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洪荒]招妖幡动gl > 第28章 君心难测
 
※第二十八章  君心难测

对于妲己的要求, 纣王一向都是同意的,于是, 宴饮结束后,纣王醉得厉害,被左右宫人扶去了旁边寝殿休息,就只留下妲己和伯邑考在摘星楼里。

内侍摆上来了两张琴。

筵席散去,阁楼里清冷得厉害,连两旁侍立的宫女们也都是昏昏欲睡的,这偌大的王宫中,竟颇有几分萧条之感,只有妲己和伯邑考两人相对而坐。

在这样人走茶凉的景象中, 伯邑考端坐琴案之后, 却反而更显得更加俊雅出尘。

他问妲己:“音律之道,娘娘从前可学过?”

妲己一笑,“学过一些。”

伯邑考便正了颜色,整了整衣襟,从五音八法跟她讲起, 讲到琴为上古雅乐,有六忌七不弹,讲到八十一大调,五十一小调, 三十六等音, 林林总总,讲了许多。

他虽然在说着琴, 妲己却听出他心不在焉,在心下暗叹了口气。

她抬起手,示意伯邑考暂且止住不说, 目光扫过那些昏昏欲睡的宫女们,最后落到了伯邑考身上,缓声问道:“公子神思不属,可是在忧虑西伯侯之事?”

伯邑考一惊,手指一滑,弹错了一个音。

见他这副模样,妲己微微一笑,道:“公子不必烦忧。西伯侯才德贤能,本宫也是十分景仰的,自然会在陛下面前,帮公子多说上几句话。更何况,依本宫看来,公子进献的宝物,陛下也十分欢喜,想必也不会太过为难西伯侯罢。”

伯邑考忙正襟危坐,长跪而起,“——不敢有劳娘娘。娘娘有这份心意,臣便感激不尽了。”

妲己笑了笑,却不接话,而是抬高了声音,向左右宫人道:“你们都退下。”

伯邑考目光微微闪烁,低下头去。

待得四下无人,妲己才放下弹琴的双手,正色道:“本宫请陛下留公子几日,乃是有些话想和公子说。不知公子,可曾听说过天道命数一说?譬如这世上多有人求仙问卦,也不过是想以此窥得天道,预知命数罢了。”

伯邑考有些意外,不知她为何忽然提起此事。

不过,西伯侯姬昌精于卜算,将八卦推演出了六十四卦,作为姬昌长子,伯邑考也算是家学渊源,对于妲己所言,自然不会陌生。

他道:“略有耳闻。”

因为两人都未弹琴,阁楼里一片安静。琴案边还摆着内侍新呈上来的酒,妲己端起酒樽,浅浅地抿了一口,道:“那公子可知道,这一桩事,有许多人都算过——西伯侯育有百子,将来继承西岐大统的,却是你的兄弟姬发。”

天色渐渐暗了,黄昏的光线透过朱门雕窗照了进来,在桐木地板上斜出一道又一道的淡影。

妲己跪坐得笔直,微抿着唇,看向伯邑考——事涉天机,又太过大逆不道,她到底不敢说得太多:未来姬发的成就,又何止于西岐一地!

那是将要做天子的人。

九州四海,万民之君。

伯邑考抬起眼,看到妲己望向他的目光,微微地怔住了。

生于王侯之家,他自然也明白,若是姬发继承大统,那这个世上,便再不会有他的容身之地。

片刻,伯邑考收回目光,只在黄昏中静坐着,像是在犹豫着什么。

然后,他压低了声音,问:“姬发……他,他可贤明?”

妲己一怔。

——若说贤明,那当然是贤明的,三界大劫,人族圣君,都应在姬发身上,若是才能不足,德行有失,也就不会天命所归了。

只是……

她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道:“姬发仁爱,百姓皆安居乐业,称颂贤名。”

听闻此言,伯邑考却信手将琴弦一拨,发出一串悦耳的音。

他微微一笑,道:“那便是了。只要姬发贤明,百姓爱戴,是谁继承西岐大统,又有什么打紧?”

琴音闲散,漫漫地飘荡在了桐木楼阁里。

伯邑考笑得颇有几分洒脱,妲己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又在心中叹了口气。

夕阳自窗棂间洒下,把殿中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柔和沉静的金红色,映照在西岐世子年轻俊秀的脸庞上。

片刻,他问:“娘娘为何要与我说这些事?”

妲己低垂了眼帘,看着摆在琴案上的青铜酒樽,慢慢地说道:“本宫只是觉得,公子乃人中龙凤,无奈命数坎坷,实为憾事。本宫不忍见俊杰蒙难,便想着,公子不若演一出假死的戏,避人耳目,也好躲避一番——公子以为呢?”

伯邑考一怔,“假死?”

“若是公子隐姓埋名,想来那些麻烦也都不会再找到公子身上。这世间何其之大,名山大川,芳草野树,皆是风景。若是能这样了此一生,远离尘世纷争,岂不快哉?”

伯邑考陷入了沉默。

妲己看着伯邑考蹙起的眉头,知道这片刻间,他也拿不定注意,便缓了神色,淑静温婉地一笑,道:“公子若是乏了,可以先去休息。”

……

妲己花了不少工夫劝说伯邑考。

她对这件事如此上心,也是因为,同是卷入了大劫之中,受制于天道命数之下,她和伯邑考,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同病相怜。

妲己是不信命的。

当年她救不下商容,救不下殷郊,她不想如今的伯邑考也走到这条老路上去。

而对于妲己的话,伯邑考多少是信了几分的。

但对她提议的,隐姓埋名假死之事,他却还总有犹豫。

不过好在,纣王这些天里,都没有想起伯邑考来,前来朝歌的西岐众人就这么留在了驿馆里,伯邑考则每日都会往商王宫里走一趟,教妲己学琴。

妲己于是便有很多时间劝说他。

伯邑考本就不是热衷权势的性子,几番犹豫,也只是因为挂念着姬氏宗亲,西岐百姓。妲己与他陈清了利弊后,便也渐渐的看开了,一连几天,都是来与妲己商议具体的计划细节。

而妲己,虽说只是为了找个借口,却也是真在学琴的。

伯邑考对琴有一种恭敬,与纣王喜欢的那些靡靡之音截然不同,抚琴之前,必沐浴焚香,凝心静气,这样的琴音,自然也是十分清正,是为名士之风,出尘之意。

妲己学的很认真。

她想,娘娘应当会喜欢罢。

……

……

商王宫,御湖。

岸边延伸出了一座水榭,飞檐古雅,四面垂下薄薄的轻纱帐。青烟从鎏金香炉中丝丝缕缕地浮起,将这片水榭里氤氲得暗香满盈。

妲己穿着一身青碧色宫裙,环佩琳琅,端坐在琴案后。

她跟着伯邑考学琴,也有一段时日了,宫女太监们熟悉苏贵妃的性子,都知道不要打扰,布置好琴台后,便早早的退了下去,只留妲己和伯邑考二人。

伯邑考还是那一身白色锦袍,背对烟波荡漾的湖水,端正坐着,说:“我带了琴谱来。”

妲己随手挑了挑琴弦,听着音色,问:“公子这是,准备今晚回去就‘染疾’?”

“是。”伯邑考坦然道:“以后,臣大约就见不到娘娘了,所以今天便将琴谱带了来。都是些古曲,望娘娘收下之后,勤加练习,勿让前人的心血成了绝响。”

他将琴谱摆在了香炉边。

妲己却不急着接下,将一只手按在古琴上,缓声问道:“公子这一去,一朝假死脱身,往后后,便是闲云野鹤了。公子日后可有什么打算?”

她说话时,青碧色的长袖顺着案几边垂了下来,一派温文娴雅模样。

伯邑考今日依然是坐在妲己下首,恭谨端正,脊背挺得笔直,整个人的气质却显得随意了许多,像是终于了却了一桩心事,道:“自然便如娘娘所说,隐姓埋名,游山玩水,逍遥自在。”

说着,却又忍不住蹙起了眉,“只是,我父侯那边……”

“无妨。”妲己淡笑,“这件事,我自然会向陛下说情。”

伯邑考听闻此言,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也是微微一笑,道:“臣自然是相信娘娘的。”

这些日子以来,因为传琴,他与妲己也渐渐的相熟了。他信手弹着曲子,又道:“天下之大,奇山异水,臣往后,便是闲人一个了,无亲无友,不知娘娘可有知晓什么好去处?”

“——那自然是有的。”

妲己想了想,也觉得十分神往,便慢慢地与说与伯邑考听:“譬如东海之中,有仙山圣景,有扶桑神木,为日出之地,三足金乌栖息之所在。或者,公子亦可往北面去,见那万顷芦苇广阔,听说,这芦苇有大用,烧成了灰,可止天下一切水患。北海之中,还有黑龙……”

说着说着,她忽然又发怔起来。

这些九州地理,奇闻异志,还是从前在娲皇宫时,女娲娘娘亲口说与她的。

七年了。

其实,她什么都没忘。

……

……

御花园。

周围风光景致正好,纣王坐在一处雕饰精美的凉亭里,却是紧紧皱着眉头。

他面前摆着一幅棋盘,棋盘对面,坐着费仲、尤浑两位中大夫。棋盘上方格纵横,黑白交错,显然,这一局棋已经走了不少棋子。

费仲看着纣王的神色,揣度着说:“陛下若是不喜欢下棋,也不必勉强。如今风景正好,这花园里的牡丹花也都开了,您看,不如吩咐下去,让御膳房准备些酒宴来……”

纣王听了这话,却并无欣喜神色,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可是,寡人的爱妃喜欢。”

费仲、尤浑相互对视一眼,都暗自叹了口气。

纣王就在这时候,拿起了手边的棋谱,在春日明媚的阳光下匆匆翻找几页,随后,又看了看棋盘,眉头紧锁,似乎是在两厢对照,苦思冥想下一步棋该如何落子。

见他这副模样,尤浑试探着,问道:“陛下为了苏贵妃辛苦学棋,可又知道,苏娘娘如今在做什么?”

纣王正专心棋局,随口回道:“在做什么?”

“回陛下,苏贵妃近日里,都是在跟着伯邑考学琴,时常是待在一处,屏退宫人,一教,一学,就是半天过去了,还要御膳房的太监专门来找。这宫里宫外的啊,都说伯邑考用心教导苏娘娘,未免,也太用心了些……”

似乎是还嫌不足,费仲也在一旁帮腔道:“……也不知道这伯邑考有什么好,苏贵妃连陛下都不亲近了,现在,这朝歌城里,到处都在传——哎呀,该死!怎么能让陛下听到这种话!”

纣王霍然站起,一拂袖,掀翻了面前棋盘,黑白色的棋子噼里啪啦洒落一地。

他怒声道:“此事可真?!”

费仲、尤浑连忙双双跪下,俯首到地,一派惶恐模样,颤声道:“千真万确!”

纣王再也按捺不住,袖袍一拂,在亭子里来回踱步,沉着脸色厉声道:“——去,把传这些话的人都查出来,有一个是一个,全割了舌头,送到寡人面前!不,还不够,割了舌头之后,一律问斩,再有不服管的,或是胆敢言语对苏贵妃不敬的,就把寡人炮烙的那根柱子请出来——”

他说到这里,犹不解恨,站住了脚步,又问:“伯邑考呢?”

作者有话要说:  【琴为上古雅乐,有六忌七不弹,讲到八十一大调,五十一小调,三十六等音】——参照了《封神演义》原作伯邑考传琴这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