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在娱乐圈嗑cp爆红了 > 第61章 嗑cp第六十一天
 
从鬼宅出来后, 众人体力消耗的也差不多了,节目帮他们安排了餐食。

当然,此时房间里也是有摄像机跟拍的, 这也算是节目录制的一部分。

沈浪看着坐在他身边薛蓝, 一言难尽道:“感觉这次咱俩在一起录了个假节目, 除了开头和结尾, 整个过程中竟然一次也没遇到。”

薛蓝一愣,还真是这样, “来, 那我以饮料代酒敬你一杯,也敬我们这该死的有缘无分!”

说罢, 薛蓝端起自己的饮料强行与沈浪碰了杯, 惹得沈浪好一番嫌弃。

汤伊听到这话, 不禁笑着接道:“那这么说起来, 咱们这里面最有缘分的就属蓝蓝和季舒,他们两人是最先遇到的,而且今天能这么快收工, 可是多亏了他们呢。”

方浩初也笑道:“对啊,不过等咱们这期播出后, 季哥肯定会后悔的, 他那全程让蓝蓝姐护在身后的样子, 真的是太搞笑了。”

录制前半部分,季舒和薛蓝联手找卡片线索那段,胆大如虎的薛蓝和胆小如鼠的季舒这一对真的是笑点满满。

这也是导演组很满意的地方,季舒和薛蓝在节目中的反差萌组合绝对是本期节目的一大宣传点,特别是两人之前本来就有个比较火的树懒cp,宣传起来肯定事半功倍。

综艺中炒cp是每个节目惯用的宣传手段, 本来《密室逃亡》也有组想cp宣传,但奈何节目组放出的cp都不温不火,观众也不买账,这一点就令节目组宣传时很是头疼。

不过,今天的录制却让导演眼前一亮,薛蓝几乎全程展现了什么叫‘女友力爆棚’,而季舒则是充分展示了什么叫‘腿部挂件’。

薛蓝仗着胆大全程护着季舒寻找线索,破解谜题,两人配合默契,有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就连导演在外面看得都啧啧称奇。

可想而知,等到时候播出的时候观众会是什么反应了。

简语柔瞥了薛蓝一眼,眼底划过一抹不甘之色。

之前在节目里她也被节目组炒过和季舒的cp,

但奈何根本炒不起来。

简语柔也能感觉出来,季舒方面根本不愿和她炒这个cp,在节目里也会刻意地离她远点,而且她经纪人也说了,有人在压他们这边放出去的cp通稿,十有八九是季舒的团队。

如果是季舒本身排斥炒cp就算了,可今天看他和薛蓝的表现,他根本就一点也不避嫌啊,这怎么能令她甘心。

“对啊,我感觉蓝蓝姐好会录综艺啊,感觉每次和男嘉宾都能配合的很好,真的好厉害呀。”简语柔嗲里嗲气地说道。

她这话音一落,整个饭桌上落针可闻的静默。

大家都不是傻子,简语柔这话简直不要太明显,明着夸薛蓝厉害,实则是嘲讽她在节目里贴男嘉宾博热度。

汤伊和方浩初两人面面相觑,他们之前也没听说简语柔和薛蓝有什么矛盾啊。

沈浪和季舒脸色明显不太好,他俩都是和薛蓝录过节目的男嘉宾,此时自然也不好贸然开口。

汤伊和薛蓝被单独关了这么久,对她的印象还不错,于是绞尽脑汁想着要怎么替她解一下围。

就在这时,薛蓝淡淡地瞥了简语柔一眼,开口道:“想知道吗,我可以教你啊。”

对上薛蓝凉凉的目光,简语柔一愣,下意识就想说‘不用’,却被薛蓝直接打断了。

“其实啊,人和人相处很简单,只要你坦坦荡荡,不有事没事就含沙射影,找茬挑事什么的,不管是男嘉宾还是女嘉宾,都能想处的很好,所以啊,你也不用羡慕别人,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就好。”

薛蓝这番话可谓是丝毫没有留情面,简语柔听完脸色直接就绿了,只是她刚想再说些什么时,却被她经纪人狠狠瞪了一眼,警告她不要再乱说话。

简语柔被她的经纪人狠狠瞪了一眼后,这才彻底消停下来,默默低头吃东西,不再作妖。

饭桌上经过短暂的沉默后,汤伊和方浩初在场外导演组的指示下,又重现找了个话题,把现场气氛活跃了起来。

没办法,节目还是要继续录制的啊。

方浩初毛遂自荐,主动给薛蓝和汤伊两人讲

起录制后半部分的发展。

原来,在季舒他们三人逃出去后,正好碰见了听见动静找过来的沈浪,于是几人一碰头就连忙跟着沈浪找到了最后一个线索卡片。

拼全卡片后,果然如他们所料,找到了小女孩藏身的地点,是座祠堂。

后来就是他们突破节目组新派来npc的重重围堵,找到了祠堂的位置这才讲小女孩成功解救出来。

薛蓝听完,不解地问道:“那小女孩离家出走的原因是什么?”

既然小女孩是心甘情愿进到这鬼宅中的,如果不解除了她的心结,他们怕是很难将她带出去。

季舒回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和妹妹闹了矛盾,她爸爸妈妈让她让着妹妹,所以小姑娘便以为他们只爱妹妹,不爱自己了,于是被一个勾魂鬼勾着进到了这鬼宅里。”

薛蓝点了点头,怪不得他们之后要这么长时间呢,估计是在替小女孩解开心结的环节费了不少功夫吧。

方浩初也颇有感触地说道:“对啊,小姑娘的父母都要着急死了,怎么可能不爱她啊,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很好的沟通,父母千万不要觉得孩子小,就觉得沟通没有必要,其实他们都听得懂的。”

“还有,我觉得每次她爸爸妈妈遇到姐妹发生矛盾的时候,总是让姐姐让着妹妹,这一点也不好。”

众人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

此时,节目组这边见录制也差不多,正好趁着这一话题,把他们这一期的主题做最后的升华。

导演组:“没错,沟通真的很重要,不管是家人、朋友还是爱人之间,遇到事情不要瞎猜,不要一个人在那瞎想,认真和对方沟通,清楚知道对方的想法,问题自然就能迎刃而解。”

“就像那个小姑娘和她父母一样,没有及时沟通,遇事就下意识逃避,这才让勾魂鬼有机可乘,所以希望大家之后遇到任何是都不要逃避,好好沟通解决……”

听着节目组工作人员的本期节目陈词总结,薛蓝突然陷入了深思之中。

沟通?这个对她来说是多么陌生的词啊。

做鬼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自言自语,也习惯了遇事自己得结论,索性在她的世界里一直只有她自己,别人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说话,倒也没什么影响。

可现在不一样了啊,所以,她是不是也应该改变一下了呢。

吃完饭后,这期《密室逃亡》算是彻底录完了。

薛蓝和沈浪约好去ktv的事最终还是没去成,沈浪因为工作原因,被他经纪人直接从录制现场接走了。

薛蓝倒是不着急,准备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离开。

在回酒店的路上,高聪问:“蓝蓝,你之前和简语柔认识吗?”

薛蓝摇头,“没有啊。”

高聪蹙眉:“那她刚刚在饭桌上为什么针对你,咱们团队也和她的团队也没什么冲突啊?”

这也是令高聪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简语柔是女团成员,和薛蓝的发展方向不一样,也不存在资源之争,所以她干什么突然对薛蓝发难呢。

薛蓝耸了耸肩,心大道:“管她呢,可能就是单纯地看我不顺眼吧,没事,我也看她不顺眼,扯平了。”

其实在鬼宅里面录制节目时,薛蓝就若有若无地感觉简语柔在针对她,只是懒得搭理她罢了。

高聪见薛蓝完全没被影响,也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随即提起了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对了,你是想要明天上午回去,还是下午回去啊,待会我把机票给定了。”高聪问。

反正薛蓝接下来也没什么工作安排,什么时候回去都成。

薛蓝思考了一瞬,回道:“你先等等,这里离盛霖的剧组挺近的,我想明天去探班,不过,要先等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看他那边方不方便。”

高聪自然没有什么意见,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就看到薛蓝去路边打电话了。

另一边,简语柔正在被经纪人训。

经纪人:“你是没事找事是吧,好好的,你非得针对薛蓝干什么,嗯?”

简语柔试图狡辩道:“我没惹她啊,不就是好奇问问嘛,谁知道她反应这么大。”

经纪人冷笑一声,警告道

:“简语柔,我劝你不要耍小聪明,你那点心思怕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到时候节目播出,等你被骂的时候,可不要哭。”

简语柔的经纪人快要被这个艺人气死了,心眼小容易眼红别人就算了,还特别没脑子,耍点小聪明就能立刻被人看破,整天跟在屁股后面给她收拾烂摊子,真的让人烦不胜烦。

简语柔却不以为然,“怕什么,我粉丝到时候肯定也会去骂薛蓝的,到时候谁骂的过谁还不一定呢。”

听到这话,简语柔的经纪人直接被气笑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平时在女团中间使使坏,故意引得粉丝去骂队友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想把这招用在外面,说她不自量力都是夸她。

“呵,那你就祈祷你的粉丝能骂过有‘内娱撕逼界扛把子’之称的霖粉吧。”

简语柔经纪人的顾虑是没有错的,虽然简语柔的粉丝在粉圈里算是很凶的,但他们在身经百战的霖粉面前,那还真不够看。

现在谁不知道,薛蓝在霖粉那里的地位可是仅次于他们家正主的存在啊,换句话说,你们现在去骂薛蓝,在霖粉眼里就给骂盛霖没有区别。

一个字,就是和你们‘干’!

——

第二天下午,薛蓝出现在盛霖的剧组。

高聪和盛霖的助理小白在给剧组其他演员和工作人员分发他们带来的饮料和甜点。

盛霖刚拍完一场泥泞里攀爬的戏份,他同导演打了声招呼后,就和薛蓝回了酒店。

回去后,盛霖先洗了澡,把身上的水啊泥啊都洗干净了,这才来到客厅。

而此时薛蓝正在沙发上无聊的刷着手机。

盛霖懒洋洋地往沙发上一坐,“怎么突然想着来探我的班了,你不会又惹什么事了?”

薛蓝:“……”

这话说的,不知道还以为盛霖是她长辈呢!

“我能有什么事啊,这不是正好拍个综艺顺路嘛。”薛蓝说道。

盛霖瞥了她一眼,“真没什么事?”

以盛霖对薛蓝的了解,她这么懒的人,专门来这一趟,绝对不像是没什么事的样子



薛蓝犹豫了一下:“也算有吧,就是那个,盛霖你和我说实话,就是你和时挚,嗯……”

“就是你是不是暗恋时挚啊?”

薛蓝最终还是一咬牙问出了心里的猜测。

盛霖:“……”

他暗恋时挚?!

盛霖简直要被气笑了,不过,看着薛蓝这副样子,他大概也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盛霖似笑非笑道:“怎么着,你之前不是认为我和时挚是一对吗,现在又变了?”

薛蓝诺诺道:“那个我之前不是误会了吗,现在已经知道你俩没在一起了。”

盛霖懒得同她绕圈子了,直接问道:“时挚和你表白了?”

薛蓝一愣,惊诧道:“你怎么知道?!”

盛霖‘哼’了一声,回道:“时挚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只要是没瞎都能看出来吧。”

“哦,忘了,像你这种傻子也是看不出来的。”

薛蓝:“……”

好好说话,不挤兑她两句是能死咋的!

薛蓝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道:“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欢时挚啊?”

盛霖一言难尽道:“我现在特别好奇,你这神奇的脑回路,究竟是从哪里得出我暗恋时挚的结论?”

薛蓝如实回道:“那个,就是之前我误会你和时挚的时候,你不是没解释吗,所以我就以为你是默认了。”

盛霖气笑道:“那你也得给我解释的机会啊。”

哪次不是他还没开口,就被她气了个半死,后来索性也懒得和她掰扯了。

薛蓝想到之前盛霖好像是有几次想解释来着,但她都没信,于是不禁有些气短。

“那最开始在《浮沉》剧组时,你为什么没否认?”薛蓝问。

盛霖顿了顿,有些别扭地解释道:“我当时不是看你刚失恋吗,怕再让你塌房,你会受不了。”

薛蓝一愣,完全没想到是这个原因。

突然有点感动是怎么回事啊,不过,想想确实也是盛霖能干出来的事。

盛霖问:“所以,你现在是答应时挚了?”

薛蓝摇摇头,喏喏道:“没有,我之前

以为你喜欢他,怎么可能会答应他啊。”

听到这话,盛霖顿时苦笑不得,但不知为何,心里又有些欣慰,至少在她心里,他这个弟弟还是有些分量的。

不过,人家电视剧里都是两姐妹和一个男人三角恋的桥段,怎么到了薛蓝这二百五这里,就变成姐弟了呢?

就很离谱!

薛蓝看了盛霖一眼,犹犹豫豫问:“那你觉得,我应该答应吗?”

“你问我?”盛霖一言难尽道:“薛蓝,是你要和他谈恋爱,又不是我。”

薛蓝:“其实,你也可以。”

盛霖:“……”

盛霖面无表情说道:“薛蓝,别逼我给你扔出去!”

薛蓝见好就收,忙讨好地说道:“开玩笑,开玩笑的。”

不过,随即盛霖像是想到了什么,警惕地看着薛蓝:“先说好啊,小爷我性取向正常,不喜欢时挚,也不喜欢其他的男的。”

薛蓝一头雾水,不懂他突然扯这些干什么。

“知道了,时挚你都不喜欢,其他的男的你看不上这不是正常的吗,不过,你突然说着干嘛?”薛蓝不解问。

盛霖皮笑肉不笑道:“你这是拿我当你闺蜜了啊,这种事情你问我?”

薛蓝闷闷地回道:“那我不是也没人商量吗?”

盛霖睨了她一眼,显然没料到会是这个答案。

“你不是和那个苗依依关系挺好的吗?”

薛蓝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可不敢和她说啊,怕她顺着网线爬过来拍死我。”

盛霖眉头微皱,不解地看着薛蓝,静等下文。

“哎,她也是【盛时天下】的cp粉,我这扒了她家的房子,还回头找她商量,多少有点不地道啊。”薛蓝喃喃道。

盛霖:“……”

看着薛蓝蔫蔫的样子,盛霖思索了片刻,开口说道:“要不要答应,主要是得看你喜不喜欢他,所以,你喜欢时挚吗?”

喜欢时挚吗?薛蓝愣了愣,这两天她也经常思考这个问题。

“应该是有一点喜欢的吧。”薛蓝如实回道。

毕竟,她对时挚有了歹

念,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盛霖一脸认真地看着薛蓝,说道:“那就跟着你的心走,不管你最后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他们是亲姐弟,是除了父母之外最亲的人,所以,他一直都会是她的后盾。

薛蓝自然听懂了盛霖的言外之意,突然觉得眼眶有点酸。

“盛霖,谢谢你,我有没有和你说过,在我心里,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弟弟。”

呜呜呜,就是最好,没有之一!

薛蓝又保证道:“你放心,以后我肯定不气你了,做个善解人意的好姐姐。”

听到薛蓝的话,盛霖一愣:“不用,还是和以前一样吧,你的‘善解人意’让我有点害怕。”

薛蓝:“……”

特么的,姐弟情深的气氛一下子就没了!

薛蓝想了想,说道:“也是,其实我也觉得挺奇怪的,就比如,如果以后你都不拿话刺我了,我肯定觉得你在憋着什么大坏。”

盛霖不置可否。

薛蓝笑了笑,趁机说道:“所以,我加你微信,你就通过一下呗。”

上次把盛霖拉黑后,薛蓝气消了想把人加回来,一连加了好几次,盛霖都没同意。

所以,现在两人还不是微信好友,有事只能电话联系。

盛霖瞥了她一眼,傲娇地回道:“呵,我是那种想删就删,想加就能加的人吗?”

薛蓝试探道:“那要不,我给你正式道个歉?”

盛霖‘哼’了一声,“那也不行,你无缘无故把我删了,我不要面子的啊,现在还通过不了。”

薛蓝直接抓住了重点:“所以,那什么时候可以?”

盛霖说:“那就要看你表现了,比如,你喊我声‘哥’听听。”

薛蓝:“……”

探班当天薛蓝并没有着急回去,高聪在酒店给她开了间房,准备住一晚,第二天再走。

晚上和盛霖在附近吃了顿烧烤后,她便回到酒店休息。

洗完澡躺在床上,薛蓝开始无聊地刷了圈微博,她就准备睡觉了。

谁知她刚退出微博,消息弹框便弹出了一条微信消息,

是时挚发来的。

自从那天时挚和她表白后,这是他第一次发消息给她,薛蓝看着时挚的微信头像,不禁一愣。

时挚:“看网上消息,说你去探班盛霖,现在还在剧组吗?”

薛蓝:“嗯,在剧组。”

时挚:“什么时候回来?”

薛蓝顿了一下:“明天上午的飞机,应该中午到家。”

这次时挚那边回复的慢了些,隔了大概有一分钟,消息才发过来。

时挚:“几点的飞机,我去机场接你?”

薛蓝犹豫了一瞬,回道:“不用,公司会派车来接。”

这次,时挚没再发消息回来,而是直接拨来了个语音通话。

薛蓝愣了几秒,深吸了口气,这才按下接听键,但电话接通后,两人却谁也没说话。

大概过了半分钟后,时挚的声音才从电话那头传来。

时挚的声音有些低沉:“薛蓝,所以,你这是要拒绝我的意思吗?”

薛蓝一愣,她知道时挚所说的拒绝,不是指拒绝他去机场接她这事。

薛蓝低着头,顿了几秒后,才闷声回道:“……没有。”

她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就传来时挚重重的吐气声,显然刚刚他是在憋着气。

听到这声音,薛蓝突然就笑了。

然后,话筒那边也传来了时挚的低笑声。

就这样,两人隔着手机笑了起来,那笑声或爽朗,或低醇,夹杂着喜悦,落在人耳内,比鼓声还要让人心悸。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双蛋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是椰子呀 34瓶;宝贝力丸丸 10瓶;九夏与星、陆成江 5瓶;梦岚、星辰 2瓶;﹏果果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