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102章 嗑cp第一百零二天
 
默默和诺诺渐渐长大, 不知不觉就长到了五岁,都上幼儿园了。

随着慢慢长大,两个孩子的性格特征也越来越明显, 默默就像他的名字一样, 性子稳重,沉默寡言,像个小大人一样,乖巧懂事, 非常让人省心。

然而,诺诺则是完全相反,像个鬼精灵一样, 性格活泼开朗,跳脱的厉害, 那小嘴甜的像抹了似的。

两个孩子性格迥异,但相处起来却很和谐,兄妹两人的感情非常的好。

自从有了孩子后,薛蓝和时挚两人商量好了, 他们的工作安排一般都是错开的, 就是为了一人出去工作后,另一人能在家里陪着孩子。

这天,时挚刚从外地工作回来, 一进门就看到了在客厅里玩耍的一对儿女,略带着疲惫的眼底染上了一丝柔意。

两兄妹听到开门声, 抬头望去, 一看来人是多日未见的爸爸, 脸上满是惊喜。

“爸爸, 你终于回来了, 诺诺想死你了。”诺诺丢掉手里的玩具,迈着小短腿‘哒哒哒’地冲向时挚。

时挚忙放下手里的行李箱,接住了这个横冲直撞的小炮仗。

“诺诺,你小心点,不能跑这么急,别摔着了。”时挚一边抱起女儿一边交代道。

这时,默默也跟着跑了过来,声音清脆地喊道:“爸爸。”

他的手里还拿着刚刚在搭的积木,艳羡地看着被爸爸抱在怀里的诺诺,很显然他也想被爸爸抱。

时挚冲着招了招手,“默默,过来,让爸爸抱抱。”

听到这话,默默眼睛一亮,但犹豫了一下,说道:“爸爸,默默很重,你抱妹妹吧。”

时挚笑了笑,说道:“没关系,爸爸抱得动你们俩。”

诺诺也冲着默默招手,“哥哥,你快来呀,爸爸很厉害的,他都能抱得动妈妈,肯定能抱得动我们两个。”

刚从屋里出来的薛蓝:“……”

诺诺这臭丫头是在暗示她很重?!

默默听到爸爸和妹妹的话后,也放下心来,开心地冲进了爸爸的怀抱。

时挚轻松地把一对儿女抱了起来,抬头便看到不远处言笑晏晏的薛蓝。

“老婆,我回来了。”时挚轻声说道。

薛蓝也小跑了过去,本来想去抱他的,但奈何时挚怀里有两个电灯泡,根本抱不过来,于是只能哼哼道:“老公,我想你了。”

闻言,时挚眼底溢满了温柔,想也没想就把怀里的一对儿女放了下来,直接把薛蓝揽进了怀里,“……我也想你。”

诺诺撅着小嘴,仰着小脑袋不满地看着两人,哼,爸爸刚刚都没说想她。

默默却懂事的拉起妹妹,朝着客厅走去。

小丫头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也抢不过妈妈,谁让爸爸偏心呢,还是乖乖地跟着哥哥走了。

薛蓝和时挚两人又在门口腻歪了一会,不过,可能顾忌着两个孩子在呢,也没有什么太过分的举动,就是蜻蜓点水地亲了几下。

半响后,两人这才拉着一旁的行李箱朝着衣帽间走去。

路过客厅时,薛蓝不放心地对着两个孩子交代道:“默默、诺诺,妈妈和爸爸在衣帽间收拾下东西,你们乖乖在这里玩玩具,别乱跑哈。”

默默乖巧地点着小脑袋:“好的,妈妈,我会看好妹妹的。”

薛蓝对默默一向放心,“好,那就辛苦默默了,有事情记得过来喊爸爸妈妈。”

交代完后,薛蓝和时挚就手牵着手进了衣帽间,他们习惯回到家先把行李收拾好。

“哥哥,你刚刚为什么拉着我,不让我也跟着过去?”诺诺不开心地说道。

明明之前爸爸妈妈收拾行李时,他们也会跟过去的呀,怎么这次哥哥就不让她过去呢。

默默看着诺诺,语重心长地问道:“妹妹,你想让爸爸妈妈离婚吗?”

一听到这话,诺诺连连摇头,“不要!小胖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他就不能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了,好可怜的。”

“可是,我跟过去和爸爸妈妈离婚有什么关系吗?”诺诺歪着头,不解道。

默默回道:“当然有关系了,我问过小胖了,他说他爸爸妈妈离婚就是因为他爸爸经常出去工作,不在一起造成的。”

“啊!那怎么办,爸爸和妈妈也经常出去工作,也不在一起,那他们不会也要离婚吧。”诺诺紧张地拽着默默的衣服,说道。

“哥哥,你最聪明了,你想想办法,我不想要爸爸妈妈离婚。”

默默拉着妹妹的小手,安慰道:“妹妹,放心,有哥哥在呢,不会让爸爸妈妈离婚的。”

“所以,妹妹,咱们不能去打扰爸爸妈妈单独培养感情,之前我问了外婆,说是人感情变淡了才会离婚。”

诺诺似懂非懂地点着小脑袋,“哦,那诺诺不去了。可是,哥哥,人为什么会感情变淡呀?”

听到这个问题,默默皱了皱小眉头,很显然这个问题不在他能理解的范围之内。

“我也不知道,但外婆说了,他们要经常呆在一起就不会感情变淡了,所以,我们以后不能总黏着他们,要让他们多待在一起。”默默煞有介事地说道。

诺诺“哦”了一声,说道:“那好吧,我以后就不和妈妈抢爸爸了。”

默默轻拍了拍妹妹的头,“来,哥哥陪你一起搭积木。”

“好呀好呀,那待会哥哥不许嫌我笨哦。”诺诺开心地说道。

默默点点头,“嗯,只要你不去打扰爸爸妈妈,哥哥就不嫌你笨。”

诺诺满口应了下来,“好,诺诺不去打扰。”

说完,诺诺便挪着小屁股坐到了默默这边,兴致勃勃地拿着积木去搭。

以前哥哥总嫌她笨手笨脚,不喜欢和她一起玩积木,每次想让哥哥带她玩都要求他好久,这次哥哥好不容易主动要带她玩,诺诺自然是高兴到不行。

只是她一不下心碰了一下,刚刚搭起来的积木全塌了,诺诺知道自己又闯祸了,小心翼翼地看向哥哥。

不过,这次哥哥却没有任何责怪她的意思,反而拉着她重新搭了起来,诺诺下意识松了口气,开心地继续玩了起来。

相比于诺诺的无忧无虑,默默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他时不时地看向衣帽间的方向,似乎在担心些什么。

晚上,薛蓝和时挚带着两个孩子去楼上吃完饭,自打两个孩子出生后,薛蓝的爸妈就彻底搬了过来。

至于盛爸爸那个公司,反正目测他这一对儿女谁也不可能接他的班了,于是,在时挚的推荐下,盛爸爸也找了个职业经理人帮着管理,这样他也就能退休了。

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薛妈妈和盛爸爸帮着照顾默默和诺诺的。

当然了,薛蓝怕她爸妈累着,也是请了保姆的,平时都和薛妈妈盛爸爸一起住在楼上,薛蓝他们只要在家,也都是不开火的,直接去她爸妈那吃就行。

刚进门,诺诺就直接冲了进去,一把抱住门口的盛爸爸,“外公,诺诺都想死你了。”

盛爸爸非常吃外孙女这套,顿时笑得眼都没了,抱着外孙女不撒手。

看到这副场景,薛蓝一言难尽,冲着时挚吐槽道:“瞧瞧你闺女,真是个哄死人不偿命的主,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多久没见了呢,其实明明中午吃饭时才见过。”

时挚轻笑道:“嗯,诺诺像你,招人喜欢。”

薛妈妈看到外孙女和盛爸爸那个腻歪的劲,也不甘落后,直接抱住默默,说道:“来,默默,外婆也抱你。”

默默乖巧地说道:“外婆,你腰不好,别抱默默了,默默牵着外婆吧。”

看到外孙子这么懂事,薛妈妈心里一阵熨帖,抱着默默就亲了好几口。

“哎呦喂,外婆的大孙子可真懂事,像你爸爸,不像你妈妈和舅舅,两个没良心的家伙,就知道气我。”

薛蓝:“……”

好家伙,她和盛霖两个亲生的干不过时挚这个外来户!

“小挚啊,快进来,饭都做好了,就等着你们呢。”薛妈妈牵着外孙,还不忘招呼女婿。

时挚笑着回道:“好的,妈,我这次给你和爸带了点补品,你们平时别忘了吃。”

薛妈妈回道:“你这孩子,这么重带这玩意干什么。”

“妈,你和他客气啥啊,这是你女婿,半个儿子,他孝顺你应该的。”薛蓝在一旁说道。

薛妈妈白了她一眼,“我这叫客气吗,我是心疼小挚,不行吗?”

薛蓝笑呵呵道:“行行行,您老心疼您女婿,我可不敢说什么。”

薛妈妈懒得搭理他,领着大外孙,招呼着女婿就进了屋。

时挚今天要回来的事二老一早就知道,所以晚饭的菜自然少不了时挚爱吃的,他们一家人吃得其乐融融,热闹的不行。

晚饭后,时挚陪盛爸爸和薛妈妈聊了会天,一看时间不早了,便准备回去。

薛妈妈说道:“今晚诺诺和默默就留在我们这吧,小挚今天刚回来,正好休息休息,省得孩子们闹你们。”

薛蓝:“……”

她妈这用意是不是太明显了?!

时挚直接看向薛蓝,丈母娘的好意他自然是乐意的,不过,决定权还是在他老婆手里。

不过,就在这时默默突然拉住了薛蓝的手,有些紧张地说道:“妈妈,我和妹妹会乖的,不闹爸爸。”

薛蓝一愣,以前都是女儿黏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儿子这么黏她和时挚的,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妈,没事,默默和诺诺今晚还是跟我们回去吧,他们也好久没见爸爸了,估计是想爸爸了。”

这次时挚出去拍戏时间有点久,薛蓝看默默的样子也没多想,只以为是想时挚了。

诺诺也趁机黏在时挚怀里,死活不撒手。

薛妈妈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孩子想爸爸也是天经地义,于是便放他们一家四口回去了。

时间不早了,他们回到家后,薛蓝和时挚给两个孩子洗漱一番后,时挚便在儿童房给给他们读睡前故事。

两个孩子的生物钟一向准时,很快便睡着了,时挚轻手轻脚地从房间里出来了,还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回到他们的卧室后,薛蓝正好刚洗完澡,在吹头发。

时挚顺手接过她手里的吹风机,帮她吹了起来。

“他们这么快就睡着了?”薛蓝有些意外地问道。

晚饭时,看他们黏时挚的那个劲,本以为晚上睡觉的时候肯定好一番折腾,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时挚轻“嗯”了一声,“估计是困了吧,读了两个故事就都睡着了。”

薛蓝“哦”了一声,也没多想。

头发很快吹干了,时挚把吹风机收了起来,然后倾身而下,直接把薛蓝压倒在床上。

薛蓝伸手推他,“把卧室的门关上,别待会孩子们醒了。”

时挚埋在她的颈间,声音低低的,像有钩子一眼,“放心吧,已经从里面反锁了。”

下一秒,薛蓝只感觉到腰间一凉,睡衣直接被粗暴地扯开了。

薛蓝:“你慢点啊,着什么急……”

她话还没说完,双唇便直接被堵上了……

云散雨收。

薛蓝趴在时挚怀里,却出奇的清醒。

时挚可能因为赶了一天的路,紧闭着双眼,已经陷入了熟睡。

薛蓝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了趟卫生间。

出来后,她又转头去了旁边的儿童房,准备看看两个孩子睡的怎么样,有没有踢被子。

只是当她小心翼翼进到房间后,却看到默默竟然坐在了床上,手里还抱着个小枕头。

薛蓝有些诧异:“默默,你醒了吗?”

屋子里只有个小夜灯,她看得不太真切,只能看到他背靠着墙坐在床上。

“妈妈。”默默的声音有点哭腔。

薛蓝心里一滞,忙上前抱住了他,“怎么了,默默,是做噩梦了吗?”

默默趴在薛蓝的怀里,闷闷地“嗯”了一声。

薛蓝轻拍着他的背,柔声安抚道:“梦都是假的,默默不怕,有妈妈在呢。”

半响后,默默的情绪终于好了许多,他有点不好意思地从薛蓝怀里退了出来。

“妈妈,我没事了,也不害怕了,你回去睡觉吧。”默默乖巧地说道。

薛蓝揉了揉他的头,问道:“好,那默默今晚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好不好?”

听到这话,默默猛地抬起头,一脸的渴望,“妈妈,可以吗?”

薛蓝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当然可以了。”

默默先是一喜,随即又有些失落道:“可是,我已经长大了,不能再和爸爸妈妈一起睡了。”

薛蓝笑着说道:“默默才五岁,还是小朋友呢,偶尔和爸爸妈妈一起睡也没关系的,难道你不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吗?”

“当然想!”默默着急地说道。

说罢,他看了眼旁边小床上睡成小猪一样的诺诺,“那我们带上妹妹一起吧,不然,她一个人睡会害怕。”

薛蓝笑道:“好,那妈妈先把默默抱过去,然后再回来抱妹妹。“

“不用,默默可以自己走,妈妈抱妹妹吧。”默默乖巧地穿上了鞋,站在了床边。

于是,薛蓝怀里抱着一个,身后跟了小尾巴,就这样回到了主卧。

她本以为时挚睡熟了,还嘱咐默默小点声,可谁知她刚推开门,就看到了正准备下床的时挚。

薛蓝一愣,“你怎么这么快醒了?是要去卫生间吗?”

时挚轻摇了摇头,“不是,刚醒了看你不在卧室,正想出去找你。”

薛蓝“哦”了一声,解释道:“默默刚刚做噩梦了,我怕他晚上睡不踏实,就让他过来和我们睡。”

“爸爸。”默默喊道。

时挚轻“嗯”了声,伸手把他抱到了怀里,“做噩梦了?”

默默闷闷地点了点头。

时挚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不怕,爸爸以前也经常做噩梦,那都是假的,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默默一听爸爸以前也做噩梦,瞬间就觉得不怕了,爸爸都说是假的,那肯定就是假的了。

在薛蓝和时挚的双重安抚下,默默很快就睡着了,他们把两个孩子安置在床里面,把床里面遮挡架好,以防孩子翻身掉下去。

本来薛蓝是想把两个孩子放在中间的,可时挚却不乐意了,他表示也想搂着老婆睡。

时挚一手抱着薛蓝,问道:“你有问默默做的什么噩梦吗?”

薛蓝回道:“没问,我怕问了他更害怕,明天再说吧。”

“不过,我觉得今天默默有点怪怪的,你有没有觉得他今天特别黏人。”

默默性子内敛,平时很少会主动黏他们,薛蓝本来以为是因为时挚今天刚回来的原因,可现在看来,可能就没这么简单了。

时挚轻“嗯”了声,“晚上我去给他们讲故事,进屋前,默默好像和诺诺俩在说什么悄悄话。”

一提到诺诺,薛蓝突然恍然大悟,“对啊,诺诺这丫头一向最喜欢黏着你的,可她今天晚上竟然没闹着要过来!”

两个孩子今天都这么反常,默默都做噩梦了,肯定是有什么事瞒着他们。

“明天咱们好好问清楚,这两孩子这么小,别真有什么事。”薛蓝说道。

“不行,我还是先问问诺诺吧,这丫头嘴不严,肯定比问默默要好问。”

诺诺这小丫头没心没肺惯了,也是最好套话的,所以,薛蓝准备从她身上下手。

一旁睡得正香的诺诺,却不知此时她的老母亲已经盯上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