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佛子每晚都想渡我 > 第104章 第104章 我就教你几招吧!
 
大蘑菇……

秋晏听懂了, 瞬间就觉得自己的思想可太不健康了,也亏得小灯泡单纯,才会这么直白地把话说了出来, 不过, 姐姐应该听不……

她转过头看向秋晴, 这一看,就看到秋晴面色赤红,拳头紧握, 一脸‘老娘都听懂了老娘现在就想暴揍一顿沈星何’的表情。

秋晏这下明白了, 沈师兄现在是硬邦邦的, 姐姐的拳头也是硬邦邦的。

她叹了口气,默默地给沈师兄先点了一根蜡。

“那你师叔祖还说什么了?”秋晏又随口问小灯泡。

小灯泡奶萌萌的声音老实巴交的,“然后我就赶紧来找你了, 师叔祖什么都没说了。”

秋晏听了, 忍不住就揪了两下小灯泡的耳朵,毛茸茸的,软乎的不行。

小灯泡配合得抖了抖耳朵, 被捏得特别开心,他的速度也特别快, 转眼之间就到了天佛门的后山。

一落地, 秋晏就看到了一幅奇景——

妙悟尊者那张风流不羁的脸黑着,桃花眼里酿着风云, 不知是笑还是怒, 他就站在空地里,旁边的石头上是沈师兄和红红在你追我赶。

你追我赶就算了,两个人仿佛在那跳健美操似的。

妙悟尊者往前跨一步,红红就往沈师兄身后躲, 她这么一躲,沈师兄就身形歪歪扭扭地拿着剑扑过去。

沈师兄猛是猛的,但是,他中了魅香,使不出力,也就脸部表情最用力,咬牙切齿的,红红的尾巴一甩,他就往后倒了,倒就倒了,他还能表演个原地弹起。

如此循环往复这个过程。

就秋晏和秋晴站在这的一息功夫就看了两个回合了。

“师叔。”

“师叔。”

秋晏和秋晴一个表情憋笑,一个表情隐忍如妙悟,异口同声地喊妙悟尊者。

妙悟一回头,看到了表情迥异的两姐妹,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了身后那道娇媚的女声带着哭腔尾音拉长了喊道:“秋晏!”

秋晏抬头,就看到了白白的波涛汹涌朝着自己澎湃而来,当时就屏住了呼吸。

然后她就被抱住了。

这一瞬,秋晏感受到了做男人的快乐,她抱住红红,闻着她身上的香气,心想,狐臭是没有的,明明是狐香。

她顺手从芥子囊里取出一件披风赶紧和赤身果体差不多的美女披上。

红红在她耳边咬耳朵:“咱们去一边说话,我有事要和你说!”

她的声音很轻,还有些急切。

秋晏先抬头往沈师兄看,她看到前面姐姐站在了她和红红面前,拦住了歪歪扭扭拿着剑咬牙切齿扑过来的沈师兄。

沈师兄一看到姐姐,刚才还扭曲的脸忽然就涨红了,人清醒了大半,手里的剑也一下收了起来,当时就夹紧双腿背过了身,嘴里的声音嘶哑又弱弱的,“师妹你怎么来了?”

秋晴看到他这幅努力掩饰自己窘况还红着脸的样子,忍不住就笑。

沈星何觉得自己又要完了,没抓到偷鸡贼就算了,还让师妹看到自己没绑蘑菇的样子,就瓮声瓮气地解释:“师妹,我是来抓偷鸡贼的……”

“大师兄……”秋晴声音无奈,道:“那是境森的红红,你别砍人家。”

“可是鸡被偷完了……对!师妹说的都是对的!我听师妹的!”沈星何的声音如气沉山河!

秋晴本想问沈星何身体的情况,但想了想,按了按额心,没问出口。

“秋晏,我们到一边去!”红红忍不住小声催促秋晏。

秋晏忍着笑回过神来收回目光,赶紧点了点头,“好。”

两人就到了一边去,红红的余光还时不时往后方的妙悟看去。

但秋晏着急想知道红红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自己,没注意到。

原地只剩下小灯泡和妙悟尊者大眼瞪小眼。

红红一直拉着秋晏到了很远的角落里,才是手拢成空心拳头,小声在秋晏耳边说道:“我来找你有两件事,一件事,对你重要,另一件事,对我重要的。”

秋晏有点受不了红红在自己耳旁吐气如兰,那妖妖娆娆的样子还有那柔软的身体,她都要跟着一起硬邦邦了。

回头看红红,红红面色红润,明明媚眼如丝,那大眼里却多是天真,秋晏问道:“什么事?”

“哎呀,第一件事就是我狐狸洞里冒出来的那束金光开始收缩变小了,还吸走了我妖族许多妖,我觉得不太对嘛,那金光不是你搞出来的么,你得回去处理啊!”

红红嘟着嘴,说正经事时,语气还娇娇妖妖的。

秋晏一听这事,当时就正了脸色,道:“我知道了,这两天我就跟你回境森去处理,不,明天就去!那第二件事呢?”

红红用手指勾着秋晏的头发玩,说起第二件事时,就没那么爽快了,她拉长了音调,娇媚的快把秋晏的骨头都弄酥了,“这第二件事嘛~~你先给我说说你替我在你那个妙悟师叔那儿排上队了吗?”

秋晏:“……”

确实还没排上,上一次从境森出来后本来是想去找妙悟师叔的,但这不是事情多嘛,谁知道他们才从敖家回来,红红都追上门来了。

秋晏小脸严肃:“那当然给你插上队了!”

红红表情就有些馋,九条狐狸尾巴就忍不住冒了出来,对着秋晏的腰啊腿的磨磨蹭蹭勾勾缠缠的,她说道:“那我要是‘不小心强迫睡了一个佛修’,你会帮我吧?”

秋晏满脸问号:“?????”

红红就嘟着嘴,娇态十足,“我见那佛修生的好,和你的檀伽也差不了多少,还更有风韵,那笑起来的眼睛就和桃花一样,好看极了,肩宽窄腰,穿着衣服我就看透了,身形也高,当然,他的蘑菇也大,弄得我都受不住了,摇得那竹床都散架了,那是个擅长欢喜禅的佛修啊,我不服输,与他大战三百回合,结果……我现在见了他都要腿软了,但确实修完神清气爽,就是修完一次得过几天再修才行。”

秋晏:“……”

我的红红啊,这些就不必告诉她了。

但是,红红说的这个人,怎么那么像妙悟师叔啊……不过,别的欢喜禅的师兄她也没怎么仔细看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非常有风韵笑起来眼睛还和桃花一样’的。

红红又说道:“也不知你的妙悟师叔和我强行睡的佛修比起来哪个更好,我睡的那个,就是后面那个,我今日见了他都有些腿软,尾巴都要夹紧屁股了。”

秋晏顺着红红的目光朝后看了一眼,身后的佛修除了小灯泡就只有妙悟师叔。

小灯泡还小,连沈师兄裤子那儿是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是被红红打肿的,又怎么可能和红红激情大战三百回合。

所以……红红在她还没有帮她插队的情况下就靠着真本事把妙悟师叔给睡了。

一时之间,秋晏都不知道该羡慕红红还是该羡慕妙悟师叔了,他们这么激烈,估计也就他们互相之间才能承受得住了。

“若是你的妙悟师叔没这个好,那我还是要这个,耐用!”红红娇笑着凑近秋晏的耳朵,眼神都在勾魂。

秋晏捂住了鼻子,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流鼻血了,要是哪天檀伽这么勾引她,那句老土冒的话就很适用了——‘命都给他!’

还有啊,修欢喜禅的佛修都这么猛吗,那檀伽如今也半只脚踏进欢喜禅了,他莫非之前都在隐忍着吗……

“红红,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秋晏赶紧停止胡思乱想,一本正经地说道。

红红靠在秋晏身上,九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勾着秋晏,眨巴眨巴大眼睛,“你说呀!”

“你强迫睡的那个佛修,就是那边那个,就是我说的女修想和他修欢喜禅要排长长的队的妙悟师叔!”秋晏揉了一把大尾巴,认真说道。

红红一听,愣了一下,随即就掩嘴笑得开心,“那你说还排队呢,你师叔倒是真的如你所说一般合我心意,没了一个檀伽,还有一个妙悟。”

秋晏想把话题扭转到境森金光上去,想问问红红有没有别的相关情况,结果红红忽然又凑了过来,说道:“欢喜禅的佛修尚且这么厉害,那慈悲禅的佛修平时憋的慌,真要释放精力,我怕晏晏你承受不住,我就教你几招吧!”

“……啊,不不不……这这这……”

话虽这么说着,秋晏脸红着,耳朵竖起来凑了过去——她就算不听也不行啊,红红非要凑过来讲的。

红红娇笑着就把狐族双修秘术包括各种不外传的千姿体术,以及如何快速修复身体的狐族秘法都告诉给了秋晏。

“好了,我都说完了,晏晏你都记住了么?”

秋晏记性一向很好,听得脸很红,但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她点头:“都记住了!”

然后,红红披着披风摇着尾巴,拉着秋晏转头朝着妙悟尊者看了过去,视线将他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扫了两遍,满意的很。

妙悟对上红红的视线,桃花眼也眯了眯,笑着拍了拍身边小灯泡的脑袋。

小灯泡:“????”

红红过来给一直背对着秋晴的沈星何将魅术解了,沈星何转头就想质问红红关于肥鸡的事,结果秋晴扫了他一眼,他说到一半紧急转弯,“我的鸡……吃了就吃了吧。”

但是沈星何还是委委屈屈的,英俊的脸上嘴巴都拉了下来,眼睛里都隐约有泪光了,“是从魔域带回来的鸡崽,我都没吃到几口……”

“大师兄,等处理完魔族的事情,我陪你去凡界买上个十窝让你养就是了。”秋晴闭了闭眼,忍着拳头挥出去的冲动,又有些忍俊不禁地说道。

沈星何又满血复活了。

“我们去檀伽的院子等他回来,商议一下去境森的事情!”秋晏说完,看了一眼妙悟尊者,见他的桃花眼似有若无地看红红,便笑眯眯地问他,“师叔去不去啊?”

“去,怎么不去啊?当然要去!”

……

檀伽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院子的人,还有境森的新妖皇红红。

也就差一个在养魂的明胤了。

“檀伽,你回来了!”秋晏敏感地闻到了檀伽特有的莲香味,一回头就看到檀伽回来了。

檀伽一看到秋晏就笑了,整个人在光下都在发光,昳丽的脸越发柔和。

秋晏跑过去挽住了檀伽的手,仰着头看他时,刚才红红说的话在脑子里无限回放。

檀伽好像感应到什么,身体僵了一下,抬手弹了一下秋晏的额头,低头看秋晏的眼神里分明写满了‘现在不是时候等到合适的时机我这就与晏晏大战三百回合’的神色。

秋晏:“……”

等檀伽坐下后,秋晏便将刚才红红说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说道:“由着红红带路,我与姐姐要回一趟境森,去狐狸洞金光处。”

秋晴跟着就神色严肃凝重地点头:“明日,不,今晚和师父他们道个别就出发。”

回天戮界一事,是她们姐妹两个早就商议过的,如今金光处有了异变,为了防止多生事端,就该早点出发。

沈星何举手:“我赞同师妹的话!”

红红撑着下巴,眼神勾着妙悟尊者,虽然不知道秋晏要去金光处做什么,但她说道:“好啊,我带你们回去。”

妙悟尊者桃花眼勾着笑,道:“正好近日天佛门也没有太多事。”

小灯泡看看左边,看看右边,学着沈星何举手:“我也要去!”

檀伽没有说话,视线垂着,低头喝了两口茶,很是安静。

秋晏便回头看檀伽,檀伽察觉到她的视线就抬起头来,眼神柔软,声音也温声温气的,道:“好,一起去。”

那一刻,秋晏忽然就知道,檀伽一定是猜到了,猜到那一处金光或许不是谁都可以通过它去天戮界的。

……

晚上的时候,大家各回各峰,檀伽随秋晏回了第九峰,小灯泡被檀伽交给了妙悟尊者,分离的时候,小灯泡都快哭了。

但今晚的檀伽显得特别铁石心肠。

南师兄和周师兄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师父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出来。

坐在石桌旁的时候,秋晏说了要去闯荡天戮界的事,然后她的碗里被夹了许多菜——马上就要听到师门对她的依依不舍了吗?

南师兄说:“师妹多吃点,万一去了那个什么天戮界吃不上好酒好菜怎么办?”

周师兄说:“师妹啊,回来时给师兄带点好东西啊!”

师父抹着眼泪:“儿行千里母担忧啊,徒儿啊,一路走好!”

秋晏没忍住:“师父!我又不是去赴死的!”

她没有说太多关于天戮界的事,只当是去一趟秘境一般和师父交代的。

“谨慎点总没错!”聂长老却从芥子囊里往外掏各种法宝,秋晏看得眼花缭乱。

那边,南师兄的芥子囊里往外掏出各种剑阵图,“这是师兄近期研究的剑阵,都带上。”

秋晏无语地看向周师兄,周师兄拿出了好几瓶丹药,道:“前段时间找花盆栽买的各种丹药,名字都在瓶身写了,花了师兄好些灵石,回来利息三倍还给师兄啊!”

“谢谢师兄!我……”秋晏感动得都要掉眼泪了。

但她还来不及表达自己的肺腑之言临别之情,师父和两个师兄就和说好了似的,起身就往屋里回去,一个个打着哈欠好像困得不行了的样子。

秋晏:“……”

一下子,院子里只剩下她和檀伽了。

今夜是个满月,月光莹润,景色极美,可却安静得让秋晏有些心慌。

“檀伽,你今天都不怎么说话。”秋晏自知马上就要和姐姐两个人独自去天戮界,面对檀伽有一点点虚心,便往檀伽的方向凑近了一点点。

檀伽牵住秋晏的手,目光温柔,弯着眼睛,声音依旧如春水一样,说的却是虎狼之词——

“今晚上与我修过欢喜禅后,再出发去天戮界。”

作者有话要说:  秋晏:要的有点凶了。

==

红红和喵呜确实一对,激情四射的一对,番外或许写一下他们吧,想看的人多吗?

啊我以为今天能写到天戮界了,但发现去之前檀伽的一个情节还没写,红红教女主恢复之术的情节也是要写的!又忍不住写了点可爱师门,下章一定出发了!!再一看,102章才回师门的,嗯,大家别急!!(呜可能我急!)

感谢在2021-09-12 23:50:51~2021-09-13 23:04: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溪言、若、拢衣又见旧子衿ヾ、张起灵的迷妹~~、小鱼 5瓶;小红帽啊小红帽、阿喵阿喵喵喵啊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