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第23章 如临沧海
 
※第二十三章  如临沧海

……

妲己从来都没敢想过,她与女娲娘娘之间的牵绊, 竟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开始的。

几日之间, 她迅速熟悉了娲皇宫。是碧霞领着她识认各处楼阁殿宇的——大约是那天碧霞也在场的缘故,每次看向她时, 碧霞的眼神都十分复杂。

娲皇宫很大,远比妲己料想的要大。

把各处的宫殿和道路记熟, 几乎就花了妲己一天时间。就算是这样,也还有许多地方,碧霞说是禁地, 没有娘娘的许可,谁也不许擅入,便没有与她介绍。

妲己随着碧霞, 看着层层叠叠的殿宇,在缭绕的云雾间次第向她展开, 而其间仙花灵草繁盛, 异香袅袅,都是她此前从未见过的。

她心想, 自己虽然常来娲皇宫,对这座宫殿,却几乎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而对于娘娘,她几乎也可以算是一无所知。

娘娘是圣人, 言出必践,既然答应了她的请求,自然便不会辜负她。妲己就时常被传召到娘娘身边, 有时是晨间,有时是正午,有时是深夜,而每次娘娘都在忙。

第一次深夜传召时,妲己委实难以抑止地兴奋。

女娲娘娘造人时,将人分为男女之别,妲己便推想,对于床笫间的缠绵欢爱,娘娘应当是十分清楚的。而娘娘一代妖皇,深夜召她过去,所为何事,不言而喻。

她是狐妖,生性风流,最擅长于此。

可当妲己披着薄衣,推开朱红宫门时,看到的,却是浩如烟海的妖族功法典籍。

一重又一重的檀木书架,足有数十丈高,都摆满了书简。妲己仰头望去,只能看到书简越累越高,一直插入了灯火照不到的、巍峨肃穆殿顶里,再也看不清楚。

而环目四周,除了书架,还是书架。

书架间留出的空隙不多,妲己提着灯笼,从层层叠叠的书卷间走过时,只觉得四周俱静,唯有自己的脚步声,还有书简间轻轻漂浮的灰尘,不知在此经过了多少岁月。

她放缓了脚步,愈发小心翼翼起来。

这一处藏书阁不知有多大,妲己走了许久,却还没有看到尽头。

开天辟地,古往今来,所有妖族典籍大概都在这里了。

越是往前走,妲己心里越是震惊,连提着灯笼的手都开始发起抖来——她以前从未想过“圣人”“洪荒”这些词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此刻,亲眼所见。

把所有的历史都摆在眼前,是怎样一副广阔浩大的场景,用山海都不足以形容。

几千几万年,那是她穷尽一生也仰望不完的。

妲己咬住唇,开始在心里默数自己脚步。

数到一万七千两百十四一的时候,层层叠叠的书架间,终于透出了一点微光,在四周的寂静间,温和而无声地摇曳着,像是有人在挑灯夜读。

又转过一道书架,眼前骤然明亮。

四面高耸的书架间,留出了三丈见方的一小片空地,摆着一张书案。书案上一盏九枝铜灯,燃着九簇火焰,照亮了周围散乱堆叠着、落满了一地的竹简。

女娲正坐在案前,五色衣裙迤逦地铺在地上,在烛火中映出古旧的光。

她坐得端正,右手悬提在空中,拈着一只笔,大约是在给书简批注,左手则拢住了袖口,只留出一段骨相清皎的手腕,长袖垂落,端丽而静穆。

这一幕扑面而来,妲己几乎要忘记呼吸。

她轻轻地从书架间走出,绕到女娲身边,在她身后跪坐而下,又把手里的灯笼搁在地上,将因为娘娘撩拨而起的心思轻轻放下,低声道:“……娘娘,这么晚了,你歇息一会儿吧。”

女娲道:“不必。”

她手里的笔在书简上勾了几个字。

妲己凑过去看,见书案上铺开一卷竹简,旁边还有一张皮纸,绘着某种猛兽的图样,其上骨骼经脉,条条道道都画了出来,旁边还有小字注释。而女娲正对照着这幅图,在往竹简上修改。

妲己问:“这是?”

“是豹的一支。”女娲仍是修改着竹简,并未抬头,却和声向她解释道:“平素喜好生活在西北雍州,数量很少,你大约是不知道的。”

妲己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份竹简上,“那,娘娘这是……?”

女娲道:“近日里,彩云路过那边,和本座来说,天道垂怜,这一族衰微已久,终于又出了一只幼妖,开灵智的时候,只有几个月大,前途不可限量。”

妲己轻声说:“那真是幸事。”

女娲颔首,“自然。只是他们许久没有出现过豹妖,功法失传,有些麻烦。本座总不能眼看这一脉妖族断绝,好在豹族经脉走势相通,只需要拿其他豹族的功法,稍作调整便可。”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仍不离书案上的竹简,笔下行云流水。

妲己跪坐在女娲身侧,看着娘娘悬露在外的一段手腕,随着运笔,轻轻摇动,晃下一片淡色的阴影,字迹便在那阴影下流泻而出——

她心想,天下万妖,功法各不相同,原来真的是娘娘,一份一份,亲手编纂的。

烛火摇曳着,不知过了多久,大约是那份功法终于修改完成了,女娲搁下笔,长袖一拂,把桌上的竹简重新卷了起来,随手推到一边。

妲己适时地开口,柔婉问道:“娘娘,可是要休息了?”

女娲一笑,道:“你总劝本座去休息。”

妲己:“我……”

女娲也没有与她计较的意思,略侧过头,眼瞳在夜间的灯火下氤氲着深深沉沉的黑色,望向妲己,缓声说道:“妲己,你瞧,就是你那纣王,全天下人都知道他是个昏君,也没有批两份奏章就要去休息的。本座在你眼中,难道连纣王都不如么?”

妲己立刻道:“那自然不是!”

……但娘娘批的,何止是两份奏章。

她这么想着,望向女娲,正打算好好论证一番,纣王绝无可能与娘娘相提并论,女娲却已经又向她说道:“来,妖兽种族太多,功法也各不一,想要将这些修行之道都清楚于心,需要从最基础的经脉开始。本座今天正好有空,可以与你讲一讲各族经脉分布的异同……”

……

于是,妲己第一次深夜传召,就是听女娲娘娘讲了一夜的课。

她甚至记不清,在这一夜里,她亲手为娘娘桌案上的九枝铜灯添了多少次灯油。

而娘娘的声音,也一直缭绕在她耳边,还是那份亘古不变的清贵淡然,将妖族历史,各宗各族的演化,还有前人披荆斩棘探索出的修行之路,一一讲述,与她娓娓道来。

妲己听着听娘娘的讲道,心里却又想起了七百年前,她第一次跪到娲皇宫前的情形。

女娲圣人讲道之时,恩泽于天下,众妖一视同仁,凡能感应到招妖幡、以血脉气息寻到娲皇宫者,皆可入内听道。不分优劣,不问贵贱。

而妲己那时还小,听娘娘讲道,有许多听不懂的,都是向身旁的前辈大妖询问。

她还记得自己问过:“前辈,女娲娘娘不是妖皇吗,为什么要亲自给我们讲道呀?”

前辈说:“你第一次来吧?”

妲己点头。

前辈便感叹道:“能跟着招妖幡找到这里,也算是有些天资了。现在啊,我们妖族中流传的修行之法,都是出自娲皇宫,由女娲娘娘亲自编撰整理而成的。”

妲己那时,已经在心里深深记住了女娲娘娘的威仪气度,听说和娘娘有关,那是一定要寻根究底的,于是又拿此事,询问了一同听道的其他几位前辈大妖。

大妖们都是一样的说辞,言语之间,对娘娘无比推崇。

直到现在,妲己才终于明白,妖族前辈们对娘娘的尊崇,到底从何而来。

妖族修行不比人族,种族繁杂,每一族,每一分支,甚至每一只妖,骨骼经脉都各不相同,想要把如此繁多的修行术法整理成册,传道于众妖,非圣人之力不可为之。

而修行一途,若是没有名师指引,没有宗族相传,其间挣扎求索、磕绊前行之苦,妲己自己就是这么一路摸索上来的,自然再清楚不过。

人族有三教道门,有数不清的典籍法宝,寻仙问道时,自有师长指点,有同门护持,前路坦荡,未来无限可期。

而他们妖族……只有女娲娘娘。

娘娘以圣人之尊,为天下师,尽心尽力地扶持妖族,传其道,授其业。

所谓功德无量,当真不是一句空话。

妲己心想,也正是为此,这天下妖族,在娲皇宫前第一次抬头见到女娲娘娘时,不知有多少人,心里想的,与她该是一样。

娘娘圣人仁心,对待众妖,从来不会厚此薄彼。

她从来都不是特殊的那一个罢了。

一夜将尽,铜灯的烛火也黯淡了下来,摇摇摆摆,似乎是随时都会熄灭。

妲己将手里的笔搁了下来。

她死记硬背地记下了妖族经脉的七八十种走向,脑海里昏昏沉沉,塞满了新记下的知识,觉得自己只要摇一摇头,就能听到那些功法在自己脑袋里晃动的声音。

她摇了摇头,没听到响动,却听到女娲说:“往后,妖族修行之事,你也可以帮衬着些了。”

妲己柔声应道:“……是。”

灯油终于支持不住,妲己话刚说完,尾音还在四面的书架间缭绕着,桌上铜灯的九点烛火就已经齐齐熄灭,只留下一片黑暗。

妲己的心跳却又加快了起来,在黑暗轻轻唤道:“娘娘……”

声音婉转,特意用上了媚术。

她是妖族,没有那么多礼教道法的讲究。在妲己看来,如今她与娘娘,既然名正言顺,那便正好趁着夜色,做些名正言顺的事,反正她喜欢。

没有了灯光,听觉便变得格外灵敏。妲己只能听到自己压抑兴奋着的喘息——娘娘永远都是安静的,道行深不可测,不必吐纳,自然也没有呼吸,高远洁净,如同俯瞰众生的神明。

妲己的手心微微渗出了汗。

她伸出手,撩开自己一边衣襟,感觉着轻薄的衣物顺着肩头缓缓滑下,最后堆叠在腰间。夜风微冷,轻轻拂过她的肌肤,妲己却感到了一阵兴奋的颤栗,下意识地并拢了双腿。

黑暗里,她自然是看不清的,但是娘娘可以。

妲己对自己的媚术很有信心,柔若无骨地往女娲身上靠了过去,脑海里已经预想出了七八种姿势,却被一个臂弯稳稳地接住了,一种都没有施展出来。

妲己:“……”

女娲把她扶正了,甚至还记得重新为她将衣服披好,在黑暗里,声音依然是很清的,说:“不可。”

妲己:“……”她终于懂了那日的纣王是什么感受。

她问:“为何?”

女娲略微顿了顿,反问她道:“你可曾听说过双修之法?”

妲己:“……那是自然。”

她已经隐隐明白了。

女娲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修道之人若是相互交合,灵力便自然会从修为高的一方,流向修为低的一方。甚至无需交合,只要气息交缠,灵力都会自发地向低处流动。你如今的妖身,承受不住本座修为,会直接爆体而亡。”

妲己拢好衣服,重新在娘娘身边坐定,想起她第一次亲吻娘娘之后,妖身之中突飞猛涨的灵力,只好在心里极不情愿地承认了:娘娘说的是对的。

她按照吐纳之法,慢慢调理着呼吸,藉此澄明心境,努力把方才那些旖旎念头都赶出脑海。

她早该预料到这些的,妲己想。

从她第一次跪在娲皇宫前,却只能低头看到娘娘的裙裾时,她便该明白,她与娘娘之间,是溪流与沧海、萤火与皓月的差别,是蜉蝣在企图用朝生暮死的一生,去仰望鲲鹏之高远。

那是横亘在神明与凡人之间的天堑,永远、永远也不可能因为几句话而改变。

哪怕娘娘许诺与她相好,也是一样。

只是她从前,被爱慕冲昏了头脑,见了娘娘几面,每日里女娲娘娘女娲娘娘地喊着,就天真地以为,以为只要她多想一想娘娘,就能与娘娘多熟悉几分;以为只要她足够地喜欢,这一场荒唐的单恋,痴心妄想也罢,无疾而终也罢,总都不会留有遗憾。

却从来没有想过,在娘娘的风华相貌之下,天道圣人,一代妖皇,到底意味着什么。

天色将明。

晨间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不知何处窗棂,落进了藏书阁里,呈现出一种干净的苍白色。

妲己看到女娲的面容笼在熹微的晨光中,天姿绝色,如仙如佛。

这一刻的场景实在太过肃穆,恍惚间,她竟又想起了每年三月十五之时,她作为万妖之一,向娘娘祈福时,透过庙宇里轻烟缭绕的香火,看到帐幔飘拂间,威仪端丽的女娲神像。

妲己端正了神色,又认真地整理好衣摆。

她跪倒在女娲面前,一字一字地说道:“娘娘圣德,于我等妖族,实有再造之恩。娘娘恩泽,无以为报,小妖妲己,在此斗胆,代天下妖族,拜谢娘娘大恩大德。”

说罢,大礼拜下。

圣人如沧海。

沧海之大,福被天下,恩泽万民,却不会因为一人而驻足,不会因为一事而翻风起浪。

娘娘当然是很好很好的,但却不是她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