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厨神也疯狂 > 第1章 登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男——穷——”少年冯酸菜面对前方数十人,昂然大叫。

笃!

一个爆栗敲在他头上。

“吃霸王餐整得这么热血沸腾,你还是头一个。”迎春院的老鸨嗑着瓜子一甩手“拖下去刷马桶,一个月刷不到五万个统统叫他舔干净!”

冯酸菜大惊:“哇靠整个迎春院就几百号人,你哪来五万个马桶?”

“整座城肯定不只五万个啦,老娘赚个中间商差价,怎么样,打我啊。”

冯酸菜鼻子都气歪,心说你想得美,小爷呆会儿就跑了,要舔你自己舔去。

押着冯酸菜的两条壮汉似乎看穿他心思,坏笑起来:“得罪了老鸨还想跑,嘿嘿。”

“什……什么意思?”冯酸菜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

左手边大汉一指楼上看热闹的大群姑娘:“瞧见没?”

冯酸菜居低临上,瞧着二楼各色花裙下的光洁大腿,两眼放光,口水横流:“这哪能瞧不见呐,哈哈哈哈……”

右手边的大汉拍了拍他肩膀:“没什么好看的,用不了多久你也能拥有啦。”

“什……什么意思?”冯酸菜越发觉得不对头。

左手大汉道:“刷完马桶远远不够,老鸨自有祖传丹药,男人服下一个月就变女人啦,瞧你模样若是变成女子,必然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接客还钱,搞不好还能做花魁哩。”

“what?!!!”

冯酸菜冒出一句西夷话来。

“两位大哥,老鸨夫人,有话好好说,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动不动就威胁人家小弟,这是不道德的!

不就是钱么!小爷虽然没有,但是小爷有一门世间无敌,天下无双的祖传绝技可以帮您日进斗金。”

“哦?什么绝技说来听听。”老鸨歪嘴叼着一只烟斗,百无聊赖。

“厨艺,随便一道菜,保证老鸨夫人您吃过之后终生难忘。”

“这可是你说的。”老鸨懒洋洋地挥了挥手“要是菜品口味好,你就给老娘免费打工一年,不然……”她省略话语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冯酸菜表面连连点头,心里却说小爷志存高远,给你做厨子岂不是亏大了?

一行人来到厨房,冯酸菜郑重万分:“老鸨夫人,我立志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厨神,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当下恭敬作揖,扎了一个有力的马步,双手握拳,拳心向上,夹在腰间运足了真气缓缓推掌,然后才从腰间取下一柄用牛皮包裹的菜刀。

下一瞬,冯酸菜大叫一声神情癫狂,见人就砍,试图杀出一条血路。

结果跑出去半丈,被老鸨气定神闲的一闷棍敲翻在地。

“老娘面前耍菜刀,找死啊你。”老鸨叼着烟斗,若无其事地踩着冯酸菜后背出门喊人。

半刻钟后,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淋下,冯酸菜靠着柴房的木柱幽幽醒来。

“小子,你叫什么?”老鸨挑着眼角,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他的菜刀。

冯酸菜昂首挺胸,赫然大喊:“小爷坐不更名,行不改——”

“挑要紧的说!”老鸨一菜刀劈在他头顶的木柱上。

冯酸菜登时气焰全消,点头哈腰:“小的姓冯,单名酸菜,您老人家还有什么想问的?”

“你这是双名……”老鸨翻了个白眼,用右手指尖顶着菜刀的中间位置,刀身仅凭这小小的支点,居然保持了令人惊叹的平衡“这柄‘青虫月半刀’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原来此刀叫青虫月半!”冯酸菜先是恍然大悟,继而一本正经道“说起它的来历,得从盘古开天辟地,女娲娘娘捏土造人开始——”

老鸨一拳捣在他天灵盖上:“烦死了你,废话真多。”

冯酸菜‘啊呀’一声,神情变得无比悲痛:“十几年前我刚出生就被爹娘丢弃在铎京一家名叫来福酒楼的门口……那是一个寒风呼啸,滴水成冰的深夜,酒楼的大厨爷爷——”

老鸨忍无可忍:“你再说半句废话老娘立马阉了你!”

冯酸菜吓得一屁股坐倒,简明扼要:“我捡的。”

老鸨冷笑:“你这是坟头上烧野草——糊弄鬼呢?这柄青虫月半刀乃上古神器,岂是你这种泛泛之辈能随意捡到的?”

冯酸菜虎躯一震:“上古神器?值钱不?”

“值老鼻子钱了。”老鸨摩挲着宽阔的刀面“只可惜被人用来当菜刀,刀魂已然沉睡数百万年,状态只比废铁好一丢丢啦。”

冯酸菜忽然悲从中来,泪流满面:“实不相瞒,这是收养我的大厨爷爷的遗物……要不是他老人家,我早就冻死在酒楼门前了……”

说到这里,冯酸菜扑嗵一声趴在地上。

“老鸨夫人求您还刀,给小的留个念想,小的做牛做马——只要别让我做女子,其它什么事都好商量。”

老鸨冷哼一声:“你小子谎话连篇,老娘信鬼都不会信你。”

“这回是真的,真金都没这么真,我这辈子就没这么真过。”

“是么?”老鸨呼出一口烟雾“正好,老娘有件事需要有个机灵鬼跑腿。”说着把刀还给了他。

冯酸菜接刀大喜,心中暗道:跑腿是吧,呆会小爷直接跑路,吼吼哈哈哈哈。

当下,冯酸菜拍着胸脯义正辞严:“老鸨夫人尽管言语,我冯酸菜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绝不含糊。”

老鸨磕了磕烟斗里面的灰,缓缓道:

“出城五十里有座高峰名曰天雷,天雷峰上有一宗门名叫地雷,虽是下仙门中赫赫有名却碌碌无为的一派,却有一宝传承数千年,令其门中弟子在亿万修仙人杰中纵横捭阖,占得一席之地。”

“老鸨夫人的意思是让我偷地雷门的秘宝?”

“不错。”

“不知那秘宝藏在何处,什么模样?”

“老娘要是晓得藏哪里还用得着你么?”老鸨翻了个白眼“只知道那秘宝是一本功法秘籍。得到它就能无敌于天下,屹立于修仙界之巅!”

冯酸菜倒吸一口气:“竟然如此了得……”转念一想:不对啊,这本秘籍如此厉害,拥有它的地雷宗怎么还是个下仙门?

想那修仙一界各个大陆隔洋相望,每一大陆的修仙门派多如海水。

鼎盛疯狂时期,甚至有宗门派别比修仙者还多的奇景,而眼下的世道修仙门派已然发展成熟,秩序井然。

通常就分为下仙门、中仙门和上仙门。

下仙门的数量以十万计数,学有所成才能报考中仙门。

中仙门的数量以千计数,其中的佼佼者才能参与上仙门的入门选拔。

上仙门的话每个大陆最多就几十家,长期垄断通往极乐仙界的阶梯。

不过拥有秘宝的地雷宗既没有升级为中仙门,也没有被兼并剿灭,看来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想到这里,冯酸菜说:“老鸨夫人放心,我保证把秘籍偷回来。”心中却道:管它什么仙门,这种机会不跑简直天打雷劈啊。

这时老鸨道:“你刚刚发狂砍人,老娘那一棍打得狠了,险些让你丧命,幸亏我随身带着万全大补药,把你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

冯酸菜狐疑不定:你会这么好心?

老鸨仿佛看穿了他心思,紧接道:“这味补药名叫‘脱胎转经丸’,什么都好,就是会让你在服下后的一个月一展雌风,凤鸣天下,成为妓中的霸主。”

“什么!!!”冯酸菜两眼暴突,狂退三步一屁股坐倒。

老鸨扶起冯酸菜:“我知道你很高兴,但也要开始学着姑娘家的矜持和淡定啦。”

冯酸菜心说我蛋都快没有了,哪里还定得住,伸出双手就想掐住老鸨的脖子。

“不用谢。”老鸨慈爱地按下他双手,笑容温和如玉“这都是老娘应该做的。”

冯酸菜两脚一挺,双拳一握,两眼翻白,几乎气绝。

老鸨连忙道:“不过你也不用高兴得太早,等你偷到地雷门的秘宝,老娘自会给你解药恢复。”

“当真?”冯酸菜鲤鱼打挺,踢腿拍脚,来了一个漂亮的白鹤亮翅,精神异常抖擞“事不宜迟,小爷这就出发。”

“倒也不用这么着急。”老鸨好整以暇“老娘问你,你以什么名义进入地雷门?”

“这个……”冯酸菜潇洒的伸手撇了一下额前秀发“我相信自己的高超武艺,完全可以做到随风潜入夜,窃物细无声的地步。”

“连我都打不过还在这儿吹牛,老娘信了你的邪。”老鸨说着抛出一枚下品晶灵石“这个折白银就是一千两,你拿去报名做地雷门的弟子吧。”

“我学功法你出钱?”冯酸菜闪到柱子后面小心观察“会有这种好事?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老鸨笑得和蔼可亲:“地雷门弟子出了名的短命,这一千两是给你做棺材本的,不用谢。”

“我擦咧!”冯酸菜狂退三步“用小爷的棺材本报名给老鸨你偷秘籍?你这算盘精得我五体投地。”

老鸨哼了一声,故作凶恶地盯着他:

“小子你给老娘听好了,解药一共十份,今天你先服下一份缓解脱胎转经丸的症状,若是一个月内偷不到秘籍,必须找个机会下山,再来老娘这拿一份解药,总共是十个月的时间给你办事,够宽裕了。”

冯酸菜心说一个月的解药是十分之一,那十个月后不就服下完整的解药了吗?

到时哪怕偷不到秘籍,也不用害怕转变成女子,简直太机智了。

谁料老鸨冷笑道:“除非一次性服下解药,否则十个月后你就是如假包换的黄花大闺女了,神仙也变不回来,哈哈哈哈。”

冯酸菜狂退三步,一口老血险些喷在地上,几乎崩溃:“好毒啊你……”

“还有,服下脱胎转经丸之后,哪怕有十分之一的解药压制,你的言行举止仍旧会不由自主地向女子靠拢。”

“什……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你在聊天说话的时候会突然出现女腔,在逛街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喜欢女子衣物,大姑娘的首饰和胭脂水粉,你要记得克制自己,不要露出三寸金莲——噢不,是不要露出马脚。”老鸨笑眯眯地耐心解释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