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嗑cp第九天
 
既然薛蓝坚持接下这个综艺,高聪也没办法,只能尽力把好关,争取最大程度上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别再被黑就行了。

高聪离开后,张佳在替薛蓝收拾行李,等明天拍完最后几场戏,他们就要离开剧组了。

瞥了眼沙发上正傻乐的薛蓝,张佳一脸欣慰,嗑cp的快乐她懂。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次来到剧组她发现薛蓝变了很多,人开朗了,待人也和善了,整个《浮沉》剧组的人都挺喜欢薛蓝的,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的情况。

张佳愿意将其归功于嗑cp的力量,算起来,薛蓝可不就从嗑cp后开始不作妖、不整天琢磨着炒作的嘛。

说起炒作,张佳突然想起了小白,想起这些日子小白防贼似的防着她们,那副怕他们家霖哥被薛蓝讹上的样子,想想就生气。

如果说之前张佳可能还会怀疑,但自从知道薛蓝是【盛时天下】的cp粉,她直接就把这种可能给抹杀了。

开玩笑,他们这些cp粉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他们cp正主之间出现第三个人。

当然,这个第三者是他们自己也不行,因为在cp粉眼里,除了两位正主,谁都不配!

秉持着cp粉坚决不舞到正主面前的原则,她本来不想和小白计较的,可奈何这货太欠了,今天一听薛蓝要杀青,就差放鞭炮庆祝了。

不行,她怎么也要在走之前替他们家艺人澄清一下才行,于是,张佳拿出手机编辑了好长一段消息发给了小白,顺带着还发了张她拍薛蓝用小号逛超话嗑cp时的照片作为佐证。

小白收到消息时,他正在盛霖房间里吃饭,他惊讶得筷子都掉了,消化了好一会,他才愣愣地看向躺在沙发上消食的盛霖。

“霖、霖哥……”

盛霖正在打游戏,抬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那个,给、给你说个事。”小白结结巴巴说。

盛霖也没在意,“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

小白组织了下语言,认真地说道:“霖哥,其实薛蓝是你和时挚的cp粉。”

盛霖一怔,就着小白递过来的手机,看到了薛蓝捧着个手机傻乐的照片,而这张照片的角度选的非常好,让人能清楚看到她的手机屏幕。

而她的手机屏幕上,正是【盛时天下】超话里天人们p的盛霖和时挚的合照,照片上时挚背倚靠在墙上,盛霖埋在他的颈间,两人的表情都是又a又欲,冷色调下暧昧至极。

盛霖:“……”

小白犹豫了一下,又补了一句:“而且,她好像还觉得……是真的”

怪不得这些天,他总是能听到薛蓝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比如她就经常喃喃道“果然是真的”、“太配了”等等,之前小白还不明所以,这会可全明白了。

盛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双眉紧皱问:“什么她觉得是真的?”

小白回:“就是她觉得,现实中你和时挚在谈恋爱的意思。”

盛霖愣了几秒,突然站了起来,手机掉了都顾不上捡了,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他和时挚在谈恋爱?薛蓝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她天天都在脑补些什么!

淦!就离谱!

“霖哥,你要干什么去?”小白看着已经疾步走到门口的盛霖,喊道。

干什么?他能干什么,当然去给薛蓝那个脑残洗脑子!

盛霖气冲冲地来到薛蓝的房间门口,却发现门竟然没关严,露了一条门缝。

看到这,盛霖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薛蓝脑子不好使就算了,她身边的工作人员怎么也这么粗心,这可是在酒店,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

就在盛霖准备先敲门时,屋内突然传来了薛蓝和张佳的对话,他的手直接僵在半空中。

门内,张佳正在问:“蓝蓝,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也是天人,你是不是也觉得咱们磕到真的了?”

薛蓝愉快的声音传来:“那必须是真的啊,【盛时天下】可是我的天命cp。”

屋内的张佳犹豫一下,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嗑cp的,我记得你之前对这一点也不感兴趣的呢。”

薛蓝笑呵呵回道:“大概也就一个多月前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突然发现嗑cp的乐趣了呗,我这就叫做‘自己恋爱不如嗑别人恋爱系列’。”

门外的盛霖听到薛蓝这话,眼底闪过一抹幽光,不禁暗自思索了起来。

一个多月前,那不就是她刚和李嘉阳分手的时候吗,还有什么叫‘自己恋爱不如嗑别人恋爱’?

难道是因为她被伤的太深,不愿意再碰感情?或者说,这是她独特的疗伤方式?

盛霖突然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解释了,这些年不管是被人有意为之组cp,还是像这次他和时挚这个纯粉丝行为,他的各类cp也不少。

当然,身边也不乏有人在偷偷嗑他的这些cp,但像这种被人按着头嗑的还是第一次,特别这人是他家人,还怀疑他的性取向,这个不解释的话,盛霖心里怎么都觉得有些别扭。

就在这时,屋内两人不知聊到了哪里,再次传来薛蓝凶残的声音:“拆我天命cp者皆狗带!”

盛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自暴自弃地想:要不算了,她爱嗑就让她嗑吧,反正也不多她一个。

于是,盛霖轻手轻脚地替薛蓝关上门,然后悄无声息地又回去了,而且回去后他还不忘交代小白不要再提这事,就假装他什么都不知道吧。

哎,他这个做弟弟的,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

第二天薛蓝的戏很快拍完了,副导演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个大蛋糕,剧组的人围在了一起,切了蛋糕后,薛蓝开始依依不舍地同大家道别。

陈导又把几个演员都招呼了过来合照,“来来来,薛蓝你就站在时挚和盛霖中间吧,那位置好。”

薛蓝连忙摆手,“不了不了,我还是站在盛霖边上吧,这位置也不错。”

说完,薛蓝直接就走到了盛霖身边,她才不要站在他们中间当电灯泡呢,反正最后都逃不过被p掉的命运,何必呢。

当然,她还不忘故意把盛霖往时挚身边挤了挤。

盛霖:“……”

就无语!

实在没忍住,盛霖暗暗翻了个白眼,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幕恰好被背地的人偷偷拍了下来。

切完蛋糕、拍完合照,薛蓝也真的要离开了。

只是临离开前,陈导当着众人对她好一顿夸,说她能吃苦,演戏有灵性、可塑性强什么的,还说以后有合适的角色还会找她,这可把高聪给乐坏了。

薛蓝连忙谦虚了一番,说都是导演指导的好、对手演员带动的好,还说以后会继续努力之类的云云。

盛霖和时挚两人把薛蓝送出了剧组,这些日子来,时挚因为知道了薛蓝和盛霖的关系,对她也没有再刻意避嫌,再加上两人对手戏又多,倒也相处的不错。

站在剧组门口,薛蓝拿出了前几天准备好的安眠药包,递到时挚面前。

“之前听海哥提过,说你睡眠不太好,这药包有安眠的作用,是按照祖方配的药,只需睡觉时放在枕头边就行,效果还不错,你可以试试看。”

时挚一愣,他没想到薛蓝竟然会注意到这些,还给他准备了这安眠药包。

盛霖倒没有意外,他们的外公是个老中医,薛蓝又是跟着他外公外婆长大的,会做什么安眠药包也解释的通。

“你就拿着试试吧,我外公的医术还行,说不定这药包对你真有用。”盛霖说。

时挚也没再推脱,顺手从薛蓝手里接过药包,“谢谢。”

薛蓝摆了摆手,大大咧咧道:“嗨,咱们什么关系,客气什么。”

盛霖突然有点不能直视薛蓝了,自从昨晚知道薛蓝在嗑他和时挚的cp,她今天一举一动他不用解码就能秒懂,就比如这句‘咱们什么关系’,就非常有歧义。

“行了,别磨磨唧唧了,你还是快走吧。”盛霖实在忍不住,开始动手赶人了。

薛蓝被她推到车边,意外不明地看了眼几米外的时挚,然后拍了拍盛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低声说道——

“弟啊,姐也没啥能帮你的,不过放心,我支持你,你们就勇敢追求真爱吧,咱们家传宗接代的事交给我!”

盛霖直接黑了脸,一副生吞了苍蝇的表情。

薛蓝却以为他这是不好意思承认,冲着他点点头,一脸“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懂”的表情,然后转身就坐上了车。

不过,在车子临启动前,薛蓝还是摇下车窗,冲着时挚挥手道:“时挚,等你和盛霖杀青后,咱们回去再约哈。”

盛霖:“……”

看她这一脸殷勤劲,要不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盛霖都要以为她这是看上时挚了。

时挚微微点头回应,只是他的眼底却有丝迟疑之色。

又是这种眼神,慈祥中带着关爱和欣慰,他是实在不明白,薛蓝为何会经常对他露出这种神情。

时挚拧着眉看着薛蓝车子离开的方向,问道:“你觉不觉得她刚刚的眼神有点奇怪?”

盛霖:“……”

他当然知道了,但他羞于启齿!

盛霖没好气地说道:“别搭理她,她从小脑子就不好。”

时挚:“……”

他发现他们姐弟俩经常互怼,互相看不顺眼,但姐弟关系确实又很好。

“怎么了?”盛霖看时挚似是在发愣,不解地问。

时挚回过神来,“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们姐弟关系很好。”

盛霖不在意说:“家人不就是这样吗,我再嫌弃她有什么用,血缘关系在那摆着呢,又摆脱不掉,所以凑活过吧。”

他嘴上虽然嫌弃,但眼底的笑意还是瞒不住人。

时挚捏了捏手里薛蓝送他的药包,低着头笑了笑,没再说什么。

这也许就属于家人间的感情吧,可这种感情他却不太懂,即使演了这么多戏,没体验过终究还是没办法感同身受。

——

要说今天在剧组最高兴的人是谁,高聪敢说第二,绝对没人敢说第一,那嘴一直就没合上过!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薛蓝和盛霖、时挚竟然能相处的这么融洽,两人刚刚还一起把她给送上车,他真的差点惊掉了下巴。

还有陈导,那可是圈内有名的脾气大,没想他竟然也对薛蓝赏识有加,还说以后有合适的角色再找她。

天哪,这找不找的另说,就陈导这种大导演的一句话,那可抵过发几百篇吹赞演员修养的通稿啊,以后在业界名声好了,还怕没好角色找上门。

而且,最让高聪诧异的是,以前在别的的剧组,高聪每次见到那些和薛蓝合作的男演员的经纪人,哪个不是对他阴阳怪气、指桑骂槐的,好像他们是瘟神似的,就怕被缠上。

可这次真是奇了怪了,不管是时挚的经纪人海哥,还是盛霖的经纪人玲姐,这几天他都碰到了,他能明显感觉到他们对他都没有敌意。

高聪转头看向一旁正低头玩手机的薛蓝,这人格魅力可以啊,不仅搞定了剧组合作的演员、导演,连男演员的经纪人都能搞定了,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