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厨神也疯狂 > 第16章 定金
 
“原本我想长痛不如短痛……”飞灵神情惆怅,回避着冯酸菜热切的目光“既然你坚持,那就明早再分别吧。”

当晚吃饱喝足,冯酸菜整理了衣冠,叼着一枝鲜花准备去敲飞灵房门,聊下诗词歌赋和星星月亮,有机会的话再把两人的关系再升华升华。

没想到楼下一阵喧闹,数名衣着华丽的高手跃身上楼,分别踢开飞灵和奔驰真人的房间,掌中光芒大起,合力擒住了二人。

冯酸菜震在当场,叼在嘴里的鲜花颓然落地。

飞灵被押出房间,见到冯酸菜第一时间使眼色,让他赶紧走。

这时店里的掌柜上前笑道:“几位将军好身手,恭喜抓住了地雷门的漏网之鱼。”

带头高手一声冷哼,正眼也不瞧,甩出一袋东西:“这是你的赏银,下回再有其他在逃的修仙门众,立即上报我等,好处少不了你。”

“多谢将军,小的领命。”掌柜的点头哈腰。

冯酸菜眼见飞灵被反剪双臂,疼得皱眉,心中升起熊熊怒火,奋力大叫:“我也是地雷门的,把我也抓了!”

带头高手瞥了他一眼,强大的修为神识释放而出,压得冯酸菜满头大汗喘不过气来,再瞧他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衣旧鞋,不由得冷笑:

“你身上没有半点雷电修为,想进牢里骗吃骗喝也不是这么编的,滚一边去。”

“卧槽你竟敢看不起我!”冯酸菜迈出两步大怒。

带头高手懒得理睬,说完挥手,率众离去。

飞灵在临行前扭头凝望冯酸菜,清亮的美目已然饱含热泪。

冯酸菜长这么大还没见谁为自己流过眼泪,一时间百味杂陈,有生以来首次觉得自己太过弱小,连喜欢的姑娘都保护不了,不由得懊丧。

走廊间很快剩下冯酸菜和掌柜两人。

掌柜的嘬着牙花笑道:“没想到小伙子你看着胆小如鼠、畏首畏尾,为了飞灵姑娘竟然有如此血性,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冯酸菜目光一凛,抬手一道寒光,然后才是‘嗖’的一声轻响。

掌柜的头顶发冠贴着皮肉被整块削去,成了一个地中海。

青虫月半刀在冯酸菜右手中飞旋三圈才重回腰间:“我只问一遍,他们被关到了哪里?”

掌柜的两眼暴突,一面尿裤子一面哆嗦:“刑州府城……锁仙牢……”

冯酸菜冷声问:“客栈还有其他人么?”

“生意太差,我连小二和跑堂都辞了,现在就咱们俩,你想干嘛?”说到最后,掌柜的双手护胸满脸惊恐。

“哼!”

冯酸菜扔下一捆威力巨大的管子雷,转身就走。

客栈剧烈爆炸,冯酸菜用手指梳着头发,大步流星,衣袂飘飘,潇洒无极,头也不回。

一块爆炸中的砖头突然从天而降。

“啊呀……”

被击中后脑勺的冯酸菜当场扑街,飞了鞋子的右脚还抽搐了两下。

………………………………

刑州府城,锁仙牢外。

头上绑着绷带的冯酸菜徘徊了两圈观察地形,立即被巡逻士卒叫住:“喂那个谁,你干嘛的转来转去!?”

冯酸菜点头哈腰,满脸堆笑:“诸位军头不要紧张,我就是来劫个狱而已。”

“靠,晦气。”巡逻士卒扭头就走“这货脑子有问题……”

冯酸菜嘿嘿一笑,牢记了锁仙牢所有窗户、出入口,还有驻军结构,觉得硬闯并不可取,于是来到热闹的城区打听情况。

无论哪一个地方,客栈和茶肆都是小道消息的集散地,说书先生和掌柜跑堂的尤其灵通。

吸取之前被掌柜出卖的教训,冯酸菜这回找了说书先生,买了一坛女儿红套近乎:

“话说先生,你一天到晚在这儿说书讲传,刑州有没有新鲜事可听?”

说书先生抿酒笑道:“新鲜事没有,变天的大事倒是有一桩。”跟着压低嗓音“当朝圣上在加大力度管制修仙界,各地王侯趁此机会党同伐异,将不服管的下仙门都抄灭了。”

冯酸菜点点头:“这个我知道,我奇怪的是有些下仙门已经被其它门派吞并覆灭了,刑州王世子为什么还要抓人?”

“呐,小兄弟你有所不知,负责此事的并非刑州王嫡长子冯绍永,而是次子冯绍殷。”说书先生剥着花生米“冯绍殷不会乱抓人,除非是有暴力反抗的修仙人士。”

“那绝对没有,地雷门前掌门和他女儿好好在客栈住着,隔天就被抓了,好多人围观。”

“噢你说地雷门啊,这个小门派挺厉害的,到处借钱,借得大家闻风丧胆,避之唯恐不及也是修仙界一绝。”

“呃……”冯酸菜尴尬地抬手抹汗。

说书先生忽然神秘兮兮道:“冯绍殷抓别的门派我不知道,但是抓地雷门的原因我可是一清二楚。”

“什么原因你说说看。”冯酸菜饶有兴致地靠近。

说书先生一指桌面:“再给我来碟牛肉。”

“好嘞。”冯酸菜有二十万的晶灵石,顿顿牛肉也吃不穷,自然满足。

上齐了菜,说书先生才继续:“地雷门几十年前曾经出过一个天才级别的炼丹女弟子,服下她炼制的丹药后能够将男子变成女子,然后就可以逼迫服药者言听计从。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她的药方哩。”

“你是说小镇城迎春院里那个老鸨?”

“没错。”说书先生赞许地点点头“听说那老鸨不久前被人杀了,杀她的人就是冲药方去的,可是翻遍迎春院也找不到,很多人怀疑老鸨把药方交给曾经的地雷门同门了。”

“我明白了,冯绍殷抓地雷门的人其实是想得到药方。”冯酸菜说完陷入了深思。

说书先生顿时紧张起来:“这话可不能乱讲,冯绍殷处理下仙门,明面上是替圣上分忧,你要说他以权谋私借此夺宝,那可是大忌讳。”

冯酸菜连连点头,忽然又问:“按理说这种大事应该由世子亲自督办,刑州王为什么交给次子?”

说书先生笑道:“一听就知道小兄弟是外乡人,刑州王世子冯绍永是个白痴啊,所以刑州王把冯绍殷当接班人培养,刑州军营、银库、锁仙牢等重地都交给冯绍殷打理。”

冯酸菜听到这里,心中立即有了计划。

辞别说书先生,冯酸菜来到刑州王府,声称自己是应聘打杂的,实则伺机盗取钥匙之类的物件方便救人。

守卫面无表情:“王府不需要打杂。”

冯酸菜不死心:“管事的在哪儿?我可以说服他。”

守卫正要让他滚,侧门出来一位衣着光鲜的中年胖子,左手捏着一副手掌大小的金算盘,瞟着冯酸菜道:“是你说要进王府?”

两旁守卫纷纷行礼:“郑管事。”

冯酸菜点头笑道:“我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不仅吃苦耐劳,而且还不要工钱,这样的仆从上哪儿去找?”

郑管事连连摆手:“王府不缺人,何况是你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

冯酸菜信心满满:“我不仅不要工钱,每个月还倒贴,怎么样?”

“混帐东西!”郑管事皱眉大怒“堂堂刑州王府,难道缺你这点三瓜两枣么?”

他大步上前拽着冯酸菜到角落:

“不过话又说回来,小兄弟你打算倒贴多少啊,具体倒贴给哪个人得事先说清楚吧?最好立个字据什么的大家都方便。”说完已经笑眼眯眯。

冯酸菜一副我懂的表情:“每月五枚晶灵石,当然是孝敬管事的你了,哈哈。”

“哈哈哈哈。”郑管事跟着仰天大笑,拍了拍他肩膀“不错,小伙子有前途。”

话音未落,郑管事脸孔一翻,按下算盘中的机关,一柄匕首弹出来抵在冯酸菜肚子上:

“好家伙,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没听说打工还有倒贴钱的,老实交待!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

冯酸菜大惊:“去你大爷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郑管事呵呵冷笑:“老子姓郑名勤寿,人送外号翻脸天王,岂是浪得虚名?”

冯酸菜道:“好一个翻脸天王,谁说没有倒贴钱的工作,像作者这样的死扑街,写小说一直在倒贴打印费,快递费和电费的好嘛,而且耗尽了所有的业余时间,连睡觉吃饭也要精打细算的。”

“好了好了,乱七八糟的话就少说点吧。”郑勤寿道“老实交待,你是不是想混入王府刺杀王爷和世子?!!要是不说,老子在你身上戳两万个透明窟窿!!”

冯酸菜嘴角一扬,出手如电,青虫月半刀架在郑勤寿颈上,凛然不惧:“要杀便杀,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英雄好汉!”

“好,有骨气!”郑勤寿神情肃然“我数一二三,大家同时收刀。”

“一言为定。”

“一~~二~~三——我顶你个肺的短命鬼竟然不收刀!???”郑勤寿破口大骂。

冯酸菜反唇相讥:“你这‘真禽兽’不是也没收,人与人之间还能不能有点信任了?!”

“好,我服。”郑勤寿率先收回匕首“不过进王府你就别想了!”

冯酸菜笑道:“郑老哥,看在你这么离谱的份上,我也给你透个底,其实进不进王府无所谓,我就是想劫个狱而已。”

“神经病。劫狱你来王府干嘛?”

“王府肯定有锁仙牢的进出令牌,还有钥匙什么的,到手后再去劫狱,岂不是事半功倍?”

“哇靠你居然比看上去聪明好多。”郑勤寿赞许地点点头,压低嗓音道“呐,别说老哥我不给你机会。王爷作息表十枚晶灵石,世子的作息一文钱,殷爵爷的作息二十枚晶灵石,掌握了他们行踪,你偷令牌钥匙也方便点……”

“殷爵爷是谁?”

“就是王爷次子冯绍殷啊。”

“哇靠你欺人太甚,世子的作息一文钱,次子的却要二十枚晶灵石,太过分了吧?!”冯酸菜激动万分“要知道冯绍永不仅是堂堂世子,还是个白痴啊,谁会花一文钱要他的作息规律?”

“算了算了。”郑勤寿不耐烦道“买殷爵爷作息,送世子作息,行了吧?”

“便宜点老哥。”

“一口价,谢绝还价。”

“不如这样。”冯酸菜道“秦老哥你直接把令牌钥匙给我送来,价钱好商量。”

“早说嘛。”郑勤寿直接从腰间摸出令牌“五百枚下品晶灵石,童叟无欺。”

“我擦……”冯酸菜强忍吐血的冲动“你怎么会随身带着令牌,就像是在等我一样?还是说你一直在出卖王府,中饱私囊??”

“关你屁事,要不要给句痛快话。”

冯酸菜被噎了一下:“那我怎么知道这令牌是真的假的?”

郑勤寿笑道:“先付二百五定金,事成之后付尾款,你要是赖账,我立马喊人抓你。”

“成交。”冯酸菜从储物戒中取晶灵石换令牌。

郑勤寿又摸出两张地图:“呐,锁仙牢内机关重重,进去了你不一定能找到人,找到人也不一定能救出来。这张是修仙人士名单和楼层监舍图,这张是机关方位图,各一百晶灵石,童叟无欺,谢绝还价,可付定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