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厨神也疯狂 > 第5章 不拘小节
 
飞蛾道人抹去泪水,痛不欲生:“好好的食材让你做得这么难吃,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呃……良心这个东西实在说来话长……”冯酸菜瞧苗头不对,小碎步想跑“我忽然记起厨房还炖着鸡汤,失陪一步先。”

飞蛾道人咬牙切齿:“说来话长就不用说了,来啊,把冯酸菜拖出去五雷轰顶!”

“二师兄倒也不必如此。”小师妹飞灵在一旁苦劝“菜肴再难吃,也没到要杀人的地步嘛。”

说着提筷尝了一下,不由得深吸一口气,正色万分:“诸位师兄,灵儿我毕竟年少识浅,刚才的话全部收回,并且全力支持把冯酸菜炸死。”

冯酸菜虎躯一震,知道今天是逃不脱了,索性豁出去,跳到桌上大叫:

“早料到你们会下黑手了!

前任大厨就是惨遭你们躏蹂才英年早逝,我可不会坐以待毙!”

说话间敞开外衫两襟,显露排列整齐的上百支管子雷。

“来呀,大家同归于尽啊!”冯酸菜放眼四顾,凛然不惧。

飞蛾见状立即满脸堆笑:“哎,酸菜兄不要激动,大家都是温和如玉的修道之人,怎么可以动不动就同归于尽呢。”说着把自己的管子雷放进怀里“呐,刚才都是开玩笑的,你怎么还当真了呢?”

冯酸菜为了自保也是没办法,见好就收道:“这就对了,同门情谊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这些点点滴滴我们要记得,大家应该相亲相爱才是,来,把剩下的饭菜都吃了,都别客气,浪费粮食可耻,都不许剩,哈哈哈哈。”

奔驰真人这时尝了一筷酸菜鱼和白斩鸡,眼角一阵抽搐,在众弟子的注视下缓缓道:

“明天再请一个大厨吧。”

“那冯酸菜……”众弟子反问,就等着师父下令好动手了。

“留着他。”奔驰真人微微一笑。

“为什么啊?”众弟子哗然,十分费解。

冯酸菜感激涕零:“多谢掌门真人宽宏大量,其实我被大师兄掳上山的时候就说了,我是来报名学艺的,不是大厨,他非不听,还用前任大厨的遗体威胁我,我逼不得已才掌勺的……”

“你血口喷人!”飞蛾兀自狡辩。

“都不用说了。”奔驰真人沉吟道“冯酸菜,既然你做不成大厨,那就加入地雷门吧。”

“我没听错吧?”冯酸菜目瞪口呆“掌门真人你不打算赶我走?”

奔驰真人亲切地握住他手,伸出舌头舔了一圈嘴唇:“以后本座会好好照顾你的。”

“咦——”

包括冯酸菜在内的弟子纷纷倒吸一口气,没想到掌门深藏不露,口味如此清奇,简直叫人猝不及防。

……………………

当晚,冯酸菜深怕自己节操不保,准备连夜翻墙离开地雷宗避避风头。

哪知道他刚露面,就见墙外有个人背着双手仰天望月,嗓音低沉:“你来了?”

冯酸菜趴在墙头,神情严肃地点点头:“是的,我来了。”额头不经意间淌下一排汗水。

奔驰真人衣袂飘飘,嗓音沧桑:“冯酸菜,白天那道鱼你明明放了生姜和花椒,又加了许多料酒,可是鱼腥依旧强烈出挑……”

冯酸菜眼角一阵抽搐,仿佛被说破了心事。

“还有那道白斩鸡,肉质老韧难啃,鸡鲜味全无,比本座厨艺还差劲,你将每种食材的优点精准剔除,同时将食材的缺点放大数倍,这哪里是厨艺差劲?你分明就是在隐藏自己惊世骇俗的厨艺啊!!”

冯酸菜垂下眉眼,没有接话,全身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落寞孤寂之感。

奔驰真人动情发问:“你明知在地雷门做菜难吃会有生命危险,为什么还要冒死隐藏自己的实力?你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往?有着怎样不可言说的苦衷?”

冯酸菜握紧双拳,又慢慢松弛下来:“其实……”

“其实什么?”奔驰真人蓦地转身,眼中闪着无比八卦的小星星。

冯酸菜淡淡道:“其实是你想太多了,见过脑补的,没见过掌门真人你这么会脑补的,我真是服了YOU。”

“………………”奔驰真人以为会听到一段可歌可泣的恩怨情仇,没想到是这种无聊结果,尴尬到当场石化。

“这么晚了,掌门真人洗洗睡吧。”

“你小子别跑……”

奔驰真人才刚伸手,冯酸菜跳回墙内,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

回到房间,冯酸菜钻进香喷喷的被窝瑟瑟发抖,生怕奔驰真人闯进来图谋不轨,对自己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喂,你哪位?”

身后传来好听清脆的女声。

冯酸菜转身一脸严肃:“师姐,良辰美景奈何天,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你就让我在这睡一晚吧。”

一个爆栗从天而降。

飞灵瞬间化作夜叉,咬牙切齿:“冯酸菜!谁让你进本姑娘房间,上本姑娘床的?!给!我!!滚!!!出!!!!去!!!!!”

姑娘家的喊声响彻天雷峰,直逼云霄。

……………………

第二天清晨,冯酸菜东躲西藏折腾了一晚,在柴房睡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被飞灵叫醒。

“小师弟原来藏在这儿,叫师姐我好找呢。”

冯酸菜不解:“师姐找我什么事情?”

飞灵欢快道:“你入门的第一课由师姐教你,赶紧起来受刑——噢不,受罚……还是不对,受教吧。”

冯酸菜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郑重道:

“灵儿师姐,冤家宜解不宜结,昨天晚上主要是我不熟悉环境,跑错进你房间,别往心里去。

如果影响你未来嫁人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装作兴高采烈的样子娶你,照顾你,你放心好了。”

飞灵眼角一阵抽搐:“同门师姐弟,谈什么照顾不照顾的,小师弟尽管放心,每年清明冬至,你的坟头草师姐一定会给你除掉的。”

“不要啊……”冯酸菜还想抗争,就被飞灵抓住衣襟拖到了山门外。

晨光熹微,鸟语花香,凉风拂过飞灵清秀绝美的侧颜,撩动着她的鬓角青丝,此情此景,本来还和她并肩而行的冯酸菜看得呆了。

“为什么不走了?”飞灵回眸一笑,年轻娇美,自然灵动,好看到了极点。

和她拉开两丈距离的冯酸菜陶醉万分:“灵儿师姐你真美……就像天上的云彩令人陶醉……”

飞灵明媚一笑:“多谢小师弟夸奖,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你为什么一直在后退呢?”

头顶飞过一群呱呱乱叫的乌鸦,冯酸菜若无其事地抹去额头冷汗:“没有啊,师姐你一定是看错了。”说话间又往后退了十来丈,远到已经看不见飞灵。

冯酸菜刚刚吁了口气准备跑路,忽然自己的右手就被人从后面牵住了。

回头一看,正是飞灵。

“小师弟还说没后退,真淘气。”

“啊呀……”冯酸菜两眼一翻,险些气绝。

…………………………

天雷峰巅,云淡风轻。

飞灵背着双手作师长状谆谆教诲:“学制雷,要先学抓雷,学抓雷得先学飞行。”

冯酸菜心中一喜:看来师姐真心想教我本事,我还如此误会她,真不是人。当下兴奋道:“灵儿师姐,人要是会飞,岂不是天上地下任我翱翔?”

“那可不。”

“请问师姐,这飞行要多久才能学会?”

飞灵微微一笑:“中等水平的两年,慢的十几年都搞不定。”

冯酸菜笑问:“那快的要多久?”

飞灵认真道:“最快的也就一声惨叫的功夫,从峰巅纵身而下就能飞,只不过这辈子就飞一次。”

“…………”冯酸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鬓角滑落一道汗水:“那我还是慢慢学吧,就是不知道这飞行的功法和武林中的轻功有什么区别?”

飞灵耐心解释:“轻功永远需要借力才能腾空和改变方向,所以那些大侠总喜欢踩着人肩膀和头顶纵跃,而飞行不用。”

冯酸菜连连点头,默默记下。

飞灵这时拿出卷尺,在冯酸菜身上比划。

冯酸菜奇道:“师姐这是做什么?”

“给你量尺寸啊。”

冯酸菜大为感动:“灵儿师姐待我太好了吧,知道我没有新衣服,特意为我量身缝制,莫非……师姐你对我芳心暗许?这样不太好吧,虽然我对师姐你也是一见倾心。”

“暗许你个大头鬼,倾心你大爷啊。”飞灵量完尺寸,用炭笔在小本子上记了尺寸,抬起人畜无害的绝美脸蛋“说好了给你做棺材的,我怎么能食言呢?”

冯酸菜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师姐你可真特么贴心……”

飞灵拍了拍他肩膀:“大家都是同门,不用客气啦。”

“我特么谢谢你了。”冯酸菜无语凝咽。

飞灵道:“好了,我教你怎么飞,首先得从天雷峰巅跳下去——不要用这种表情看着我——然后集中意念,伸展你的四肢去感受包裹全身的气流,当你能发现自己与气流融为一体,产生了阻滞感的瞬间,自然就能飞了。”

冯酸菜狂退三步:“这,这,这,我要是不能与气流融为一体怎么办?”

飞灵两手一摊:“那就只能和悬崖下的碎石子融为一体了。”

“what???”冯酸菜扶着大树五官扭曲,勉强不让自己摔倒。

飞灵笑着宽慰他:“不过不用担心,咱地雷门不是草菅人命的小宗小派,安全措施是非常到位的。”

说话间,飞灵从草丛里拖出一大团包裹:“呐,前后两包牛皮精制的‘防摔全尸降落伞’。”

“什……什么玩意?”

“就是说哪怕你学不会飞行,背上这两包伞,至少能让你在摔死的时候留个全尸,不至于零零碎碎……”

冯酸菜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敢情你们的安全措施是只保全尸,不保命啊?”

“也不能如此武断,主要看背伞人的体重,你算是比较瘦的,应该问题不大。”飞灵瞧他的紧张模样,不由得撇嘴“你一男子汉怕什么,我也是这么过来的,难道你还不如一个女孩子?”

冯酸菜转眼就穿上了两包伞:“灵儿师姐,你要这么说话我可非跳不可了。”

说着往悬崖下瞥了两眼,瞬间觉得脚底和腿肚子发痒:

“师姐……我敬你是条汉子。”

飞灵嫣然一笑,继续道:“不过我要提醒你,头盔必须戴好,跳下去得立即开伞,不过有时侯伞会打不开,一旦发生这种紧急情况,就得用这个勾索去挂悬崖上的岩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