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57章 嗑cp第五十七天
 
薛蓝这一行人, 从成都乘坐飞机抵达了拉萨。

他们到了节目组安排的民宿后,因为担心会有高原反应,当天并没有安排活动, 大家都呆着民宿里休息。

下午的时候, 大家果然陆陆续续出现了高原反应, 还好都不严重, 去就近的诊所接受了高反治疗。

离开诊所时,医生交代吃点东西, 回去休息一晚就应该能缓过来。

五个人中, 最后也就薛蓝没有出现高反,所以她一下午忙忙叨叨地来回折腾, 晚饭的时候, 大家也是匆匆吃了些, 便回房间休息了。

晚上的时候, 薛蓝是和高反比较严重些的陶文君一个房间,这样也方便就近照顾她。

薛蓝倒了杯温开水,走到陶文君的床边:“文君姐, 你喝点水再睡。”

陶文君艰难地从床上起身,喝了几口水后又躺下了。

“蓝蓝, 今天辛苦了你。”

薛蓝摆了摆手, “没有, 都是应该的,文君姐你赶紧睡一觉,医生说明天早上就能缓过来,我去其他房间看看。”

来到其他姐姐的房间查看了一番,薛蓝发现大家都已经睡下了,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 这才稍稍放心了许多。

看了下时间,还没到十点,薛蓝觉得时间还不晚,于是便想着和时挚联系一下,看看他们那边的情况,也把她们这边的情况和老公们说一下,免得他们担心。

因为西藏之行的主题是:我们看过不同的风景,但最终还是会为你奔赴而来。

他们采取了不同的交通方式前往这里,路途的风景自然不一样。

薛蓝带着的姐姐这一队,是从成都直接飞往拉萨,但时挚那边的姐夫队,则是选择乘坐火车过来。

路不同,风景不同,但我们最终总会相遇,这也是节目组给四对夫妻设定的浪漫。

所以,时挚他们还正在火车上,也不知道信号好不好。

薛蓝打开微信,找到时挚的微信

,她试着拨通了语音通话。

电话那头很快接通了,只是传来的却不思时挚的声音,各位老公们七嘴八舌地开始询问她们这边的情况。

薛蓝耐心地给他们解释了好久,他们才勉强放下心来,最后千叮咛万叮嘱薛蓝照顾好大家后,这才把手机还给时挚。

薛蓝简单和时挚聊了几句后,也就结束了通话。

只是挂上电话后,薛蓝突然想起来一件事,犹豫了半响,还是发了条消息过去。

薛蓝:“文君姐说,离开的时候你生气了?”

隔了一会,时挚那边才回道:“嗯。”

薛蓝一愣,不禁有些惊讶,还真生气了啊。

薛蓝问:“因为什么啊?”

这次时挚回信息的间隔时间更久了,好半响,薛蓝的微信消息提示音才响了一声。

时挚:“你猜?”

薛蓝盯着手机屏幕皱紧了眉头,时挚这不会是在耍着她玩吧,‘你猜’这又是什么恶趣味!

很快时挚又发了一条消息:“薛蓝,你真想知道吗?”

薛蓝握着手机的手一顿,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她总觉得时挚话中有话。

薛蓝手指飞快地打下了一段话:“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我理解的。”

只是薛蓝这段话还没发出去,时挚另一条消息就先发来了。

时挚:“算了,等见面后再说吧,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薛蓝愣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这话再发出去似乎有些多余,于是默默删掉了对话框里的话。

薛蓝最终回道:“嗯,晚安!”

时挚:“晚安!”

薛蓝坐在沙发上,眉头皱得都能夹死苍蝇了。

她总觉得时挚今天好像有点奇怪,可是哪里奇怪呢,她又一时说不清楚,真是令人头大。

算了,想不明白的事就不想了,反正该明白的时候自然会明白,她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再说了

,明天还要录制呢,还是早点休息吧,她现在可是唯一一个身体无恙的人,可不能再出现状况了,不然还怎么照顾大家啊。

想到这,薛蓝果然回房间睡觉去了。

第二天,大家的高反症状都缓过来了,节目也进入正常录制。

按照节目组的安排,她们在‘日光城’拉萨开启了买买买,吃吃吃的模式,这种安排对薛蓝她们来说,简直就是乐不思蜀啊。

前两天老婆们那是完全把老公们抛之脑后,五人就像是小姐妹出门旅游一样,把布达拉宫、八廓街都逛了个遍。

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姐姐们开始想他们的老公了。

早上刚起来的时候,大家就开始会有意无意地想节目组打听老公们那边的情况,节目组对此守口如瓶时,她们肉眼可见地失落了起来,但还好勉强绷得住。

可是到了晚上,四位姐姐们就明显不行了,再也没有前两天的精神气了,都有气无力地瘫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副不想说话的样子。

而姐姐们的脸上只有四个大字:想老公了!!

薛蓝也静静地待在一旁,蔫蔫的,她突然发现自己也有点想时挚了。

这一段时间,两人可以说几乎是朝夕相处了,在住处时两人的房间每次都是对门,有什么事一般是薛蓝这边吆喝一声,时挚很快就能过来解决。

白天的时候,人家夫妻嘉宾成双成对地游玩,落单的她和时挚两人自然而然就结成队。

而晚上大家都回房间休息了,他们两人还要聚在一起对账,安排好明天的事情等等。

认真算起来,每天除了睡觉的时间,两人差不多都是形影不离的。

而且,薛蓝不得不承认,两人虽然同为小管家,但大多事情时挚总会默默安排好,中间遇到什么突发事件,时挚也会解决。

也是这次分开后薛蓝才发现,好像不知不觉中,她竟然对时挚就有了依

赖的情绪。

遇到什么事,她第一反应也总是会想要是时挚在就好了。

哎,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啊。

等到第四天的时候,薛蓝她们起来后,吃了节目组安排的早饭后,便要乘车赶去今天的旅行目的地——纳木措。

经过一晚上的休整,大家纷纷恢复了元气,一扫昨晚的郁闷,对今天的目的地很是期待。

纳木措是人们心中的圣洁之地,从车上下来之后,薛蓝几人则是直接被眼前的美景震惊到,纳木措湖就像蓝天降落在地面上一般,怪不得有着“天湖”之称。

就在薛蓝她们还未从眼前的美景中缓过神来,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动静,她们转身望去,竟然是时挚和各位老公们从旁边的巨石后走了出来。

每个老公手里都拿着一束花,一步步走向自己的老婆,然后送花、拥抱等动作一气呵成,此情此景似乎瞬间合成一体,浪漫也在这瞬间被放大了很多倍。

薛蓝在一旁看着他们,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这时,时挚走到了她的身边,薛蓝扭过头,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老公们搞完浪漫之后,便各自领着自己的老婆去天湖边欣赏这难得的美景,可能是分离后的相聚更加珍贵,四对夫妻嘉宾明显更黏糊了不少。

薛蓝转头看向时挚,指了指不远处的湖边,说道:“咱们要不要也过去看看啊。”

在来西藏之前,她便在网上查过这里的景点,网上有人形容说,纳木措湖像是天神洒落在雪域高原上的蓝色泪珠,今日一见,果然贴切。

时挚淡笑着回道:“好。”

很快来到湖边,两人并肩站着,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

跟在两人身后的摄影师,突然被从两人的背影中,看到一份别样的美好。

微风吹过,湖面漾起一层涟漪。

突然,两人垂在身侧的手轻轻触碰了一下。

时挚的手往后撤了撤,轻声

道:“抱歉。”

薛蓝摇了摇头,表示无碍。

但同时她心里却不禁有些懊恼,真是见了鬼了,刚刚竟然有牵上去的冲动。

看了眼不远处相依相偎的其他四对夫妻,薛蓝内心小人狂奔,

果然是氛围害人啊,才让她萌生了这样罪恶的想法!

从纳木措回到节目组安排的民宿后,大家脸上都有些疲惫之色。

特别是时挚他们,本来坐火车就很累,下车后更是没有歇息,直接赶过去配合节目组准备惊喜,

所以,大家也没再折腾,简单地吃点些东西后,便都回房间休息了。

这次,薛蓝和时挚的房间仍然是在对面。

临睡前,她出来倒杯水,路过时挚门口时,想起他晚饭的时候脸色有点不对劲,于是不放心准备去查看下他的情况。

“时挚,你睡了吗?”薛蓝敲了敲他的门,问道。

里面半响没有声音,薛蓝觉得有点不对劲,又使劲敲了几下,屋内依然没有动静。

她直接按下门把手,想试着看能不能打开,谁知门竟然没从里面反锁。

薛蓝一着急也顾不上这么多,直接推门进去,冲到床边。

时挚此时正蜷缩成一团,熟睡中眉头都还紧皱着,明显是很不舒服的样子。

薛蓝轻晃了晃床上人,唤道:“时挚,快醒醒,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

时挚迷迷瞪瞪地醒来,看清楚床边的人后,声音有些嘶哑道:“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

薛蓝看着他脸上不正常的绯红,连忙用手去试他的额头,果然很烫。

都发烧了还说没事,她不赞同地皱起了眉,“我先帮你把衣服穿上,待会找导演组送我们去医院。”

看目前这情况,时挚应该是也出现高原反应了,只是他还伴随着高烧,情况相比较来说就严重了,必须立马去附近的医院医治才行。

薛蓝也没给时挚拒绝的机会,直接帮他把外套套上后,然后便去隔壁找

导演组的人帮忙。

导演组那边听说情况更是不敢耽搁,连夜把时挚送到附近医院,而薛蓝自然也是跟了过去。

来到医院后,根据医生诊治,时挚果然是高原反应,而且很严重,医生进行了紧急治疗后,正好时间也太晚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便在医院待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时挚的烧退了些,但还是有些低烧,高原反应仍然没有退却。

医生也交代要卧床休息一下,大概三天左右的时间会适应高反。

于是,他们从医院回到民宿后,时挚被送到了房间里休息。

只是,他这种状况肯定没办法再和大家一起行动了,最后为了不耽误拍摄,薛蓝决定留下照顾她,这样其他的人也能正常录制。

“蓝蓝,时挚的情况严重吗,医生怎么说?”陶文君关切地问道。

薛蓝刚从时挚房里出来,就看到大家都聚在客厅里,一脸关心地看着她。

“没事,大家放心去录制节目吧,这里有我。”薛蓝说道。

听到薛蓝的话,其他人这才稍稍松口气。

时间不早了,节目组的车已经在外面等了好一会了,他们也不好再耽搁,只能匆匆地出了门。

其他嘉宾离开后,薛蓝也没歇着,连忙出去准备早饭。

念及到时挚生病胃口不好,需要吃清淡的东西,于是,薛蓝找到民宿的老板,借用了一下他们的厨房,煮了点粥。

粥煮好后,薛蓝端着早饭走了进来时挚的房间。

“时挚,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吧。”

时挚轻“嗯”了声,有些费劲地想从床上坐起来,薛蓝见状,忙放下早饭,去扶他。

等时挚坐起身后,薛蓝还拿了个枕头放在他身后,让他靠的舒服些。

简单吃了半碗粥后,时挚便没有胃口了,薛蓝也没有强迫他,而是拿起旁边的水和药,递了过去。

时挚看着薛蓝手中的药皱了皱眉,身子下意识往后退了几分。

薛蓝一愣,有些诧异道:“时挚,你不会害怕吃药吧。”

时挚闻言脸上的表情一僵,“没有,我就是……”

“你就有怕,”薛蓝像是突然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乐得像个孩子一样。

“怪不得呢,我昨天还奇怪来着,你这么稳重的人,身体不舒服了为什么不说,原来是害怕吃药去医院啊。”

时挚一噎,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的神色。

见状,薛蓝便知道自己猜对了,但一想到时挚这样很危险,立马变了脸,板着脸开始说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真的很危险,下次不许这样了,知道吗?”

想到薛蓝昨晚担心的样子,时挚轻“嗯”了声,点头应了下来,“抱歉,让你担心了。”

薛蓝摇了摇头,也没再说什么,然后又把手里的药往前递了递,故意逗他道:“快吃吧,吃完药,姐姐给你糖。”

时挚一滞,对上薛蓝打趣的眼神,耳后不禁爬上一抹绯红。

他眼神躲闪地接过药,挣扎了几秒后,才眼一闭把药吃了下去。

时挚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彻底逗乐了薛蓝,只见她笑得前俯后仰。

可能是生病的缘故,薛蓝发现时挚今天格外的好逗弄,不过她也知道适可而止,病人还是要多休息的。

嘱咐时挚躺下休息后,薛蓝便把碗筷送回了厨房,她自己也趁机折腾这吃了点东西。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薛蓝也挺累的,待会她准备把客厅里的那个榻榻米搬到时挚的房间里,她要补个觉。

这次进西藏,他们都没有让助理跟来过,导演组那边的人也来的不是很多,除了跟着其他嘉宾出去拍摄的,这里剩下的工作人员不多,不好多麻烦他们,所以,薛蓝准备这几天都自己守着他。

而且说到底,薛蓝也不太放心其他人照顾时挚,毕竟不是太熟,多少也有点顾虑。

当薛蓝再次回到时挚的房间时,他吃

的药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因为那些药里有退烧药的缘故,时挚整个人已经迷迷糊糊了,但眼睛还在尽力睁着。

薛蓝想再给他喂点水,于是便把他扶了起来。

“来,喝点水再睡,医生说了,你这种情况要多喝水,慢慢让身体适应高反才行。”

时挚起身喝了几口后,上下眼皮便开始打架了,薛蓝也没再难为他,让他躺下休息了。

几乎是头刚沾着枕头,时挚的眼睛便闭上了,看样子是真的已经撑到了极致。

薛蓝看他睡得香,自己也不禁跟着打了个哈欠,不行了,她也要睡会才行。

可就在她刚准备转身,正巧看到时挚头下的枕头有点歪了,一边高一边低,怕他枕着不舒服,于是便想着帮他调整一下。

于是,她一手按在床沿边,另一只手绕过时挚的身子去扯里面的枕头,想帮他把枕头弄平。

而就在这时,时挚突然睁开了眼,只是他眼神有些迷茫然之色。

薛蓝愣了愣,解释道:“那个,我就是想……”

谁知薛蓝话还没说完,时挚突然一手搂住她脖子,下一秒,一抹柔软贴上了她的双唇。

薛蓝脑袋里轰隆一声,像是什么炸开了一样,根本无法思考。

就在她还没得及做什么反应时,嘴上的柔软消失了。

时挚双眼迷离,盯着她喃喃道:“糖……”

然后下一秒,他眼皮再也撑不住,直接睡了过去。

薛蓝整个人震惊在原地,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发生了什么,时挚竟然亲了她!

好半响后,看着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时挚,薛蓝慢慢地把手放在胸口处,完了,她完了!

这一刻她的心跳声是骗不了人的,难道她……

薛蓝不敢再想下去,转身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往脸上掬了把冷水,这才勉强冷静下来。

意外,意外,这都是意外!

她要淡定,千万不能胡思乱想,

时挚刚刚那样明显是被烧糊涂了,等他醒来肯定什么都不记得了。

而且亲上去的那一刻,薛蓝敢肯定,时挚肯定是把她当成别人了,因为那一刻他眼里的那抹炙热她从未在他眼里看得过。

至于她的反应,薛蓝觉得换谁突然被人亲了,应该都不会淡定的吧,这都是正常反应而已。

对,就是这样,一切的一切不就解释通了,所以,她不能慌,就当拍了场吻戏吧。

经过好一番心理建设后,薛蓝终于说服了自己。

只是,当她抬头看到镜子里那个面色绯红的人时,突然有点不敢相信这人竟然是自己!

经过这一遭,薛蓝的睡意完全被吓跑了,她心惊胆战地等到时挚醒来时,看到他并无异样,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不记得就好,不然两人得多尴尬啊。

但庆幸的同时,薛蓝心里却不知为何,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接来几天,时挚慢慢适应了高反,身体恢复了正常。

第三天的时候,其他嘉宾终于完成拍摄任务回来了,而他们也将在这个民宿里进行最后的拍摄。

《亲爱的旅行》的告别晚餐是在民宿后的大院子里进行的,这次没有从外面点餐,而是让嘉宾们各显身手,都拿出自己的拿手菜来。

另外还在草坪上架起了烧烤架,边烤边吃,大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吃着吃着,薛蓝发现桌子上的饮料没有了,于是起身准备去屋子里拿一些。

只是她来到客厅时,正好碰到了从里面拿调料出来的方倩倩。

方倩倩:“蓝蓝,你也是拿调料的吗,我拿了些,应该够用。”

薛蓝摇了摇头,笑道:“饮料没了,我过来拿一些。”

方倩倩“哦”了一声,“那你慢慢拿,我先过去了,他们烧烤着急等调料呢。”

薛蓝笑着点了点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还挺喜欢方倩倩的,她虽然家世优越,但人很单纯,有时候有点迷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