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嗑cp第六天
 
事实证明,还是薛蓝盲目自信了,即便有时挚这个影帝在线指导,她该怎么不争气还是怎么不争气!

第一场是她大闹警察局的戏,好家伙,她一上来就ng了十几次,不是表情僵硬,就是台词像是在背课文,简直惨不忍睹。

薛蓝心里也是苦不堪言,花痴就花痴,花瓶就花瓶呗,奈何这林媚儿还是个话痨,妈呀,这台词长的呦,多亏她记性不错,不然真的记不住。

果然,知道和做到是两回事!

在又一次ng后,导演终于忍无可忍,蹭得从拍摄机器站了起来,脸黑的都能滴出墨来了。

看他这架势,剧组的众人不禁心道:来了来了,陈导又要开始骂人了。

陈导是圈内有名的暴脾气,只要是牵扯到作品和演技上,再大的腕他都照骂不误,谁的情面都不会讲,绝对能骂到你怀疑人生。

而薛蓝今天的表现,那绝对是在陈导雷区上蹦迪的水平,在现场众人看来,这顿骂铁定是跑不掉了。

薛蓝也不傻,看到陈导的动作便猜出了他要干什么,挨顿骂倒无所谓,可是她之前可听说了,真把陈导给惹极了,换人绝对没商量!

于是薛蓝眼疾手快,在陈导发飙之前,直接对着他来了九十度深鞠躬,超大声喊道:“导演,对不起,我错了!”

整个剧组一片静默,空荡的棚子里还能听到她铿锵有力的回音:我错了、错了、错了、了……

陈导一愣,不知是被她的大嗓门吓到了,还是没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出,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薛蓝见状赶紧抓住机会,非常真诚地开始自我反省:“你看看我这演的都是什么玩意,三岁孩子都比我演得好,真的,我自己看了都羞愧,连个花瓶都演不好,我还能干什么,导演,我真的知道错了,您骂我吧!”

陈导:“……”

她这把他台词抢了,都给他整的不会了!

而赶过来准备求情的时挚也是一愣,嘴角忍不住颤了颤,随即正了正神色才说道:“陈导,薛蓝才刚拿到剧本,要不再给她点时间适应角色,今天先拍我的戏份。”

陈导一想也有道理,从确定让薛蓝来演这个角色到进组,中间也就一天的时间,没调整好状态也是情有可原。

于是,陈导收回了准备骂人的姿势,假意咳了一声后,对着薛蓝说:“你今天就先回去吧,回去记得好好调整状态,尽快进入到角色里。”

薛蓝欣喜若狂,连忙保证道:“陈导,放心,我肯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罢,她又转身冲着副导演和剧组其他人鞠了一躬,“抱歉,我给大家添麻烦了。”

不管怎么说,确实是因为她的原因耽误了剧组的进度,薛蓝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陈导看她态度这么好,心里最后一点火也彻底消了,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快回去吧。”

闻言,薛蓝立马一脸感动:“陈导,您脾气可真好,这样您都没骂我,还反过来安慰我,您是我见过脾气最好的导演!”

说完,薛蓝也不再多逗留,感激地看了时挚一眼后,直接麻利地跑路了。

呼……还好有惊无险,总算没被赶出剧组!

时挚冲着陈导和副导演点点头,也紧跟着离开了,接下来要拍他的戏份,他要去准备一下。

看着薛蓝仓促离开的背影,一旁的副导演觉得自己也是开了眼了,这么多年,他没少见拍陈导马屁的人,但却从来没见过薛蓝这么能睁着眼说瞎话的!

圈内谁不知道陈导是出了名的坏脾气,她上赶着说陈导脾气好,这确定不是讽刺?!

哎,这姑娘还是年轻啊,估计这次是马屁拍在马蹄子上了,副导演想。

想到薛蓝是盛霖推荐过来的,副导演不想再节外生枝,想了想还是试着劝道——

“陈导,其实这薛蓝还是不错的,我听制片人那边说还没签合同就进组了,挺积极的……”

谁知他话还没说完,陈导就乐呵呵接道:“对啊,现在年轻演员没几个这么谦逊的了,演技不行可以磨炼,人品才最是难得的。”

副导演不可思议地看向陈导,他竟然没生气?真是活见了鬼了!

“可不是嘛,之前盛霖推荐她时我还担心来着,怕她像传言中的那样能作妖,到时候整个剧组都不得安宁,可我看她今天来到剧组还挺安分,而且时挚刚刚也特意过来帮她说话,可能传言真的有误吧。”

副导演也是压力山大,昨天时挚的经纪人还问他这事来着,这一边是盛霖,一边是时挚,这部戏的两大主演,他哪边都不好得罪啊。

不过,看刚刚时挚的反应,应该是暂时对薛蓝饰演林媚儿这个角色没什么意见了,副导演不由大大松了口气。

陈导赞同地点点头,他当导演这么些年,单就看人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薛蓝这丫头眼神纯净,还咋咋呼呼的,一看就不像是有这么多弯弯道道的人。

“在咱们这个圈子里本就不能信那些捕风捉影的传言,估计都是对家搞出来的,泼脏水、造谣生事、踩高捧低,这些手段都太司空常见了,我就不明白了,真有那这闲工夫怎么就不想想打磨下演技呢。”陈导沉声道。

副导演知道陈导向来看不惯这些,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有流量有关注就有资本青睐啊,可不搞事情怎么争得来关注和流量。

可就在他以为陈导又要对圈内现状痛心疾首一番时,谁知陈导话锋一转:

“不过,没想到这丫头眼光竟然这么毒,你说她是怎么就能一眼看出我掩藏了这么深的好脾气呢,真是后生可畏啊。”

昨天陈导和几个导演圈的几个好友小聚,他那几个老伙计竟然联合起来挤兑他脾气臭的事,还说什么让他整个娱乐圈打听打听,要有一个说他脾气好的算他们输,气得他昨天大半宿没睡着。

得唻,今天不就遇到一个夸他脾气好的,不行,他这就得去找回场子。

看着笑得合不拢嘴,正忙着四处找手机的陈导,副导演:???

——

薛蓝回到酒店后,再也不敢有任何侥幸的心理,她翻开剧本,拿出笔开始一点点标记,研磨台词语气、表情、心境等等,然后再反复对着镜子练习。

最后,她又把手机架在桌子上,打开录像功能,她一遍遍演,一遍遍看回放,然后找出问题再一遍遍纠正。

这是之前跟在原身身边时听到一个老戏骨讲的方法,当时她就这么随便一听,没想到如今倒真是派上了用场。

等晚上小白来送晚饭时,她不已经知不厌其烦地练了多少遍,看着手机录像里最后的成果,薛蓝颇为欣慰,嗯,台词顺了不少,表情也总算不僵硬了。

“蓝姐,练了一下午了,先吃点东西吧。”小白说。

薛蓝也觉得差不多了,嗯了一声,随手把剧本放在旁边,打开桌子晚饭吃了起来。

“对了,小白,让你帮忙给剧组定的下午茶送了吗?”

不提到这个还好,一提小白脸色顿时有些不对劲了:“送过了,在剧组旁边那家甜品店定的饮料和小蛋糕,剧组的人都让我转达,说是谢谢你请他们吃下午茶。”

说罢,小白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卡,欲言又止道:“还有,这卡……还给你。”

这卡是下午薛蓝让他给剧组定下午茶时给的,可他绝不会认错,这明明就是他霖哥的卡啊,小白此时心思百转,这个女人果然是别有用心,竟然都把他霖哥的卡骗到手了。

不行,等玲姐回来,他一定要把这事如实汇报。

薛蓝这会正低头吃得欢,根本没注意小白的异样,道了声谢,便随手接过了卡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她得赶紧把饭吃完,趁着还有时间再把台词顺一遍,她今天都在陈导面前夸下海口了,明天的拍摄可不能再掉链子。

——

剧组酒店时挚的房间里,他换好运动装从里间出来。

海哥从沙发上起身迎了过来,“不是我说,你今天在剧组干嘛帮薛蓝说情,你就不怕她会错意,趁机缠上你?”

时挚淡淡回道:“不会。”

她知道他是受盛霖所托,所以不存在会错意。

海哥并不以为然,但看时挚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反正这两天他也不着急走,总归是能在这边盯着些就是了。

“这么晚了怎么还出去夜跑,是不是最近睡眠又不好了,要不我去帮你把赵医生约过来?”海哥关心道。

其实很少有人知道,时挚有很严重的睡眠问题,睡眠浅、多梦,还经常失眠。

闻言,时挚摇头拒绝,“没事,就是跑习惯了。”

不知想到什么,时挚下意识看向自己的右手,不禁白天拽住薛蓝的那一幕,他连忙甩了甩脑子荒唐的念头,看样子他这段时间是太累了,都魔怔了。

小白晚饭买的量不小,薛蓝一不小心就吃多了,在屋子里溜达了好几圈还是很撑,于是她决定出去消消食。

薛蓝揣着剧本下楼,却在电梯里碰到了时挚和海哥,海哥见到薛蓝,神色一变,立马恢复到警报状态。

“这么巧,你们也出去啊。”薛蓝笑呵呵挥手打招呼。

时挚点点头,轻“嗯”了一声,视线移到薛蓝手中的剧本上,眼底似是有丝疑惑。

“哦,那个我吃得有点撑,出门溜溜食。”薛蓝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扬了扬手中剧本:“至于这个嘛,没办法,演技差再不努力,我怕明天陈导把我打出去。”

说罢,薛蓝又说道:“对了,今天在剧组谢谢你帮我说情。”

时挚微微颔首,没再说什么,他性子本就清冷,冷场是常有之事。

不过没关系,薛蓝是个自来熟的性子,看了看身上的运动服,问道:“你这是要去健身房吗?”

时挚摇摇头,低声回道:“不是,去附近跑几圈。”

薛蓝漫不经心“哦”了一声,不知想到什么,突然问道:“那你是去酒店前面的那个小公园跑,还是去旁边的小湖附近跑?”

“我习惯去公园。”时挚不解地看向薛蓝,“怎么了?”

薛蓝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就是想着和你岔开,你去公园的话,那我待会就去小湖那边吧。”

说罢,她还煞有介事地补充了一句,“我名声不好,又是易黑体质,万一被狗仔拍到咱俩同框,还不知道他们要咋乱写呢,到时候你肯定会被我连累呢。”

“不行,待会还是你们先出酒店吧,我就等会再出,咱们得岔开走!”

薛蓝果然说到做到,愣是等时挚和海哥先走出酒店,她才抱着剧本慢悠悠走出来,然后头也不转地朝着旁边的小湖方向走去。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时挚和海哥两人,恰好把这一幕尽收眼底。

海哥:“……”

突然觉得有点脸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