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52章 嗑cp第五十二天
 
盛霖这次演唱会举办的地点就在本地, 薛蓝他们过去也方便,直接开车过去就行。

演唱会这天,薛蓝没让高聪来接,她已经和时挚说好了, 蹭他的车过去。

和时挚一起下到地下车库, 很容易找到了来接他们的车。

上车后,薛蓝看到坐在副驾驶上的人, 笑着大招呼道:“海哥, 是你来接时挚啊,我来蹭一下你们的车,不介意吧。”

海哥连忙摆手说道:“不介意, 不介意。”

介意?开玩笑,他敢介意吗, 她这搞不好以后就是他们老板娘了。

自打那天时挚说要追薛蓝, 海哥到这会还没缓过来, 总觉得这世界太玄幻了, 他这天天在旁边看着, 愣是没看出来时挚啥时候对薛蓝起了心思。

而且瞧那架势,他是非常认真的就是了。

不过,相比于其他经纪人知道自己的艺人谈恋爱后的反应, 海哥明显淡定多了, 他除了惊讶外,并没有其他太多的反应。

时挚和偶像流量明星不一样, 他年纪轻轻,演技精湛,还有奖傍身,也不存在转型的问题, 这么一看倒是不怕被传出恋情。

再说了,海哥也多少知道点时挚的背景,他自己就是资本,就更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看着海哥脸上都快僵住的笑容,薛蓝一脸莫名,奇怪,怎么感觉今天海哥怪怪的啊。

“海哥怎么了?”薛蓝侧过身,低声问坐在她旁边的时挚:“你们是不是有事要谈,我过来蹭车不方便呀。”

要是不方便的话,她可以让高聪过来接她,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时挚淡淡瞥了海哥一眼,“没有不方便,他……可能是胃疼吧。”

车内空间本就不大,即便薛蓝压低了声音,海哥还是模糊听到了一些,再加上时挚说话时并没有避着他,所以两方一对上,他大概也猜出来了。

于是,坐在前排的海哥连忙也应道:“对对对,昨天吃坏东西了,今早起来胃不舒服。”

听到这话,薛蓝也没生疑,只以为海哥真的是胃不舒服,于是一路都在交代他多喝热水,多休息,还让他待会别忘了去买点胃药,千万不要硬撑着,身体要紧,不行就赶紧去医院之类的话。

反正真的是面面俱到,关怀备至,体贴入微!

海哥通过后视镜对上时挚冷冷的目光,如坐针毡。

真的是求求了,别再关心他了,他怕再这样下去,他真的就要胃痉挛了。

车子终于开到了演唱会的场地,来接他们的是盛霖的助理小白,小白带着他们直接去了后台。

薛蓝和时挚到的时候,《浮沉》剧组的其他人正在化妆间里和盛霖打招呼。

整个剧组来了大概十来人,有演员、制片人,还有副导演他们,陈导倒是没有过来,说是老年人受不了这么闹腾的环境。

制片人看到薛蓝后,开玩笑道:“蓝蓝,来都来了,要不一会你上台给盛霖当助阵嘉宾怎么样,我看网友们都很期待呢。”

盛霖不屑地‘嘁’了一声,脸上满是赤裸裸的嫌弃。

薛蓝瞪他,威胁道:“盛霖,别逼我待会和你一起上台,你的歌我可都会唱哦。”

盛霖:“……”

玲姐在旁边也调侃道:“蓝蓝啊,你快放过他,自打上次在《音乐之声》和你合作之后,他都自闭了好久,死活不相信那被带跑调的人是他。”

提起这事玲姐就想笑,当时在排练室里盛霖被薛蓝带跑调的视频被节目组发出来后,成了他好长一段时间的阴影。

旁边一演员补刀道:“那就让蓝蓝和时挚一起唱,时挚不会被带跑。”

薛蓝摆了摆手,笑道:“还是算了,我怕表现太好,到时候抢了这臭小子的风头,他会记仇的。”

盛霖瞥了她一眼,“我不怕被抢风头,我怕被退票,毕竟你那嗓子,可不值我演唱会这票价。”

听到这话,薛蓝二话不说直接就准备上手招呼了,盛霖眼疾手快直接躲了过去。

大家又说说闹闹了一会,因为演唱会快要开始了,盛霖还要准备一下,于是大家一起拍了张合照后,玲姐就让人带着他们去观众席了。

临出去前,薛蓝拍了拍盛霖的肩膀,“加油,我在台下给你应援!”

转过身,薛蓝笑呵呵看向玲姐,“玲姐,之前说的那个应援灯牌麻烦,现在能给我了吗?”

玲姐应道:“行,你等等,我去给你拿,应该在小白那包里装着呢。”

盛霖无语道:“真是新鲜,你给我应援还找我要应援灯牌,我真好奇,你这脑回路到底长什么样。”

薛蓝双手掐腰,直接回怼道:“要你管,我找你要了吗,我那是找玲姐要的,再说了,我这不是没应援过吗,没经验不行啊!”

时挚在一旁看着薛蓝气呼呼的样子,嘴角忍不住上扬。

薛蓝懒得和他计较,‘哼’了一声后,就跑出去找玲姐拿应援灯牌去了。

化妆间里只剩下盛霖和时挚两人。

盛霖看向时挚,确认道:“你真的考虑好了吗,确定要和她一起坐到粉丝中间去?”

提起这事盛霖就有些无奈,本来是安排好的,所有《浮沉》剧组的人坐在一起,可谁知薛蓝竟然脑子发热,死活非要去粉丝中间去。

还说什么要体验一把粉丝应援的感觉,就莫名其妙!

盛霖劝道:“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和她一起了,让她自己疯去吧。”

时挚笑了笑,回道:“没事,我也没有这种经验,去体验一下也挺好。”

盛霖见他坚持,也不再劝了,“好吧,那你们待会把口罩、帽子都戴好,别被认出来。”

时挚点头应了下来。

薛蓝拿到应援灯牌后,为了怕被粉丝发现,也没让玲姐送他们过去,而是在开场前几分钟,趁着场子里比较黑,两人悄摸地溜到了位子上。

折腾了半响薛蓝才把灯牌拿出来,玲姐给她的是那种折叠软灯牌,不大,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唯爱盛霖!

看到上面的字后,薛蓝有点一言难尽,不过算了,她也就是烘托一下气氛。

薛蓝灯牌刚拿出来,盛霖就出场了,然后呼喊尖叫涌上天际,舞美照亮整个场子。

演唱会正式开始,时间是两个半小时。

就这样,薛蓝和时挚两人就这么混在了霖粉中听了一场演唱会,在快结束之前,薛蓝怕被人认出来,于是拉着时挚提前离开了。

他们没有再去后台找盛霖,薛蓝给盛霖发个消息后,直接先回去了。

车上,薛蓝接过时挚递来的水,“谢谢。”

听到她的声音,时挚眉头轻蹙,“你嗓子怎么又严重了,不行,得找个药店先帮你买点润喉片。”

从演唱会现场一出来,时挚就发现薛蓝的嗓子哑了,只是这才上个车的功夫又严重了。

薛蓝连忙说道:“没事,这人生地不熟的,去哪找药店啊,这一晚上怪累的,还是赶紧早点休息吧,正好小区附近就有药店,等回去再买也不迟。”

时挚见薛蓝说想早点回去休息,也没再坚持,“那你先多喝点水,润润喉。”

薛蓝点头应了下来,又喝了几口水。

没办法,这会确实有点不舒服,都怪在演唱会现场喊太大声了。

其实,她一开始真的没想真喊,就是那个氛围到了吧,不知咋的,就和旁边的粉丝一起喊了起来,薛蓝回头想想,也是很神奇的一种体验。

看着时挚手里还拿着的灯牌,薛蓝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别说,我今天才发现,盛霖这臭小子的体力正好,一个人又唱又跳在台上两小时,最后唱歌的时候还能这么稳,真是不佩服不行啊。”薛蓝靠在椅背上,有感而发道。

时挚点头表示赞同,盛霖身为唱跳爱豆出身,业务能力确实很强。

“为什么一个娘胎里生出来的,差距就这么大呢,他又跳又唱两个小时大气都不带喘的,我在下面听个演唱会累的半死,哎,肯定是当时在娘胎里我让着他,把营养都给他了。”

薛蓝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就在自我感动之际,却感觉到旁边有一道正在注视着自己。

她扭过头,正好对上时挚的视线。

时挚淡淡地开口:“你多运动的话,体力也会好。”

薛蓝:“……”

看破不说破是种美德,懂不懂啊!

车子很快开到了他们小区,在路过门口药店的时候,时挚让司机去给薛蓝买了点润喉的药,薛蓝吃了后,嗓子确实舒服了不少。

晚上盛霖回到家时,薛蓝都已经洗完澡了。

听了一场演唱会,薛蓝突然有点食髓知味了,“下次你举办演唱会,有时间我还要去听,你到时候记得提前给我留个好位置的票。”

今天她和时挚这位置有点偏了,舞台效果不是太好,不过这也是没办法,她这算是临时换的位置,有票就不错了。

盛霖挑了挑眉,一脸傲娇道:“怎么着,突然被我舞台上的魅力所折服,黑转粉了?”

薛蓝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你想太多了,我就是喜欢演唱会那个现场氛围,觉得你的粉丝都很可爱,与你有什么关系,少自作多情!”

“还有,黑转粉这辈子都不可能,别忘了,我可是你的黑粉头子!”薛蓝还不忘忘又补了一刀。

盛霖:“……”

“那你还要去我的演唱会干什么?下次不要找我要票,黑粉没票,自己花钱买!”盛霖没好气地问道。

“切,我都是黑粉了,别想骗我花钱。”薛蓝直接翻了他一个白眼。

“再说了,要不是去别人演唱会得花钱买票,你以为我乐意去听你的啊。”

盛霖演唱会的第二天,《浮沉》官微发了条微博,配图就是昨天他们在后台的集体大合照。

其实,昨天在演唱会现场,已经有粉丝发现《浮沉》剧组的其他演员了,他们还被坐在附近的粉丝拍照发到了微博上。

当时粉丝们还在热议,说时挚和薛蓝也出演了《浮沉》,为什么他们没有去。

薛蓝这边大多说的猜测是因为工作行程冲突才去不了的,而时挚这边则倾向于是要避嫌。

昨天晚上演唱会结束后,就为了时挚为什么没去盛霖演唱会这事,霖粉、挚唯和天人们又小规模的撕了一场。

霖粉和挚唯这次立场难得一致,都认为两人私下关系不好,不熟,没来往,所以,时挚为什么要去盛霖的演唱会。

但cp粉天人们这边则坚定地认为是避嫌,关系不好不存在,一起演过剧就不说,没看最近还参加同一个综艺了嘛。

那些说不熟的,更是在自欺欺人!

抱歉,互联网也是有记忆的,之前两人的互动可骗不了人。

至于避嫌背后的逻辑,则是只有两人真的有什么才会避嫌,所以,天人们坚信【盛时天下】是真的!

两家唯粉们这一听不乐意了,于是纷纷去反驳cp粉前后矛盾,纯属过度脑补。

既然都参加了同一个综艺了,所以,避嫌又是什么鬼?这理由完全立不住脚。

于是,三方粉丝各持一词,吵了大半宿,谁知今天一早竟然从《浮沉》发的合照中看到了时挚和薛蓝两人。

所以,时挚根本就是去演唱会现场了,昨晚那大半宿算是白吵了。

而紧接着,话题便集中到了另一处,所以,昨天晚上薛蓝和时挚两人到底坐在了哪里?

说两人不在演唱会现场,合照完就离开的,被直接反驳了回去,你们自己觉得可能吗?

这去也去了,合照拍也拍了,你觉得还有离开的必要嘛,有点常识好不好!

那现在唯一一种解释就是,他们两个人混迹在了现场粉丝中间!

三家粉丝中很多人反应非常迅速,都想到了这一点后,于是下一秒纷纷都冲向了盛霖的超话,企图从昨天霖粉们的现场图中找到些蛛丝马迹。

最后竟然还真被粉丝们找到了!

一位微博昵称为‘盛霖是我老公’的霖粉,在昨晚看完演唱会后在超话里发了条微博。

盛霖是我老公:哇哇哇,今天在演唱会现场看到一个很有型的小哥哥,虽然他戴着口罩和帽子没看清脸,但根本挡不住他的帅气啊!!!

哎,不过,他好像是陪女朋友一起来的,又是羡慕别人女朋友的一天啊!

然后附上了一张照片。

而照片上,正是昨天在演唱会上的薛蓝和时挚,他们俩位置挨在一起,抓拍的瞬间,薛蓝好像在低头翻找什么东西,时挚侧身看着她,手里还拿着一个灯牌,灯牌上是四个非常清晰的大字:唯爱盛霖!

霖粉/挚唯/天人:“!!!”

瞬间这条微博下就被三家粉丝和网友攻陷了。

【宝啊,你是被人绑架了吗,去演唱会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举这个灯牌啊】

【亲姐啊,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拉着他们点,呜呜呜,柜门还是要堵的呀】

【我去我去,时挚不愧是你,这也太敢了吧,嗑拉了,嗑拉了】

【我嗑的cp果然是真的,看到这张照片,我有生之年足以了】

【笑死,纯路人,不得不承认这位姐妹的眼光很不错,茫茫人海一眼就能精准判断出口罩下有张帅气的脸,不愧是追星人啊】

【姐妹们不要慌,这和咱们家宝没什么关系,就是时挚一厢情愿而已,倒贴罢了,咱们宝才不会搭理他】

【楼上的霖粉真可笑,你是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们家哥哥倒贴了,旁边的薛蓝是摆设吗,要是你们家正主没有这个意思,会让他亲姐陪着?】

【楼上的挚唯更可笑吧,不倒贴你们家正主去人家的演唱会举这么个灯牌!闹呢!】

【嗨,别吵了,别吵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来来来,霖粉和挚唯的姐妹们,欢迎你们加入天人的大家庭】

【cp狗,滚远点!】

……

当然,也有人提出质疑,说这两人不一定是薛蓝和时挚吧,毕竟照片中两人都戴着口罩和帽子,根本看不清脸啊。

但这一说法很快就被推翻了,粉丝都是什么样存在啊,就这么说吧,即便他们家正主裹得连眼睛都不露,他们仅凭身形也能认出来,就是这么牛逼!

更别说两人身上的衣服了,与《浮沉》官微发的那张合照上完全对的上,就连最不想承认这件事的挚唯们,大多也都是没办法否认的。

因为,这的的确确就是他们家正主啊,真的没办法睁着眼睛说瞎话!

呜呜呜,挚唯们已集体哭晕在卫生间!

宝啊,你这是在往我们心坎上插刀啊……

而那名发微博的霖粉似是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现身出来辟谣!

盛霖是我老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大家听我解释啊,那灯牌不是时挚的,一直都是姐姐在举着,就是中间姐姐好像是找什么东西,才让时挚帮着拿一下的。

这名霖粉真的要哭了,她当时发这张照片纯粹就是觉得这个小哥哥很帅,她是真没料到这人会是时挚啊!

呜呜呜,要是知道这人是时挚的话,她才不会觉得他……好吧,是真的很帅,这个她也是没办法昧着良心否认的。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这名‘盛霖是我老公’的霖粉一口气又发了好几张照片,这次的照片中,确实都是薛蓝在举着灯牌,时挚只是在一旁坐在。

然后,接二连三有不少霖粉在网上发了昨天演唱会现场薛蓝和时挚的照片,看样子应该都是昨晚坐在薛蓝他们附近的人。

这些照片一看就是随手拍的,很多都有些模糊,还有是后排的人在拍舞台,恰好坐在前面的薛蓝和时挚就这么入镜了。

无一例外,这些照片中也都是薛蓝在举灯牌,天人们表示,霖粉们为了洗糖也是拼了!

在翻天覆地的消息中,有一位霖粉发出的一段视频再次引起了粉丝的关注。

盛霖的小可爱:还好我是颜控,昨天看到前排的背影觉得非常养眼,录舞台视频的手就顺势歪了下,不过幸好歪了,不然可真就解释不清了!!!

附上这段视频,真相如何你们自己看吧。

视频中,薛蓝和时挚两人猫着腰进场,坐下来后,薛蓝从包里拿出灯牌,举起来看了一眼后,好像是想拿什么东西,便让时挚帮着拿一下灯牌。

后来演唱会开始了,薛蓝又把灯牌拿了回去,然后开始和现场的霖粉们一起,开始卖力地尖叫应援。

视频虽然不长,只有三分多钟,但足以解释清楚一切。

灯牌之谜终于解开了,灯牌归属者是薛蓝,而不是时挚!霖粉和挚唯们同时松了口气。

【我就说嘛,时挚这么成熟稳重的人,才不会做这种现场举灯牌应援的事】

【楼上说的对,我家宝这种性子的人,一看在感情里就是内敛型,就算以后谈恋爱了也肯定是对方主动,他主动追人?不存在!】

【姐姐举着‘唯爱盛霖’的灯牌,有被感动到,这是什么神仙姐弟情啊】

【哭死,我刚发现,昨天我竟然就坐在姐姐旁边,不瞒各位姐妹,我是真的全程没察觉,呜呜呜,都怪哥哥昨天太帅了,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舞台】

【楼上的姐妹,我一时竟不知道是应该先心疼你,还是要先夸你了,虽然你只关注自家的精神很值得表扬,但同时你也错过了一个千载难逢认亲的机会啊,那可是咱们亲姐啊】

【哎,时挚去看盛霖演唱会这事都铁证如山了,唯粉姐姐们,你们转移注意力也没用,何必自欺欺人呢】

【楼上的cp粉,滚远点!别逼着我抽你!】

【纯路人,弱弱地说一句,为什么看完视频我总觉得时挚和薛蓝有点不对劲啊,你们是不是把关注点都放错了啊】

……

没有意外,那条路人的评论很快被淹没了,没有激起一丝水花。

盛霖最近忙着拍戏,还要准备演唱会,一直都没时间关注网上的消息。

这会演唱会结束了,他也终于有时间在家里好好歇两天了,于是躺在沙发上刷起了手机。

刷着刷着,盛霖蓦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紧紧地盯着手机上的消息,眉头紧蹙。

时挚竟然也去参加那个旅行综艺了?

他低垂着双眸,不知在想什么,沉思了半响后,毅然决然拨通了时挚的电话。

“在哪,我们聊聊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