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厨神也疯狂 > 第18章 自己人
 
奔驰真人皱眉大怒:“兽老弟,我们有四个人,你才一个,说话这么嚣张不合适吧?”

郑勤寿蜜.汁微笑,缓缓摇头:“你算一个,这位姑娘算一个,冯老弟不算人,另外两个在哪里?”

飞灵和冯酸菜回头,刚刚还在的奔马和奔牛两位师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跑得无影无踪。

林子里的乌鸦‘呱呱’怪叫,逃出生天的美好氛围忽然变得有些尴尬。

奔驰真人冷哼一声,摸出一捆管子雷:“哪怕只有我和灵儿,也能把你炸得粉身碎骨!”

飞灵扯了扯老爹袖子:“这家伙无声无息地出现,足以说明他的修为比我们要高出一大截,还是服软吧爹爹。”

奔驰真人恨恨地收回管子雷,依旧嘴硬:“要不是老朽女儿劝阻,今天非炸熟你不可!”

飞灵转向郑勤寿:“禽师傅,冯绍殷悬赏的五千晶灵石我出,你放过酸菜好不好,毕竟他是我最好的姐妹。”

“不着急不着急。”郑勤寿哈哈大笑“等我把冯兄弟捉回去拿了殷爵爷的悬赏,再把他救出来拿你们的晶灵石,然后把你们父女俩抓回去,让冯兄弟出钱救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出钱自救……”

奔驰真人手捂胸口几乎吐血:“你大爷的欺人太甚……”

飞灵怒道:“兽师傅,你这样捉了放放了捉,吃定我们了是吧?”

郑勤寿一脸惆怅:“没办法,生活不易,生意难做啊。”

“我受不了啦!”

一声断喝,一道闪电劈落,照亮了黑暗中的冯酸菜,只见他低眉敛目,浑身上下散发着镇定威严、不容挑战的气势。

大伙的目光聚焦过去,神情无不动容。

只见冯酸菜缓缓拔出青虫月半刀:

“郑勤寿!

你当真以为我的战斗力很弱么?

弱到在你眼里连个人都算不上?!

你当真以为这就是我冯酸菜的全部实力?”

郑勤寿身形一晃化作虚影,一算盘敲在冯酸菜头上,吹了一下算珠淡淡道:“算你半个,不能再多了。”

刚刚还威严霸气的冯酸菜‘呃’了一下,脸着地应声扑街,抽搐了一会儿便不再动弹。

飞灵和奔驰真人见冯酸菜整得热血沸腾,以为他要放大招呢,结果人家郑勤寿是真牛逼,只有他是装的。

与此同时,郑勤寿的高大阴影缓缓笼罩了弱小的奔驰真人和飞灵。

“啊……”

父女俩的惨叫响彻山巅。

………………………………

一盆冰冷的井水兜头淋下。

冯酸菜缓缓醒转,看到自己手脚上绑着沉重铁链,面前站着一个目如朗星,剑眉斜飞入鬓的英俊华丽少年,心知是被郑勤寿抓回来赚赏钱了,不由得在心中痛骂。

“你醒了?”对方微笑道。

冯酸菜环顾左右,并没发现飞灵和奔驰真人的身影,思绪急转,脱口道:“难道你就是郑勤寿口中那个举世无双的美男子——冯绍殷?”

对方翘着兰花指捂嘴,笑得更欢:“没错,正是本公子。”

冯酸菜严肃地点点头:“早就听闻殷爵爷的美貌,如今一见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噢不,是闻名不如见面啊,哈哈哈哈。”

冯绍殷温柔道:“拍马屁的话就少说些吧,本公子还要睡美容觉去呢。”

“那就晚安啦。”

“晚你个大头鬼啊。”冯绍殷脸孔一翻“本公子为什么抓你,你心里没点屁数么?”

冯酸菜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我知道,你是忌妒我比你帅气,但这也不是我本意啊,天生如此没办法滴。”

冯绍殷眼角一阵抽搐,缓缓拔出随身佩剑。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越是这种时候双方的情绪越不能绷得太紧,你说对不对?”冯酸菜挤出尴尬微笑“殷爵爷不就是想要‘脱胎转经丸’的药方么,小事一桩。”

冯绍殷冷哼:“你知道就好,乖乖听话大家都方便,事成之后本爵爷也会谢谢你助我了却心愿。”说着缓缓收剑。

冯酸菜突然大叫:“什么狗屁心愿,如果是你自己想变女子,其实并不难得到脱胎转经丸,可你却想要药方,说明你的娘态是装出来的,你真正的目的是想给别人吃,从而控制服药的人!”

冯绍殷被吓了一激灵,脸上瞬间阴云密布,跟着缓缓拔剑:“知道得太多对你不好。”

冯酸菜哈哈一笑:“不要紧张啦殷爵爷,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意图,药方我肯定会给你的啦。”

冯绍殷翻了个白眼,缓缓收剑:“藏在哪里你直说便是,本爵爷自行去取。”

不料冯酸菜再次暴吼,满脸青筋:

“药方是老鸨夫人的心血,她要给早给了,可老鸨夫人宁肯被打死也不给,说明她不想给。

大厨爷爷从小教我男子汉要有担当,大丈夫更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因此我也不能将药方你,让你去害人,冯绍殷你死了这条心吧!”

冯绍殷忍无可忍,彻底翻脸:“你特么反复横跳逗本爵爷玩是吧!”

“就是逗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要这么说的话,咱们就没得谈了,而且你很快就会死。”说到最后冯绍殷加重语气,彻底拔出了佩剑。

机智如冯酸菜,逐步试探到这里,已经猜到郑勤寿只抓了自己,没抓飞灵和奔驰真人,否则冯绍殷会有更多的威胁手段,而不是在这耗时间。

想到这里,冯酸菜胆气更壮:

“吓唬我?我不怕。

郑勤寿那厮将我抓回来,想必没在我身上找到药方,所以我赌你投帅忌器,不敢对我怎么样,有本事你就试试,看我熬不熬得住酷刑!”

冯绍殷扑哧一笑:“说得倒是英雄气概,可你既然不怕,为什么趴在地上对本爵爷行如此大礼?”

冯酸菜五体投地道:“少见多怪,身上的镣铐太沉,趴着休息一会儿不行啊。”

冯绍殷被逗笑了:“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本爵爷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交出药方,本爵爷不仅放你走,还送你一万下品晶灵石。”

冯酸菜趴着没有说话。

冯绍殷继续游说:“本爵爷甚至可以赐你一名女婢,臀股大,好生养。”

冯酸菜依旧保持着沉默。

冯绍殷等的失去耐心,用剑抵住他后颈:“既然你执迷不悟——嗯?哪里来的呼噜声?”凑近观察,不由得一脚踹去“冯酸菜你他娘的!这个时候了还睡得着??”

冯酸菜醒了过来:“咳咳……不好意思,我一害怕就会昏睡,你刚说什么来着,咱们继续。”

“继续你大爷,等你死了可以长眠万年。”冯绍殷举起长剑,这回要动真格的了。

“你不要过来,不然我发绝招啦!”冯酸菜手脚上的铁链固定在地面上,只能坐下,起身,在一定范围内活动,不能上前攻击。

“你这个废材,有什么绝招尽管发出来,本爵爷皱一下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

“这可是你说的。”冯酸菜猛然抬头喷出一嘴口水,居然有一水桶那么多。

哗的一下。

“卧槽……”冯绍殷被喷个正着,他做梦也想不到一个人会有这么多口水,跟过泼水节似的,猝不及防之下全身湿透,几近崩溃。

“啊……啊,你特么哪来这么多口水……还吐得像喷泉一样强劲……”

冯酸菜鄙夷一笑,‘啵’的一声弹了弹有力的舌头,舔了一圈嘴唇说:“毛毛雨啦。”

这当口,一名红衣男子跑进监牢,手里捏着两团黑乎乎的东西冲向冯绍殷。

冯绍殷眼疾手快,侧身躲避:“你特么又来捣乱,手里拿着什么?我已经够脏了,离我远点!”

红衣男子大笑:“大家都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香喷喷的臭狗屎可是宝贝,做哥哥的照顾弟弟,当然得分你了。”

“我不要,滚开!你不要过来啊!!”

“我就要给你,快收下,吼吼。”

“我要去告诉父王!”冯绍殷闪出牢房大叫“冯酸菜,再给你一晚上时间考虑,不然明天就是你死期!”

冯绍永也不追,气喘吁吁地调整呼吸。

冯酸菜这边上下打量他,忽然心生一计:“喂,你就是世子冯绍永吗?”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冯绍永一脸白痴地转身。

冯酸菜笑道:“因为我也是你异父异母的兄弟,快,给我松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食屎啦你!”冯绍永反手扔出手里的狗屎。

冯酸菜左闪右避,一一躲过:“我没骗你,我真的有非常好吃的东西,绝对比屎好吃。”

冯绍永笑着上前,低声道:“你特么不是废话么,比屎难吃的东西你倒是说一个我听听。”

冯酸菜的笑容瞬间收拢:“你不是白痴?”

冯绍永目光沉静:“本世子忍辱负重二十年,等的就是今天。”

冯酸菜一脸懵:“今天是什么重要节日吗,为什么要等这么久?”

冯绍永道:“我与冯绍殷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母亲为了争宠,在我七岁的时候毒害了我母后,还想杀我,幸亏我装伤充愣才苟活至今。”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救我?”冯酸菜听得心惊肉跳。

冯绍永严肃道:

“冯绍殷野心勃勃,图谋天下。一旦他在攻城掠地的时候遇到强大敌手,只要把对方变成女子就可以不战而胜,这才是他找药方的真正目的。

而你,冯酸菜,竟然为了维护一个老鸨的遗愿而宁死不屈,这份胆气令本世子万分钦佩!

所以本世子一定要救你,挫败冯绍殷的计划!”

冯酸菜一脸惭愧:“其实我……”

“冯兄弟不用自谦,刚才我都听到你的豪言壮语了。”

“我刚才……”

“行了,废话少说,你赶紧走。”

“我……”

“你快走啊!”冯绍永大急。

“你……”

“你不用担心我。”冯绍永一脸悲壮“只要能打乱冯绍殷的计划,本世子死而无憾,这应该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伟大的事情了。”

“不是的永哥。”冯酸菜尴尬道“我也想走,可你好歹给我开个锁啊……”

“噢,抱歉。”冯绍永尴尬上前,正准备开锁,一道阴影从一指宽的窗栅栏中挤了进来。

不是郑勤寿还能有谁?

冯酸菜吓了一跳,冯绍永也吃了一惊,因为后者装傻充愣的秘密被发现了。

“郑管事饶命……”冯绍永当即下跪。

“每个月十枚晶灵石的封口费,有意见吗?”

冯绍永松了口气,连连点头答应。他早知郑勤寿嗜财如命,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算问题。

冯酸菜这边一会看窗缝,一会打量郑勤寿:“咦喂,这么窄的空隙你是怎么进来的?”

“这叫缩身功,五千下品晶灵石我手把手教你。”郑勤寿说着,徒手将冯酸菜的锁具捏断,那轻描淡写的模样就好像是在捏烂泥。

冯酸菜心说这缩身功不错,一旦学有所成就不用怕被抓了。

当下迫不及待道:“好学吗,能不能先给我简单介绍一下?”

“当然可以了。”郑勤寿笑道“想练缩身功,第一步就是把修炼者连骨头带肉全部打成粉末。”

“那我不成人渣了么????”冯酸菜满头大汗狂翻白眼“这万一失败……我还能活吗?”

郑勤寿笑道:“这不有我呢吗,就算修炼失败也没关系,废渣利用直接就可以埋了,大伙都省事。”

“好了好了。”冯酸菜连忙打住“这缩身功还是等我哪天活腻了再学吧。”

“随你的便。”郑勤寿也不强求。

冯绍永这时慨然道:“酸菜兄,今日一别怕是不能再相见了,像你这样刚正不阿,有情有义的人将来肯定会有一番作为,有朝一日如果你成为了强者,希望能给我报仇。”

冯酸菜奇道:“你身处险境为什么不逃出去自己修仙,再回来报仇呢?”

冯绍永三十度角抬头看窗:“修仙很累的。”

“累?保命报仇啊大哥。”冯酸菜两眼暴突。

“而且我也舍不得这锦衣玉食,荣华富贵……”

“行了行了。”冯酸菜恨铁不成钢道“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冯绍永话音未落,被郑勤寿一闷棍敲翻。

下一瞬,郑勤寿带着冯酸菜冲破牢房,疾飞数百里,与飞灵和奔驰真人按照约定会合。

飞灵付了晶灵石赎回冯酸菜,警惕地退到奔驰真人身侧。

冯酸菜看到这一幕,心知是飞灵给的赏钱比冯绍殷更高,不然郑勤寿没可能出手相救。

郑勤寿笑道:“冯老弟你不用担心,冯绍殷悬赏你五千,飞灵姑娘翻了三倍赎你性命,合作愉快,我不会再捉你们回去了。”

跟着取出三道纸符。

“呐,以后想做生意的话撕裂这符就能召唤老子,无论何时何地,老子都会第一时间赶到,只要价钱到位,老子的服务一定到位。”

言罢冲天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