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56章 嗑cp第五十六天
 
莫名被拉黑后, 盛霖认真思考了好半响,真的想不起最近哪里得罪过薛蓝。

而且看样子还挺严重的,至少之前他可还从来没有被她拉黑过。

思来想去, 盛霖只想到一种可能, 于是他找到时挚的微信。

盛霖:“你把薛蓝那二百五的房子拆了?”

时挚:“?”

于是, 盛霖把薛蓝骂他的那段话截图发给了时挚。

盛霖:“她不分青红皂白把我骂了一顿, 然后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 就把我给删了,以我对她的了解, 除非有人拆她cp, 不然她不会生这么大的气。”

时挚看着薛蓝那一大段骂盛霖的话,不禁失笑, 她是怎么做到骂人不带一个脏字还能把人骂成这样的。

想到她气呼呼对着手机一边打字一边骂人的样子, 时挚竟然莫名觉得有点可爱。

盛霖看时挚许久没有回信息,又发了一条过来:“怎么不说话了,不会真是你惹的她吧?”

盛霖:“她这样无故迁怒于我,简直不可理喻!”

时挚回道:“我什么也没做, 估计和这事没关系,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哪里惹着她了?”

盛霖看到时挚的消息, 也陷入一阵沉思, 但仍然百思不得其解,然后, 他直接暴躁地把手机丢掉了一旁。

“不管了,她爱咋咋地, 女人就是麻烦!”

薛蓝拉黑完盛霖后, 总算是解气了点, 也开始认真琢磨了起来。

明明前几天并不是这样的啊,随着《浮沉》的热播,剧中两人是生死相依的搭档、好兄弟,剧组的花絮中也算是证实了两人私下里关系不错这一事实。

所以,随着【盛时天下】物料越来越多,产糖量也十分可观,天人们都直呼过年了!

再加上之前的很多料也被再次挖了出来,比如两人的同款帽子、时挚唱盛霖的歌、时挚送盛霖挂饰等等。

而霖粉和挚唯两家唯粉这边看着倒像是认命了,佛系的厉害,甚至连cp粉的那些糖都懒得去洗了。

前两天,薛蓝逛超话时也发现,现在双方唯粉之间的冲突竟然转化为,都在担心对方是在玩弄自己家孩子的感情。

甚至很多唯粉的态度也变了,纷纷嚷嚷着我们是唯,是保证永远站在我家崽崽这边,让他不要受欺负。

所以,这样一片大好的形式,这霖粉怎么能说变就变了呢。

当薛蓝点进【盛时天下】的超话时,果然看到霖粉又支棱起来,开始四处在广场上蹦跶着洗糖了。

而他们洗糖的切入点就是——薛蓝!

比如,盛霖和时挚私下里走的太近,霖粉们就会说,姐夫和小舅子关系不行吗?

再比如,盛霖在片场吃饭时,去夹了时挚碗里菜,霖粉们就说,嗨,小舅子吃点姐夫的菜怎么了,一家人啊,正常正常!

反正,一切的一切,似乎只要有了薛蓝在,盛霖和时挚两人之间糖都可以洗掉!

薛蓝有些一言难尽,怪不得苗依依会气冲冲地来找她兴师问罪,霖粉这也太欠揍了吧,突然有点后悔没多骂盛霖几句了。

退出超话页面时,薛蓝是好不容易才忍住没点进嗜血cp的超话,她怕看多了那些假料,自己会没办法面对时挚啊。

毕竟身为资深cp粉,她太了解他们的套路了,他们肯定p了很多羞耻的图,剪辑了各种羞耻的视频,她才不看呢。

不看不看,就当这什么鬼‘嗜血cp’不存在就好了,反正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时挚在和盛霖聊完后,也发觉有些不对劲,今天一天他都和薛蓝在一起,并没有发现她有何异样,那只可能是她回房间后上网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于是时挚给海哥发了个消息,询问一下情况。

时挚:“今天网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时挚这问题算是问的非常含蓄了,但神奇的是,他这模棱两可的问题,海哥却直接就抓到了问题的关键点。

海哥几乎秒回:“你是想问你和薛蓝cp的事吗?”

时挚的手顿了一下,只是他还来得及回复,海哥的消息就又发了过来。

海哥:“当然有了啊,今天你和薛蓝的cp竟然冲进cp榜前十了,势头很猛啊,不过,你猜,在这件事情里谁的功劳最大吗?”

时挚皱着眉,回道:“有话直说,别废话。”

海哥也不再兜圈子了,直接回道:“是盛霖的粉丝,霖粉!”

“我也是没有想到,挚唯和霖粉有一天会以这种方式交战,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认真算起来,两家粉丝互相看不顺眼,但像这样正面battle倒还真是第一次。

听海哥讲了事情的始末,时挚大概明白薛蓝生气的原因了,原来是在迁怒啊。

退出超话后,薛蓝一个人正在屋子里郁闷着呢,突然听到敲门声。

“谁呀?”薛蓝问。

时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是我,你不是说想要吃麻辣小龙虾吗,给你点了,快出来吃吧。”

薛蓝愣了下,晚饭的时候她就随口提了句想吃麻辣小龙虾的事,没想到时挚竟然记住了。

打开门,看到门口的人,薛蓝不由地晃了一下神。

薛蓝干巴巴问道:“你点了小龙虾啊,要喊大家一起下来吃吗?”

时挚回道:“不用,点之前我问过了,大家都不吃。”

薛蓝“哦”了一声后,拿上手机就跟着时挚一起出来了。

两人来到客厅,果然是餐桌上看到一份很大量的小龙虾,当然了,还有可乐。

薛蓝也没客气,戴上手套就开始剥虾,边剥虾边吃,偶尔再喝两口可乐,

嗯,就是这感觉,倍爽儿!

时挚也没闲着,也戴上手套剥虾,只是他和薛蓝的习惯不一样,他不是边剥边吃,而是把剥完的虾放在一个空盘子里。

薛蓝看了他好几眼,最后还是没忍住,说道:“吃小龙虾你不能这么吃,都没有灵魂了,要像我这样,边剥边吃,顺便还能吸溜点汤汁,这样才过瘾。”

时挚把盘子中的虾放到薛蓝面前,轻笑道:“都给你的,我不吃。”

薛蓝一愣,眼底划过一丝不可思议之色。

“时挚,你是魔鬼吗,合着今天晚上就胖我一个人?!”

时挚:“……”

按照网上的说法,她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啊?

看样子盛霖有句话说的还真是没错,她的脑回路果然不能按照常人来推断。

无奈,时挚只能解释道:“我不喜欢吃虾,要不我吃点其他的东西,和你一起胖?”

薛蓝瞥了他一眼,不喜欢吃虾,但喜欢剥虾,这是什么怪癖?

好吧,那就当便宜她了吧。

“算了,你不想吃东西时还是别吃了,不然摄入进去的热量还要再减,多不划算啊。”

说完,薛蓝又一口塞了好几个虾进嘴里,嗷呜,其实这样吃也挺香的!

时挚看她吃的满足,手上的动作又快了些,很快又剥了一小盘出来。

酒足饭饱后,薛蓝睨了时挚一眼,问道:“盛霖那小子告诉你,我把他拉黑的事了?”

这样贿赂自己,除了想替盛霖那小子求情,她也是实在想不到时挚这么做的其他理由了

时挚一愣,想了想,回道:“嗯,他怕你有什么事。”

薛蓝冲着时挚挑了挑眉,一副‘你不用说,我都懂’的表情。

时挚:“……”

下一秒,薛蓝当着时挚的面,找到了他们‘三人帮’那个群,直接在里面了盛霖。

薛蓝:“盛霖,现在给你一个和我握手言和的机会,快给我麻溜地道歉!”

盛霖:“薛蓝,你丫的是不是脑子有病,搞搞清楚,是你骂我,也是你拉黑我,还让我给你道歉,你脑子被驴踢了吧!”

薛蓝看到盛霖发来的消息,二话没说就把他给踢出了群聊,那下手叫一个干净利索。

嘿,敢和她叫板,踢你出群没商量!

然后,当她抬头对上一脸错愕的时挚时,想着毕竟吃人嘴软,于是干巴巴解释道:“我给他机会了,他没珍惜,还骂我,所以,这不怪我吧。”

时挚不禁失笑,“嗯,不怪你。”

是盛霖不知好歹了。

第二天一早,所有嘉宾齐聚在客厅,面对着即将的短暂分离。

这站西藏之行,与之前的几站都不一样,他们需要分开前往目的地。

此次他们分成两队,由薛蓝带着各位姐姐们一队,时挚则是和姐夫们一起。

导演组:“现在离出发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各位有什么要说的话都赶紧说了,接下来大家会有好几天都见不到面哦。”

大家听完导演组的话,四对夫妻便开始了他们的依依惜别,互相交代着要注意的事项,好不温馨。

但反观薛蓝和时挚这边,倒像是同事在交接工作,怎么说呢,就是薛蓝那副公事公办的态度,让两人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不过,薛蓝也没办法,昨天晚上睡觉前,她还是没忍住点进了她和时挚的那个cp,看到了网友剪辑两人在节目中的视频片段。

看完也彻底反思了一下,也确实是她和时挚在节目中给cp粉提供了太多素材了。

虽然薛蓝觉得那些互动都挺正常的,关系好一些的朋友也会这样啊,可耐不住到了cp粉们那里就都是糖啊。

这可不行,为了杜绝嗜血cp继续壮大,薛蓝觉得从他们这个源头解决这个问题,那就是不再给他们提供互动素材。

所以,这才有了眼前这一出。

时挚瞥了薛蓝一眼,没说什么,配合着她把两人小管家的工作内容又分别捋顺了一下,重点是到了西藏那边的注意事项。

事情交代的差不多了,时挚来到导演组这边,不知和总导演说了什么,本来跟拍着两人的摄像大哥竟然撤了。

然后,时挚关了身上的收音麦,也示意薛蓝把麦给关了,薛蓝虽然对他这一举动有些不解,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屋子里只剩下两人,薛蓝一脸疑惑地看着时挚,“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时挚静静地盯着她看了几秒,淡声道:“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你今天是怎么了?”

明明昨晚吃小龙虾时还好好的,怎么一大早就变成这样了。

薛蓝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时挚这说的是她在镜头前刻意与他保持距离的事。

“你说那事啊,对了,我忘了和你提了,咱们之后还是注意些好,你没看网上的那些人总嗑咱俩的cp,这总归不太好,所以,我就想了这个法子。”

“你看啊,我是这么想的啊,咱们俩之后就尽量在镜头前表现的貌合神离,这样他们肯定就会猜咱们俩闹掰了,之后他们自己就会撤了。”

时挚双眉轻蹙,淡声道:“所以,你是想要拆cp?”

薛蓝:“嗯,可以这么说吧,怎么样,你觉得我这个想法好吧?”

这是她昨天想了一晚上才想出来的解决办法,还有什么能有正主亲自拆cp让那些cp粉们崩溃的呢。

时挚静静地看着薛蓝,没说话。

薛蓝以为他在思考,也没打断他。

半响后,时挚才淡声道:“随你!”

出发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各位老婆和老公不舍地道完别后,分别上了门口的两辆大巴车。

最后,薛蓝准备上车前,习惯性去看时挚,想和他道个别。

但谁知她刚转过身,就看到时挚头也不回地上了车,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

薛蓝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果然不愧是影帝,入戏这么快,貌合神离可不就是这样嘛。

当所有的嘉宾都上了各自的车后,两辆车子开始缓缓启动,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驶去。

薛蓝她们这个车上,大家非常有默契地望着窗外与她们擦肩而过的另一辆车。

导演组见状,问道:“这突然要和老公分开了,大家心里都特别舍不得吧,要不,大家来说说现在的感受?”

听到导演组的话,大家纷纷把视线从车窗外转移了回来

陶文君耸了耸肩,率先说道:“我不知道其他的人感受,反正我是完全没有什么舍不得,说实话,这次录节目是我们夫妻俩待在一起最长的时间,天天看着他,都有点腻了。”

闻言,其他三位妻子都颇为赞同地点着头,纷纷附和了起来。

“可不是嘛,这段时间我们俩吵架的次数明显多了,哎,还是距离产生美啊。”

“舍不得什么,舍不得他天天惹我生气嘛,真的,我觉得整天和老公腻在一起,会短命!”

“谁说不是呢,我家那位更绝,天天给我气的半死,问题是人家还给没事人似的,无辜的要命,看得我就更上火了。”

录节目以来,第一次甩掉老公的老婆们,显然是没有一丝丝不舍,有的只有一身的轻松。

薛蓝看着大家的反应,忍不住打趣道:“姐姐们,你们是不是对‘吵架’有什么误解啊,你们那叫吵架吗,分明就是姐夫们单方面地挨训,事后姐夫们还要乖乖认错,依我看,这明明就是变相的秀恩爱吧。”

听到这话,许佳瑶也笑道:“所以啊,可能他们现在比我们更快活吧,毕竟自由了啊。”

“导演组,这一站分开旅行的提议不会就是他们提出来的吧?”陶文君质疑道。

孙璐似是突然想到什么,说道:“我看很有可能哎,上次录制结束后,我家那位还在嘟囔,说是想和其他老公来一趟单独的旅行呢。”

方倩倩也颇为赞同地点着头:“可不嘛,我看他们这次肯定是要乐不思蜀了。”

许佳瑶接道:“没事,那咱们也嗨皮起来,让我们也来一趟姐妹间惬意而舒适的旅行吧,没有老公在身边看着烦,心情美美哒。”

大家越说越嗨,似乎都对接下来几天没有老公的旅行十分期待。

看着各位姐姐们的反应,薛蓝倒是没办法感同身受,毕竟她是单身狗啊。

在整个旅行途中,和她相处最多的人就是时挚。

而且,薛蓝不得不承认,时挚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旅行伙伴,他会把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真的很让人省心。

采访完其他人,导演组转头把话题抛给了薛蓝。

“那蓝蓝呢,之前你们两个小管家合作的这么默契,现在突然和时挚分开了,你会不会觉得不习惯呢?”

薛蓝瞥了导演组一眼,就知道他们搞事情,还好她早有准备。

“肯定的啊,你们一直合作的同事突然调岗了,你们会习惯嘛,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担心,怕我一个人搞不定,到时候让姐姐们旅行体验不好,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呢。”

听到这话,其他人纷纷宽慰薛蓝,说有事大家一起帮她扛,让她不用担心。

于是,薛蓝便成功地把导演组的问题带歪楼了。

车子在正常行驶中,到机场还要有些时间。

导演组见这段素材拍的差不多了,就把机器给关了,嘉宾们也把随身的麦拿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休息会。

薛蓝和陶文君两人都坐在后面。

陶文君扭头薛蓝,关心道: “蓝蓝,你和时挚闹别扭了吗?

薛蓝一愣,茫然地回道:“没有啊,文君姐,你为什么会这么问?”

陶文君说道:“也没什么,就是上车之前,感觉时挚的情绪不太对,好像是有点不高兴了。”

她对人的情绪变化一向敏感,虽然刚刚时挚表现的并不明显,但陶文君还是感觉到了他在和薛蓝谈话之后,情绪和之前比,明显有些不对劲。

所以,她便猜测他是不是和薛蓝闹别扭了。

时挚不高兴?薛蓝一脸懵圈,应该没有吧,她怎么一点也没看出来啊。

哦,对了,薛蓝突然想到什么,恍然大悟了。

“文君姐,没事,你别担心,他那应该是演出来的。”

于是,薛蓝一阵解释猛如虎,把事情的始末解释了一通,立证时挚没有生气,就是在配合她演戏而已。

陶文君听完有点一言难尽,这傻丫头啊,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时挚那才不是演的,明明就是被她气的啊。

坐在一旁的许佳瑶听到薛蓝的解释后,也是忍不住扶额,

其实,录制这么长时间了,大家朝夕相处,时挚那点心思大家或多或少都能感觉出来一二。

当然了,主要还是时挚根本就没藏着掖着。

就连方倩倩反应这么迟钝的人,昨天结束录制后,还偷偷拉着她说,怎么感觉时挚好像喜欢薛蓝啊。

可偏偏就她这个当事人毫无察觉,许佳瑶就不明白了,这丫头平时在旁人的恋爱里嗑糖找糖,那叫一个快狠准啊,怎么事情轮到自己身上就这么不开窍呢。

哎,这大概就是当局者迷吧,许佳瑶突然有点心疼时挚了,这会他估计正气得肝疼呢吧。

但这种事情他们外人也不好帮什么,就怕适得其反就不妙了。

“蓝蓝啊,我觉得你还是找个时间给时挚发个消息问问吧,他别是因为什么事心情不好。”许佳瑶说道,她觉得她也只能帮时挚到这里了。

薛蓝也没多想,随口应了下来,决定待会给他发个信息问问。

而时挚这边确实被薛蓝气到了,只是上车后他就后悔了。

上车前,他的余光其实注意到薛蓝往他这边看了,但他当时心里赌了口气,就故意装作没看见,然后转头上了车。

不过这会平静下来,时挚不禁有些好笑,她迟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自己同她置什么气啊,搞不好她这会都没发现他生气了呢。

认真想想,他好像还从来没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刚刚分开在即,一时被扰了心神吧。

时挚现在才发现,他拿薛蓝真的是毫无办法。

坐在一旁的赵卫看到时挚的样子,不禁打趣道——

“没想到你小子也有这一天啊,真该让王导看看,当时那个在片场死活和他掰扯周林洋不会被感情冲昏了头的人,现在又是什么样啊。“

周林洋是之前时挚演过的一个角色,当时里面有一场戏,周林洋因为一个喜欢的姑娘,突然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但时挚当时坚持认为既然周林洋是个极其沉稳冷静的人,那就绝不会被感情冲昏了头,而且他还拿自己为例子和导演争辩。

最后啊,气得导演指着他的鼻子说,就坐着他被打脸的那一天。

时挚也想到了那段过往,突然无奈地笑了起来。

“是啊,我是该好好给王导赔个不是了。”

原来,遇到那么一个人后,真的会让你开始变得不像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