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23章 嗑cp第二十三天
 
半个月没回来, 家里也没有定时找保洁,屋子里自然落了一层灰,薛蓝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把屋子里外打扫了一遍。

冰箱里也空了, 薛蓝又去楼下的超市买了一堆东西, 有肉有菜,还有些熟食和酸奶牛奶什么的。

她还是喜欢冰箱里满满当当的, 想吃随时就吃,有安全感。

全部搞完后, 薛蓝换上睡衣, 开始舒舒服服沙发躺。

她没忘记在机场时那些小姑娘说的后援会的事, 于是她登上大号,想着也去关注一下后援会。

虽然到目前为止,薛蓝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圈里还能待多久, 但她仍然感激每一个能喜欢她的人,也想让他们知道, 她也喜欢他们。

登录账号后,薛蓝随手点开了首页, 没太在意地瞟了眼粉丝数,好家伙,直接给她惊住了。

这粉丝量是不是涨的太快了,她之前记得明明才不到300万, 除了黑粉外,几乎全是高聪给她买的僵尸粉。

但现在粉丝数那行显示, 她现在有600多万的粉丝!薛蓝第一反应是,高聪又给她买粉丝了?

但好家伙,这是不是买的猛了点,一下涨这么多, 太假了吧。

薛蓝退出微博页面,给高聪发了条微信:“你又帮我买微博粉丝了?”

其实在她看来,买粉什么的,大可不必啊,多浪费钱!

高聪的电话很快跟了过来,“蓝蓝,我忘给你说了,这不是咱们买的僵尸粉,都是它自己涨的,真粉丝啊,我给你说啊,这《美好的生活》综艺真参加对了……”

于是,高聪开始在电话里给薛蓝细数起了这次综艺上了多少热搜,还有她的那些出圈语录,比如‘让我唱歌是另外的价钱’、‘爱国克服了我跑调的基因’等等。

反正总而言之一句话,整个综艺期间表现可圈可点,很有梗,综艺感爆棚。

挂了电话,薛蓝仍然半响没有反应过来,这就拍了一次综艺就涨了一倍粉丝,是不是也太吓人了点。

还有他们都喜欢她啥呀,难道就喜欢她唱歌跑调?

就离谱!

算了,薛蓝对娱乐圈也有些了解,粉丝今天喜欢谁,说不定明天就不喜欢了,往往也没什么具体理由,反正管它呢,爱有多少有多少,就是个数字罢了。

薛蓝关注了她后援会的微博后,想了想还是发了条微博。

薛蓝:节目录完了,一看微博才知道涨了这么多粉,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们都是我的颜值粉!

配图是一张她在沙发上随手拍的自拍。

无美颜无滤镜,还穿着睡衣,但依然美的不行。

很快就有粉丝赶过来评论。

【不,我一定要说,其实我是你的歌迷粉】

【沙雕粉在此表示,和美丽的皮囊相比,我更喜欢你沙雕的灵魂】

【歌迷粉+1,还是希望以后能开演唱会的那种事业歌迷粉】

【蓝蓝最美,喜欢你绝美的鼻子,绝美的眼睛,绝美的所有】

【我去,我发现蓝蓝竟然穿少女卡通的睡衣,真是可惜了那好身材】

……

评论增长很快,短短十来分钟,评论就有大几千了。

薛蓝大概翻了一遍评论,然后精准从里面挑出一堆夸她盛世美颜的彩虹屁,挨个点了赞,然后心满意足地退出了大号,重新切回了嗑cp小号。

就是这么自信且自恋!

折腾完正事,薛蓝终于有时间去管那些纯属个人爱好的私事了,比如嗑cp,又比如她那本还没写完的小说。

因为去录综艺的原因,存稿早都被发没了,已经连着断更一星期了,不过她也当回事,反正也没啥读者看。

可薛蓝登上作者后台时才发现,竟然有一堆催更留言!

【大大,你咋不更了呀,不会是鸽了吧,千万不要呀】

【哎,好不容易找到一本对胃口的文,文笔和剧情都不错,可是要坑的节奏】

【大大快更快更啊,念魔咒中】

【大大,崽崽们还没擦除火花,你忍心让他们就这么不尴不尬地悬在这嘛】

……

因为最后一章只写到了攻和受相遇就戛然而止了,所以大多数读者都在催着说想看后续。

不过有这么多人喜欢这本小说,薛蓝还挺意外的,也很开心,毕竟,cp还是大家一起嗑比较香啊。

薛蓝直接打开文档,先是把之前的部分粗略看了一遍,还没开始落笔,她先自我感动了一番,呜呜呜,自己写的cp真香!

儿砸们,等着妈妈让你们擦出火花啊。

待把后续的大纲捋了捋,薛蓝便准备开写了。

这一写就是一整夜。

可是能收到了读者催更的鼓励,也有可能是思绪渐涌,反正就是越写越停不下来。

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薛蓝终于感觉到了疲惫,这时一看竟然写了十几个小时,已经写了整整两万多字!

把文稿稍作修改发布后,她强撑最后一丝精神洗漱完,然后直接倒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

薛蓝迷迷瞪瞪不知睡了多久,感觉旁边桌上的手机在震动,可她太困了实在起不来,于是翻了身离手机远远的,继续睡。

又不知道睡了多久,薛蓝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打开门一看,竟然是高聪。

“大哥,你昨天不是说让我休息几天吗,这又是闹哪样啊?”薛蓝真的是服了,刚刚下床前看了眼手机,她这才睡了不到三个小时。

高聪兴冲冲地进了门,“我这不是有好消息,想第一时间和你开心开心,打你电话你又不接,所以没忍住就直接过来了。”

薛蓝双目无神地瞪着沙发另一侧的高聪,一脸‘那你觉得我现在开心吗’的表情。

高聪被她瞪的有些心虚,“你是不是熬夜了啊,那个,睡得晚不好……”

“我知道睡得晚不好,”薛蓝直接打断了高聪的话,面无表情地又补充了一句:“所以,我一宿没睡。”

高聪:“……”

“你说的好消息是什么,说吧,但愿真的能让我开心开心。”薛蓝生无可恋地说道。

都这样了还能咋地,只能让高聪把正事说了,省得他再折腾下次。

高聪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致,“一共有两个好消息,第一个是有一部大ip改编的古装剧要开始选角了,我给你递了简历过去,制片方通知咱们一个星期后去试镜。”

薛蓝对此意兴阑珊,“你觉得以我的演技,能通过试镜?不去,我懒得折腾了,反正演技差也过不了,行了,说下一个吧。”

见薛蓝拒绝,高聪这次一点都不慌,反而神神在在地说道:“是部耽改剧哦,你试镜的这个角色就是过审工具人,全程跟随两主演,但也有自己的故事线,角色同样出彩,你真的不努力试试?”

薛蓝一愣,耽改剧,还是过审工具人,听着好像还不错。

“原著名叫什么?”薛蓝问道。

高聪会心一笑:“《天盛》,上次我送你去录综艺时看你在车上看的好像就是这本。哦,对了,你争取的这个角色是男主的小师妹,叫陈芜。”

薛蓝瞬间来了精神,蹭的从沙发坐了起来。

“咱们公司不是有指导表演的老师吗,快给我紧急培训一下,我死活得把这个角色拿下。”

高聪笑呵呵回道:“放心,早都给约好了,明天你参加完星耀大赏活动,后天一早就去公司上课。”

薛蓝:“……”

好家伙,这是吃准了她一定会同意啊。

“什么星耀大赏活动?这就是你说的第二个好消息?”薛蓝问。

高聪点了点头,“星耀大赏是视频平台举办的年度活动,本来我以为你今年没什么作品播,他们应该不会邀请咱们,但你最近有热度啊,所以作为热度艺人邀请过去的。”

薛蓝一听明白了,但却对此没什么兴致,她这个人懒散惯了,像对这种去活动现场当花瓶这种苦力活敬谢不敏。

就在薛蓝想着要怎么推脱时,高聪说道:“蓝蓝啊,我知道你喜欢嗑cp,当然我也支持你这个爱好,很健康很积极。”

反正和渣男谈什么劳什子恋爱相比,那真的不要太健康太积极啊。

“但你也知道产cp最多的地方那非属娱乐圈莫属啊,所以,你好好在圈里发展,只有咱们越红才越方便嗑cp,你想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呀。”

薛蓝一愣,她是真没想到高聪在关于嗑cp方面的某些观点竟和苗依依不谋而合。

高聪见薛蓝不说话,以为她被说动,于是决定再趁热打铁一把。

“我看你在《浮沉》剧组和《美好的生活》综艺里都挺开心呀,可见你是不排斥拍戏和录节目的,毕竟咱们还是要赚钱生活啊。”

“还有,你看昨天在机场的那些粉丝,她们那么喜欢你,你就忍心辜负她们嘛?”

薛蓝:“……”

她严重怀疑高聪做经纪人之前是搞传销,但不可否认,她还是有点被说动了。

红不红的,她也没什么执念,就是一份工作嘛,能赚钱,工作内容她也不讨厌,还能方便她嗑cp,认真想想好像还确实蛮不错的。

——

星耀大赏活动场外,薛蓝坐在商务车里,车子正在进车库,高聪还在薛蓝耳边喋喋不休地念叨。

“蓝蓝,你真应该穿那套‘天使的诱惑’礼服,真是太美了,那绝对能艳压整个红毯。”高聪惋惜道。

薛蓝义正言辞回道:“我现在是半个谐星,你没看我的微博吗,我粉丝都说是我的沙雕粉嘛,那我穿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们也欣赏不了。”

高聪:“你少甩锅给粉丝,我看就是你自己懒,怕折腾。”

这话薛蓝就反驳不了了,她真的懒得穿礼服,太难受不说,为了搭那套衣服,她还是多花一个小时化个合适的妆,一听这话,她果断拒绝了。

看了眼薛蓝身上黑色的连体工装,高聪叹了口气自我安慰道:算了,这身也不错。

可高聪还是觉得那套‘天使的诱惑’穿在薛蓝身上简直绝了,配上这张脸,那妥妥就是误入人间的天使啊。

不过光他觉得有什么用,薛蓝这个当事人死活不愿意穿,他也没辙不是。

高聪陪着薛蓝从车库上来,有现场工作人员引路,他们很快来到活动走红毯的地方,这是个室外红毯,旁边围满了记者和各家的应援粉丝。

他们过来时,前面还有两位嘉宾没走,在红毯入口稍微等了会,便听主持人喊道——

“下面走上红毯的,是最近热度很高,有‘人间百灵鸟’之称的薛蓝,让我们欢迎她的到来。”

薛蓝淡定从容地走上红毯,冲着主持人微微点头示意后,便到嘉宾签名板上签了名。

主持人照例又说了一些套话,然后把她领到拍照区,让节目主办方和记者媒体拍照。

灯光镜头集聚过来,薛蓝摆好了拍照姿势。

她本就长着一张高级脸,五官精致,笑起来有两个梨涡,甜美可人,但只要她一不笑,瞬间就给人一种冷艳至极的美感。

特别是她今天穿着一身黑色连体工装裤,外搭了件小西服,再配上红唇卷发,英气飒爽之余,却又带着一抹性感冷艳。

薛蓝这身造型和之前走过去的那些或甜美或性感女明星完全不同,但不得不说让人眼前一亮,于是各家媒体都忙着拿起相机在那咔咔咔拍照。

拍完照后,薛蓝又被带到了媒体采访区,她最近热度很高,各家媒体看到她后自然都很兴奋,都在那憋着想提问题来着。

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话筒后,薛蓝一改刚刚拍照时的冷艳美人设定,笑咪咪地看着在场的记者。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薛蓝觉得面对记者还是友善亲切些的好。

记者们显然被她这瞬间变脸的表演愣了一下,心里不由冒出一个念头,是谁说薛蓝没有演技的?

薛蓝看到大家都不说话,不解地问:“大家都没有问题要问啊,那我就先下去了哈。”

她是真的以为记者们对她没兴趣,所以刚说完话,就要把话筒递给工作人员,还好被前排眼疾手快的一位媒体朋友给拦了下来。

那位记者连忙问:“薛老师,您能讲一讲对《浮沉》中林媚儿这个角色的理解吗?”

薛蓝想了两秒,诚实地回道:“嗯,怎么说呢,以我对角色的理解,其实林媚儿就是一个花瓶+花痴的合体,总而言之呢,就是一个很小的配角就是了。”

在座记者听到这回答均是一愣,谁出演像《浮沉》这样的大制作,不对自己饰演的角色稍微美化一下,或者夸大些角色的重要性,借此提高点自身的地位,哪有像她这么直白就形容出来的。

看没挖到想要的点,又有记者问道:“听说在戏里你和时挚是有感情戏的,请问是这样吗?”

薛蓝听完皱了皱眉,疑惑地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听谁说的,但以我的理解,顶多算是林媚儿单方面的死缠烂打吧,感情戏什么的,绝对不存在。”

说完,薛蓝还一脸“你们是不是对感情戏有什么误解”的表情看着一众记者,搞得记者们面面相觑,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额……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薛蓝吗?

以前是没机会都要找机会炒作的人,现在他们都把话递过去了,难道她不应该赶紧贴上时挚,趁机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这样他们也有的写啊。

薛蓝面上一脸无辜,心里其实得意极了,小样,还想给她挖坑,门都没有!

红毯嘉宾采访时间有限,记者看从这里挖不出什么料,于是话锋一转,问道:“您最近热度很高,也多了不少歌迷粉,请问您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薛蓝神色坦然:“我只能说他们品味挺独特的,但还是要谢谢他们的喜欢。”

记者又问:“那请问您准备什么时候开演唱会?这是网友们比较关心的问题,所以在我这里替网友问一下哈。”

她什么时候开演唱会?薛蓝闻言一懵。

“等一下,你们确定我开演唱会不是诈骗?”薛蓝一脸认真地问。

台下记者们先是一愣,随即人群中传来几声闷笑声,再然后,记者们哄笑一片。

抱歉,她这波半认真半自嘲的提问真特么太好笑了,他们实在没忍住。

薛蓝也不恼,继续自嘲道:“我看开演唱会还是算了吧,主要是票价不好定,票价定高了吧,我唱成那样,观众会觉得不值,可低了吧,场地费估计都挣不回来啊。”

记者打趣道:“薛老师放心,你的粉丝们都在网上说了,正经人谁去听你好好唱歌啊,还说你要是唱的没跑调,他们才感觉票价不值呢。”

薛蓝:“……”

原来你们都是这样的歌迷粉!

记者又提问了几个问题,看采访的差不多了,薛蓝冲着台下记者点头示意后,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她才刚迈出脚,身后方突然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然后听到有人在喊她:“薛蓝,你等等。”

台下的记者齐刷刷地扭过头,薛蓝也转身看了过去。

竟然是秦雯!

就是盛霖口中,那个被时挚从《浮沉》剧组搞走的,在薛蓝之前选定的饰演林媚儿这个角色的女演员。

只见秦雯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正朝着这边的采访区走来。

按红毯流程,采访区上有嘉宾在接受采访的话,于情于理,后面的嘉宾都是应该在等待区。

哪有像秦雯这样不顾旁人阻拦,硬是要冲过来的呀。

对于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原因能解释的通,她是来找茬!至于找茬对象是谁,这不一了然了嘛。

秦雯身穿一袭红色深v抹胸礼服,快步走了过来,站在薛蓝身边时还故意挺了挺胸,她那傲人的事业线一览无遗。

薛蓝:“……”

找茬就找茬,这是干什么,她可是正经人!

薛蓝还是没忍住瞄了眼那傲人的事业线,在心里‘啧啧’了两声后,才开门见山问道。“秦小姐,请问喊我有事?”

秦雯笑得很假,“也没什么,就是想上来打个招呼。”

薛蓝“哦”了一声,“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和秦小姐之前好像没见过吧。”

都不认识的两人,打个屁招呼啊,薛蓝也没客气,一个软钉子送了回去。

秦雯脸上的笑僵了僵,“之前是没见过,可认真算起来,咱们也算有些渊源,就是林媚儿那个角色,我当时有急事就离组了,所以……你懂了吧。”

薛蓝没忍住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有急事自己离开的,呵,懂泥马,都是一个圈子的,谁还没点消息渠道啊,给她装什么大尾巴狼。

薛蓝敷衍痕迹很明显了:“哦,是吗,那真的很遗憾呢。”

秦雯一噎,就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是挺遗憾的,听说我前脚刚走,第二天你就进组了,对了,我还听说你在剧组里和盛霖、时挚的关系都很好哦。”

薛蓝面无表情:“是不错,主要是剧组氛围好,大家关系都不错,没什么乌烟瘴气的事。”

她刻意咬重了‘乌烟瘴气’四个字,也是有暗讽秦雯的用意,毕竟她是怎么离开剧组的,她自己最清楚。

秦雯脸色果然一变:“是嘛,但容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咱们女演员啊,平时还是和男演员保持些距离的好,不然有被人说捆绑炒作的嫌疑呢。”

底下的记者互相对视了一眼,越听越兴奋,各个屏住呼吸,就怕惊醒到台上的两位的较量。

薛蓝睨了秦雯一眼,妈的,原身是一身黑料,可秦雯又能好到哪去,轮得上她来说这话?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

找茬是吧,谁怕谁是孙子!

“秦小姐提醒的有道理,这点是得多注意。”薛蓝一脸‘你说的很有道理’的表情。

“可我觉得除了这点外,还有像那种‘手滑’的习惯也不太好,容易让人误会拉踩别人,对了,还有什么动不动就半夜去男演员、男导演房间‘深夜研究剧本’什么的,也是得注意,毕竟咱们是公众人物,得注意社会影响啊。”

秦雯最近在网上出事了,她的社交账号三番两次点赞关于其他女艺人人的黑稿,每次都以‘手滑’为借口,败了不少路人缘不说,也让圈内人好一番笑话。

还有‘研究剧本’也是秦雯早期的一个黑点,她刚出道那会被狗仔拍到半夜去导演的房间,后来爆出来后,她还牵强解释为研究剧本,所以就有了网上‘深夜研究剧本’的梗。

看到秦雯铁青的脸色后,薛蓝心满意足了,于是还给了她一个更假的笑后,潇洒地转身离开了。

从采访区离开后,薛蓝脚步轻快,可见心情非常不错。

旁边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看了薛蓝一眼,眼底满是佩服之色,她在这个圈子不少年了,也知道像这种撕逼的事,一般都是背地里买通稿去黑对方。

但像薛蓝这种当面拿对方的丑闻□□裸打脸的,她还是第一次见,这姐妹刚啊!

薛蓝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她进了内场,只是当她看清楚她座位周围的嘉宾后,吓得她差点没扭头就离开了。

这肯定是老天在搞她!她抬眼望去,被原身之前碰瓷捆绑过的男艺人几乎都聚齐了……

怎么着,是要集体给她开□□会啊!

而那些男艺人听到动静后也纷纷看向薛蓝,他们先是一愣,然后集体表演了个‘川剧变脸’,脸上均闪过一抹难以言说的复杂之色。

n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