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厨神也疯狂 > 第17章 监牢
 
冯酸菜一阵晕眩:“怎么办?好想砍你哦。”

“咦,要砍我吗?”郑勤寿哈哈大笑“也行啊,只要价钱到位,都不用你动手,我自己砍自己。”

“噗……”冯酸菜捂着胸膛喷出一团口水,摇晃了两下要摔倒。

郑勤寿连忙扶住:“小兄弟,十万晶灵石,要不要考虑一下?”

“去你大爷的。”冯酸菜简直要抓狂“我赶时间的好嘛,进出锁仙牢还需要什么,你特么一块儿拿出来我全要了。”

“爽快。”郑勤寿又拿出一套军卒衣物“呐,穿着这个才更像,还有开牢门的钥匙,各五十晶灵石,不过分吧?”

“呃……”冯酸菜满头问号“我越来越觉得郑老哥你就是在等我劫狱,什么东西都有。”同时庆幸飞灵分了自己二十万,不然不可能这么顺利。

有钱能使鬼推磨,古人诚不我欺啊。

“哎呀,劫狱的人多了去了,又不只你一个,殷爵爷那边捉人,我这边放人,捉了放放了捉,我才能赚得盆满钵满不是。”

冯酸菜一阵无力:“恕我直言,我这辈子都没这么无语过,我甚至怀疑郑老哥你和冯绍殷在联手赚外快……”

郑勤寿笑着拍他肩膀:“你特么知道得太多了。”

拿了令牌和图纸,冯酸菜在偏僻处换了衣物,一想到飞灵一个大美妞在监牢中受苦,甚至遭受了禽兽不如的事情,他就五内俱焚,生不如死。

于是天一擦黑就赶到了锁仙牢。

狱外守兵十二时辰不间断巡逻,冯酸菜站在高墙之下,强烈的压迫和恐惧感扑面而来,最终,他鼓起勇气上前出示了通行令牌。

守兵不疑有他,放下起落架,冯酸菜顺着图纸一路寻找,避开了种种机关,只见沿途过去全是血肉模糊的犯人,嚎哭惨叫。

冯酸菜心中一阵抽搐,知道飞灵肯定不能幸免,一时间怒火翻腾,鼻腔酸涩,脚下走得更快。

来到地下三层,甲字号大牢门牌就在一丈开外,名单显示飞灵就关在这里。

冯酸菜心中悲痛,可又哭不出来,还好事先准备了洋葱,弄出眼泪后眯着双眼上前,大声哀号:“灵儿,灵儿我来晚了……”

“酸菜你吓我一跳……”飞灵果然在此,冯酸菜透过泪水隐约看到她身前搁着一只火炉。

炮烙酷刑!

冯酸菜脑子里嗡的一声,如遭雷击般大叫起来,身子更是原地摇晃了两下要倒:

“冯绍殷这厮不是人,怎么可以这么折磨你?”

“嗯?我怎么闻到了火锅的味道?!”

“冯绍殷真是丧心病狂!居然拿你涮火锅……”

冯酸菜顾自己说了一大通,颤抖着双手擦去泪水,定睛细看,当场石化。

飞灵拿着筷子正在涮肉,奔驰真人和几个陌生面孔的老头在推杯换盏。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白痴徒弟?”一个秃头老爷子笑问。

“不不不,白痴徒弟叫飞蛾。”奔驰真人指着冯酸菜说“他是刚入门的还没取道号,什么都好,就是个戏精。”

“戏精不用怕,打一顿就好了。”另外一个老头脸上贴着狗皮膏药,把剩下的肉片倒进了火炉上的锅,还特么是个鸳鸯锅。

奔驰真人介绍说:“冯酸菜,这两位是你的师叔,奔牛道人和奔马道人。”

“你也被抓了吗酸菜?”飞灵端着蘸料碟子十分关切,忽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你穿着王府士卒的衣服——难道你不仅是老鸨夫人的暗探,还是王府细作,是你出卖了我……”

“灵儿你的想像力实在是一言难尽——我这是为了救你出来,花了大价钱买的劫狱套餐好嘛。”冯酸菜抹去额头汗水,压低嗓音说“不过问题是你们的待遇怎么会这么好?居然还能涮火锅,这也太离谱了吧?”

飞灵吃得不亦乐乎,含混不清道:“我和冯绍殷一见如故,他说要脱胎转经丸药方,我也答应了给他。不然哪有这么好待遇?”

冯酸菜酸溜溜道:“你们一见如故到了什么地步?”

“哎呀,就是好姐妹的地步。”飞灵温柔地白了他一眼,神秘兮兮地耳语说“冯绍殷要脱胎转经丸是自己吃呢,你说这事整的,他也不早说。”

“神马?”冯酸菜两眼暴突,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没错。”飞灵嘻嘻一笑“冯绍殷想做女孩儿。”

冯酸菜转念一想:“不对,冯绍殷如果真想自己服用,就不会对老鸨——也就是奔月师叔下杀手了。”

“可能冯绍殷不想让人知道他想做女孩儿的事吧。”

“对啊。”冯酸菜一针见血地指出“既然他不想让人知道这个秘密,并且重伤奔月师叔,致她于死命。那你怎么可能会安然无恙?”

飞灵听完细想,一股寒意顿时蹿上脊梁,顿时连火锅也不香了,只能含泪吃了两大碗。

冯酸菜继续道:

“迎春院里的女子其实都是负心汉变的,我也不过是吃了一顿霸王餐就被迫服下脱胎转经丸,这说明什么?

说明冯绍殷真想吃脱胎转经丸的话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根本没必要杀害奔月师叔。”

“所以冯绍殷的目的根本不是药丸,而是药方!”飞灵也反应过来“哎呀,差点中了他的计,好坏的人啊。”

冯酸菜点点头:“冯绍殷想大规模生产脱胎转经丸,用来控制有权有势的男子,其野心昭然若揭!”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飞灵毛骨悚然“冯绍殷着实阴险,初见面时就一脸娘态,让我以为他也是个好姐妹……”

冯酸菜满头问号:“你为什么要用个‘也’?”

飞灵白了他一眼:“不要在意细节……”

“算了,赶紧的,我们现在就走。”

奔驰真人在后面吃得大汗淋漓:“等一下啊,我们吃完再动身。”

“都什么时候了,吃你大爷啊……”冯酸菜心急如焚,简直要被奔驰他们气得吐血。

飞灵最先清醒过来,放下筷子准备跑路。

对面牢房的几十个囚犯见状大叫:“喂喂小兄弟,方便的话也救我们出去,我们五池教会报答你的。”

冯酸菜满头问号:“无耻教?”

奔驰真人一面擦汗,一面劝阻:“众所周知,五池教坑蒙拐骗、烧杀抢掳无所不为,是下仙门中的泥石流,千万不能救。”

“放你娘的屁!老子出去一定掘你家祖坟!”

“姓奔的你血口喷人!叫你漂亮女儿走夜路小心点!”

“小兄弟赶紧救我们出去,不要不识抬举!”

“我五池教众最是顶天立地,一身正气,光明磊落——小兄弟,你要是不施援手,我们立马喊人,鱼死网破,你们也跑不成!”

众囚犯破口大骂,唾沫横飞。

冯酸菜神情严肃地点点头:

“诸位放心,我冯酸菜向来急公好义,古道热肠,喜欢助人为乐。何况我这趟进来上下打点花费了不少晶灵石,救一个是救,救一百个也是救。”

“多谢小兄弟了。”

“小兄弟好人呐,不像你师父年老昏聩。”

五池教的众囚犯纷纷道谢。

“不过……”冯酸菜话锋一转“你们威胁我也就算了,还威肋我的女人,辱骂我的便宜丈人!这我忍不了!”

“小兄弟你这话几个意思?”

“去你大爷的急公好义!”

“去你十八代祖宗的义不容辞!”

五池教众的谩骂声再次此起彼伏。

冯酸菜摸出一捆管子雷,热心道:

“呐,萍水相逢别说我不关照你们,这是我们地雷门的管子雷,威力巨大。

你们修仙不都是想升天吗,用这个,升天贼快,我亲眼见过几个人,身子飞上去了,两只脚还在地上没反应过来,你们说快不快?”

“快……快……”五池教众瞬间退到墙角,瑟瑟发抖。

“咱们用管子雷交换储物戒,你们不一定要用在升天上,也可以炸墙不是。时间紧迫,赶紧决定吧。”

“换你娘!”

“换你妹!”

“换你上下十八代女眷!”

五池教众再次大骂。

“啊怎么办!”冯酸菜突然用右手抓着自己左手“我快控制不住左手了,趁现在还来得及,把你们身上的储物宝贝都扔出来,不然我的左手……啊……我控制不住了……”

五池教众一脸鄙夷:“抢劫就抢劫,大家都是过来人完全能够理解,可你这戏精附体未免多此一举,显得非常不专业。退一亿步说,大伙一进地牢就被搜走了所有储物戒,想交换也没有东西啊。”

冯酸菜看向飞灵,后者点头表示是真的。

冯酸菜摸出锁仙牢图纸一看,很快找到了囚犯物品保管室,抬头笑道:“呐,我冯酸菜从来都是以诚待人,相信大家不会食言,所以我先把管子雷给你们,而你们的储物戒我自己去拿。”

“不要啊……”

“大哥你饶了我们吧,我们知道错了。”

五池教徒纷纷惨叫。

冯酸菜嘎嘎一笑:“来来来,见者有份,不要抢不要抢。”一面说,一面拔掉管子雷引索往里扔。

飞灵与奔驰真人惊恐地对望一眼,抓着冯酸菜肩膀转身就跑。

身后旋即传来‘砰,砰,砰’的爆炸巨响,雷光冲天。

好不容易跑到地面,听到动静的守卫纷纷涌来,穿着同款衣物的冯酸菜大叫:“有人越狱了,赶紧抓,冲啊——”然后带着飞灵、奔驰真人,还有奔牛奔马找到保管室,撬开席卷了所有囚犯被没收的储物法器。

飞灵与奔驰真人自然也拿回了自己的,一行人趁乱飞天,奔向了夜色和自由。

……………………

刑州城外,不知名山巅。

冯酸菜一行人纷纷落地。

“终于出来了。”奔驰真人仰天大笑,随手拍了拍左手边的一个人肩膀“小冯啊,你有勇有谋,有前途。”

冯酸菜在奔驰真人右手边道:“师父……我在这呢。”

“拍错肩膀了,哈哈——”奔驰真人笑到一半愣在原地,看了眼左手边的陌生面孔“喂你哪位?贵姓啊,离开锁仙牢的时候还只有五个人,怎么现在有六个了?很明显你是中途飞进来的嘛。”

冯酸菜也看到了陌生面孔,笑道:“我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卖我劫狱套餐的郑勤寿,兽大哥——噢不,是禽大哥——我呸,应该是郑大哥才对。”

郑勤寿搓着手指笑道:“冯酸菜,废话少说,尾款拿来。”

冯酸菜如约交付剩下的晶灵石。

郑勤寿满意地点点头,转了个话题道:“原来你救的是地雷门父女,而你就是那个怀揣脱胎转经丸药方的冯酸菜,殷爵爷这边悬赏你五千晶灵石呢。”

冯酸菜嘿嘿一笑:“想涨价?晚了。”

“不晚不晚。”郑勤寿拍了拍他手臂“我现在捉你回去领赏,五千晶灵石一块都不会少。”

“靠!”冯酸菜跳开两步“翻脸天王果然名不虚传!小爷我失陪先。”

郑勤寿呵呵一笑,好整以暇:“想跑,没那么容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