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师姐又干坏事了楚璇玑 > 第5章 积分清零
 
两人顿时瞪大眼睛,异口同声:“是谁?”

时渊的那邪恶的手指就指向了楚璇玑,再加上一脸悔不当初的表情:“唉,表哥一时被猪油蒙了心,与她,唉,一|夜|欢|好……”

他对那四个字着重强调了一下,楚璇玑就这么被引火烧身了,两个姑娘的心就这么被狠狠伤害了,红着眼睛,同仇敌忾就扑向了她。

只是两位功力不够,连楚璇玑的衣角都没抓到,于是各自发狠抽出枪和剑就准备同她来个你死我活。

“定是你不知廉耻的引诱渊哥哥”

“没错,表哥绝不会看上你这水性杨花的女人的”

不知廉耻?水性杨花?她应付两人的间隙还回头问了问孟楼:“池微多大啊?”

“二十二”

好啊,二十二岁就被暮清灵叫老女人,她都二十五了,难道该入土了么?以为你是马面呀,掌握她的生死,堪堪炼气也敢来招惹她,她于是决定拿暮清灵开刀。

她甩了个定身术给池微,瞬间就保持了个单腿着地举□□向楚璇玑的样子,拿出了收徒第二关的宝器——幻梦笔。

对着笔掐了个决,然后大笔一挥飞越而起在暮清灵的眉心一点,又急速的在她周边轻点几下,两手一拍,站在一边,这暮清灵心术不正,在幻梦笔下必定会出丑的。

只见暮清灵木然的脸,绽开了魅惑的笑容,身形也变得妖|娆、轻浮,把自己的衣衫脱得只剩下肚兜、亵裤,扭动腰肢在幻觉中的四个一模一样的时渊身边蹭来蹭去,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叫声……

幻觉只有她自己能够看的见,周遭人只看见她自己在原地搔首弄姿,几息之后,好多男弟子都悄然离场,女弟子纷纷鄙夷的看着她。

这幻梦笔只能创造出幻境来,引出人的本性,并不会改变人的本性。

时渊有些看不下去,出手解除了幻境,不顾反应过来的暮清灵嚎啕大哭,一把抓起楚璇玑的后衣领御剑离开当场。

楚璇玑此时呆若木鸡,这是个心术不正的姑娘,她不认为自己的行为过分了呃,她此时在聚精会神的听系统很是幸灾乐祸的声音:“晋江积分清零!”

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砸了自己屋子所有的东西、还有莲叶、玉昭的衣服、孟楼的衣服,居然清零?!

她大脑一片空白,连时渊抓起她都没反应过来。

直到落地才破口大骂,没敢骂系统怕被惩罚,只好骂马面:“活该你生生世世都是马面,永世不得超生,生个儿子也是马面,生个孙子也是马面,孙子生了儿子也是马面,生了孙子也是马面……”

时渊看着疯癫的楚璇玑,一巴掌拍到她脑袋上。

脑袋一疼,好像才看见时渊:“你怎么在这儿?”

还没醒吗,时渊又是一巴掌拍过去,被楚璇玑一把抓住手腕:“太宠你了是不是?”

“你有点过了啊,她还是只是个小孩子,你不该那么对她”

楚璇玑一听就火了,大声嚷:“不是你让我替你顶雷的么,还心疼了,那你就去跟人家成亲啊,好好安慰安慰啊”

时渊被她吵得脑仁疼,昂了昂头,拽拽一笑:“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吧!?”

楚璇玑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你吃撑了吧,我还现在就去找我的幻山小师弟去,再见!”

“没有最好!”

两人又一次不欢而散。

看来两人真是性格不合,就算重生了一次也还是见面就吵,还是幻山小师弟比较好啊。

只是,这系统到底怎么回事:“喂,为什么会清零?”

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

楚璇玑想了想,明白了,把对待祖宗的那份恭敬拿出来:“晋江大人,上次食言了没带您看戏,今天就是特意带您来弥补的呀,刚才这热闹怎么样?”

“我亲自上场调戏小师弟,您觉得怎么样?”

“那就看你表现”系统终于有反应了。

“好,那我这就去,您等着哈”

好吧,这祖宗比祖宗还难伺候,先去看看小师弟吧。

你师姐来了啊。

来到修炼场,叶莎正带着新弟子们炼剑法,一眼便找到了万红丛中的一点绿。

稍稍切换了一下模式,慈母模式,轻缓的貌似不经意的来到莫幻山的身边,轻轻的咳嗽了一下,莫幻山立刻给她行礼,恭恭敬敬的给她鞠了个躬。

楚璇玑感慨了一下,还是那个配方还是那个味道啊,温暖柔弱的少年郎,只是你这身子也太弱了,现在十八,二十八就去了,真是亏我为你守身如玉了快俩月,唉!两年后我就——自|宫……呃……出家吧,跟出家差不多。

与你的缘分也就这区区十几年啊。

她忙扶起他,关切的询问道:“还习惯么?”

“回禀大师姐,比起我以往的日子,这里就是天堂一般,幻山还要多谢大师姐把我留在山上”

说着又是一躬。

楚璇玑又扶起他,开始指点他剑法,亲昵的贴着他的背后,握着他的手指点他剑法。

莫幻山的脸顿时成了红布,周围的师妹们大多知趣的退后,给他们两个空出五人的空间来。

当然也有不识相的,就是叶莎,虽然修为已经筑基,却是个小孩子脾性,看见楚璇玑对小师弟这般不一样,不干了。

“大师姐都不曾这么指点过莎莎剑法,偏心!”

“乖,因为你比较聪明啊,一学就会啊。”

“可是我的剑法到现在也还是生搬硬套啊”

“那是你疏于练习之故”

“是么?我以后每天都多练两个时辰”

莫幻山委屈的说道:“这么说是幻山愚笨了,拖累大师姐了”

楚璇玑心中咆哮,我这是在勾……呃不……吸引你啊,这么不解风情,急忙安慰:“不是的,是这个……是你比较……啊……确实愚笨”

想不到词的楚璇玑失去了耐心,勾搭失败,丢开他就走了。

“……”

只留莫幻山呆在当场,我真的很愚笨么!只是客气一下啊。

“噗嗤!”系统没憋住,笑出了声:“宿主啊,你这功力可不行啊,哈哈——”

“笑够了么,那就告诉我为什么会清零”

“笨啊,你是人渣,当然不能干好事了,那女的是坏人,教训了坏人就是做好事啊”

“……”

这让我这好人可怎么活,楚璇玑更加心烦了,以后不止要多干坏事,还不能做好事啊,本来以为教训一下别人能涨点,谁知居然还会扣,她能想象到以后她在山上的日子会过成什么样。

她的青春年华啊,她的大师姐的名声啊,恐怕都得丢到脑后了。

想想最近她的所作所为,名声已经所剩无几了。

自回来还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她御剑飞上了天渡主殿,天渡山掌门楚青南与妻子戚蝉长老就住在天渡后殿,天渡二字铁画银钩的书写在正门匾额上,人不渡我天渡我,这是怎样的豪言壮语啊!

这就是天渡山能屹立千年不倒许就是因为这份傲骨铮铮吧。

她进入后殿,平时严肃凌厉的楚掌门面对妻女总是噙着笑,满脸的宠溺是无法隐藏的。

戚蝉是上任掌门戚苍的独女,三十结丹,才名在外,为了辅佐夫君,甘愿退居后殿,相夫教女,只是那风姿即使已经一百多岁也没有被岁月拿走。

看着父亲母亲不自觉漏出的欣慰,她满心酸楚,谁能想到他们现在面对的女儿竟是再世为人。

尤其是父亲与莫幻山在短短一个月内先后没了,距离现在只剩下十几年了,实在没法想象,在原有的轮回中,自己怎么可能是个弑父弑母的恶魔呢,怎么孝顺都不知道,怎么会害他们。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就开始大声骂时渊:“父亲,您看您的好徒弟,甚是招蜂引蝶,一日就碰上两个,以后还得了么,定会给您脸上抹黑的”

楚掌门捋捋胡须:“渊儿又怎么得罪你了,净说些他的坏话。”

戚蝉饱含深意的笑道:“渊儿迟早是你的,你就放心吧!”

“说什么呢?他都被我看腻了,我怎么能那么没有追求呢,回头您就给我说说那个跟时渊齐名的那个叫什么池越的好了。没见过,新鲜!就您女儿这花容月貌还愁嫁不出去么啊,哈哈哈,最好就像凡间的女帝一样,坐拥后宫三千。”

“就算是修士你也是个女儿家,别瞎说”戚蝉笑骂着她。

“不过爹娘你们在商讨什么呢?”

“是今年的入门试炼地点,到底设在哪里比较好!流沙谷还是清风涧?”

“流沙谷!不用商讨了,就这儿了,只要差几个筑基以上的弟子防范沙魔就可万无一失了。”

“嗯嗯”楚掌门频频点头:“果然是个万全之策,我儿不亏是天渡山大师姐啊”

“那是,哈哈哈”

阿丑文团队独家整理,所有版权归作者所有

虽然七百多年过去了,但是这样的关键事件,她还是记得的,就这次试炼中,她救了莫幻山一命,从此两人开始有情,也是这次,时渊与莫幻山开始了十几年如一日的互相厌恶。

她一直都以为是时渊对自己余情未了所以才一直针对莫幻山的。

这是她能记得的,还有她不记得的,比如暮清灵的事情,当众受辱后,第二天,三剑堂的一堂之主暮森就带着女儿找上门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