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第22章 暮雪茫茫
 
※第二十二章  暮雪茫茫

静室之外。

铜制的大殿中,等待师长的碧游宫弟子们三三两两站在一处, 正低声讨论着什么, “经脉”“气息”一类的词不时飘入耳中;而另一边,太乙真人因为无事可做, 也在和妲己说话。

“……我与我师父传讯的时候,只想着他把我带回去便罢了, 或许再多骂我一顿,也没想到居然要等这许久。”他有些无奈地道:“师父有很久都没下过山了,通天师叔也是, 真不知他们到底是有些什么话可说。”

妲己便问他:“你是如何惹上截教这么多人的?”

太乙道:“多宝已经说了,我来碧游宫归还法宝,他们觉得我太狂。”

妲己心想可不是么。

太乙又道:“我徒儿哪吒, 虽然射死了石矶的童子,那也是无心之失……不说这个了, 他还搅进了一堆麻烦事里, 又得罪了四海龙王,现在也不知如何了, 唉。”

说着又开始焦躁起来,左右来回踱步。

本着一同说了这么久话的情分,妲己正想去劝慰他两句,忽然, 大殿中突如其来地安静了下来,谈话声,走动声, 风声,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像是被人从这世上无端地抹去。

死寂只持续了极短的片刻,随后,整座大殿,甚至连同脚下的山脉,齐齐震颤了一下。

三道及其强横的气息,一磅礴森严,一巍峨冰冷,一潇洒飘逸,同时爆发,挟天地之威,挟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之势,针锋相对地,由内而外地席卷而出!

众弟子面面相觑。

——都是修道中人,如何认不出自家师长的手段。

妲己只觉得自己体内妖血隐隐竟有失控的迹象,太乙真人乾坤袖中的阴阳双剑铮然清鸣,至于碧游宫众弟子,更是早就明白了那道飘逸的气息是何人所发,都向最年长的多宝道人靠去,警戒地环顾四周。

那三道气息,却在方才这一轮恐怖的冲撞后,同时平静了下来,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大殿中静得落针可闻。

好半晌,才有人小心翼翼问:“这是……怎么了?”

众弟子皆摇头,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妖族、阐教、截教的分别了,大殿中人都相互看着,似乎是想从对方茫然的脸色里看出答案来。

好在未等他们迷茫多久,三位圣人的身影,就又在上首出现了。

大殿内的众人立刻拜见。

女娲还是那一身黑袍,神色淡漠,和先前进去时并无不同,也看不出喜怒,只是刚一现身,就拂了拂袖袍,向妲己和碧霞道:“随本座回娲皇宫。”

说着,竟再不理身旁的元始和通天,也懒得多看其他道门弟子一眼,径自走了。

妲己和碧霞立刻跟了上去。

女娲离去时,作为碧游宫之主,通天却也并未阻拦,只是看着她黑袍迤逦的背影消失在大殿外的台阶下。随后,他反身坐到上首的沉香座椅中,唤道:“太乙。”

太乙看了眼自家师父,上前应道:“弟子在。”

通天教主道:“石矶为太乙所杀,是她自己道法不精,命该如此。魂魄既入封神榜,待他年封神之日,上天庭当一个神官,也未必不能再有一番作为。而太乙归还法宝八卦龙须帕,亦是对我截教的敬重。众门下听好:这般下场,是石矶咎由自取,都不可再生事端。”

截教门人中,多宝金灵等本就对太乙很有意见,又听通天教主这么说,都露出了不满的神色,相互看着,就差直言驳斥了。

元始天尊则道:“还不快谢过你通天师叔。”

太乙应下,正欲上前拜谢,却见通天教主又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抬手道:“不必。”

太乙:“……师叔?”

通天转头,看着一身白袍、高冠广袖的元始天尊,十分随意地道:“石矶入了封神榜,是她学艺不精,咎由自取。师兄,依我看来,你门下的这些个弟子,学艺也未必很精了。反正那封神榜上,三百六十五个位置,还空得很么。”

元始天尊倏地看向他,“你如何敢——”

通天笑道:“我如何不敢了。”

有了他这番话,大殿内的其他截教弟子,都眼神不善地看向太乙真人,有几个甚至已经将手伸入袖中,握住了法宝,大有当场让太乙血溅五步的阵势。

而太乙脚下,一对风火轮已经浮出,金轮急转,火焰翻卷,袖中阴阳双剑也是若隐若现。

通天坐在上首,喝了口茶。

一片剑拔弩张中,元始忽地说道:“太乙,到为师这边来。”

太乙应了声“是”,一面戒备摩拳擦掌盯着他的截教众人,一面撤去风火轮、阴阳双剑,慢慢地往元始天尊身边靠了过去。而碧游宫弟子们忌惮元始天尊,亦不敢直接动手。

正当双方僵持之时,一道金光,一道红光,忽地从殿外飞了进来。

那两道流光直奔太乙真人而去,在他面前停住了,原来是一轮金圈、一道红绫。金圈在众人的注视下自动缩成了一掌大小,飞入太乙袖中,红绫则在半空中飘拂着,又亲亲昵昵地去蹭他的手。

太乙的手却在发抖。

他脸色苍白地抬起头,看向端坐的元始天尊,“师父,主人身死,则法宝物归原主。这、这乾坤圈和混天绫,哪吒一出生,我就是拿去给他的,他……”

他说不下去了。

元始却没有理他,而是向通天道:“师弟,你这般挑唆门人相争,未免也太目无尊长了些。如今人都在了,我师兄弟正好也借这个机会,把话都说清楚。”

通天一笑。

他道:“我不想说,师兄。”

而太乙也只在原地徘徊,根本没有听进两位师长说了些什么。

短暂的惊慌之后,他反而镇静了下来,“只要魂魄完好,人就有救。我现在过去,没准还能赶在封神榜之前把哪吒抢回来……”说着向元始道:“师父,弟子走了。”

元始:“慢着。”

太乙立刻高声叫道:“为何?!”

元始道:“外面都是等着杀你的截教门人,你想走到哪里去?况且,事是你惹来的,你反而要走?不许离去,为师和你通天师叔还有话要讲。”

太乙倔强地看着他,又看了看通天教主,忽地往地上一跪,向元始磕了个头,起身往外就走。

当着两位师长的面,眼见太乙要走,先前杀气腾腾的碧游宫弟子们反而都不敢动手了,竟然真就如此放他走了出去。远远地只听到大殿外喊杀声起,尔后轰地一声巨响,似乎是太乙用乾坤圈砸碎了一个山头。

……

……

娲皇宫竟开始下雪。

妲己原以为娲皇宫是随的凡间四时,然而,此刻刚是初秋的季节,娲皇宫却飘下了雪,大雪纷纷扬扬,很快就积起了厚厚一层,宫殿飞檐尽皆雪白,连带着天色都开始灰沉起来。

这个时间,她本应当回到王宫里应付纣王的,然而不知为何,娘娘反而把她叫回了娲皇宫。不过反正碧霞施的那道傀儡符能顶十二个时辰,妲己也不着急,只觉得遂着娘娘的愿便好。

她被传唤到了后崖。

妲己第一次知道娲皇宫还有“后崖”这种东西,圣人道场,建在仙山上也不奇怪,只是她每次来娲皇宫时,见到的都是殿宇层叠,花草繁茂,便一直以为这里只是一处平地宫殿。

然而,娲皇宫的尽头,竟是一座断崖。

女娲一身黑袍,带着碧霞,在漫天风雪中,远远地站在悬崖尽头,临万丈绝壁之巅。

黑袍上的天地山河万妖图迎着风雪翻飞。

碧霞在一旁等候了半晌,见娘娘只是望着远处苍茫的天色,还有空中苍茫的大雪,终于上前一步,试探地问道:“……娘娘?狐妖妲己应召来此已经有一个时辰了,还在下面等着。”

女娲:“让她等一等罢。”

她的黑袍被风吹得飞舞,拂到了碧霞身上,碧霞伸手将之拨开,又道:“之前在碧游宫,娘娘和二位教主起了冲突?弟子当时在殿前,和那些道长们一起,都感觉到了。”

女娲淡淡道:“意料之中。”

碧霞替她将纷飞的袍摆拢好,低声道:“道门不过是仗着天道护持,一时得得意罢了。都是些贪生怕死、恃强凌弱之辈,如何能与娘娘相比?娘娘不必挂心。”

女娲终于笑了,“你跟着本座学了几千年的算卦,还是算不准,说起天道,倒是知道得多。”

碧霞:“……”

他十分无奈道:“娘娘莫要打趣了。”

“好了。”女娲一笑之后,又敛了神色,望着悬崖下无尽的苍茫,放缓了声音,淡淡地道:“不过本座时常觉得,这圣人,当着也没什么意思。”

碧霞惊道:“娘娘何出此言?”

女娲遥望着天边卷起的雪,雪花细碎,迎着风扑到眼前,又沾在衣角发梢上,落成一片微白。

许久,叹息一声。

天地之间灵气散逸,这是注定的事实,谁也改不了。哪怕是九位圣人一起联手,也没法让已经衰竭的灵气重新充盈回来,所谓天命,便是如此,让人避无可避。

没有灵气,修行之路眼看便要断绝。

而这,对于妖族,更是灭顶之灾。

她谁也救不了。

一直如此。

鸿蒙初生之时,宇宙间只有一片混沌,为长久计,盘古父神一斧劈开了天地,以身化万物,此后天清地浊,日月周转,这世上的一切都很好很好,却再也没有盘古。

她还能说什么呢?

毕竟当时,盘古父神一意孤行,而开天辟地乃是福泽千世万代的大事,就连她自己,也是从中受益的人之一。

又不知多少年,共工与颛顼一场大战,不周山倒塌,天倾地陷,万顷雷劫降世,把当时的妖族首领,惊才绝艳的帝俊太一兄弟一起劈成了飞灰。

她看着两团耀眼的火球照亮了半座洪荒大陆,却只来得及把破碎的天地修好。

妖族盛极而衰。

而后,她以补天之功,入圣人境,执掌招妖幡,统辖天下妖族。而她相伴相生的兄长伏羲,却卡在了圣人境的门槛之外,蹉跎了无限光阴,却始终不得寸进。

伏羲决定舍弃前尘转世。

转世重修,伏羲的修行之路极顺,很快就证得了圣位。

然而伏羲本应在成为圣人之时,就想起前世的记忆,可不知哪里出了差错,那些记忆,再也找不回来了,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而今终于轮到了妖族。

封神量劫当前,她先是派妲己插手商朝气运,又滴血招妖幡,以自身功德护佑妖族,甚至与道门相争封神榜之位……然而,做这一切的时候,她心底其实早就知道了结果。

在她第一次起卦时,她就知道了结果。

从来如此。她谁也救不了。

风雪更大了,在断崖尽头盘旋呼啸着,吹得她一身黑袍猎猎纷飞。

女娲终于道:“去喊妲己来。”

碧霞应下,很快就领着妲己回来了。妲己还穿着王宫里的那一身青色长裙,身上落了许多雪,白绒绒的,因为第一次来此,即使是被碧霞领着,还是有些紧张,四下张望着,在看见她时,眼里藏不住的希冀和雀跃,明亮灵动,还有几分小心翼翼。

很奇怪,风雪是冷的,妲己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却是热的。

她唤道:“妲己。”

妲己抬头看她,提起裙摆,正要下拜,可看到地上落了雪,便又放下了裙摆。

她应道:“娘娘,小妖在。”

断崖尽头,女娲的声音夹着风雪,淡淡地问:“你来世上一遭,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妲己一怔,没料到娘娘竟会问出这种话,下意识地转头去看碧霞。

碧霞向她轻轻点了点头。

这片刻间,妲己心中就已经转过了许多猜测:或许是娘娘见她在王宫勤勤恳恳,办事得力,想给她些奖赏;或许娘娘对她又有了别的计划;又或许是,她的差事本就危险重重……

妲己终于问道:“娘娘,为何有此问?”

女娲:“随意一问罢了。”

妲己又问:“什么都可以说?”

女娲道:“是。”

妲己便道:“那好。”

她深深吸气,虽然早已想好了要说什么,事到临头,心里还是砰砰狂跳,连雪片被风刮到脸上的刺疼都察觉不到了,咬住了牙,又恨自己毫无定力,为娘娘这一句话,竟敢如此不顾一切。

可她控制不住。

就算前功尽弃也值得。

妲己跪倒在女娲面前,低下头,一字一字地道:“小妖这一生,别无所求,只求能许身给娘娘,与娘娘日夜相好,恩爱不绝。”

碧霞在后面惊得呆了。

风雪弥漫着,断崖突兀地屹立在天地之间,四野一片苍茫。妲己跪在雪地里,膝下一片冰冷,又低着头,使她只能看到娘娘垂落在地的黑色衣摆,华贵而庄严。

她好像永远是在看着娘娘的裙摆。

静默。

女娲忽然道:“可以。”

妲己不敢置信地抬头,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大雪纷纷扬扬,模糊了妲己的视线,女娲的身影亦随之缥缈了起来,可却是真真切切地站在她面前,气度高华,卓然不群,黑袍在风雪中飘摇,天地山河万妖图随之舒卷如云。

“我说。”女娲定定地看着她,又说了一遍:“我同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