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77章 嗑cp第七十七天
 
薛蓝本来就在气头上, 怎么轻易让时挚得逞,于是连忙双手并用推住了时挚的下巴。

“你牺牲个屁的色相,哼, 我是那种贪图美色的人吗?”

时挚点了点头, 诚实回道:“嗯,你是。”

薛蓝:“……”

瞎说什么大实话!

“需要我提醒你吗, ”时挚眉梢轻挑,勾唇道:“比如,昨天在浴室的事,再比如, 前天……”

“行了, ”薛蓝出言打断他,颇为心虚地说道:“时挚, 我告诉你,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已经脱胎换骨, 对你的美色免疫了!”

时挚“哦”了一声,淡声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对你没有吸引力了?”

那倒也不是!

不过, 薛蓝死鸭子嘴硬, “你要是这么理解, 也可以!”

时挚‘啧’了一声,颇有些哀怨道:“果然是得到了就不会再珍惜了,喜新厌旧啊。”

薛蓝:“……”

又开始给她演了是吧, 哼,她这次才不会轻易上当!

时挚薄唇勾起,微微眯着的狭长桃花眸很是性感, “那没办法,我也只能在其他地方再努力努力了。”

薛蓝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努、努力什么?”

看到薛蓝的样子,时挚轻笑了声,下一秒,他强势地把她的双手按在了门板上,“你说努力什么,嗯?“

话音刚落,他便倾身而下,吮住了她的上唇……

半响后,一吻结束。

薛蓝双手环着时挚的脖子,整个人埋在他胸前轻喘着。

时挚手放在她的腰间,轻轻往上一提,就把怀里的人儿抱了起来,然后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

来到沙发边后,时挚坐在了沙发上,却没有松开薛蓝,而是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苏芸菲的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不要放在心上。”时挚轻声保证道。

薛蓝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才懒得管你,你自己看着办吧,你们男人不都这样嘛,管多了肯定嫌烦。”

“不嫌烦,我喜欢被你管着,你不管我怎么行,要管的。”时挚轻笑道。

薛蓝努了努嘴,说道:“切,说的好听,到时候我要是真的查你手机,你肯定就不是这态度了。”

时挚也没多做辩解,而是直接把手机递了过去,“随便查,锁屏密码是你生日。”

薛蓝一愣,“真给我?我也能看你的微信聊天记录和朋友圈?”

时挚轻‘嗯’了声,“都可以,我对你没有秘密。”

听到这话,薛蓝心里暖暖的,但嘴上却仍然傲娇地回道:“哼,我才不要看呢,不然公平起见,我岂不是也要把手机给你看。”

时挚皱了皱眉,问道:“所以,你的手机我不能看?”

薛蓝理所当然道:“那当然了!”

时挚愣了一下,心里突然有点闷闷的。

薛蓝没注意到时挚的情绪变化,自顾自地说道:“也不能说不能看吧,除了我和依依的聊天记录,其他的你倒是都可以看。”

听到这话,时挚神情骤然一松,但还是不解地问:“为什么苗依依的不行?”

薛蓝直接坐起身,看向时挚,“因为苗依依是我闺蜜啊,这世上没有一个女生,与闺蜜的聊天记录是可以见光的!”

看时挚还是似懂非懂,薛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不用懂,只要知道不能看就行了。”

听到薛蓝这么说,时挚点了点头,也没继续深究。

薛蓝一脸‘孺子可教’表情,然后顿了下,把手机递给时挚,说道:“那你把锁屏密码改了吧。”

时挚不解:“为什么要改?你生日不行吗?”

薛蓝回道:“那你这锁屏密码也太好猜了吧,万一哪天咱们公开了,你这手机和没锁屏密码有什么区别,多不安全啊。”

“当然了,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我和盛霖那小子是同一天生,你这样我总觉得你是用他生日做锁屏密码,我会吃醋。”

时挚无奈扶额,失笑道:“你之前不还嚷嚷着把我让给盛霖吗,怎么这会还吃上醋了。”

两人刚在一起时,薛蓝那时还没从塌房中缓过来,确实还真干过这事。

薛蓝理所当然回道:“那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既然你现在都是我的人了,我就要对你负责,那肯定是谁也不让啊。”

时挚一脸宠溺道:“好,你要一直负责才行。”

薛蓝拍了拍胸脯,保证道:“放心,姐姐我不是那种半路撂挑子的人,肯定会一直负责的。”

时挚失笑,“那姐姐,你说要改成什么?”

薛蓝不假思索地回道:“要不就改成和我的一样吧,就是咱们确定关系的日子。”

时挚愣了一下,突然笑了:“好。”

两人又在沙发上腻歪了一会,时挚看时间不早了,便先去洗澡。

薛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摸了摸还有些微肿的嘴唇,满脸的懊恼之色。

“哎,薛蓝,你这头猪,怎么就这么禁不住诱惑呢!”

明明上一秒还信誓旦旦地说不会被美色所迷惑,下一秒就被吻七荤八素的,也太没面子了吧。

不过,反思了半响,她深深地觉得,这不是她没有定力,而是敌人段位太高!

就时挚那个妖孽的样子,又故意勾着她,一时立场不坚定也是正常的,薛蓝自我安慰了起来。

薛蓝也是在过来之后才知道,原来苏芸菲也在这个剧组。

那时刚发生孔灵儿的事,她就随手在网上搜了下,没想到却搜出了苏芸菲也参演了这部剧的消息。

她也旁敲侧击问过时挚,只是见他的反应,似乎对苏芸菲并没有什么印象,那时她这才稍稍放下了心来。

不过今天看来,好像是她放心的太早了!

哎,有个招蜂引蝶的男朋友,太闹心吧啦的了。

薛蓝越想越懊恼,于是找到苗依依的微信,开始和好姐妹吐槽。

薛蓝:“依依,在嘛?”

苗依依那边应该没什么事,回复很快:“在呀,怎么了,姐妹?”

苗依依:“哎,不容易啊,和男朋友腻歪够了,终于想起还有我这个好姐妹来了啊。”

薛蓝:“你少来!我们也经常联系的好不好,别说的我像是重色轻友的人似的。”

苗依依:“你才少来,你就看看聊天记录,自打你和时挚谈恋爱后,哪次不是我先找你啊,就你,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早都是时挚迷得找不道了!”

薛蓝忙把聊天记录往上翻了翻,额,好像还真是。

薛蓝忙赔罪道:“好啦好啦,是我错了,那之后你谈恋爱后,我也会允许你重色轻友的。”

苗依依发了翻白眼的表情:“切,当谁都和你一样啊。”

“说吧,你这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又遇到啥事了,不会是和时挚吵架了?”

薛蓝:“吵什么架啊,我俩好着呢,才不会吵架。”

苗依依:“所以,你是来给我秀恩爱、撒糖的?”

薛蓝:“不是,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今天碰见苏芸菲了。”

苗依依:“我去,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你们俩打起来了!”

苏芸菲喜欢时挚的事,薛蓝之前也和苗依依提过,还大概说了下录制《心动的频次》时,两人因为时挚发生的不愉快。

薛蓝没忍住,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

薛蓝:“苗依依,你正经点,打什么打,显得我多没品啊。”

苗依依:“也是,所以,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薛蓝想了想,把今天遇到苏芸菲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当然,进门后和时挚算账的那部分就省略没提。

苗依依发了个牛批的表情。

苗依依:“姐妹,厉害啊,你这波主权宣示的可以啊,苏芸菲肯定人都傻了吧。”

薛蓝:“有点吧,她估计没料到我和时挚已经在一起了。”

苗依依:“估计是,不过听你的描述,时挚表现还可以啊,其实认真算起来,这事也不怪他吧。”

薛蓝当然知道这事不能怪时挚,他又没有主动去招惹桃花,都是桃花自动送上门的,又能有啥法子啊。

苗依依:“那苏芸菲这事,你打算怎么做?”

薛蓝:“时挚说,他会处理好的,所以,我就没再过问。”

苗依依:“赞同,男人惹得桃花就得让他自己解决,女人跟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没必要,他要是连这事都处理不好,作为闺蜜,我就忍痛允许你拆我cp了!”

薛蓝:“……”

苗依依:“所以,姐妹,你到底在惆怅啥呢?”

薛蓝:“依依,问你个问题哈,我就是有点奇怪了,你说我长的也还行,身材也不错,怎么我就没有招着什么桃花呢。”

看着时挚这烂桃花一个接一个的,自己却一个也没有,薛蓝这攀比心瞬间上来了,搞得她好像没什么魅力似的。

苗依依:“哇塞,薛蓝,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哦,竟然想红杏出墙!”

薛蓝:“……”

她红杏出墙?这又是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苗依依:“时挚他知道吗?啧啧啧,突然有点期待他知道后的反应了呢。”

薛蓝:“你正经点,问你问题呢,快回答!”

苗依依回道:“我觉得,可能是因为你太沙雕了,一般人还真追不上你的脑回路。”

“所以,姐妹,你以一己的沙雕之气,斩断了所有的桃花!”

薛蓝:“……”

薛蓝:“你少糊弄我,真像你说的这样,那为什么时挚会喜欢我?”

苗依依理所当然回道:“那这就要去问时挚了呀,我怎么知道啊。”

“再说了,我糊弄你啥了,也请你有时间去自己的超话里看看,这些可是你的粉丝们总结出来的,我觉得有道理借用而已!”

薛蓝震惊:“你没事逛我超话干什么,不会是去黑我的吧。”

苗依依:“之前不是你告诉我的吗,嗑cp就要打进唯粉内部,所以,自从嗑了你和时挚的cp后,我就混进了蓝莓内部了啊。”

薛蓝:“……”

好吧,她还真是孺子可教啊。

就在薛蓝正无语之时,盛霖突然给她发来了语音通话邀请。

她也没多想,随手按下了接听键,还习惯地开了外放。

薛蓝:“喂,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盛霖:“你去哪了,我按你门铃半天了也没人开,快开门,我来找点吃的。”

薛蓝一愣,这才刚想到她每个盛霖说自己来探班时挚的事,不知为何,突然有点做贼心虚了。

“那个,忘给你说了,我在外地有个商务活动,不在家,你自己按密码进去吧,冰箱旁边的柜子里有自热饭,那个方便。”

盛霖“哦”了一声,可就在他准备说些什么时,碰巧这时,时挚洗完澡从卫生间里出来了。

“我洗完了,你也快洗洗,时候不早了,洗完了我们早点睡。”

薛蓝一愣,突然有些无措地看向时挚。

时挚一脸不解,“怎么了?”

薛蓝没说话,低头看了看腿上的手机。

而此时盛霖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过来,“薛蓝,你怎么和时挚在一起?还有,这么晚了你在时挚房间干什么?”

薛蓝见事情败露,只能承认道:“好吧,我没参加活动,来时挚剧组探班了。”

说完,她又无语道:“还有,盛霖,你是不是脑子被门挤了,你说这么晚了我在他房间干什么,说串门你会信吗?”

她话说完后,空气蓦地一滞,盛霖那边传来长达几秒的沉默,随即电话‘嘟’的一声,被挂断了。

薛蓝愣了一瞬,然后看向时挚:“盛霖他不会是去我爸妈告状了吧?”

时挚回道:“以我对他的了解,应该不会,没事,你去洗澡吧,我和他聊聊。”

薛蓝有些担忧道:“还是算了吧,我觉得你可能会被骂。”

盛霖那小子发起火来,连她这个亲姐都敢骂,更别提旁人了。

时挚笑道:“没事,交给我,你不是说想泡个澡吗,水我替你放好了,快去吧,不然待会水该凉了。”

薛蓝见他坚持,也没再说什么,“哦”了一声后,就没心没肺地跑去泡澡了。

时挚去卧室把薛蓝的睡衣拿出来,给她送进浴室后,这才重新回到客厅,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准备给盛霖去个电话。

可是,当他拿过手机时,才发现盛霖竟然给他发了条消息。

盛霖:“时挚,有些话我不方便和薛蓝说,但你必须要知道,你们想怎么谈恋爱我不管,但结婚前不要闹出人命出来,我是她弟,不想她受委屈。”

时挚看完盛霖的消息,忍不住叹了口气,他自然懂盛霖的意思。

他怕如果他们未婚先孕的话,所有负面的消息都会倾向到薛蓝身上,媒体更会各种捕风捉影,各种恶意的揣测都会落在她身上。

时挚回道:“放心,我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在这个世界上,薛蓝是他唯一放在心尖上的人,他怎么舍得让她受半分委屈啊。

——

第二天一大早,苏芸菲酒店房间的门就被她经纪人敲开了。

“芸菲,你是不是没听我的劝,又去招惹时挚了?”苏芸菲的经纪人开门见山道。

苏芸菲昨晚一宿没睡,满脑子都是薛蓝和时挚在一起的事,她这会脸色非常的差。

苏芸菲神色一僵,“时挚找你了?”

经纪人神情严肃,“他经纪人今早给我打的电话,明着都是夸你演技不错,前途可期之类的话。”

“可是,在通话最后,他却说时挚不擅交际,可能和你成不了朋友,但他们也不希望你们成为敌人,这话什么意思,也不用给你解释了吧。”

苏芸菲一愣,脸色更难看了。

可她的经纪人却不打算放过她,继续说道:“之前一直给你谈的那部电影,本来都快成了,可是今天早上制片人却明确回复我,说你不合适。”

“在我再三的追问下,制片人才给我句提醒,说让我们不要惹不该惹的人,比如世华娱乐,及它背后的时氏集团。”

听到这,苏芸菲再也不能抱有一丝侥幸心理了,直接蹲在地上,双手抱膝低声哭了起来。

若说之前提时氏集团,大家可能不会联想到时挚身上,可是孔灵儿和孔氏集团的事,圈子里只要心思活络、消息灵通点的,怕是都已经收到消息了。

这段时间,孔氏集团资金链断裂,公司破产倒闭,时氏集团趁机低价收购,在商圈掀起了不小的轰动。

按理说这本是金融圈的事,在娱乐圈的人应该不会太关心,但是孔氏集团旗下有娱乐版块,却直接被世华娱乐收入囊中。

而此时,关于世华娱乐背后靠的资本是时氏集团这一猜测也被得到了证实。

也有消息传出,至于孔氏集团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是因为孔家的女儿孔灵儿招惹了时挚的缘故。

其实之前关于孔灵儿倒追时挚之事,圈里很多人都知道,毕竟孔灵儿也没有遮掩,仗着家世不错,一向是为所欲为,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了。

而时挚与时氏集团很显然也有渊源,更有消息传出,说时挚的身份其实是时氏集团背后时家那位唯一的继承人。

对此,有八卦媒体向时氏集团和世华娱乐的公关部求证,两方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也没有否认,但这足以说明这一消息十有八九是真的。

不过,这也正是时挚的目的,之前他没透露自己的身份,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有了想护着的人。

娱乐圈这潭水有多深,时挚自然是很清楚,既然薛蓝也在这个圈子里,那他就以自己的方式护她周全。

他们两人的恋情暂时可以不对外公布,但圈子里的人他也有意无意透了点风声出去,至少让心怀不轨的人也掂量掂量自己惹不惹得起。

苏芸菲和她经纪人都知道,这是时挚给她们的一个警告。

“芸菲,我知道你对时挚的心思,但他明显对你没意思,别再去招惹他了,他不是咱们能招惹的起的人啊。”经纪人苦口婆心劝道。

苏芸菲又何尝不知这一点,时挚比她想象中还要冷心冷情,好像任何人都牵不动他一丝情绪。

不,还是有的,薛蓝不就是吗。

一想到昨天晚上他轻哄着去拉薛蓝的场面,苏芸菲心口就忍不住一阵刺痛。

他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他想给的,旁的人他怎么可能还会在乎。

“你这部戏剩下的戏份也不多了,咱们就老老实实拍完离开吧,你在娱乐圈拼了这么多年,你也不想所有的努力都付之东流吧。”

经纪人知道苏芸菲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于是抓着这一点继续劝道。

苏芸菲闭着眼压下了心里那丝苦涩,是啊,如今时挚并没有给她选择,她若不想事业被毁掉,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而对她来说,执迷不悟的后果,也只是人财两空罢了。

“放心,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

薛蓝在剧组又陪了时挚一个星期,这次是必须要离开了,因为有工作安排啊。

她之前参演的那部耽改剧《天盛》快要开播了,现在剧方要在播出前做一些宣传,包括一些采访、综艺等等活动。

薛蓝身为除了两位男主之外,戏份最多的演员,这种宣传活动肯定是要出席的。

正好过两天剧组谈下了一期综艺进行宣传,主要演员都要去,所以,薛蓝也是要去的。

就在薛蓝要离开的前一天,时挚下午早早的就回来。

薛蓝一看时间才三点多,不禁有些诧异:“今天怎么这么早,剧组下午休息?”

时挚回道:“没有,我和马导说要陪女朋友,请假了。”

薛蓝忍不住扶额,“我明早才走,你有什么事晚上回来不能说吗,请什么假啊。”

时挚却摇了摇头,轻笑道:“那不行,晚上自然有晚上该做的事。”

听到这话,薛蓝直接气笑了,这人还有没有点正经的时候,以后谁要再和她说时挚是正经人,她就跟谁急!

趁他不备,薛蓝直接踹了他一脚,谁知半路撤回去的时候,却被时挚一把拉住了。

时挚顺势把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快起来收拾一下吧,你昨天不是嚷嚷着想火锅了吗,我让大宝订了附近火锅店的位置,待会我们就过去。”

薛蓝有些诧异,“所以,你请假就是为了陪我吃顿火锅?马导知道你这么不务正业吗?”

时挚点了点她的鼻尖,轻笑道:“没办法,为了女朋友,不务正业就不务正业吧。”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02 22:29:12~2021-08-03 23:39: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侧面描写 120瓶;荼厌、41395184 10瓶;liu、琦晓 6瓶;遂易 5瓶;螃蟹嘉嘉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