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从创建密教开始 > 第173章 173
 
173

地上的石屑不断消失在费雯丽的裙摆之下, 她滑行过的地方顿时出现了一道洁净的轨迹,和周围的地面形成了清晰的对比,配合她身体里发出的、机器运作的“嗡嗡”声, 不难让人联想到启动的扫地机器人。

特别是费雯丽又开始放空思绪,整个人呈现出静止的姿态,怎么看都像是一尊人型机器。

奥格:“……”

好在除了他,其他人的表现都还算淡定,并没有让他感到更加被孤立。

加西亚收回了观察的视线, 虽然他对于费雯丽挺好奇,但也只能遗憾地不表现出来。

刚才他已经简单观察了神殿里的其他人, 大概有了自己的判断, 而由于职业习惯,他的重点也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样。

奥古斯都·艾尔利克,加西亚对这个名字没有太多印象,不过从他仿佛燃烧火焰的风衣来看,不难推断出奥古斯都是杯道路的天命之人,只是或许是因为年纪不大, 他身上并没有杯的那种强烈的魅力,反而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冷酷和残暴感。

除此之外,他身上的配饰不多, 但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应该是一笔巨额财富的继承人……加西亚见过很多上层社会的掌权者和继承人,对于这点还是很有把握的。

费雯·丽斯特则不是个陌生的名字,起码加西亚听过她的歌声,只是近距离观察下,他很快发现这位享誉全球的歌唱家似乎不太像是普通人类,反而更像是精密的机器, 她的手臂纤细而柔韧,可举手投足间的力量感绝对不是普通女孩该有的。

特别是现在,她直接展现出了她的非人之处,以加西亚对辉光教会的认知,不难猜测她的身体大概被改造成了机械,只是不能确定到底改造了多少。

当然,最让加西亚疑惑的还是为什么她会有扫地功能。

灯之道路在前期很少有直接战斗能力,所以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会将肢体改造成机械,获得更强的战斗适应性,比如说将枪械隐藏在手臂里,如果没有洞察或是预知的特性,很难从外表上看出这点,加西亚见过的为数不多的这样的敌人都选择了这一改造方向,然而费雯丽……她的改造方向好像是家用电器。

她的家族一直是辉光教会的信徒,接连出过多位主教,有新闻猜测她退出歌坛是为了献身于宗教,接任她的父亲,虽然后来她又回到了舞台上,但也能说明她存在很深的辉光教会背景。这也很合理,辉光教会信仰的是守夜人,然而灯之道路和辉光存在更深的联系,比起守夜人,他们肯定更愿意信仰辉光。

加西亚只是简单一想,就找到了合适的理由,不过这又引发了一个新的疑问,比如他现在很怀疑辉光教会是不是已经变成了空壳。

辉光目前更倾向于隐秘,应该不会大范围传教,但诱惑一些灯教上层人员应该不难,这样想的话,费雯·丽斯特在灯教的地位或许比他想得更高。

辉光教会的高层人士,上层社会的继承人,信奉冬之道路的半神,还有“白王冠”怀特·克朗……加西亚无意识地思考着辉光选择信徒的标准,虽然还不能确定,但目前来看,祂所看中的信徒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等加西亚看见悠闲环顾四周的叶槭流……他虽然没有多少表情,心里已经在考虑怎么移开视线了。

他还不知道叶槭流有这样的演技,之前叶槭流说他会借白王冠的身份参加聚会时,加西亚还考虑过他会不会被发现不是本人……看起来叶槭流在欢腾剧院学了很多新东西。

但这样一想,加西亚很难不默默复读“辉光到底看中了你什么”——除了某人的确很有天赋以外,他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身份,放在辉光的信徒之中,“裁决局的明日之星”听起来也显得平平无奇。

难道他真的要卧底成裁决局局长吗?加西亚/情不自禁地思考起了这个设想的可能性。

不管怎么说,费雯丽不想参与的态度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奥格顿了下,移开目光,缓缓闭上眼睛。

他按着额角,眉心微微蹙起,身体深处隐约传来阵阵抽痛,像是嫩芽钻破土壤,又像是细细的冰锥钉入脑叶,深入脑髓的疼痛纤细而精准地挑动着神经,哪怕是正常人,在这样的痛楚之下也很难控制住情绪。

如果说天命之人会被道路所影响,那么神灵则可以影响道路,有一种理论认为,赤杯的本质是苦痛而非诱惑,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身心的痛苦才是欲望的来源,在祂的掌控下,杯之道路也总是给予信奉它的天命之人苦痛。

对奥格来说,现在这种抽痛的发作还不算频繁,但每每发作时,他本就控制得不太好的情绪总是会更加失控,之后发生的时奥格大多数不记得,但等意识回归,他经常会发现自己浑身是血,点点猩红溅在他愉悦疯狂的笑容上,欲望打了个饱嗝,慵懒地沉入赤红之下,残存的飘飘欲仙感格外让人沉醉。

但这里是先生的地上圣所……奥格望了一眼上首的三重冠冕之位,深吸一口气,不再开口,等待抽痛过去。

叶槭流也注意到了奥格小朋友神情不太对劲,内心无奈地叹了口气。

鉴于奥格从不缺席晨祷晚祷,每天对着他絮絮叨叨,他也知道奥格晋升第三等阶后,杯之道路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表面上看诱因似乎是这种时不时发作的疼痛,实际上叶槭流猜测这是天命之人的欲望所带来的改变。

最开始马弗教授就说过,奥秘会永久性地改变天命之人,将他们塑造成他们欲望的形态,随着我对神秘世界了解越来越深,真实越来越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正确性了……叶槭流心不在焉地想着。

杯的天命之人需要吃人来维持欲望的等阶,灯的天命之人则需要摄食知识,而且光凭着自身脑内的知识很难满足欲望,所以通常他们会摄食他人脑中的知识,基本上和吃人也差不多。

刃他不太了解,不过想想看应该也和杀人有关,狗狗们是要定期食用尸骸,也就启比较和平,只需要消耗神秘学材料,也就是烧钱。

仔细想想我们这个密教真是麻雀虽小五毒俱全啊,什么恶人都有……

叶槭流没有放任自己感叹太久,神情略略一正,环视四周,问道:

“你们对名为征服者的神灵有了解吗?”

这么问之前,叶槭流也考虑过怀特这么问会给其他人留下什么印象。

因为他一直是以亲切随和的形象面对信徒的,基本上不会拒绝回答信徒的疑问,很难说以后会不会有信徒拿着他也不清楚的事询问他,虽然叶槭流也能够春秋笔法一带而过……但这种办法不能解决问题,所以思来想去,叶槭流决定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他打算慢慢在信徒眼中塑造出辉光“刚刚苏醒”的形象——祂在无光之海沉睡至今,对于祂消散之后的历史和神灵了解不多也很正常。

另一方面,除此之外,叶槭流的确也很难获得答案。

虽然他能够降临在信徒的意识之中,乃至于接管他们的身体,但他也不可能拿着他们的身体去询问一些小事,不降临的时候,他不知道信徒都经历了什么,或许信徒们无意中听到了许多他不了解的信息,但在他们主动汇报之前,叶槭流也不可能清楚。

其实叶槭流更想问关于多重历史的情报,又或者灯教和杯教都掌握着什么4级遗物,但是想到奥格和费雯丽的等阶,叶槭流只能暂时先按捺不提。

除此之外,该怎么获取5阶杯密传和3级杯影响他也没有头绪,不过这只是第一次聚会,他只要提出个大概的方向,让其他人往这个方向寻找就行了。

按照狗狗的说法,征服者应该是守夜人之前的灯之道路的神灵,费雯丽那边应该更方便收集这类情报……叶槭流用手指扶着一旁的石柱,垂眸想着。

如果说每一重历史的裁定都是因为有新神诞生,那么排除一下,第六重历史终结于守夜人的诞生,第五重历史终结于启之神灵的诞生,征服者应该诞生于之前几重历史,他取代了晨星成为神灵,将军则应该更早,不过考虑到他对加西亚的看重,第一重历史显然不是掌握在他手中的,这样推算下来,他应该是在第二重或者第三重历史终结时成为了神灵。

但这样推算的话,很容易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有几位神灵从未经历过神位的更替。

不可否认的是,这或许意味着他们比其他神灵要更强大,或是更有手段,才能够在历史的潮流中屹立不倒。

布莱克之前就表示过对于征服者了解不多,奥格和加西亚没有听过这个名字,费雯丽也停止了扫地,回头看向他们。

征服者……是七神之外的邪神吗?但怀特用的说法是“神灵”……只是信息的话,我并不是没有获取信息的渠道……奥格微微皱眉,手指不自觉地摩挲着手杖。

他有些惊讶于怀特开口问及的就是神灵,除了先生,他只和赤杯有着非常非常间接的交集,没想到怀特的目光已经越过了现世,直指高居漫宿的神灵……哪怕奥格唯一的信仰就是先生,当听到怀特自然而然地说出神名,他的身心仍然克制不住地震颤了一瞬。

相比之下,加西亚比较镇定,毕竟他已经确信他们的密教会以诸神为敌,事先了解敌人的情报也在意料之中。

他对多重历史和神灵的更替并不是一无所知,只是他也没有听过这个神名,想了想,问道:

“祂的尊名是什么?”

通常来说,能够避开多重历史的裁定遗留下来的典籍都不会直接提及神名,而是会用尊名替代,所以加西亚多问了一句,避免他曾经听说过却无法对号入座。

“两地两海之主,无影之林的夜枭,群星之光的传播者。”叶槭流还记得布莱克提过的尊名。

他刚想说如果有谁知道,可以和他私下交流,谁知就在这时,费雯丽突然打破了沉思的气氛,开口说道:

“我听过这个尊名。”

除了叶槭流,其他人都望向了费雯丽,眼神或多或少带着惊讶,意外于她对于一位从未听说过名字的神灵有所了解。

费雯丽当然感觉得到他们的目光,但她的心思更多地放在了坏唱片上。

无影之林的夜枭……是一位神灵的尊名?那蛮王应该也是指代一位神灵?可是征服者并不是七神,为什么启明星电台会播报祂们的消息……费雯丽有些迷茫地想着,却也没有忘记把自己知道的事说出来。

“只有一句话,我不能确定这句话描绘的是什么样的场景。”她说,“无影之林的夜枭已经越过了荆棘之途,预计将在三天后和蛮王的军队在死之深渊外的平原上相遇。”

在听到“蛮王”这个代称时,叶槭流面具之下的神情就微微一怔,只是他迅速掩盖住了情绪,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他还记得加西亚提及将军时使用的是他的尊名,“蛮王”指代的是将军。

征服者曾经和将军有过战争?死之深渊……难道说的是无光之海?那么战争应该发生在漫宿,说起来第五重历史时没有参与神战的只有征服者和骨白鸽,骨白鸽在守望无光之海,不参与也很正常,难道这场战争发生于那个时候?那时白焰正在对抗四位神灵,征服者在这时和将军开战,是否意味着他那时是白焰的盟友?

短短瞬间,叶槭流就产生了诸多想法,意识到第五重历史比他想得更加复杂,远不止他之前所看到的那么多。

不过也不能确定费雯丽的情报是正确的,我还不知道她的情报来源是什么……小智障就这么说出来了,看来她是真心觉得她知道的所有情报都可以共享,算了,既然这样,那以后也继续共享吧……叶槭流的心情也有些五味杂陈。

他还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如果征服者在第五重历史终结时还是白焰的盟友,那么他被守夜人取而代之,是不是意味着守夜人也站在白焰的对立面?

这点暂时还不能确认,毕竟神灵的立场随时可能变化,曾经是敌人的将军和白焰现在也成为了盟友,很难说当时的真相是什么。

收敛思绪,叶槭流抬起头,对着费雯丽微微一笑道:

“这条情报对我很有启发,谢谢你,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事吗?”

听到怀特这么说,费雯丽难得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她有些好奇怀特为什么想知道征服者的情报,也想知道征服者是什么神灵,还有些犹豫要不要说出“白昼的叹息”的事情。

但是坏唱片后来都很乖巧……而且如果启明星电台播报的节目都和神灵有关,这些情报比我想得更有价值,是不是应该直接告诉导师?那我应该问些什么?有点难决定,要不还是不想了……

费雯丽想了片刻,决定放弃思考,看向长发束成马尾的怀特,说:

“我想飞出辉光教会,但是我觉得有点难,你有建议吗?”

她话音刚落,所有人或多或少呆愣了一下,接着产生了不同的反应。

加西亚率先移开了目光,感觉自己有点理解为什么费雯丽会有扫地功能了。

奥格则确认了费雯丽的道路以及身份,知道两个人并没有多少交集,他不会被对方取代,心情顿时一松。

反应最不明显的是布莱克,狗狗们很聪明,反应也很快,只是脸上清晰地浮现出了类似于“呃呃呃”的神情……随后快速张开嘴,似乎打算向费雯丽提出建议。

……你在说什么小智障!你简直把“离家出走”说出了“飞出疯人院”的气势,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叶槭流忍不住低下头,以手扶额,想笑又笑不出来。

不过他还是以怀特的身份询问道:

“你觉得难度在哪里?”

因为他开口说话,布莱克看看他,闭上了嘴,保持安静。

“叶利钦祭司限制我随意外出,除了演出和排练我不能离开教会,就算离开教会,约德系统也能够随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它的眼睛遍布所有有网络的区域,我甚至很难离开城市,而且离开教会后,我可能会遇到很对针对我的袭击。”费雯丽没怎么多想,直接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

这也是为什么她想要把自己改造成会飞的歌唱家,要是能飞,就可以避开约德系统飞出巴黎了。

——在知道她之前还有好几任使徒后,费雯丽就萌生出了这个想法。

她想去了解这几个女孩的生平,了解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了解她们之间的共同点,了解为什么她会被选中,而不只是继续住在叶利钦祭司为她准备的高塔里,像笼中的夜莺一样日夜歌唱,一无所知地等待命运到来。

费雯丽的话不算多,但已经清晰勾勒出了她的形象——在辉光教会有很高的地位,却没有相应的权力,甚至自由受限。

奥格还在努力思考,加西亚已经猜到了费雯丽的身份,眼睫一颤,垂落下来,掩住了淡金色的眼眸。

辉光教会的使徒……在辉光教会时,她只是导师的使徒,距离守夜人都格外遥远,现在她成为了辉光的使徒,辉光对她会有例外的安排吗……

思索之际,加西亚也不忘提出建议:

“最简单的办法是获取一件3级遗物,或者寻求半神的帮助,我倾向于蛾或者启,前者需要具有隐秘或者隐匿的特性,后者需要具有开启空间的特性,除此之外,你要确认包围教会的保护领域会不会阻止你离开。”

费雯丽愣了愣,不解地问:

“保护领域?”

“通常会由心道路的天命之人设置,用来保护教会不被轻易攻破。如果你在……”加西亚停顿了一下,“辉光教会比较重要的几个教堂,那么教堂外肯定会有保护领域。”

费雯丽抿了抿唇,忽然明白为什么叶利钦祭司从来不担心她半夜出逃了。

“我会收集相关情报的。”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叶槭流适时插话,彬彬有礼地说道:

“我这里有一件3级蛾遗物,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暂时借给你,以此感谢你提供的情报。”

当然,你要是能买下来就更好了,但是我也知道你现在没钱……叶槭流遗憾地想,同时注意到加西亚看了他一眼,很可能是惊讶于他一出手就是3级遗物的大手笔。

费雯丽的确有些心动。

她也挺清楚,她现在没有太多自保能力,而她的目的地又格外遥远,如果能有3级遗物作为战力的补充,她的旅途也会顺利很多。只是想想自己能动用的金钱,费雯丽不禁有些迟疑,感觉就算加上她的垃圾遗物,可能也付不起价钱。

“谢谢你,克朗先生,请给我一点时间好好想想,”她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又问,“如果我想要向你借遗物,我该怎么通知你?”

“向我们所信仰的神灵祈祷就好。”叶槭流想了想,微笑着建议道,“至于你在旅途中可能遇到的袭击,凡是来自梦中的敌人你都不用担心,拂晓自会照亮你的前路,愿你旅行顺利。”

他话音落下,神殿里也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静静咀嚼这句话。

过了会,奥格才抬起头,开口说道:

“三个月后会有一场地下交易会,地点应该在五大湖附近,我会去参加。”

听奥格这么说,叶槭流顿时反应过来,是被自己折腾过的那场地下交易会,今年换了个地点重新举办了。

那时候他应该已经离开了伦敦,时间上是可以参加交易会的,不过需不需要参加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知道交易会上会不会出现3级遗物或是5阶以上的密传,如果有可能出现的话,可以把参加交易会作为备选项……如果费雯丽离家出走成功,除非飞出疯人院之前她把之后等阶的遗物和密传全部打包带走,否则她也要设法自己获取这些才行,加西亚也一样,也就狗狗没有这方面的需求,看来奥格得当一回采购商了……叶槭流略微一想,大概确定了计划。

“我可能会有一些需求。”他含蓄地表达了和奥格小朋友交易的想法。

虽然开始时气氛比较糟糕,但一番交流下来,叶槭流觉得信徒们彼此之间的摩擦也不再明显,不禁欣慰起来。

本来我以为会是布莱克他们活跃气氛,没想到最后还是靠小智障……叶槭流感叹不已地想着。

他也发现了,面对他以外的人时,狗狗们其实出奇地话少,比如对于加西亚,他们一直是当没看见的。

就在叶槭流思考的时候,费雯丽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环顾四周,迟疑着说道:

“还有一个问题,我想听听你们的答案。

“怎么样才能够在不读书的情况下掌握密传?”

“……”神殿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说的真好,费雯丽!你怎么还没有放弃走捷径的念头,还当众说出来了……虽然我只是有这个想法,但怎么看,例行聚会都要变成定期补习班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这么不擅长学习……叶槭流忍不住以手支撑额角,头疼地揉了揉。

“我们有办法,不过你要承受严重的负面特性,以及付出一件对应等阶的遗物。”布莱克终于有了机会,立刻积极地回答。

听到有可能不学习,费雯丽不禁精神一振,将充满希望的目光投向他们:

“多严重?”

不止她,除了叶槭流,其他人神情都很专注,等着布莱克给出答案。

“你需要献上一名生者,会拥有新的疯狂,并且有一定概率你会直接走向终局……”布莱克数了数,露出一个尖牙森然的笑容,“大概就这么多,如果你觉得可以接受的话,我们很愿意帮助你!”

这就是正常情况下“无痛的朝圣”的负面特性?嗯,很符合3级遗物的水准,这负面特性强得都快掩盖过正面特性了……后面都还好,前面那个岂不是“用我们就会死”的意思?叶槭流很艰难地控制住了表情,没有真的抽动嘴角。

这种程度的负面特性,彻底打消了费雯丽走捷径的希望,别说她,奥格眼中的光都暗了下去,显然极为消沉,也就加西亚还算好,只是神情稍稍凝重,大体上对自己的学习能力还是有信心的。

其中以叶槭流的消沉程度最严重。

他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忧愁地想,不出意外,以后聚会结束后的这段时间,大概会变成固定的补习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我好精神!我为什么会这么精神【喃喃

将军的尊名出了点错误,前面的已经改了……弱智就是我了,低头。

全 员 恶 人这样的密教你喜欢吗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