低头又啄了下她的唇,轻笑道:“亲不够,永远都亲不够。”

薛蓝睨了他一眼,“哼,油嘴滑舌。”

说完,她便挣扎着想从他怀里撤出来,这包间里李伯随时可能有人进来,被撞见了多尴尬啊。

时挚笑了笑,也没反驳她的话,而是以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话。

于是,他没有给薛蓝逃脱的机会,低头再次含住了她的双唇。

又是一记长吻后,时挚才松开薛蓝,给薛蓝气的捶了他好几拳。

不过,就薛蓝那力度,和就给挠痒痒没什么区别,非但没有起到震慑作用,时挚反而甘之如饴。

两人这才刚坐下,包间外就传来询问声,原来是李伯的儿子过来上菜了,说是李伯怕两人饿着,先吃点东西垫垫。

李伯的手艺确实很好,这一顿也是非常丰富了,用李伯儿子的话说,他爸可是把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

毫无疑问,薛蓝直接就吃撑了。

时挚无奈地看着她,说道:“你要是喜欢吃,我们下次再来,把自己撑成这样不难受啊。”

薛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不是故意的嘛,这一不小心就……”

时挚拿她没法子,只能让李伯的儿子帮着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些消食片,让薛蓝吃下后,两人这才离开。

因为薛蓝明天要起早拍戏,吃完饭时挚就把送回酒店了。

当车子开到酒店前一条街的时候,时挚却突然把车子停在了路边

薛蓝不解地问:“怎么了,车子出问题了吗?”

时挚摇摇头,回道:“车子没事,但是,我有事。”

说罢,他便动手把安全带解开了。

薛蓝心里一滞,以为时挚是身体不舒服,着急地想上前去查看。

但谁知,她才刚倾了倾身,就被时挚直接又按回了座椅上,紧接着他的气息直接把她笼罩住。

“你、你干什么?”薛蓝结结巴巴道。

时挚眉梢微微一挑,轻笑道:“这还看不出来吗?好,那我来告诉你。”

话落,时挚直接把薛蓝身下的椅子往下放了,然后整个人倾身而下,咬住了她双唇。

薛蓝感觉到嘴上传来一阵刺痛,下意识‘啊’了一声,他趁机撬开她的牙关,霸道而蛮横。

时挚的唇舌一寸一寸的深入,缠绵厮磨,辗转吸吮,还故意带了些挑逗。

这一吻越来越深,纠缠难分,两人的呼吸逐渐紊乱。

终于,一吻结束了。

但就在离开薛蓝的唇时,时挚却故意伸出舌尖舔了下她的唇角。

薛蓝脸色爆红,耳朵脖子也都是红的,不知是被亲到缺氧,还是羞的。

这人今天怎么了,不是在包间里时都亲过了吗,怎么现在还……

就在薛蓝百思不解时,时挚在她耳边,沉沉地说道:“真想把你藏起来啊……”

薛蓝一愣,对他这话有些不明所以。

时挚见她没懂,语气突然有些委屈地说道:“之前你都不愿意和我拍吻戏,我们都是借位的。”

薛蓝愣了下,这才反应过来时挚的话中之意。

“我还以为你真不介意我拍吻戏呢,原来你昨天就是强装的花架子啊。”薛蓝哭笑不得道。

时挚也没反驳,说不介意肯定是假的,但他也明白演员这个职业的特征,所以,他不会去要求薛蓝什么。

但是,他会以自己的方式来化解这一切,就比如像现在这样,用一个印象更深刻的吻,让她只能记住他的吻。

薛蓝回到酒店后,张佳还在她的房间里等着她。

张佳见到薛蓝后,忙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蓝蓝,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刚刚还在想,你是不是要夜不归宿了呢。”

薛蓝睨了她一眼,好笑道:“你这丫头脑袋里天天都在想什么呢,还夜不归宿?不归宿,我能去哪?”

张佳傻笑了一声,刚想说什么,看到薛蓝摘下口罩后,双眼冒光道:“哇塞,蓝蓝,你口红都花成这样了,幸亏你戴口罩上来的。”

薛蓝一怔,忙起手机用屏幕照了照,口红确实花的不成样子了。

张佳‘啧啧’了两声,一脸八卦地看着薛蓝,一切尽在不言中。

薛蓝一边拿着纸把花掉的口红擦掉,一边开始赶人了。

等张佳离开后,她才去卫生间卸妆。

看着嘴角边还残留的口红痕迹,薛蓝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第二天来到剧组,唐导第一场戏便安排了那场吻戏。

为了避免反复重拍,薛蓝和黎宇都商量好了,争取一遍过。

不过,可能确实是有了心理负担,薛蓝开拍之前都特别紧张,她来来回回在片场踱步,搞得黎宇心态也崩了。

黎宇苦大仇深道:“你昨天不是还信誓旦旦的吗,这一晚上发生了什么,怎么今天就这样啊?”

薛蓝瞥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故作深沉道:“哎,说了你也不懂。”

黎宇:“……”

薛蓝此时的心情确实挺复杂的,一想到要和别人拍吻戏,总感觉有一丢丢对不起时挚啊。

哎,不行,之后接戏时还是让陈姐他们注意点吧,尽量别接吻戏了,这样搞的她心理压力很大啊。

不过,这次接都接了,薛蓝也干不出临时撂挑子的事,只能硬着头皮拍了。

还好这场吻戏并不难拍,两人也都很专业,一遍就过了。

黎宇是偶像剧出身,吻戏自然是没少拍,业务熟练,而薛蓝纯粹是不想重拍,超常发挥了。

唐导对两人的表现也都很满意,在那一个劲的夸两人,最后还说要不在给他们加几场吻戏。

两人均是一脸‘这可万万使不得的表情’,惹得现场众人哈哈大笑。

这场戏拍完后,接下来是其他演员的戏份,两人便去旁边坐会,等着拍下一场。

看薛蓝过来了,张佳第一时间递过湿纸巾,薛蓝接过顺势擦起了嘴。

黎宇见状,开玩笑道:“喂,你这样我很尴尬哎,搞的我像是什么病毒一样。”

薛蓝瞥了他一眼,说道:“抱歉,你担待一下,和兄弟接吻这事对我冲击太大了,我得缓缓。”

说完,还顺手递给了他一张湿纸巾,黎宇也没客气,擦了起来。

两人也直接跳过这话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就在这时,有一人来到两人面前,笑着同他们打招呼啊。

“薛老师、黎老师好,我叫林威,是今天刚进组的演员,这是我请大家喝的水,以后还请两位老师多多指教。”

薛蓝和黎宇对视了一眼,也没多想,顺势接过饮料并道了谢。

有的演员进组,为了和大家处好关系,会主动请剧组人喝水,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薛蓝本来以为林威送完水就该离开了,谁知他却没有。

只见林威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薛蓝:“薛老师,我听剧组的人说,唐导都夸你的演技好,您看你有时间能不能指导我一些拍戏的技巧啊。”

薛蓝一愣,让她来指导拍戏的技巧,这人确定不是讽刺她?

林威怕薛蓝不答应,又趁机补充道:“薛老师,是这样的,你可能对我不了解,这是我拍的第一部戏,以前也没有拍戏的经验,所以……”

越说林威就越发的无措了起来,换做旁的女生,怕是都要于心不忍了,但是薛蓝却是个例外。

讲真,看着他这样,薛蓝却有些莫名的火大,一个大老爷们,大大方方的不好吗,这干嘛呢。

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薛蓝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勉为其难地回道——

“那你这听说的可能有点偏颇了,唐导夸我那纯粹是为了鼓励我,再说了,咱们剧组有不少演员都被夸了呢,他们还是科班出身,表演技巧方面肯定懂得更多。”

所以,这么多科班演员不找,找她这个半路出家的讨教表演技巧,怕不是疯了吧。

林威顺势说道:“薛老师谦虚了,多谢你的提醒,其他的老师我会请教学习的,就是因为我看了剧组,有几场戏是和您拍,所以,便想着能不能和您提前对对戏?”

正式开拍之前,演员之间对戏也是正常的事,于是薛蓝也没拒绝,直接点头应了下来。

只是看着林威离开的身影,薛蓝还是觉得有点无厘头,对戏就直接说对戏啊,绕这么一大圈子干嘛。

难道这是现代年轻人谦虚的方式?

就在这时,去旁边拿东西的张佳回来了。

薛蓝好奇地指了指林威的方向,问道:“知道那男演员是什么身份吗?”

既然说之前没演过戏,那不是哪家公司刚签约的新人,就是跨界过来的。

张佳顺着薛蓝手指的方向看去,“哦”了一声,解释道:“你说的是林威是吧,他是选秀出道的唱跳歌手,也算有点名气。”

“不过,他最有名的还是他的暖男笑容杀,粉丝和网友们都说很暖很治愈。”

薛蓝一脸懵,反问道:“暖吗,我怎么觉得有点假呢。”

刚刚林威也对她笑来着,但平心而论,她是真心没觉得暖啊。

一旁的黎宇:“……”

其实他也觉得有点假!不过,这话还是不要明说出来了吧。

黎宇提醒道:“你这话在这说说就算了,剧组人多口杂,小心被有心人听见,说你仗着资历和咖位打压新人之类的,多少有些麻烦。”

薛蓝点了点头,“也是,万一再被一些无良的八卦媒体拿出做文章,那我到时候怕是有嘴也说不清了。”

这一插曲很快被揭过,薛蓝继续全身心地投到了拍戏中。

没办法,为了参加《浮沉》的庆功宴,她得把那两天的戏份赶出来,再加上本来就不轻的拍摄任务,简直要忙到飞起。

可是薛蓝已经明明都要忙到□□无术了,偏偏天天到剧组还有个麻烦在等着她!

这林威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那天就是客套的一句话,谁知道林威竟然真的有事没事总在她身边晃悠,

虽然他每次的理由听着都很正常,大多数也都是为了对戏,但不知为何,薛蓝却对他越来越反感。

搞得薛蓝每天除了拍戏外,就是想法设法躲着林威。

没办法,他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薛蓝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对他敬而远之了。

这天,薛蓝终于拍完最后一场戏,刚准备和张佳一起回酒店。

谁知却迎面碰见了朝着她们走过来的林威,他脸上仍然挂着招牌的暖男笑。

张佳往薛蓝身边移了移,低声说道:“蓝蓝,我觉得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他那笑看多了,是挺假的。”

薛蓝耸了耸肩,是吧,她就说挺假的嘛。

“蓝姐,你这是要回酒店吗,正好我也要回去,你不介意我搭个顺风车,捎我一程吧。”林威说道。

今天拍戏的地方离剧组的酒店有些距离,有条件的话,演员的团队都会给艺人准备自己的面包车,这样来回方便不说,中途也能进车里休息休息。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演员都会自己配车,这时候剧组的大巴车就派上了用途,或者自己打车回去也行。

据薛蓝所知,林威因为和秦雯是同一个经纪人,所以他俩来回是一辆车接送。

薛蓝双眉微蹙,脸上明显是不耐烦的表情。

她不知道这人是真的没有眼力劲,还是装做不知道,她躲他都躲的这么明显,他还往前面凑,就问,这不是贱是什么!

“抱歉,我介意。”薛蓝冷淡地说道。

“林威,你算起来也出道好几年了,难道连这个圈子里最起码的避嫌都不懂吗?算了,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我现在就明确地告诉你,你现在已经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我们不熟,也请你以后保持距离!”

说完,薛蓝也没管林威是什么反应,直接带着张佳扬长而去。

直到薛蓝的车子已经开出去很远了,林威仍然站在原地,他望着薛蓝离开的方向,眼底划过一抹狠厉的神色。

就在这时,另一辆车子停在了路边,车门打开,里面的人是秦雯。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来,哼,真以为人家回来接你啊。”秦雯嗤笑一声,道。

林威脸色阴沉,回头狠狠瞪了秦雯一眼后,才坐上车。

被瞪了一眼,秦雯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林威,你倒是长能耐了啊,别忘了这个角色是谁帮你争取的,请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林威看向秦雯,冷笑道:“秦雯,也麻烦你对我客气点,咱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你没有资格对我冷嘲热讽。”

秦雯回道:“呵,你也知道是合作的关系啊,我答应你的事都做到了,那你答应我的呢,请问你做到了吗,嗯?”

林威转头望向窗外,没说话。

秦雯继续讽刺道:“也不知道之前是谁信誓旦旦地说,像薛蓝这种女人,你勾一勾手指,就能把她玩弄于鼓掌之间,切,我劝你不要对自己的魅力过于自信了,还是趁早另想他法的好,别怪我没提醒你,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林威继续保持沉默,但他知道秦雯的话没说错,他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秦雯给他争取的这个角色戏份本来就不多,若无意外,下周他的戏份就会全部拍完,到时候怕是更没有机会接近薛蓝了。

林威也没想到薛蓝竟然这么难缠,他以往已经对付女人用的屡试不爽的招式都用了,可她偏偏就是不上钩,也是让他非常火大。

不过,既然这条路行不通,那也只能换一条了。

林威脸上划过一抹狠厉,“你放心,既然薛蓝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成全她!”

她今日对他的羞辱,来日他定当加倍还回去。

薛蓝这边顺利回到酒店后,张佳还在那气不过骂人。

“这林威是不是哪里有什么大病,剧组这么演员,怎么就偏偏盯上你了呢,依我看啊,他就是想趁机搭上你,或者制造些绯闻什么的,和李嘉阳没什么区别,就是想借女人上位的软饭男!”

薛蓝点了点头,仔细回头想想,林威这架势,确实和当年李嘉阳追原身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蓝蓝,幸亏你吃一亏长一智,没有被他所哄骗,不然肯定又是另一条李嘉阳那样的贼船。”

可能是想到原身以前的所作所为,张佳不禁庆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薛蓝笑道:“放心吧,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谁追我都没戏。”

不管是真心的,还是别有用心的,在她这里统统都没用。

“也是,你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咱们谁也不约!”张佳后知后觉道。

不过,想想也是,有时挚这样的极品男朋友在,旁人谁还能入的了你的眼,怪不得你这次一点没上当呢,情有可原!”

薛蓝:“……”

就算没有时挚这样的男朋友,她也看不上林威好好,请不要侮辱她的审美,谢谢!

不过,张佳刚刚‘有家室’那三个字,却颇得薛蓝的心意。

一想到明天就能在《浮沉》的庆功宴上见到时挚了,她还是忍不住有点小激动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7-21 22:18:24~2021-07-22 23:09: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多肉小湘 10瓶;九夏与星 8瓶;吃西瓜不吐籽 5瓶;遂易 3瓶;巷陌べ 2瓶;成为更好的橘栀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