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50章 嗑cp第五十天
 
吃完饭后, 大家都回房间去休息了。

薛蓝洗漱完后,拿着她的小本本敲响了时挚的房门。

两人一起来到客厅,做起了明天的计划, 以及接下来的三亚这一站的旅行攻略。

按照节目组的任务要求,明天上午要先给四对夫妻拍一组海边时尚大片, 下午还要去几个知名景点打卡。

所以, 这期间的衣食住行他们两个旅行小管家都要安排好才行。

两人一起把要做的事情都列了出来, 比如订车、订餐、订票,还有去接摄影师等等,而且有商有量做好了规划。

最后,时挚把装着旅行经费的包递给薛蓝。

“你来管钱吧, 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薛蓝连连摆手,一脸抗拒:“不行, 我管不来钱的,还是你拿着吧。”

她对自己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如果让她管钱,丢不丢钱的不一定,但算错账的可能性非常大。

时挚笑了笑, 也没为难她:“好,那钱我先收着, 咱俩每晚需要对一下花销。”

“行,没问题。”薛蓝爽快地应道, “如果到时候钱不够了, 咱们大不了再回答节目组几个问题, 没事,我不介意。”

旁边民宿的房间里,坐在一堆摄像机器前的总导演一脸无语, 她不介意,但他们介意好不好!

还有,这两人会不会太和谐了?

总导演又看看其他几个摄像机位下的夫妻,嗯,感觉哪有点不太对劲。

第二天一大早,时挚起来的时候,薛蓝的房门还是紧闭着。

其他四对夫妻嘉宾的房间里也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大家都还没睡醒。

时挚看了下时间,已经七点了,昨天他和薛蓝约好七点出门给其他嘉宾买早饭,可是,他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门,拿着钱包和手机就准备出门。

导演组看到时挚要一个人出门,忙问道:“不用叫醒薛老师一起吗?”

时挚摇了摇头:“不用,让她多睡会,我一个人去就行。”

说完,时挚便一个人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临出去前,他还和在客厅附近活动的工作人员打了声招呼,让大家小点动静,不要惊扰到睡觉的薛蓝。

所以,等薛蓝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

她坐在床上有点懵圈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愣了几秒后,直接冲出了房门,去敲对面时挚的门。

“时挚,快起来了,咱们要来不及了。”

薛蓝一脸焦急地在时挚的房门口踱步。

此时时挚刚从门外走了进来,“我在这里。”

薛蓝转身看到两手提着早餐的时挚,整个人还处于懵圈中。

时挚轻声道:“你不用着急,早餐我已经买回来了,车子也已经叫好了,十点钟他们会准时来接我们去拍摄地。”

看时挚已经把事情安排妥当了,薛蓝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你怎么没喊我一起啊?”

昨天结束录制回到房间后,她因为要赶着更新,又熬夜写了一章的小说,所以睡得有点晚,然后一大早上就没起来。

“没事,这点活不需要两个人,下次换你去。”时挚看了看她身上的睡衣,笑道:“快去洗漱,待会过来吃早餐。”

等薛蓝收拾完出来时,四对嘉宾夫妻也陆续来到了客厅,看到她过来,纷纷和她打招呼。

“蓝蓝,快过来吃早饭了。”许佳瑶招呼道。

薛蓝:“好,来了。”

吃完早饭,大家歇息了片刻,来接他们去拍摄场地的车子就过来了。

出门时,薛蓝看到四位老公不用交代,就很自觉地帮着老婆提包,就忍不住‘啧啧’了两声,然后对着摄像机说道:“瞧见没,论一位成熟老公的自我修养啊。”

导演组贱嗖嗖地问道:“羡慕吗?单身狗就只能自己提包。”

说完,摄像大哥的镜头还意有所指地给了薛蓝手上的包一个特写。

薛蓝:“……”

特么的,她这是被嘲笑了?

单身狗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哼,我这么贵的包凭啥给别人背,我就喜欢自己背包,不行吗!”薛蓝强自挽尊道。

导演组众人下意识看向她的包,想看看有多贵,可看可半响,都没有人看出这是什么牌子。

隔了几秒,其中一位工作人员不确定地说道:“这包我之前在某宝好像见过同款,应该没过千吧。”

薛蓝理直气壮道:“对啊,199还包邮,咋啦!”

导演组:“……”

还咋啦,就问你199还包邮的包,贵哪了?

还有,你一个女明星上节目背个这么便宜的包,合适吗?

薛蓝却觉得再合适不过了,这包可是她特地为了这次录节目准备的,特点就是耐脏还能装,多适合旅行中背着啊。

这样划伤了,弄脏了,也不心疼不是。

就在薛蓝同导演组battle之际,时挚从院子后面走了进来,刚刚他去接了个电话,薛蓝之所以没和大家一起上车,也是在等着他。

两人确认了没有落下东西,这才出门。

时挚看薛蓝提着这么大个包,说道:“包给我提着吧。”

说完,他伸手就要去接薛蓝的包,谁知却被她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薛蓝连声拒绝道。

开玩笑,刚刚才和导演battle完,她怎么可能转头就认输。

再说了,之前姐姐们出门时都是人家老公帮着提包的,如果她现在让时挚帮她提,到时候这么一对比,网友们肯定又不知道说啥了。

时挚双眉轻蹙,不解地看着薛蓝。

薛蓝一噎,“主要是我这包挺贵的,我不舍得给别人背。”

这时,导演组有人适时地补刀:“199还包邮,是挺贵的。”

薛蓝:“……”

嘿,今天导演组是和她过不去是吧。

见状,时挚就知道薛蓝肯定又和导演组较劲什么了,若是旁的事就算了,但这包看着就不轻,她胳膊又受伤了,肯定是不能由着她。

然后,时挚也再没管她,提过她手里的包走直接走了出去。

薛蓝愣了一下,连忙追了上去。

终于在快上车之前赶上了时挚,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解释道:“我这主要也是怕粉丝和网友们想多了,误会嘛。”

时挚停了下来,静静看着她,问:“那你会想多吗?”

薛蓝回道:“当然不会了。”

时挚顿了一下,声音有点冷:“那有什么好心虚的。”

说罢,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给薛蓝,直接转身就上了车。

薛蓝一脸茫然,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怎么感觉时挚好像有点不高兴了。

大巴车很快开到拍摄场地,他们下车后,最先见到了这次给他们拍摄的摄影师。

薛蓝有些意外,摄影师竟然是郑佳!

就是《心动的频次》里最后出现的那个女嘉宾,那个酷酷时尚杂志的摄影师。

当时录制节目时薛蓝就对郑佳比较好奇,所以当时回去后,她就在网上搜了些她的资料,这一搜才发现这姑娘是多么优秀。

那百度百科上罗列出的一排排国际国内各项摄影艺术类的奖项先暂且不提了,她在娱乐圈还有个头衔,叫做大牌明星的御用摄影师。

甚至还有这么一个说法,说没有郑佳拍不到的大咖,只有预约不到郑佳的大咖。

无疑,在娱乐圈她是一个被明星们偏爱的时尚摄影师。

所以,此次节目组能够邀请到郑佳过来,可见也是费了不少心思吧。

后来当《心动的频率》节目播出后,郑佳与齐修的前尘往事也让网友众说纷纭,有说两人之前是男女朋友关系,后来分手了,郑佳死缠烂打追上节目。

也有人说,她是为了曝光为了火去蹭热度的。

但不管网上怎么说,对此郑佳都未作出任何回应,仿佛她只是去走了个过场一般。

郑佳同陶文君和许佳瑶有过好几次合作,两人之前上过时尚杂志v刊的封面照都是郑佳拍的,所以她们也算是老熟人了。

三人寒暄了一番,郑佳突然转头看向薛蓝:“你好,我是郑佳,终于有机会见面了。”

薛蓝轻笑道:“你好,薛蓝。”

郑佳笑了笑,说道:“谢谢你送我的那句话,我受益匪浅。”

薛蓝愣了下,反应了好几秒,才想起她之前确实在节目中送过郑佳一句话。

‘踮起脚尖的喜欢是站不稳的,喜欢你的人会主动弯腰。’

可是,当时她说出这句话的前提是,如果郑佳参加节目不是为了追齐修,而不是为了彻底放弃。

所以此时郑佳向她道谢,也就是正面回应了她的猜测属实。

薛蓝迟疑了一下,回道:“不客气,能帮到你就好。”

听到两人的对话有点奇怪,陶文君不解地问道:“蓝蓝,你也和郑佳合作过吗?”

薛蓝笑着回道:“之前一起参加过节目,有点渊源,但一直没有机会见面,今天是第一次见。”

陶文君见薛蓝并不打算多说,轻点了点头,也没再多问。

打完招呼后,四对夫妻嘉宾就被拉去化妆间做造型了。

这次拍摄的主题是夫妻时尚大片,所以就薛蓝和时挚什么事了,他们俩也乐得清闲,于是在附近溜达了起来。

拍摄很快开始了,先是每对夫妻各拍摄一组,然后四对夫妻合体拍上一组。

郑佳是圈里有名的出片快,质量好,两个多小时,四对夫妻就全部搞定了。

因为拍摄取景就在海边,当嘉宾们都去换衣服的时候,薛蓝和时挚却留在了沙滩上等着他们。

薛蓝赤着脚站在海水里,捡贝壳,堆沙子,玩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而时挚就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看着她,眉眼间染满笑意。

突然‘咔嚓’一声快门声响起,薛蓝和时挚两人闻声看去,是郑佳捧着相机在拍他们。

看到两人看过来,郑佳手中的快门仍然没停,又趁机抓拍了几张。

薛蓝:“……”

她这是摄影师还是狗仔啊,咋还偷拍呢?

郑佳拍的差不多了,收起相机走向两人。

“抱歉,职业病,看到美好的人和事物就总忍不住按快门的习惯。”

时挚眉头轻蹙,目光直接落在了她手上的相机上。

郑佳笑了笑,回道:“放心,我是非常有版权意识的摄影师,没有你们的允许是不会把照片发出去的。”

说完,她直接把手机拿了出来,对着薛蓝晃了晃。

“方便加一下微信吗,刚刚我给你们拍了几张照片,等成片后发给你,相信我,肯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薛蓝愣了一下,“可以。”

然后,她转身去找时挚要手机,刚刚忙着玩水,手机都是他拿着的。

时挚看着她手是湿的,问道:“你包里有纸吗?”

薛蓝那个非常能装的大挎包被放在了大巴车上,她只拿了个小手提袋下来了,里面就装了些纸巾什么的,此时也在时挚手上。

薛蓝点点头,“在最外侧的那层,帮我拿一下,谢谢。”

时挚轻“嗯”了声,从包里翻出了包手巾纸,抽出了张纸递给她。

薛蓝擦完手后,这才拿过手机,打开微信和郑佳互加了好友。

加完好友后,郑佳看向时挚,“时老师,还记得我吗,咱们之前也合作过。”

时挚之前上过v刊,当时的封面照就是郑佳拍的。

不过,当时他给郑佳的印象,可是和今天见到的大相径庭。

怎么形容呢,之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岭之花,现在是善解人意的邻家哥哥,没想到他变化还挺大的。

时挚自然也认出郑佳了,微微颔首:“嗯。”

郑佳笑了笑,得唻,看样子不是时挚人变了,而是他的态度分人的啊。

拍摄结束后,他们坐着大巴车去了民宿附近的餐厅吃了午饭,大家午休了一个小时后,下午按照节目组的要求,去了附近的好几个知名景点打卡。

可是去的时候好好的,回来的时候不行了,因为四对夫妻里有三对闹了别扭,只有杜元文和许佳瑶这一对幸存了了下来。

回来的大巴车上气压尤为的低,薛蓝和时挚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出了几分茫然之色。

回到民宿后,薛蓝只能拉住杜元文和许佳瑶求救。

“佳瑶姐,大家好像都不是很开心,这可怎么办啊?”薛蓝苦哈哈地问道。

许佳瑶拍了拍薛蓝的手,冲着她挑了挑眉说道:“没事,你没听过一句老话吗,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放心,明天一早他们准就和好了。”

薛蓝:“……”

额……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

她严重怀疑许佳瑶在开车,而且是有证据的那种!

杜元文也笑呵呵地说道:“对啊,你们也不用担心,两口子有摩擦是很正常的,如果各位老公连这点哄老婆的本事都没有,那岂不是白混了。”

薛蓝一听这话来了兴致,“哦,那杜哥平时都是怎么哄佳瑶姐的,也给大家传授一下经验呗。”

杜元文也没不好意思,爽快地回道:“很简单,十二个字记住了就行,主动认错,逗她开心,直接动手。”

于是,杜元文又就这十二字真言解释了一番,‘主动认错,逗她开心’就不用详细讲了,就是字面意思。

至于‘直接动手’嘛,当然不是动手打人的意思了,而是搂搂抱抱亲亲的意思,当然也可以再进一步了,这个就看个人发挥了。

薛蓝听完不禁向杜元文竖起了大拇指,这总结牛啊。

不过,这夫妻俩今天咋回事,频频在她和时挚两个单身狗面前开车,真的合适嘛?!

说完,杜元文还拍了拍时挚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这次也跟着各位姐夫们学着点,这可都是生活的智慧啊,以后哄老婆的时候肯定能用得着。”

时挚笑了笑,回道:“嗯,在认真学着呢。”

许佳瑶也笑着打趣道:“呦,人家时挚和你可不一样,就冲着这张脸,就有的是人愿意来哄他。”

“蓝蓝,你说是吧?”

突然被点名,薛蓝愣了下,然后看了看时挚的脸,十分诚实地点了点头。

薛蓝突然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个营销号做的问答微博:如果能拥有时挚这样的神颜男子一天你最想做什么?

其中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全程母凭子贵!

而点赞第二多的评论是:如果不母凭子贵是不是对不起我的性别?

当时看到这评论时,薛蓝就一个想法,这届粉丝简直不要太威猛啊。

可更神奇的是,这两条评论的网友根本就不是时挚的粉丝,薛蓝当时还点进他们的主页看了看,没有任何挚唯的痕迹。

由此可见,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啊,这可是没有掺杂任何粉丝滤镜的真实反应。

听了许佳瑶夫妻的建议,薛蓝和时挚一商量,就把晚上的活动直接取消了,大家自由活动。

就连晚饭都是分开送到他们的房里,绝不打扰各位老公们哄老婆。

这样一来,薛蓝和时挚突然就闲了下来,两人吃完晚饭后,呆在客厅里看电视。

电视里放着最近热播的一个电视剧,薛蓝看得津津有味。

突然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几下,薛蓝拿起来一看,“咦”了一声,竟然是郑佳。

时挚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薛蓝摇摇头,“没事,是郑佳把照片发给我了。”

只是当她点进照片查看时,不禁一愣,天哪,这照片拍的也太美了吧。

这角度、这构图,果然专业摄影师的抓拍水平和狗仔就是不一样,还有这修图水平也是绝了。

时挚看了眼薛蓝的手机,眸色微深,“照片也转发我一份吧。”

薛蓝“哦”了一声,也没多想,这照片里也有时挚,他想要也属正常,于是随手就转发了他一份。

保存完图片后,薛蓝向郑佳道了谢,两人就在微信上闲聊了几句。

原来,郑佳和她的摄影团队还没有离开,现在就住在他们隔壁的民宿。

最后,郑佳委婉提出了想要和薛蓝见面聊聊的想法,薛蓝倒没有所谓,说实话她对郑佳这个人也挺好奇。

但是她还需要问导演组的意见,毕竟这会客厅里也是有摄像机在拍摄的。

薛蓝去向导演组请假,简单说了下原因后,总导演很爽快就同意了,这一点令薛蓝很是意外,不过她也没有多问。

时挚见薛蓝要出去,二话没说就关上了电视。

“你一个人大晚上出门不安全,我陪你一起吧。”

薛蓝忙摆了摆手:“ 不用,我们约的地方不远,就在这附近。”

时挚却非常坚持:“放心,不会打扰你们的,我正好也没什么事,出去走走也挺好。”

薛蓝见时挚都这么说了,也不好再说什么。

于是,两人进屋拿了件外套,就一起出了门,因为算是私人行程,摄像大哥也就没有跟着拍摄。

节目组选的这民宿不属于闹市区,平时除了游客外,来往的人很少。

再加上现在已经大概晚上九点多了,路上竟然空无一人,薛蓝这时突然有些庆幸有时挚陪她一起出来了,不然这人生地不熟的,说一点不害怕肯定是假的。

两人绕过民宿,来到了一处空地处,远远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郑佳。

薛蓝:“时挚,那我过去了,你是回去,还是再逛逛?”

时挚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石台,说道:“我在那边坐会,你们聊完了去找我就行。”

薛蓝一愣,“你不用特意等我,我待会自己回去就行,都累一天了,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时挚摇了摇头,“这大晚上的,附近也没什么人,就你们两个女生待在这不安全。”

薛蓝知道时挚说的事实,也没有再拒绝他的好意。

“时挚,谢谢你。”薛蓝说。

时挚静静地盯着她,说道:“你说过,咱们不用客气的。”

薛蓝一怔,蓦地笑了,“好,这次是我见外了,下次不会了。”

正当薛蓝准备离开时,时挚突然问道:“你,很喜欢喝酒吗?”

“啊?”薛蓝有点懵圈,不知他这是从何说起,“怎么了,也没有很喜欢啊,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啊?”

时挚指了指不远处的郑佳的方向,幽幽说道:“路灯下,长椅上,几罐啤酒,你就没觉得这场景很熟悉吗?”

说完,时挚也没有等薛蓝的回答,转身朝着那石台处走去。

薛蓝愣愣地站在远处,半响才反应过来他话中的意思。

路灯、长椅、几罐啤酒,这不就是上次她和谭宣白传绯闻那次被拍的场景嘛。

薛蓝突然有些哭笑不得,所以,刚刚时挚是在调侃她吗? ,请牢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