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59章 嗑cp第五十九天
 
听到时挚的话, 薛蓝用力地眨了下眼,脸上有些茫然。

她什么时候招他了,明明就是他先招的她, 凭什么冤枉她啊。

只是, 当她刚想出声抗议时, 眼前突然一暗, 下一瞬,时挚直接附身吻上了她。

两人四目相对, 薛蓝惊讶地瞪大眼睛, 原本混沌的脑子在这一刻突然出现了丝清明。

薛蓝能清晰地感受到唇上温热的触感,软软的, 像有一股电流从双唇蔓延的全身。

她脑子一抽, 竟然下意识张开嘴咬了一下。

时挚嘴上传来一阵刺痛, 他低笑了一声后, 狭长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幽光。

下一秒,他趁机撬开了薛蓝的双唇,舌尖探入她的唇齿中。

唇舌交缠, 舔舐吮吸,两人的气息很快交缠在一起, 滚烫而炽烈。

一记缠绵深吻, 最终以薛蓝险些憋过去气而结束。

薛蓝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眼底恢复了几分清明。

时挚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声音中夹杂着气息声,低沉又性感:“这就是你招惹我的后果。”

薛蓝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喉间突然泛酸,含糊道:“放开我,我想吐。”

时挚一愣, 还没来得及反应,然后,薛蓝‘哇’得一声就吐了口酸水到了他的衣服上。

同时,刚刚屋内旖旎的气氛,也就这样被戳破了。

时挚也顾不得想其他的了,连忙把她扶到屋子里,帮她倒了杯漱了口。

吐完的薛蓝,开始闭着眼哭唧唧地喊着难受。

时挚无法,只能轻声哄着她,去厨房冲了被蜂蜜水给她喂下,折腾了好半响,薛蓝才有所缓和,不再这么难受了。

看着薛蓝在床上睡得还算安稳,时挚这才有功夫到卫生间清洗下自己。

脏了的外套已经被他脱掉了,其他的倒没有被波及。

然后,他掬了凉水泼在脸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禁失笑出声。

秦齐有句话说的没错,薛蓝就是他的克星。

是老天派来专门治他的,就连他的洁癖在她这里都

被治好了。

待看到嘴上那浅浅的牙印时,时挚用手轻轻按了按,心里不禁有些惋惜,要是咬的再重点就好了。

就破了一点点,不知道明天一早还在不在啊。

不过,一想到两人刚接完吻,她就吐了这事,时挚突然有些一言难尽了。

从卫生间出来后,时挚来到客厅。

看到满地的啤酒罐和茶几上白酒,他双眉紧蹙,她竟然喝了这么多,还白的啤的搀着喝,怪不得醉成那样。

于是,时挚拿起旁边的垃圾桶,把客厅收拾了一番。

只是当他收拾到桌子的那些下酒小吃时,顿了一下,眼底划过一丝无奈。

“小骗子,根本就没有减肥。”

当时挚再次回到卧室时,薛蓝正四仰八叉地睡着,他出去前给他盖得毯子也早被她踢到了地上。

就在时挚弯腰捡起毯子时,突然窗外一阵惊雷声传来,薛蓝吓得一哆嗦,直接从熟睡中惊醒,坐了起来。

时挚忙上前安抚道:“没事,没事,我在。”

这时,窗外又连着传来了几声雷声,时挚想也没想,直接把薛蓝揽进了怀里。

薛蓝身子有些微微发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窗外,看样子真的是被吓到了。

两人就这样呆了好一会,窗外的风停雨歇,雷电也消失了。

时挚把薛蓝放在床上,轻声道:“没事了,睡吧。”

谁知薛蓝躺在床上,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蹭的一下从坐了起来。

时挚一愣,第一反应便以为薛蓝是醒酒了。

但谁知下一秒薛蓝就站在床上又蹦有跳了起来,嘴里还唱着歌,那调跑的时挚压根就听不出来是什么歌。

时挚无奈扶额,得唻,醒什么酒啊,这怕是酒劲刚上头吧。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时挚算是彻底认识到了一个人醉酒后有多么精力旺盛。

重点是,她总是磕磕碰碰的,一会碰到柜子上,一会又差点摔下床,时挚在一旁跟着胆战心惊,生怕一不注意就伤着了。

最后时挚无法,怕

她再受伤,只能一把钳制住薛蓝,强拉着她躺在床上。

薛蓝怎么可能,撕扯着时挚身上的衣服,衬衫上的扣子愣是被她扯下来了好几颗。

最后,薛蓝终于累了困了,也消停了下来。

薛蓝在时挚的腹肌上摸了一把,时挚抓住了她的手,轻笑道:“别闹,睡觉。”

“不,我就要摸。”薛蓝蛮横地说道,然后又含糊嘟囔了一句:“反正是在梦里,不用负责。”

话落,她再也撑不住睡意,闭上了眼睛。

时挚顿时哭笑不得,“不想负责啊,想的美。”

既然招惹上了他,怎么可能还放她走啊。

第二天一大早,薛蓝在一阵头痛欲裂中醒了过来。

她迷迷糊糊中想抬手去按头,却发现手根本动不了,好像被什么东西钳制住了。

猛地睁开眼,最先映入薛蓝眼帘的是时挚那张过分妖孽的脸,睫毛浓密纤长、挺翘的鼻梁,还有那几乎看不到毛孔的皮肤……

视线慢慢往下移,薛蓝这才后知后觉看清自己的现状,整个人顿时僵住,一动也不敢动。

此时的她正被时挚揽在怀中,而她的手竟然从他衬衫的下摆伸了进去,按在了他的胸前。

薛蓝脑袋里轰的一声,晴天霹雳,昨晚醉酒后零散的记忆一拥而上。

她吻了时挚的喉结,最后还伸着舌头舔了舔!

她还咬了时挚的唇瓣,然后还探进了他的嘴里!

她摸了时挚的腹肌,还一阵嚷嚷着不会负责!

然后,她好像还在床上又蹦又跳,还动手去撕扯时挚的衬衫……

这些画面零散而无续,没头没尾,她根本记不清这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却该死的把重点部分全保留了下来。

从昨晚的这些记忆和两人现在情景,无不在告诉着薛蓝一个事实,她完了!

她竟然趁着醉酒把她弟媳妇给睡了!而且,还是霸王硬上弓!

呜呜呜,她这是惹下了什么滔天大祸,现在又要怎么收场啊。

薛蓝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脑子里飞速运转着想对策。

她低头去查探两人身上的衣服,呼……还好都在!

那应该就只是她趁着发酒疯占了些时挚的便宜,还没有发展到完全不可收拾的地步。

想想也是,时挚又没喝醉,怎么可能任由她为所欲为,顶多也就是被她强缠着单纯地睡了一觉而已。

那目前当务之急,她要趁着时挚还没有醒,把这犯罪现场给处理了,不然待会等他醒了,真的就没办法收场了。

至于之后呢,她就假装喝断片什么都不记得了,而且以之前她对时挚的了解,想必他应该不会同一个醉鬼计较吧。

可就在她刚准备把手悄悄从时挚的衣服里拿出来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醒了。”

薛蓝身子一僵,一动不敢动,心里还存在一丝侥幸,也许是幻听了也不一定。

隔了好几秒,她慢慢抬眸看去,时挚正低眸看着她,他的眉梢微微一挑,眉眼间慵懒至极。

薛蓝嘴唇动了动,“我、我……”

她就这样,‘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时挚轻笑道:“先起来再说吧,还有,你的手可以先拿开吗?”

薛蓝一股热流直冲上脑门,她手忙脚乱地从时挚怀里挣脱了起来,脸立刻变得通红。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喝多了,脑子完全不听使唤,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相信我,这些都并非我本愿……”

乱七八糟地解释了好半响后,最后,薛蓝才喏喏地问道:“所以,时挚,你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时挚勾唇看向薛蓝,慢悠悠说道:“你说呢?”

说完,他的视线还意有所指地看向他的身上。

那皱皱巴巴的,被揉搓的根本没眼看衬衫,不用说都知道是谁的手笔。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薛蓝一噎,见躲不过,只能磕磕巴巴地说道:“那、那个,我知道了,你先把扣子扣上,我们再说吧。”

时挚这次倒没拒绝,点了点头,边扣着衬衫的扣子,边起身下了床



大概十分钟后,两人来到客厅,一人在沙发一边坐在。

薛蓝低垂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

时挚给她倒了杯蜂蜜水,放在她面前,示意她喝一些。

薛蓝道了声谢后,便心不在焉地抿了几口。

半响后,薛蓝终于下定决心,抬起头看向时挚。

这时她才注意到,他衬衫的纽扣被扯掉了好几颗,所以领口开的有点大,不用猜,都知道那扯掉的纽扣是谁的手笔了。

一时之间,她的眼睛突然有些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你放心,我会很快找个理由搬走,以后也会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这样对我们都好。”

事已至此,这是薛蓝能想到唯一的办法了。

她现在心里愧疚极了,呜呜呜,她占了时挚这么大便宜,她对不起她盛霖啊。

发生了这种事情,她要是再夹在他和盛霖中间,之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时挚闻言一顿,幽幽地看向薛蓝,目光中有些危险,“所以,你这是要和我划清界限的意思?”

划清界限?薛蓝一愣。

“也可以这么说吧,虽然我知道以咱们现在的关系,完全划清界限有点困难,不过……”

“咱们什么关系,嗯?”薛蓝话还没说完,就被时挚打断。

薛蓝一愣,什么关系?这可还真的不太好界定,主要还是得看他和盛霖之间要怎么称呼她啊。

时挚差不多猜到薛蓝在想什么,眼底划过丝无奈。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有些事情也是时候说破了。

“薛蓝。”时挚唤了一声。

薛蓝下意识抬头望去,应道:“嗯?”

两人四目相对,时挚轻声道:“我喜欢你。”

薛蓝直接愣住,反应了半响,才惊讶道:“怎、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喜欢我,你、你是不是酒还没醒,对,肯定是这样!”

时挚淡淡地看着她,平静地阐述道:“昨天喝醉的人是你,我没喝酒。”

所以,他很清醒,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薛蓝

一噎,好像是这样的啊,喝醉的人是她,不是时挚。

只是她还是不能接受,时挚怎么可能喜欢她,那他和盛霖是怎么回事,难道他移情别恋了?

时挚趁机解释道:“薛蓝,我和盛霖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朋友,一直都是。”

这次,薛蓝整个人直接惊在原地,呆若木鸡!

此时她脑子里只有那句,他和盛霖只是朋友?还一直都是,这、这是什么意思?

时挚看着薛蓝的样子,不放心问道:“薛蓝,你没事吧?”

薛蓝怔怔地看着时挚,隔了几秒,她突然大哭道:“呜呜呜,我有事,我有很大的事,我家房子塌了啊!”

时挚先是一愣,然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话中的意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若是没记错的话,他正在同她表白吧。

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盛霖那句‘她和正常人脑回路不一样,根本讲不通’的涵义。

无法,时挚只能双手板正薛蓝的肩膀,强迫她看着自己:“薛蓝,我说,我喜欢你。”

薛蓝打了个哭嗝,愣了一下,然后更伤心了,继续捂着脸干嚎:“呜呜呜呜,还是我自己拆的。”

时挚:“……”

时挚拿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无奈地说道:“薛蓝,别装傻!”

薛蓝回道:“没装傻,就是觉得我有罪,是天人们的罪人啊,我没有脸面对曾经一起嗑cp的小伙伴了,你别管我,让我一个人伤心会……”

就在此时门铃声突然响起,薛蓝直接一个激灵,也顾不得伤心了,肉眼可见的紧张起来了。

完了,这个点来敲门,不会和上次一样,又是盛霖过来找吃的吧。

时挚起身想要去敲门,却一把被薛蓝拉住,目光中带着祈求。

千万不能开啊,会死人的!

时挚不用猜都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禁失笑道:“放心,是海哥,我让他过来送些醒酒药。”

昨天薛蓝醉成那样,他根本就走不开,但又担心她宿醉后头会疼,所以便给海哥发了个消息,让

他一大早送点醒酒的药过来。

而就在刚刚,海哥给他发消息说过来了。

薛蓝一听是海哥,这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松开了时挚的衣摆。

时挚把人打开,海哥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刚买来的解酒药。

海哥见到时挚的样子,眼底的八卦之色骤起,惊讶道:“你的衣服……额,要不要我帮你拿一件过来。”

这一大早又是让他送解酒药到薛蓝家,现在时挚又是这副样子,真的不怪海哥多想,此情此景,酒后乱性什么的,简直不要太贴切。

时挚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淡声道:“不用,药给我就行,衣服我待会自己回家换。”

薛蓝听到这话忍不住扶额,完了,海哥现在肯定是误会了,可是她现在完全没有勇气去解释啊,只能龟缩在屋子里不出声。

海哥“哦”了一声,犹豫了片刻,终于在时挚即将关上门时,支支吾吾地问道:“等等,那个,还用不用我帮你们买其他的药?”

时挚眉头轻蹙,不解问:“什么药?”

海哥憋了几秒,“避、避孕药!”

没办法,他是经纪人,就必须为艺人想的全面一些,这种事情也必须想在他们前头才行,毕竟酒后乱性,安全措施方面一般都很难顾忌的啊。

时挚:“……”

屋内的薛蓝:“……”

——

在去录制《密室逃亡》的路上,高聪看到薛蓝整个人蔫蔫地缩在车座后面,不禁有些担心。

“蓝蓝,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差,昨晚没睡好?”

薛蓝闷声回道:“嗯,昨天睡的有点晚,没事,到酒店我睡会就行。”

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她能睡得着才有鬼!

虽然早上海哥说出‘避孕药’后,她趁着尴尬的气氛把时挚和海哥一起赶了出去,不够,她知道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但她还是躲了!

高聪一打电话过来问,说节目组那边问他们能不能提前一天过去到录制的城市,想要录制些宣传物料时,薛蓝想也没想就答应

了。

她承认当时挚说喜欢她的时候,她有些无措了。

而且,还有些事情她需要搞清楚,盛霖和时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薛蓝虽然是两人的cp粉,但她自认为绝对不属于硬嗑的那种。

当时离开《浮沉》剧组时,她和盛霖说让他和时挚好好追求真爱的那些话,其实也是存在着试探的成分。

以她对盛霖那小子狗脾气的了解,如果他和时挚不是真的话,那臭小子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解释,任由她误会下去啊。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盛霖的默认,才让薛蓝坚信【盛时天下】是真的!

而且,直到今天早上之前,她从未怀疑过这一点。

可是,现在时挚却告诉她,他和盛霖一直都是朋友。

思来想去,薛蓝只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盛霖暗恋时挚!

所以,得到这个结论之后,薛蓝简直要疯了,盛霖喜欢时挚,时挚却说喜欢她,妈妈呀,换个星球生活吧。

车子很快开到了节目组的酒店,高聪和张佳帮着薛蓝把行李送到房间,两人就一起跟着节目组工作人员去拍摄棚那边了。

《密室逃亡》此次拍摄的地方是在一个大型的影视基地里,薛蓝他们七拐八拐地才来到拍摄现场。

其实就是录制些简单的采访问答,供节目组后期宣传剪辑所用。

题目也不是很难,大概采访了半个小时便结束了。

薛蓝回到了酒店后,洗了个澡便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高聪过来接薛蓝去拍摄现场,看到她脸色好多了,这才稍稍放心些。

“蓝蓝,我刚刚在酒店下面见到沈浪的经纪人才知道,沈浪和你一样,也是这期《密室逃亡》的飞行嘉宾,你们不是挺熟的嘛,节目里可以相互照顾下。”高聪说道。

薛蓝确实有些意外,“沈浪也来了,怎么之前没听说啊?”

高聪回道:“这不是巧了嘛,你俩都是飞行嘉宾,节目组那边你们的身份都没官宣啊。”

薛蓝点了点头,“好,那我给他发个微信,

问问他待会能不能一起过去。”

只是当她才刚拿过手机,沈浪的语音电话就拨了过来,薛蓝随手按下了接听键。

沈浪:“喂,听我经纪人说,你也来录制节目了啊,待会一起过去啊?”

薛蓝:“行,我这就准备出发了,咱们在楼下碰面吧。”

挂上沈浪的电话后,薛蓝也没再耽搁,直接下了楼,果然在大厅里看到了等在那里的沈浪。

两人自从录制完《美好的生活》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两人却一点也不生疏,毕竟微信上他们联系挺频繁的,算是很不错的朋友。

薛蓝上下打量了一番沈浪,‘啧啧’了两声,“你今天这身造型不错,又给你衬得帅气了几分。”

沈浪瞥了她一眼,还是那副拽得不行的样子,“切,我的帅气还用的着造型来显,想夸我就直说,不用这么含蓄。”

“不过,你嘛,”沈浪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好像是比之前胖了点。”

薛蓝:“……”

就突然好像拍死他怎么办!

高聪听到这话,顿时来了精神,“蓝蓝,你看我就说你最近胖了吧,你还不承认,非说是我看错了,瞧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你该减肥了!”

薛蓝算是怕了高聪了,他这念叨人的功力和唐僧绝对有的一拼。

“知道了,我从今天就开始减,行了吧。”薛蓝生无可恋道。

高聪忙接道:“好,我晚上就让张佳帮你准备沙拉。”

薛蓝:“……”

很好,她的吃草生涯又即将开启。

想到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薛蓝扭头看向沈浪,假笑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录完节目咱们聚一聚呀。”

沈浪没多想,直接应道:“好啊,我没问题。”

得到答复后,薛蓝直接看向高聪,“帮我们在这附近找个ktv,定个大点的包厢,好久没和沈浪合唱了,这次我们要唱他个一天一夜!”

不唱到他怀疑人生,薛蓝绝不会善罢甘休!

沈浪:“……”

作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