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厨神也疯狂 > 第20章 助人为乐
 
奔驰真人拍了拍他肩膀:“你嫌命长的话可以试试。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就此分别吧。”

冯酸菜收回思绪,注视着飞灵十分不舍:“灵儿,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你一定要多吃多喝,好好保‘重’。”

飞灵目光中已经有泪花闪烁:“吃不到你做的难吃饭菜,我想瘦都难啊。”

“快别那么说。”冯酸菜一脸惭愧“我都不好意思了……”

飞灵咬了咬嘴唇,无比正色道:“至于咱们之间的姐妹情谊……有机会的话再再续前缘吧。”

冯酸菜苦涩一笑:“一般这么说就是没机会了……”

飞灵无比惆怅,一拳捣在他胃上:“干嘛说得这么直白嘛,好讨厌哦。”

冯酸菜两眼暴突,苦胆水都喷了出来:“灵儿你这么温柔可亲……我想别人顶不住的……所以我还有机会……”

飞灵忍着笑意收拳:“不知道你说什么。”

片刻后,冯酸菜目送飞灵和奔驰真人的身影在空中远去,他收回视线,孤身一人步行南下。

现在的冯酸菜不比刚离开铎京时的身无分文,再也不用露宿街头,冒死吃霸王餐了。

二十五万下品晶灵石,数百两金银,一千多捆管子雷,一件鲨鱼服,一枚辟水珠,十枚龟息丹,各种疗伤滋补丹药,若干兵器,还有老鸨夫人的脱胎转经丸药方及解药方子,这些玩意加起来自保绰绰有余,吃香喝辣的也不成问题。

只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长这么大没阔过的冯酸菜十分忐忑,生怕被人抢了,就把储物戒用棉绳串起来当项链用,藏在衣服下面没人知道,这样就安全很多。

铎京作为无极王朝的都城,既是北方第二大城,也是抵抗蛮族侵略的军事指挥中心,南下则是刑州,镐州,江州以及陪都津陵州等富裕地区。

冯酸菜跋山涉水离了刑州,这一日到达镐州境内,只见山脉连绵,群峦叠嶂,怪石嶙峋,古树参天,兽吼此起彼伏,一片大好繁盛气象。

日过中天,冯酸菜进到镐州府城,找了一家街头小吃,点上一屉汤包和一碗水饺,撒上香菜辣椒油,吃得热火朝天,大汗淋漓,直呼痛快。

突然街尾响起喧闹,冯酸菜扭头望去,一个策马飞奔的灰袍青年被一条绳索绊倒,身后十几条大汉执刀逼近。

正当大家以为落马的灰袍青年即将脸着地时,他身姿矫健,就地一滚,捂着腰间的东西拔腿就跑,边跑边呼救:

“嗅金门弟子何在?嗅金门弟子何在?”

可是哪有嗅金门的人出来帮忙。

冯酸菜和擦肩而过的灰袍青年对了一眼,心说:我靠,长这么英俊足以威胁到我的美男子地位,活该你被追杀!

于是收回目光继续吃喝。

结果灰袍青年刹住脚步,拉着冯酸菜挡在身前:“兄弟救命!”

冯酸菜喝下去的汤全喷了出来,一句西夷话脱口而出:“what the fuck?(什么鬼?)”

“Help me!(救救我!)”灰袍青年对答如流。

“我靠,西夷人的语言你也会?”冯酸菜愕然之余,更多的是诧异。

“呆会儿再解释,兄弟你先救我。”青年大叫。

冯酸菜本来不想趟这浑水,但是刀手包围了小吃摊,把他和灰袍青年当成了一伙人,他只能选择自保。

冯酸菜怒指众刀手: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十几条大汉抢劫一个弱不禁龙卷风的青年,简直岂有此理!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要抢也得深更半夜抢嘛,看热闹的人少很多,也方便得手,你们说是不是?”

“啊呀……”

围观百姓纷纷摔倒。

“沈夕照,交出中品晶灵石饶你不死!”带头刀手大叫。

“去你祖宗十八代,本大少凭本事发现的宝贝,凭什么交出来?”

“这是我家主上矿中产出的晶灵石,自然是属于我家主上。”

“可你们这帮废物一开始把它当渣石扔了,要不是我慧眼识珠,这中品晶灵石就要被永远埋没!”

冯酸菜听到这里大致明白了,正要再次说话,沈夕照忽然道:“兄弟,如果你肯出手,事成之后我给你两千下品晶灵石。”

“四千!”冯酸菜虽然不知道一块中品晶灵石可以兑换多少下品晶灵石,但一定价值不菲,当下坐地起价。

“两千。”沈夕照不为所动。

“三千!”

“两千五,不能再多了。”

“成交。”冯酸菜挺起胸膛,面向众刀手“诸位好汉,我来说句公道话……”

“去你大爷的公道话!当着我们的面被收买,你特么能再明显一点吗!!?”带头刀手破口大骂。

冯酸菜尴尬一笑,温和道:“没错,小爷确实被收买了,要是有什么得罪大伙,让大伙看不惯的地方,你们特么的来打我啊!!”

众刀手一时看不透冯酸菜的底细,被他的强硬气势所慑,竟不住退后。

“这位兄弟好嚣张呀。”沈夕照大笑 “不过我喜欢。”

“小爷就是这么嚣张。”冯酸菜从怀里掏出一捆管子雷,大言不惭“在小爷面前是虫得盘着,是鼠得卧着,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得喊我一声小哥。”

带头刀手见到冯酸菜的管子雷,神色大变:“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有钱也买不到的地雷门至宝——管子雷么?”

冯酸菜矜持地点点头,勾了勾手指:“像这样的家伙我还有一千多,嫌命长你就过来啊。”

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气,纷纷猜测冯酸菜拥有如此深厚的底蕴,是不是哪个豪门大户的贪玩公子哥微服私访,这可惹不得。

“靠!算你狠!”带头刀手边骂边退。

“有本事别跑。”冯酸菜乘胜追击。

“买棺材等死吧你!”带头刀手兀自放狠话。

“棺你大爷的材。”冯酸菜脱了布鞋就往对方脑袋上拍“这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给我准备棺材。”

“给个面子……”带头刀手边跑边叫。

“面你大爷的子!”冯酸菜穷追不舍。

“喂,大家好歹都在同一本书里混饭吃……”

“我是主角你们是龙套,这特么能一样嘛。”冯酸菜不依不饶。

带头刀手在前面跑得手忙脚乱,冯酸菜在后面穷追猛打。

十来丈后,带头刀手捂着脑袋怒吼:“你有种!有本事留下姓名在这别跑,我叫人。”

“小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人称至尊无敌、天下第一头铁、姓帅名震天是也!”冯酸菜双手插腰,冷峻的目光扫过众人。

“好!帅震天你给我等着!”一众刀手叫嚣着离去。

“我等着。”冯酸菜豪情万丈,面向围观群众“那什么,我刚想起来家里还炖着鸡汤,先回去一趟,再联络哈哈。”

“兄台……”沈夕照伸手刚要挽留,冯酸菜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没吃完的饺子都不要了。

冯酸菜一口气跑了二十多里地,回头看一个人都没有,这才停下来扶着大树气喘如牛。

突然一只手拍了拍他肩膀:“兄弟?”

“丢雷楼母——”冯酸菜大惊之下扔出一节管子雷,砰的一声巨响,管子雷落地的位置出现一个方圆三尺的大坑。

及时逃开的沈夕照咋舌不已。

冯酸菜这才发现是他:“你特么吓我一跳……”

“管子雷果然名不虚传。”沈夕照精神一振“这位兄弟,不知道可不可以卖给我几根?”

冯酸菜鄙夷道:“我说你怎么上赶着追我,原来是打我管子雷的主意。”

“没有没有,我是为了履行约定而已。这是两千五百枚下品晶灵石,谢谢兄弟救我性命。”

“你不说我真忘了。”冯酸菜也不客气,收入储物戒道“哎对了,你会说西夷话,是去过西夷还是什么?”

沈夕照答道:“我们嗅金门在天下各处发掘珍宝,我和家人曾在西夷大陆发掘过闷酸萝卜王宝藏,虽然没挖到主库区,但也是收获颇丰,又和当地人相处久了,所以会一点西夷话。”

“闷酸萝卜王?什么人取这种倒霉名字?不过和我一样是酸字辈的,有机会我也去他宝藏那里拜访一下。”

“那个闷酸萝卜王非常吓人,獠牙外露三伏天也穿斗篷,一般只在晚上出没吸食人血,见不得日光,但是涂上一层特殊油脂后阴天也能出来杀人,兄弟你不怕的话可以去试试。”

“好了好了。”冯酸菜其实对什么王的不感兴趣,何况是这么恐怖的存在。转而道“话说,咱俩只是在街头对了一眼,你怎么就认定我能救你?”

沈夕照嘿嘿一笑:“这是我嗅金门的不传之秘——先天无敌超级精准直捣黄龙直觉大法。”

“哈???”

“简称先觉大法,就是看到任何人、事、物都会产生预感,是好,是坏,一目了然。”

“这么牛叉的吗?”冯酸菜若有所思。

“那是当然。”沈夕照笑道“我今天起床照镜子,突然觉得自己能走运,于是到处溜达,无意间看到大刀帮的人扔了一堆废渣石出来,我一眼相中里面一块价值不菲,敲开表面岩层,一枚极其罕见的中品晶灵石赫然在目。”

“因缺思厅。”冯酸菜摸着下巴。

沈夕照抱拳道:“相请不如偶遇,兄弟给我个结交机会,到我嗅金门吃顿便饭如何?”

冯酸菜眼角一阵抽搐:“便饭?用大便做的吗?那有点不太卫生吧……”

“哎呦我去……”沈夕照险些闪了老腰“兄弟你误会了,便饭是日常普通饮食的意思。”

冯酸菜道:“普通饮食我哪里吃不到?算了算了。”

沈夕照素来爱结交能人异士,此刻还要坚持邀请,冯酸菜只得实话实说:“其实我是怕你谋财害命啊,就此别过吧。”

“兄弟你此言差矣,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嗅金门的人只取无主之宝,你的管子雷虽然珍贵,但还不至于让我突破底线去用下三滥的法子得到。”

“你可拉倒吧,刚刚还说挖了闷酸萝卜王的宝藏,那不是有主的嘛。”

“不要在意细节。”沈夕照尴尬道“再说死人又不算人……”

“按照你的逻辑,你特么把我弄死,再拿走我的宝贝,那也算是取无主之宝喽——行了,你的好意我心领,再联络。”冯酸菜实在不想冒险,再次拒绝。

也就在这时,远处一大帮人风风火火赶来,为首是个青衣姑娘,娇滴滴地呼唤:

“哥——”

“副门主——”

沈夕照扭头挥手:“我在这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