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34章 嗑cp第三十四天
 
薛蓝到达录播厅的时候, 大家都已经到了。

这次替代苏芸菲的新嘉宾正是杜元文的老婆,实力派演员许佳瑶。

薛蓝看到坐在杜元文身边的许佳瑶时, 心里不禁一乐,哎呦喂,这节目组真是贴心,这是要现场给她喂糖的节奏啊。

“您好,许老师,我是薛蓝。”薛蓝上前礼貌地打招呼。

许佳瑶笑着回道:“你好, 我看了你们上两期的节目,在观察和推理方面,你很厉害呦。”

薛蓝忙笑着摆了摆手,谦虚地说了句‘运气好”。

吕琪这时走了过来, 拍了拍薛蓝的肩膀,打趣道:“蓝蓝啊, 琪姐上次说的没错吧,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 瞧瞧你和季舒树懒cp这热度, 啧啧啧, 完全是势不可挡之势啊。”

说完,吕琪还冲着不远处的季舒招招手,“来来来,季舒快站你蓝蓝姐旁边,也让我们看看你们这对姐弟cp有多般配,就像网友说的,快让我们嗑嗑糖。”

季舒性子本就腼腆,也不知要如何反应,只能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傻笑。

被人当众打趣, 薛蓝也没有不好意思,而是大大方方地回道:“琪姐,一看你就不会嗑糖了吧,我和季舒这对假cp有什么好嗑的,咱们现场这不就有一对真夫妻cp让你嗑,甜度保够哦。”

说罢,薛蓝还朝着杜元文和许佳瑶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其意显然易见。

吕琪还没反应过来,被打趣的杜元文却笑呵呵地接道——

“那可不一样啊,我和佳瑶都是老夫老妻了,能有什么糖好嗑的,哪能有你们这小年轻的恋情甜啊。”

许佳瑶也跟着夫唱妇随,“可不嘛,这两天我可没少在网上刷到你们树懒cp的糖,年下弟弟和漂亮姐姐的组合,嗯,确实很上头!”

薛蓝被众人围堵着打趣也不恼,反而语重心长地自□□:“这组cp对我倒是没什么,只是委屈季舒啊,哎,这两天我还在想,孩子年纪轻轻的就和我这个老阿姨,真怕以后有心理阴影啊,那我可就罪孽喽。”

听到薛蓝这话,许佳瑶直接笑喷了,“你这丫头还真是会自黑,年纪轻轻就敢自称老阿姨,也不想想,就冲着你这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谁会信啊。”

吕琪也笑着说道:“可不嘛,这丫头总想拿自己的年龄蒙混过关,季舒,你来说说,你觉得你蓝蓝姐年纪大吗?”

季舒笑了笑,腼腆地回道:“蓝蓝姐只比我大四岁,不大,琪姐和佳瑶姐也都很年轻。”

他这一句话瞬间讨好了在场三位女士的欢心,这回答也算是及格了,没再被众人揪着打趣。

吕琪看了一圈,突然怅然若失道:“黎宇啊,你看咱们六个人里有两对cp了,就咱俩还单着,要不姐委屈委屈也和你组个cp?”

本来在一旁看热闹的黎宇,连忙摆了摆手,“姐,您可不是那能受得了委屈的人,咱们还是算了吧。”

吕琪双手掐腰,那股子泼辣劲瞬间全上来了:“嗨,怎么着,你这是嫌弃我了?”

黎宇忙认怂:“我哪敢啊,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嫌弃琪姐,主要还是觉得我不配!”

吕琪一脸傲娇地挑了挑眉:“这还差不多。”

众人又嘻嘻哈哈的打闹了一会,整个录播厅里都是欢声笑语,融洽极了。

只是关于苏芸菲的事大家都默契地没有提起,毕竟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有什么风吹草动一般都会提前收到消息,所以对于这事也没有很惊讶。

导演组那边很快便招呼他们过去录制节目了,不过这次嘉宾间的座位有了变动,不再是男女嘉宾交叉着坐,而是面对面坐着。

毫无意外,薛蓝对面坐着的是季舒,毕竟通过前两期的节目来看,树懒cp的呼声很高,节目组也得照顾一下观众的想法不是。

杜元文自然是和许佳瑶坐对面,而剩下的吕琪和黎宇没得选,只能‘两看相厌’面对面坐着了。

节目正式开始录制,主持人照例做了开场后,前方电视的屏幕开始放起了别墅里素人嘉宾的相处日常。

别墅那边的视频素材是经过剪辑了的,事件线完整,一点不拖沓,看起来很顺畅。

经过前两期相处,这时六位素人嘉宾已经在别墅里共同生活了一周了,现在相对进入到一个相对了解的阶段。

而感情线方面自然也有了变化,从他们目前的相处情况来看,这六个人的感情状况明显分为了两个阵营。

‘文艺才女’郭晨和酒吧老板张新杰这一对属于双箭头的心动。

而另外四个人都比较乱了,it工程师周俊泽的心动女嘉宾是在校大三舞蹈生李天晴,幼师王靖雯的心动男嘉宾是模特孙轩。

而孙轩的心动女嘉宾也是李天晴,而李天晴的心动男嘉宾还尚不明确。

终于又到了男女嘉宾之间再次约会的时间,郭晨和张新杰还是互为心动约会对象,孙轩和李天晴也成功确定要彼此约会了。

而剩下了选了孙轩的王靖雯,和选了李天晴的周俊泽的两人,他们只能呆在别墅里,看着眼睁睁地另外两对嘉宾出去单独约会。

当这波心动约会对象正式确定后,录播厅里的主持人当即按下了暂停键。

主持人率先总结道:“从目前嘉宾之间的进展来看,上期大家猜的基本方向都没有错,只有蓝蓝猜的王靖雯和周泽俊完全是两个反向箭头,你看这期要不要考虑把答案改一下呀?”

薛蓝笑了笑道:“不着急,这才刚开始,时间还长着呢。”

主持人也笑着回道:“好吧,咱们接下来就拭目以待了。那大家也看了这么长时间了,都来说说有自己的感受吧。”

众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开始交流了起来。

“那我先说说吧。”吕琪最先开了口,“其实在刚刚看的过程中,孙轩对王靖雯的那种态度我觉得有点不太合适,其实已经稍稍有点‘不主动、不拒绝’那味了。”

许佳瑶也回道:“嗯,是有点不太合适了,不过从他单独采访的环节来看,他应该是不懂如何拒绝,怕伤害到对方,所以才选择冷处理。”

其他人也都挺认同这一说法的,纷纷点了点头。

杜元文也补充道:“不过,这次心动约会后,王靖雯应该就知道孙轩的态度了。”

当然,知道归知道,后续会怎么选择就不一定了。

主持人这时也适时插话道:“说到这里,不禁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网上热议的一个问题,就是怎么拒绝别人。其实对现在很多年轻人来说,不管是生活中,还是在职场上,拒绝别人都是一件很难的事。”

“在感情里也是如此,那今天就请我们各位心动观察员来聊聊,你们一般都是怎么委婉地拒绝别人的喜欢呢?”

这个问题先从黎宇那里开始,他想了想回道:“我一般都是说,抱歉,我现在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吕琪顺势追问道:“那对方要是说,没事,我等你呢。”

黎宇一愣,“我还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般这么说,对方应该看出是拒绝的意思了吧。”

这话说的倒也符合实际情况,现实生活不是在演偶像剧,大家都是成年人,话说到这个地步大多数人都听得懂。

于是大家依次都说讲了讲自己曾经委婉拒绝别人的经历,然后薛蓝又是最后才轮到的。

薛蓝忍不住挠了挠头,这答案都被他们说完了,她这也没得说了啊。

许佳瑶笑着给她出主意:“蓝蓝,你长得这么漂亮,肯定从小到大很多人追吧,你好好想想,都是怎么拒绝他们的呀?”

薛蓝有些为难地说道:“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如果是我的话,我一般不会委婉,比起精心的敷衍,我还是比较喜欢简单的拒绝。”

众人不禁有些意外,薛蓝看着确实脾气挺温和,和她相处起来也很轻松,但遇事时又很有主见,不会人云亦云,可见她的情商、智商都不低。

这样的人,要想委婉地拒绝一个人,想必会有一百种方法吧。

吕琪一愣,随即又觉得很正常,就单看薛蓝怼人那爽快劲,确实是能干出这种事的性格。

薛蓝笑了笑,没再解释什么,她只是单纯地觉得,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早点断了念想,对彼此都好。

视频继续播放着,别墅那边两对心动连线成功的嘉宾们,出去进行了一场浪漫的约会。

但相比于出去的两组嘉宾,被留在别墅内的王靖雯和周俊泽就显得比较可怜了,被有好感的人拒绝后,失落肯定是少不了的。

两人简单的吃完晚饭后,一起来到了院子里散心,在月色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氛围非常的融洽。

看到这里,此时录播厅里的吕琪突然看向薛蓝,说道:“我好像有点理解你为什么会觉得他俩会成了。”

薛蓝冲着吕琪挑了挑眉,“是吧,就让咱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别墅这边很快迎来了第四位男嘉宾,齐修,30岁,职业介绍是公司管理人员。

看到这里薛蓝不禁默默感慨道,这齐修看样子是节目组的重磅嘉宾了,不管是从长相还是从气质来看,他都略胜其他三位男嘉宾一筹。

更别提那模糊的职业介绍了,怕是也隐藏着什么惊喜吧。

果然是节目组的套路,越晚出场的越有看头啊,不知为何,她现在突然有点期待第四位女嘉宾的到来了。

而齐修一出场就有段个人采访,这可是其他嘉宾完全没有的待遇。

好家伙,这人竟然是有备而来啊!

齐修在采访中直接表明,他是为了李天晴而来。

据他所说,两人之前有过一面之缘,齐修对李天晴是一见钟情,可就在他千方百计打听到对方,暗搓搓准备着追人时,却突然收到了李天晴要参加节目的消息。

所以为了抱得美人归,齐修便也以嘉宾的身份来到节目里追人。

看到这里薛蓝忍不住在心里为节目组鼓掌,这是把霸道总裁浪漫追人的桥段直接搬到了节目里啊。

不过不得不说,土是土了点,但若是齐修追人方法得当的话,现在观众还真的就吃这套。

多金、专情、还帅气的精英男苦追在校青春女大学生的戏码,听听就觉得也挺带感的。

齐修的到来再次打破了别墅里的平衡,和李天晴当初出场时效果差不多,只不过这次换成另外三位女嘉宾蠢蠢欲动了。

但随着七人的慢慢相处,其他人很快发现齐修对李天晴的特别,李天晴自然也发现了,别墅里的几人也都开始心照不宣了,齐修是为李天晴而来。

录播厅这边,主持人再次按下暂停键。

主持人:“来来来,咱们再来捋捋现在七人之间的心动感情线吧。”

看了这么多确实挺有感慨,于是六人兴致勃勃地重新在小黑板上画起了心动连线,其他的连线几人意见都保持一致。

最后讨论到孙轩时,除了薛蓝五人还是认为孙轩不会放弃李天晴,所以他的心动连线仍然是指向了李天晴。

可对此薛蓝有点犹豫:“那个,我怎么觉得,孙轩也好像有点喜欢齐修啊。”

众人:“!!!”

她这是从哪里看出来的?而且还是男嘉宾喜欢男嘉宾?

吕琪忍不住扶额:“蓝蓝啊,你这样咱们节目还能播吗?”

薛蓝笑着回道:“没事,节目组会剪掉的,他们比咱们担心能不能播。”

这话完全没毛病,吕琪也反驳不了,只能笑着打趣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蓝蓝!”

薛蓝有点无辜地耸耸肩,“不是,你们难道都没有发现吗?”

众人整齐划一地摇头,他们还真没发现,问题是他们根本就不会往那方面想啊。

薛蓝:“……”

难道真的是她腐眼看人基了?

不可能吧,明明这么多细节,就很明显的啊!

薛蓝试图给众人解释:“你们看啊,齐修刚进别墅的时候,孙轩明显就眼睛一亮,那眼睛瞪的都这么明显了,还有之后他主动给齐修倒水,吃饭的时候更是主动递碗筷啊……”

听着这里,吕琪实在忍不住了,问道:“蓝蓝,你真的不认识齐修吗?”

薛蓝摇了摇头,“额……我,是应该认识吗?”

吕琪拍了拍她的肩膀,解释道:“齐修是娱乐公司的老板,而孙轩则是他公司旗下的艺人。”

薛蓝一脸懵圈:“……哦,原来是这样啊。”

所以,这就是职场打工人见到老板的正常反应?要是这样一想,孙轩刚刚的行为举止确实就正常多了。

录播厅的众人看到薛蓝的反应,不禁笑的前俯后仰,她究竟是什么铁憨憨,这也搞笑了吧。

——

连着录了两天的节目,薛蓝身心俱疲地从录播厅回到家,可她刚往沙发上躺,门铃声就响了。

哀嚎了一声,薛蓝艰难地爬起来开门,她以为是高聪又掉头回来突袭。

哎,这段时间为了监督她减肥,高聪简直丧心病狂,像这种突然袭击的事他干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薛蓝边打开门,边生无可恋地说道:“没吃,我真没……”

谁知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时挚,不禁有些意外。

“时挚,你什么时候从剧组回来的啊?”

前几天她才听说时挚去剧组了,薛蓝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了。

时挚点了点头,回道:“嗯,刚回来,就是去给个熟悉的导演客串几天。”

薛蓝“哦”一声,侧身让时挚进了屋。

时挚进屋后,举了举手里的手提袋,“回来的时候路过一家蛋糕店,想起你喜欢吃他们家的慕斯蛋糕,就让助理顺便买了一份,可是,刚刚听你的意思,你在减肥?”

薛蓝听到慕斯蛋糕眼睛不禁一亮,但随即想到自己在减肥的事,‘嗷呜’了一嗓子后,直挺挺地摔在了沙发上。

“最近我经纪人说我胖了,不让我吃这些高热量的东西。”薛蓝趴在沙发上生无可恋道。

时挚一愣,看了看手里的蛋糕,“哦,那我待会顺便带走吧。”

一听时挚要带走,薛蓝又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呜呜呜,她没吃晚饭,现在好饿啊。

“你不是不喜欢吃蛋糕吗,那带回去要怎么处理?”薛蓝问。

时挚如实回道:“买的时候店员说了这蛋糕要现吃,不能久放,所以,明天应该会扔了吧。”

薛蓝猛地坐了起来,“那多浪费啊,浪费是可耻的,我们每个人都要以身作则,不能浪费食物,算了,减肥的事明天再说吧。”

说罢,薛蓝就伸手从时挚手里接过手提袋,迫不及待地把蛋糕拿出来,切了一小块。

薛蓝边吃边不确定地问道:“你真的不要来点吗?”

这蛋糕多好吃啊,奇怪,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吃呢?

时挚笑着摇了摇头,“你吃吧。”

薛蓝也没勉强,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呜呜呜,真好吃,人为什么会有吃胖这会事啊。

“你节目录制的还顺利吗?”时挚问。

薛蓝嘴里有蛋糕,只能边点头边含糊说道:“顺、顺利啊……”

等她把嘴里的那口蛋糕吃完后,才继续说道:“我们那节目还挺有意思的,你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打发时间。”

时挚点了点头,“回来的时候看你们这个综艺又上热搜了,看来是挺火的。”

薛蓝一愣,“那热搜啊,哎,不提了,都是节目组的骚操作。”

提起这事,薛蓝就觉得节目组也是够狗的,今天《心动的频次》官方微博上发了几组拍摄现场的花絮作为预热。

而偏偏有一组花絮就是关于她和季舒的,视频中嘉宾们都在吃饭,薛蓝吃的有点热,就顺势用手扇了两下风。

这时,坐在她旁边的季舒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就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牛皮纸袋,帮着薛蓝扇了起来。

而当时薛蓝只顾着吃饭也没有在意,谁知道这一幕却被节目组给抓拍了下来,做成花絮发了出来。

薛蓝看到热搜时还一脸懵,都不知道竟还有这事?

可见节目组有多狗,这几天拍摄怕是时刻都在盯着她和季舒两人吧。

可想而知这花絮一出,树懒cp粉们有多兴奋,好家伙,很快就把这条花絮顶上热搜,真是千防万防,终究还是没有防住节目组的骚操作啊。

时挚听到这话,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我看视频里,你和那个叫季舒的关系挺不错的吧。”

薛蓝蓦地抬头看了时挚一眼,心里不禁一滞,他真的只是来送蛋糕,确定不是替盛霖那小子来套她话的?

思考了几秒钟,薛蓝觉得一定是这样,盛霖最近还在外地忙着拍戏,对她这边自然是鞭长莫及,所以一定是他看到热搜后,特意让时挚过来的。

再说了,时挚是什么人,他什么时候这么八卦过啊。

想通其中关窍后,薛蓝态度立马端正了起来,没办法,她实在是被盛霖念叨怕了,如果被他误会自己和季舒有什么,估计那小子又得天天烦她了。

薛蓝认真组织了下语言,回道:“你说季舒啊,我和他怎么可能,他就是小弟弟啊,我这个人只喜欢比我大的。所以啊,无论是以后找男朋友还是结婚,对方肯定会比我大就是了。”

所以,她和季舒完全没可能,请把这话一字不差地转述给盛霖吧,薛蓝在心里默念道。

时挚一怔,“只喜欢比你大的?”

“是的。”薛蓝一脸真诚地点头,怕他不信还解释道:“年纪小的太幼稚,你看盛霖才比我小三分钟,就这么幼稚。”

时挚双眉微微皱了皱,“这不能一概而论吧,也许盛霖谈恋爱时会变得比较成熟也不一定。”

薛蓝一怔,妈呀,她这是一不小心听到了什么啊,所以,盛霖在他们这段恋情里还是比较成熟的那个?

那岂不就意味着在这段感情里,时挚会变得幼稚?啊啊啊,果然是真爱会让人开始变得不像自己!

薛蓝越想越兴奋,不过她也怕时挚别扭,不敢表现的太过,连忙低下头遮掩一二。

没办法,上次她撞破时挚站在盛霖门口的那次,之后就连着好多天没再见到时挚,所以,薛蓝也慢慢发应过来,她弟媳妇这是害羞了,刻意躲着她啊。

所以,自那以后薛蓝就暗暗决定,她下次一定收敛住,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薛蓝再抬起头时已经完全掩饰住了兴奋的情绪,只见一脸坚定地又补充道——

“反正我短期内是不会谈恋爱的,不管是比我大的,还是比我小的,谁敢追我,我就把他拉黑!”

时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